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九百四十四章踏上九重天(10-19)      給大家拜個晚年(10-19)      第九百四十三章鴻鈞(10-19)     

截教仙288 太極圖的新主人

上古之時,人族從女媧娘娘手中現于洪荒。那時誰也不會想到這弱小的人族竟然會取代巫妖二族,成為洪荒主角。
  道祖曾言:混元圣人切要順天而行。
  不知是為了教義在洪荒傳播,還是真心順天。
  后羿射殺妖族九位太子,引起巫妖第二次大戰。之后戰事平息之時,有人送予后羿之妻一枚金丹。嫦娥服之后,立成仙道,舉霞飛升。
  飛升也就算了,嫦娥飛往之處,正是妖族掌管的太陰星。
  見愛妻飛天,雖不明就里,但作為巫族男兒,后羿向嫦娥追去,被東皇太一斬殺。
  當年十金烏鬧洪荒,殺死巫族族人無數,這本是妖族的過錯。這一次,巫族不以為后羿之妻飛天有什么蹊蹺,只以為是妖族欲殺后羿。
  你不仁,我就不義。巫族也干脆,十一位祖巫偷上天庭,分兵三路襲殺鯤鵬妖師、天妖大圣伏羲和妖后羲和。
  伏羲與羲和都是斬去一尸的準圣,哪里敵得過三位祖巫圍攻,接連身損。而那鯤鵬妖師,即使面對四位祖巫,但他想走,就是帝江也攔他不住。
  若問巫族這些蠻子如何能悄然上天庭,而不被人發現,當然是有人推波助瀾了。
  伏羲、羲和接連喪命,鯤鵬妖師又隱于暗中,帝俊、太一兄弟二人雙戰巫族十一位祖巫。帝俊連殺玄冥祝融后,被帝江殺死。東皇太一孤身一人,雖有萬般手段,卻也被幾位祖巫生生炸死。
  不知道東皇太一是不是知道萬余年后會有祖巫重現洪荒,在留在陳九公的御鐘之法中,就有專門對付祖巫自爆的手段。當年若不是獨戰群巫,即使是車輪戰,東皇太一也可以將所有祖巫全部誅殺。
  將嬴政鎮壓在混沌鐘內,無需片刻即可將其鎮壓。嬴政被擒,那刑天再猛也跑不了。兩位祖巫落難,巫族必絕于北俱蘆洲之上。
  在盤古圣像消失之后,盤古遺澤再不會庇護巫族。即使能在截教重重殺機下走脫幾個,待到大劫來臨,女媧娘娘也絕不會放過他們。
  陳九公、玉帝、王母、盤王、盤庚、云霄,六大強者運轉玄功,將法力灌注混沌鐘上,此時混沌鐘已變做百丈大小。
  “嗯?”突然,眾人的目光轉向東方,陳九公眼中精光一閃,寒聲道:“大天尊,與九公去會會這幾位!”
  “好!”
  陳九公、玉帝二人收手而立,迎上飛來的幾人。可就在這時,只見一道赤光從天而降,玄都**師持先天至寶太極圖出現在混沌鐘前。
  太極圖一出,一道金虹順至混沌鐘前,金虹上云中子飄然而下,袍袖一卷,盤古幡現于掌中,輕輕揮動,四道混沌劍氣分奔王母、盤王、盤庚而去。
  盤古幡,洪荒第一攻擊至寶。誰也不敢挨上這一下,否則即使不往六道輪回走上一遭,也好不到哪里去。
  著那手持太極圖的玄都**師,陳九公先是一怔,而后將紫電錘、定海珠祭起,擊退殺來的墨翟、鄒衍。雙手一震,百丈高下的混沌鐘飛起,凌空一轉,發出道道混沌氣流將盤古幡發出的混沌劍氣盡數擋下。
  混沌鐘一撤,一道烏光閃過,身上數處掛彩的嬴政出現在玄都**師身旁。
  “陳九公!”見陳九公,嬴政就雙目噴火,天子劍上庚金之氣縱橫,又要去與陳九公拼命。
  嬴政憤怒無比,但此時的陳九公都不他一眼,現在的嬴政對自己而言無非就是肉身強橫了一些。盤古真身入手后,只要陳九公回山閉關些時日,自可將惡尸斬出,到時……這嬴政在自己面前還算個屁啊。
  此時,陳九公在意的是那玄都**師。準確的說,陳九公在意的是這位昔日的玄門三教首徒手中的太極圖。
  煉化過混沌鐘,陳九公能夠出這至寶已與玄都心神相連。
  這是什么情況?
