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九百四十四章踏上九重天(08-16)      給大家拜個晚年(08-16)      第九百四十三章鴻鈞(08-16)     

截教仙271 準提佛母的手段

花果山主峰之上,無盡的靈氣匯集于此n金sè光幕阻擋陳九公,卻不阻止靈氣進入水簾洞。
  想來是準提佛母在這水簾洞中布下了巨靈大陣,仿若鯨吞一般汲取千里之內的天地靈氣。此時,陳九公已命門下弟子一起盤膝而坐,抓緊機會修煉。
  這梅山七怪,如今的袁洪是九轉玄功第四轉頂峰,金大升是三轉頂峰,只差一步就可與袁洪一般玄功四轉。而其余五怪修煉的都是上清仙法,其中以朱子真修為最高,在十五年前成為了陳九公門下第一個金仙,其他弟子都是玄仙修為。
  這七人修煉需要靈氣,但陳九公不用,立于半空,望著西方,不知道此次佛門會不會派人來。憋了三十多年,陳九公還真有些手癢。怪不得有人言這地仙界上的爭斗,多因陳九公而起。別的不說,陳九公惹麻煩的本事可不小。
  轉眼一十八ri,那水簾洞仿佛吃飽了一般,不在吞噬靈氣,其中的聚靈陣也漸漸停滯下來,花果山上不再有靈氣聚集,陳九公知道那孫悟空就要出世了。
  “嗯?”突然,陳九公心頭一動,運玄功于雙目,遙望西方。
  只刃得一道青光一閃,一個白須白發,身穿淡青sè道袍的老道現于陳九公面前。當年,曾在西牛賀洲上與此人見過一面,知道他就是那西方圣人準提佛母分身,也就是西游記中向孫悟空傳法的須菩提祖師。
  “見過圣人!”前世有多人說準提無恥,但刷九公卻從心里敬佩準提佛母。且不論其風采,單說他善待截教在西方的那些人,就當得陳九公一禮。所以,即使雙方各為己教,但今ri相見,陳九公做足了禮數。
  “小友免禮。”須菩提祖師淡淡一笑伸手虛扶,打量著陳九公道:“雖同為混元教主,但盤古三清但只有貴教祖師能讓吾心服口服!”
  聽須菩提祖師此言,陳九公再次躬身一拜,“師祖若能聽圣人此言心必甚慰。”
  陳九公只楚準提佛母雖自上古之時就經常四處游歷,渡天下生靈入西方,遭了不少人的鄙視和白眼。但這位圣人也是傲然之輩,否則也不會每次面對自己師祖通天教主時,都做過一場,明知不敵也從不畏戰口
  雖然剛才須菩提祖師只提了盤古三清,但阿彌陀佛是其相伴無數元會的師兄,自是無需多說。如今妖族與佛門聯盟,女媧娘娘又極好面皮,須菩提祖師不會在此事上惹女媧娘娘不快。但若是讓他誑語說佩服女媧娘娘,須菩提祖師絕做不到,所以干脆只論盤古三清。
  須菩提祖師見陳九公又是一禮,知道他是替通天教主道謝,當即笑道:“吾與通天道友相斗多年雖勝少敗多,但吾佩服的不是通天道友的神通,而是貴教祖師的教徒授徒之能。”說著須菩提祖師望著被金光遮擋的水簾洞,“如今,吾門下終有弟子,卻是要與通天道友比上一比。”
  若是說太清老子對收徒之事極為嚴格那么準提佛母在這方面比老子還甚。自上古至今,準提佛母從未收過任何一個徒弟。只不過是干年前,喜孔雀如來之才,動了收徒之心,但卻被孔雀如來拒絕。
  這水簾洞中靈明石猴,就是須菩提祖師,也就是準提佛母早在封神之前就定下的弟子,可能也就是準提佛母唯一的徒弟了。今ri,為了這個弟子,準提佛母做出了巨大的犧牲。
  聽須菩提祖師此言,陳九公未曾答話,回身對門下弟子道:“汝等速速上前拜見圣人!”
  “是!”
  洪荒只有六位圣人,而這六位圣人的畫像、圣像在洪荒廣為流傳。不過,袁洪等人倒是沒見過圣人分身。可聽陳九公讓自己兄弟上前拜見圣人,七怪也不敢怠慢老師之命,連忙上前齊齊躬身參拜,口稱拜見圣人。
  剛才提起自己在水簾洞中的弟子,見陳九公未曾接話,須菩提祖師知道陳九公的意思。作為圣人的一縷分身,須菩提祖師無有一絲法力,別說陳九公了,就連梅山七怪中最弱的吳龍也打不過。
  事雖如此,但很少有人敢動圣人分身,這可是落圣人面皮的大事。混元圣人不死不滅,除教派、道統、弟子之外,本身在乎的唯有面皮。若是被其他圣人落了面皮也就罷了,你一個小小的修士,安敢與混元圣人結下這等因果?
