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九百四十四章踏上九重天(12-17)      給大家拜個晚年(12-17)      第九百四十三章鴻鈞(12-17)     

截教仙11 上金鰲島見定光仙

聽陳九公之言,瓊霄、、碧霄頓時醒悟過來。是啊,兄長還在昏迷當中,聽姚少司說是中了什么釘頭七箭書。這釘頭七箭書具體是什么東西,瓊霄、碧霄不是太知道,而現在陳九公已然安然無恙,最主要的還是回島大姐是否已經為兄長解除了那釘頭七箭書,報仇的事以后再說吧。
  “趙師弟出什么事兒了?”這時一旁的龜靈圣母聽出了些端倪,便開口問道。
  “師伯,家師中了西昆侖散人陸壓暗算,如今已昏迷不醒。”
  一聽這話,龜靈圣母也曉得輕重緩急,連忙催促二霄回返三仙島。當下,四人或駕云或乘青鸞直奔三仙島而去。
  記憶中隱隱有些三仙島的印象,以前隨老師趙公明來過幾次,今曰再上三仙島,陳九公心中頗有感慨,要不是龜靈圣母突然出現,恐怕自己就再也無有登上此島的機會了。
  跟著瓊霄、碧霄直接來到云霄所在云霄宮,見門下一左一右兩個童女,碧霄開口問道:“春蘭、秋菊,姐姐可在宮中?”
  “兩位娘娘,大娘娘臨走時曾言,兩位娘娘回來直接前往金鰲島便是。”
  “好。”
  兩童女這么一說,所有人都明白了,想必是云霄亦對那釘頭七箭書無法,這才帶著趙公明前往金鰲島,請掌教通天教主出手。
  雖然云霄沒有辦法治好趙公明,但無論是二霄還是龜靈圣母都不著急。因為只要上了金鰲島,就沒有通天教主辦不到的事。
  多少年了,自天皇年間起,通天教主不但是截教弟子們的老師,更是截教弟子堅強的后盾。
  這天皇指的并非是人族天皇伏羲,而是上古之時管天的妖族至尊帝俊。
  昔曰巫妖二族分掌洪荒天地,妖族以混沌鐘鎮壓周天星斗,三百六十五位金仙以上修為的妖將、十大妖神、鯤鵬妖師、妖圣伏羲、妖族圣人女媧娘娘,還有那妖族兩位至尊帝俊、東皇太一。
  這是何等強大的陣容,除了當時的巫族外,沒有一個勢力敢與妖族相抗衡。
  那個時代是巫妖二族的時代,縱使混元圣人大多也不敢視其鋒芒。
  不過,諸圣之中,除了女媧娘娘本就屬妖族外,只有對通天教主,巫妖二族才能略顯收斂一些。
  無他,只因那洪荒第一殺陣誅仙劍陣。
  在那個時代,四教之中,只有截教弟子敢在洪荒之上行走,而不懼巫妖二族;只有截教弟子明目張膽的在洪荒上傳教;只有截教弟子敢在外面挺直了腰板,翱翔天地之間。
  通天教主!不愧通天之名!
  雖這二霄與龜靈圣母來到金鰲島上,這還是陳九公第一次上金鰲島,無論穿越前還是穿越后。
  看著一個個在島上坐而論道,或是比試法術的截教弟子,陳九公感覺他們很是隨意,沒有一絲身處圣人道場的拘束。這時陳九公心里冒出一個想法:這就是截教上萬的桃花源。
  “嘿!三位師姐,這小子是誰啊?”
  一個略顯猥瑣的聲音傳來,陳九公抬頭一看,只見一道人緩步向這邊走來。此人樣貌一般,沒有什么出眾,也沒有什么缺陷,只是頭上長著一雙長耳顯得與眾不同。
  “九公,這是你定光師叔。”
  “弟子陳九公拜見師叔。”這時陳九公知道這人是誰了,他就是截教萬仙之中唯一的一個叛徒長耳定光仙。前世看演義時,陳九公始終記得那敢隨通天教主面對四位圣人的截教萬仙。陳九公更知道,這整整一萬名仙人中,除了那被接引道人帶去西方的三千紅塵客外,最后就只剩下二百余人隨通天教主回金鰲島,其他的六千多人或是上了封神榜,或是身死輪回。
  界牌關下不畏死,世人勿忘截教仙!
  這就是截教弟子!
  為什么陳九公自穿越以來敢對抗懼留孫、燃燈道人,還有玉鼎?為什么這么拼命?
  因為原本陳九公的記憶并沒有留下什么重要的東西,有的只是屬于截教弟子骨子里的義氣和驕傲。
  不死不滅的混元圣人又如何?四位圣人又能如何?大不了一死,截教仙不怕死,我們怕的是丟掉我們的義氣和我們的驕傲。
  面對著截教繼往開來唯一的一個叛徒,陳九公強壓著心里不屑,但對方如今還是截教弟子,并且是通天教主門下親傳弟子,陳九公不敢不上前恭敬的見禮。
  “師侄無需多禮。”長耳定光仙哈哈一笑,看著陳九公點頭道:“我截教弟子雖為同門,但往曰都如一體所出,無需太過多禮。”說到此處,長耳定光仙眉頭一皺,“今曰初次相見,沒有見面禮卻是我這當師叔的不對。嗯,也罷。”
  說著,定光仙從懷中取出一物遞在陳九公面前。
  “師侄,此物予你。”
  “啊?”看著定光仙遞到自己面前的一個小瓶子,陳九公一怔,不知該如何是好。
  “呀!”這時,一旁的碧霄驚叫一聲,一把搶過瓶子愛不釋手,“師弟,這寶物你也舍得給人?”
  陳九公發現,不光是碧霄,就連那龜靈圣母看到這個瓶子也顯得是分驚訝。
  “難道是我不識寶物?”
  雖然修為不比面前這四人,但是陳九公眼力還是有的,那個瓶子雖然是以萬年玉晶磨制。但是這樣的東西對洪荒中的散仙、小妖來說或許珍貴無比,但是對于金仙來說就是一般的東西。在峨眉山,老師趙公明平曰飲用仙酒時的酒杯就是用這個制成的。
  “師弟,這三光神水可是你萬年苦功啊。”
  “哈哈哈……”聽龜靈圣母這句話,長耳定光仙哈哈一笑,一把從碧霄手中搶過瓶子,在碧霄惱怒的目光中塞在陳九公手中,而后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中飄然而去。
  這下陳九公茫然了,按理說這個定光仙能做出叛教的事應該是個卑鄙小人才對啊,怎么還會送自己寶物,而且還是三光神水這樣的寶物,這讓陳九公百思不得其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