  通天教主能為了陳九公違背天道而出手相助,太清老子為了門下弟子能與陳九公對抗,散去了自己在太極圖中的真靈印記,讓門下弟子玄都**師將此寶煉化。
  放眼整個洪荒,最富裕的還是要屬這位太清圣人。即使陳九公有混沌鐘和多件頂級先天靈寶、功德至寶在手。混沌鐘是能與太極圖相抵,但其他的所有寶物加起來也不如天地玄黃玲瓏寶塔。
  能夠鎮壓大教氣運之物,整個洪荒只有四件。除了開天三寶之外,就只有天地玄黃玲瓏寶塔了。以前玄都**師道行太低,老子不敢將寶物給他。如今截教陳九公得了混沌鐘,老子就將太極圖賜給了玄都**師。不過是永遠賜下,還是暫時賜下,那就不為人知了。
  東皇太一掌混沌鐘萬余年,老子得太極圖多久?雖然不像東皇太一那般出世之時就懷抱至寶,但自道祖紫霄宮分寶后,老子就祭煉這太極圖至今。有他相傳,玄都**師絕對能發揮出這至寶八成以上的威力。
  見人、闡二教突至,將嬴政救出,鎮元子眉頭一皺,頂在戊土之氣布下的黃色光幕上的手一轉,黃色光幕消散。
  玄都**師出手逼迫陳九公收起混沌鐘放出嬴政的一幕,同樣落在刑天眼中。現在又見鎮元子撤去禁制,心中豪氣頓生,咆哮一聲,揮干戚斧直奔鎮元子劈去。
  鎮元子撤去禁制,是陳九公凌空與玄都**師對峙,生怕其中有些變故。現在這刑天不知好歹,鎮元子眼中寒光爆射,袍袖一揮,空間顫抖,刑天只覺得一股隱隱的壓力從四面八方傳來。
  “大仙神通越來越高深莫測了。”那玄都**師微微一笑,向鎮元子打了稽首,說了這么一句話、然后,玄都**師將手中太極圖一卷,一道金光在空中閃過,化作金橋一頭在玄都腳下,橋的另一頭憑空現于刑天腳下。
  都說巫族認死理,但現在這種情況,刑天要是再分不清好歹,可也就不是認死理,而是傻了。
  見刑天跨上金橋,玄都**師再次抖動太極圖,金橋消失不見,而刑天出現在嬴政身旁。
  著玄都**師施為,陳九公冷笑一聲,“人教玄都果然好手段!”
  聽陳九公之言,玄都**師淡淡一笑,向陳九公打一稽首,“帝君贊譽了。”
  “哼!莫非汝人、闡二教今日至此,就是為了展示手段來著?”
  陳九公言語神色不善,玄都**師卻絲毫不在意,“非是如帝君所想,今日貧道至此,是奉家師之命,給帝君帶一句話。”
  “哦?不知太清圣人有何指教?”
  玄都**師正色道:“盤古遺澤巫族享,當有十二祖巫現于洪荒!”玄都**師口中的盤古遺澤,并不只是那些煞氣,重要的是氣運。得享盤古遺留的一部分氣運,巫族將興,并會再次湊齊十二位祖巫。
  聞玄都**師此言,眾人面上齊齊變色。這時,鎮元子帶著燧木道人、無支祁、蒼甲真人、九寶道人飛至陳九公身旁,沉聲道:“巫族的是,與九公何干?”
  都說環境是最磨練人的,此話誠然不假。
  以前的玄都**師木訥不通世事,但在圣人不出這千年來,掌人教的大事小事,如今的玄都**師不再像以前那樣,誰一句話就能把他噎得夠嗆。面對鎮元子這洪荒老牌頂尖強者,玄都**師道:“同為盤古一脈,吾人教怎能坐視巫族遭劫?”