  但須菩提祖師知道,即使自己親臨,若不動用一些手段,根本帶不走水簾洞內的靈明石猴。陳九公不會攻擊自己,但攻擊那靈明石猴也不是自己能阻攔的了的口
  不過,既然來了,須菩提祖師就有十足的把握。
  著那移動身形擋在水簾洞前的陳九公,須菩提祖師微微笑道:“小友不必費心了,吾苦尋多年,只為此子,今ri必要將其帶回西方。”
  “哦?呵呵,能得見圣人手段,卻是九公之幸。”
  本來也沒想憑言語就將陳九公退去,須菩提祖師手上青光一閃,現出那讓陳九公三十年來,仍記憶猶新的青sè圖卷。
  用手一托,青乏圖卷憑空飛起,在空中無風自展。只見這青sè圖卷三尺,其上圖案落于眼中,陳九公也不知其為何物,但卻能出其中有那道的痕跡。
  陡然,青sè圖卷消散得無影無蹤,只有一道青光直向那從花果山主峰上懸掛而下的瀑布沖去。
  青光一動,那瀑布后,水簾洞前的金sè光幕發出的漫天金光就仿佛億萬細牛毛鐵針遇到了強力磁場一般,盡被吸入青光之中。
  說實話,到現在為止,陳九公也沒能出這青sè圖卷到底是什么東西。是靈寶?可是御使此物的須菩提祖師根本沒有一絲法力,如何催動此物的?而且,此物非共,天,又不似后天,究竟是什么東西。
  現在,陳九公也顧不得琢磨它到底是什么,手上一翻,紫電錘現于掌中。將紫電錘捧在手中,雙手一堆,就好似那盤古將都天神雷丟入混沌一般。
  陳九公以毀滅之道御使紫電錘,卻見此時的紫電錘已經無有了原本的形態,只見一團紫光散發著濃濃的毀滅氣息向那吸納著金光的青光撞去。
  “好個毀滅之道!好個毀滅之道!”見陳九公祭起的紫電錘有如此威勢,那無有一絲法力的須菩提祖師不但一點也不擔心,而且似乎非常有興致,不住開口稱贊。”小友不愧通天道友中之人,果然不凡。”
  準提佛母雖然向來以和氣待人,但絕不是逢人就夸,當ri在西岐城下,見闡教眾弟子,也沒見準提佛母開口稱贊過誰。須菩提祖師乃準提佛母分身,與準提佛母同心同念,他說的話,就相當于準提佛母親言。
  往ri若能得圣人真心稱贊,陳九公自是欣喜,但此時陳九公的全部注意力都在自己的紫電錘和那道青光之上。
  閉關三十年,陳九公的毀滅之道略有增進。此時全力御使紫電錘,這威力足以將整個花果山轟成灰“哼,那轟鳴聲不說震動整個東勝神洲,也可響徹萬里。
  但當紫電錘化作的紫光落下時,那一道青光擴散開來,好像化作了一片青sè的大海一般。散發著毀滅氣息的紫光落下,就仿佛泥牛入海,在青光中上下浮動,卻發不出一絲威力。
  面如沉水,陳九公揮手招回紫電錘,二目之中青光光,華流轉。此時,陳九公到了袁洪等人不到的景象。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口中喃喃自語,任那圖卷化作的青光飛過瀑布,在金sè光幕前轉了個圈,金sè光幕消散,青光落入瀑布后的巖洞之中。
  此時,陳九公不再去想孫悟空,而是面向須菩提祖師道:“聽聞圣人有大毅力、大智慧,今ri一見,果不尋常。”說到此處,見須菩提祖師淡笑,陳九公正sè問道:“不知圣人如此,值得否?”
  “值得否?”須菩提祖師聞言一怔,而后望著那瀑布后的巖洞,最后將目光轉向陳九公,反問道:“通天做得,準提就做不得?”
  聽須菩提祖師這么說,陳九公只以為他說的是通天教主出手相救自己之事。不過,在清楚那青sè圖卷是什么東西后。讓陳九公也大為吃驚的是,準提佛母雖然沒有違背天道出手,但這么做的代價,對準提佛母來說,卻是比通天教主被封印十億三千萬年還要大。
  陳九公明白,這準提佛母在自身與佛門大興之間,選擇了后者。
  只聽得一聲巨響從水簾洞中,仿佛是什么東西炸開了一樣,那數千丈高下的花果山主峰瞬間爆開。
  一時間,亂石紛飛,石屑飄散。這響聲響徹整個東勝神洲,又直沖斗牛,穿過三十三天,震動南天門。
  前世過版西游記,知道這是那靈明石猴出世帶來的動靜,陳九公眼中雖有殺機,但心里清楚,想殺孫悟空是不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