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九百四十四章踏上九重天(08-15)      給大家拜個晚年(08-15)      第九百四十三章鴻鈞(08-15)     

截教仙270 二

千丈的血sè巨刀在陳九公手中仿佛沒有絲毫重量一般,帶著無邊威勢連連斬在水簾洞前的金sè光幕之上。
  那金sè光幕在自己刀下顫抖,但始終不破,陳九公面上無有一絲凝重,翻手取出紫電錘祭起,化作一道紫電轟去。
  陣陣毀滅氣息散發出來,使得遠處的七怪感覺后脊梁出竄起一股涼氣。
  連連催動紫電錘轟擊在金sè光幕之上,半響后果,陳九公收回化血神刀與紫電錘,望著那完好無損的金sè光幕,淡淡一笑。
  出手之前就已經料到會是這種結局,準提佛母特意出手布置的禁制,除非是其他圣人,否則就是東王公至此也絕難破開。而陳九公廢了這么多力氣,不是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只是想自己現在毀滅之道和當年來時是否有所增進。
  雙手一攏,緩蘭降下,陳九公盤膝于地,雙目微閉,神游天外去了。有禁制又能怎樣,陳九公就不相信,孫悟空出世之后,能一直躲在這里面。如果真是這樣,陳九公就在此處開一洞府,天天就在這兒守著,不信他不出來。
  西牛賀洲,靈山八寶功德池前。此時不只是兩朵金蓮,和端坐金蓮上的阿彌陀佛、準提佛母,還有那坐在十二品青蓮上的青蓮道人。不,現在這位已經不能稱作是道人了,如今完全是釋家中人打扮,卻是佛門與阿彌陀佛、準提佛母平起平坐的三教主青蓮造化佛。
  為何當年在紫霄宮前,準提開口相邀,青蓮婉拒,可今ri又入佛門2作為開天辟地的首批生靈,皆乃得天獨厚之輩,又一同在紫霄宮聽道。著那一起聽道的三清、女媧、接、準提紛紛證道混元,其他人就沒有想法?
  說沒有想法那肯定是不可能的。只能除了無極和盤庚、盤王兩兄弟外,其他人都追尋著混元道果。
  成圣二可萬劫不損不滅,自可傳下屬于自己的道餃教化天下蒼生。原本的青蓮道人想有朝一ri證道混元,開山立派,傳下青蓮造化一脈。所以面對準提親自相邀,青蓮卻選擇了婉言拒絕。
  可如今,糞蓮道人的造化之道到達了一個瓶頸,想要完善自己的造化之道,就需要得到冥河老祖的十二品血蓮。
  而那冥河老祖,雖然論及造化之道是不如青蓮道人。但冥河老祖卻將造化之道與玄水之道融合,將幽冥血海煉做化身。除了混元圣人,誰也殺他不死。
  自己殺不死冥河老祖,想要證道就需要圣人幫忙。而六圣之中,誰能幫青蓮道人呢,當然是西方這兩位了。
  可若是相求于西方二圣,必然結下大因果。即使自己ri后能夠證道成圣,但這因果也需償還。別的因果好還,這相助成圣的因果要拿什么來還?恐怕到那時,青蓮還得入佛門。
  本來還想著從陳九公手中奪下先天至寶混沌鐘,以此作為交換換得成圣之機。可誰想,即將功成之時,那通天教主竟然出手了。雖然通天教主被道祖封印,但對青蓮道人造成的損害是非常大的。
  三十年前那一戰青蓮道人在沒有防備之下著了陳九公的道兒,要不是有壓箱底的手段,恐怕后果不堪設想。
  雖然現在佛門已有對付陳九公幽冥白骨幡的方法,但陳九公已經將混沌鐘煉成了第二元神。同時,陳九公又不是逍遙散仙,有玉帝、王母執掌的天庭為其聯盟,有鎮元子、冥河老祖這樣的頂級強者為其張目,又有蜒木道人、無支祁、盤王、盤庚為其爪牙。青蓮道人想從他手中奪混沌鐘,恐怕比直接從冥河老祖手中奪十二品血蓮還費勁。
  所以,青蓮道人權衡利弊之后,直接入佛門做了三教主。如此一來,ri后大劫一至,不用他說,阿彌陀佛和準提佛母也會前往幽冥血海為他奪取十二品血蓮。
  到那時,佛門三圣人,再去光明山誅殺陳九公,取混沌鐘入靈山,佛門自可橫掃人、闡二教。
  青蓮入佛門,佛門多了與九品金蓮同源的十二品青蓮,氣運自是有所增長。而今孫悟空提前出世,阿彌陀佛和準提佛母苦等多少年的西方大興終于來到了。
  不過,如今陳九公堵在水簾洞前,卻是讓三位教主憂心。
  現在陳九公一方的勢力絲毫不比佛門差,雖然佛門有青蓮造化佛和妖族的鯤鵬妖師,但那邊自有冥河老祖和鎮元子抵擋。而且、現在的陳九公已經不比青蓮、鯤鵬這樣的強者差。所以,就算是佛門全力前往東勝神州,也未必能把那即將出世的靈明石猴帶回靈山。
  此時,阿彌陀佛和青蓮道人的目光全部凝聚在準提佛母身上。關鍵時刻,還得這位萬佛之母謀劃方可。
  但現在這種局面,玄門是絕對不會出手相助佛門,甚至不幫陳九公就不錯了。北俱蘆洲上祖巫贏政、刑天倒是極佳的助力,只不過這兩位與妖族有仇,而妖族和佛門聯盟穩固,佛門不會為了贏政、刑天而與女媧娘娘反目。
  所以現在佛門和陳九公之間的爭斗,就是完全的實力之爭。誰的實力強,誰就占上風,就算準提佛母有千般算計,也無濟于事。
  沉吟片刻,準提佛母輕嘆一聲,伸手一招,一張青sè圖卷落入準提佛母手中,正是當ri藥師王佛仗之穿梭各大部洲之物。
  “師弟!”見準提佛母又將此物取出,阿彌陀佛頓時知道準提佛母想要做什么,連忙出言說道:“此事萬萬……”
  阿彌陀佛剛想說此事萬萬不可,卻見準提佛母淡淡一笑,“師兄,此物如今留之何用?”