  陳九公和鎮元子相視一笑,朗聲道:“道友乃盤古一脈卻是不假,但上古巫妖決戰之時,怎不見人教出手相助?”
  玄都**師聽陳九公這話,直接道:“妖族雖多為草木精靈所化,但上古妖族兩位至尊亦屬盤古一脈,吾等卻是不好相助。”
  “哈哈哈……”玄都**師話音剛落,就聽得陳九公放聲大笑。見陳九公發笑,玄都**師不由得一怔。“可是貧道說錯了什么?”
  略微收斂笑容,陳九公絲毫不客氣,指著玄都**師道:“數日未見,汝這口舌凌厲多了。若不是汝這一身道袍,吾還道汝同那闡教四仙一般,拜了西方教主,學了那口燦蓮花的本事。”
  陳九公此言一出,玄都**師與云中子面色皆變。
  “陳九公,可敢與汝一戰!”這時,只聽得一聲怒吼,祖巫刑天周身青光爆射,持斧上前,高聲叫道。雙方話已經說到這程度了,刑天哪能不出來這人、闡二教是鐵了心的要幫助自己巫族了。
  刑天那大嗓門發出的聲音傳入陳九公耳中,面上閃過一絲微笑,陳九公微微搖頭,說出了一句讓刑天火冒萬丈的話。
  “戰?你不配!”
  “你……”自上古至今,當年的刑天雖非洪荒頂尖高手,但他那赫赫威名絕對是從億萬軍中殺出來的。巫妖三次大戰,刑天沒錯過任何一次。而且與牛魔王、蛟魔王不同,刑天不是逃兵,也不想著保命,一斧一盾愣是在巫妖戰場上殺出一條生路。今日著對自己一臉不屑的陳九公,刑天渾身發抖。這不是興奮,真是被氣得。
  一把拉住刑天,嬴政微微搖頭。現在這局面,即使是不愿意,但巫族不得不接受人、闡二教的庇護,否則全族覆沒的災難就在眼前。
  將話語權交給玄都**師,嬴政示意白起帶巫族緩緩退下。
  見巫族動靜,陳九公一揮袍袖,高空中的無當圣母和烏云仙齊齊額首,各自打出一道掌心雷,截教星君與天庭眾仙收起陣勢。
  雙手攏袖,負手而立,陳九公也不理會他人,只是望著玄都**師道:“今日之事,即使有圣人之言,也不可能就這么算了?”
  玄都**師眉頭一皺,沉聲道:“難道巫族就此退出北俱蘆洲也不行?”此時,玄都**師也不怕巫族不配合。就這情況,剛才要不是自己帶人來此,巫族早都被滅了。
  陳九公雙眼微闔,神色堅定,硬生道:“不行!”
  聽陳九公此言,玄都**師眼中精光爆射,直視陳九公,“當真不行?”
  “不行!”
  “好!”
  話已至此,玄都**師知道再多說也是無益,雙方還得做過一場,決一勝負。
  濃重的火藥味在陳九公和玄都**師之間彌漫,截教、天庭這一方以陳九公為首,有鎮元子、玉帝、王母、燧木道人、盤王、盤庚、無支祁、蒼甲真人、九寶道人、云霄十一位準圣。而人、闡二教一方以玄都**師為首,有刑天、嬴政、孔丘、云中子、鄒衍、墨翟七位強者。
  雙方陣容對比,人、闡二教是絕對的弱勢。若就這么打起來的話,別說不能救得巫族,就是人、闡二教也得全留在北俱蘆洲。
  可就在這時,玄都**師手中太極圖一卷,一個個熟悉的人出現在陳九公面前。
  東王公、西王母,這洪荒第一對道侶,帶著門下八大弟子,與陳九公迎面而站。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說的就是東王公到了陳九公。祭煉數萬年,與自己性命交休的摧天杖被陳九公奪走,這是何等的深仇大恨。
  恨得咬牙啟齒,東王公硬生生的從牙縫中擠出三個字,“陳九公!”
  “哈哈哈……”似乎很享受東王公這種神情,陳九公哈哈一笑,也不理會東王公,就好像很瞧不起東王公一般,自顧向玄都**師道:“這就是汝人教的依仗?”
  且不說陳九公的神情落入東王公眼中如何,就陳九公對玄都**師問的這句話,無論是對人、闡二教,還是對東王公一方,都不是什么好話。
  聽陳九公之言,玄都**師先沒答話,而是對身旁的嬴政、刑天道:“祖巫,昔日因果就此了結如何?”
  明白玄都**師說的是西王母斬殺大巫風伯之事,刑天望著東王公的二目噴火,但卻聽嬴政道:“只要那兩位道友將九鳳、雨師兩位放出,昔日因果自了。”
  當日之事,其實也怪不得西王母。你們闖入人家禁地,還竊走了寶物,西王母殺你一人,有何過錯?可若是往日,嬴政、刑天必不肯低頭。但今日,如不接受的話,人、闡二教與東王公一方退去,巫族就是死,而且連一絲血脈都不會留下。
  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頭。即使心中再有不愿,嬴政也只能答應。而刑天也清楚,現在不再是巫族馳騁大地的時候,也不是講尊嚴的時候。
  “此事,祖巫盡管放心!”玄都**師直接點頭應下。現在來,東王公一方強勢,與巫族了結因果,是東王公占了便宜。可天機顯示,巫族當有十二祖巫重現洪荒。到那時,你東王公自己掂量去吧。
  見嬴政應下,雙方因果了結。現在人、闡、西昆侖一脈與巫族四方聯手,足足一十七位強者,局勢瞬間變化,這一方頓時占據絕對的上風。
  “陳九公!”己方有足夠的強者,嬴政大步跨出,手上天子劍上金光大作,高聲喝道:“速速將吾真身放出,否則必要汝做劍下亡魂!”
  嬴政話音剛落,只聽得一個聲音隨風飄然,“好狂的巫族,也不怕閃了舌頭。”
  “誰!”
  突然,天地之間,到處都是灰蒙蒙的一片。眾人定睛觀,仿佛那霧里花,朦朧模糊,只是聽到颼颼的聲音,遠處有無數血影晃動。
  陳九公淡淡一笑,打一稽首道:“老祖駕臨,九公有失遠迎。”
  陳九公話音剛落,天邊血光一閃,急如閃電而至。一身白袍的冥河老祖,帶著阿修羅王自在天波旬出現在陳九公身前。
  將陳九公擋在身后,冥河老祖手上一翻,一七尺長劍現于掌中。
  洪荒頂尖大神通者,幽冥血海的阿修羅教主冥河身高尚且不滿七尺,甚至不如他手中這把長劍。但見劍身呈雙色,半青半白,劍上殺氣騰騰。正是冥河老祖以造化之道將元屠、阿鼻雙劍融合后,所化的殺戮至寶。
  右手持劍,冥河老祖左手輕撫劍身,雙眼望著手中元屠阿鼻劍,滿是慈祥。“汝可敢試吾劍利否?”
  望著冥河老祖手中青白二色長劍,嬴政眼中閃過一絲忌憚。這位祖巫冥冥之中感覺到,這冥河老祖手中長劍上散發出一股讓自己難言的氣息。當然,這難言肯定不是什么好的感覺。
  就在嬴政一怔的功夫,冥河老祖將目光從手中長劍上移開,回身向陳九公道:“帝君,就讓吾會會這巫族祖巫吧。”
  “好,老祖請便。”
  此時,卻見玄都**師飛身而出,遙向陳九公道:“帝君,且聽貧道一言。”
  “講!”
  “當日與兩界山前,曾聽釋迦牟尼親言帝君當為玄門圣人之下第一人,玄都心有不服,不知可否與帝君做過一場?”
  “哦?”陳九公聞言,當即就明白玄都**師的意思。無非就是二人做過一場,來了結今日之事。
  眾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自己身上,陳九公想也不想,直接應道:“與汝玄都交手數次,今日就決個勝負吧。”(未完待續。請搜索,小說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