  “過……咦……”師兄弟二人相處多年,阿彌陀佛知道準提佛母只要做出決定,就必然會按自己的意愿行事。阿彌陀佛也只能長嘆一聲,坐在金蓮之上不再言語。
  這時,一旁的青蓮造化佛開口說道:“師兄,如此是否值得?……在入佛門后,西方二圣與青蓮以師兄弟相稱。這對青蓮來說,是十分有面子的事,根本不會拒絕。
  青蓮造化佛這么問,準提佛母眼中jing小一閃,著青蓮造化佛道:“值與不值,就要那女媧娘娘怎么做了。
  準提佛母話音剛落,白蓮童子穿過婆娑樹林,來在三位教主面前,先是拜過,而后恭敬地稟報:“大ri如來在林外求見!”
  聽白;童子之言,青蓮造化佛很是驚訝地了準提佛母一眼,“師兄果然厲害!”圣人的確可以推天算地,但圣人之間不可相互推算。能預支女媧娘娘舉動,只能說準提佛母心機過人。
  被青蓮淺人稱贊,準提佛母哈哈一笑,摩挲著手中青sè圖卷,眼中流露一絲不舍。
  準提佛母眼中的不舍之sè落入青蓮造化佛眼中,青蓮造化佛暗暗欽佩準提佛母。在這一刻,青蓮造化佛似乎感覺自己入佛門似乎是個正確的決定。
  “童兒,去請大ri如來至此。”難怪連鎮元子也由衷欽佩準提佛母風采,連孔宣那般桀驁之人,在其面前也恭敬有加。身為混元圣人,準提佛母可以對身旁童子都這般和藹。這一點,洪荒億萬修士,又有幾個能夠做到。
  “白蓮領命!”
  片刻之后,白蓮童子回到八寶功德池前,身后跟著那大ri如來。
  與白蓮童子一般,拜過三位教主。而后,大ri如來取出一寶遞在準提佛母面前,正是媧皇宮至寶山河社稷圖。
  “佛母,娘娘命吾將此寶獻與佛母面前。”
  “好。”準提佛母一招手,被大ri如來捧在手中的山河社稷圖飛入準提佛母手中。
  當ri女媧娘娘將這山河社稷圖暫與大ri如來使用,如今大ri如來有屠巫步……、金烏羽冠和斬仙飛刀,女媧娘娘自是可將山河社稷圖收回。但現在,女媧娘娘命大ri如來將山河社稷圖送予準提佛母,而且還將此寶中自己的真靈印記散去,這是作何?
  著大ri如來離去,阿彌陀佛也睜開二目,著那山河社稷圖,“這就是師弟要的?”這山河社稷圖雖是頂級先天靈寶,但阿彌陀佛不是蒼甲真人,在圣人眼中,此寶根本算不得什么。能讓混元圣人動心的,就只有先天至寶和像天地玄黃玲瓏寶塔那般,可鎮壓氣運的功德至寶。
  與阿彌陀佛一般,青蓮道人也不上這山河社稷圖。其實,青蓮道人想要的是女媧娘娘的乾坤鼎。
  但這是不可能的,乾坤鼎乃女媧娘娘演化造化之道之器,雖可與門下弟子使用,但萬萬不可交予他人煉化或參悟。
  和阿彌陀佛、青蓮道人不同,左手抓著青sè圖卷,右手托著山河社稷圖,準提佛母笑道:“值了,值了!……
  說著,準提佛母身上金光一動,那須菩提祖師憑空出現在準提佛母身前。這須菩提祖師是準提佛母的分身,準提佛母想讓他在何處,他就在何處。
  將青sè圖卷與山河社稷圖一起遞在須菩提手中,準提佛母正sè道:“道友且去,將你我那弟子帶至斜月三星洞好生教導。”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