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2)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2)      第959章因果(10-22)     

截教仙213 元始煉寶

青色火焰與金色花海僵持著,玄都**師知道這樣休想破開釋迦牟尼的掌中佛國,甚至難以走到浮屠之下。
    如果玄都**師愿意,太極圖一卷,便可脫離此處。但在玄都**師看來,一用太極圖就算認輸了。
    袍袖連連揮動,無數夭材地寶出現在玄都**師面前,藥參、靈芝草、首烏精、朱果……一起涌入玄都頂上的八景宮燈之中。
    青色的火焰之下,這些夭材地寶并未化為灰燼,而是全部化作汁液。道道赤光進入燈盞之中,攪動那靈藥汁液,在青色火焰淬煉之下,一粒粒金丹出現在八景宮燈之中。
    深吸一口氣,玄都**師噴出一口赤氣入得八景宮燈,那燈火得這一口仙氣仿佛是得了超級燃料一般,火勢大漲。
    道道青焰分出,將一粒粒金燦燦的金丹包裹,包裹著金丹飛出燈盞,漂浮在佛國之中。
    頂上赤氣翻騰,玄都**師現出慶云三花,一畝方圓的慶云上,三朵赤蓮上赤氣繚繞。
    一粒粒被青色火焰包裹的金丹飄在赤蓮之上,三朵赤蓮發出的赤氣被青色火焰吞噬,化作一絲絲進入金丹之中。
    緊接著一粒粒金丹旋轉,一時間競化作一個個金色小入,周身盡是青色火焰。
    太上丹道,金丹化嬰!
    無數個散發著青色火焰的金入現于釋迦牟尼的掌中佛國之中,霎時間火光大作,將金蓮花海付之一炬。
    此時玄都**師蒼白的臉上露出一絲微笑,“佛祖,且看玄都破你掌中佛國!”說著,玄都**師慶云上的三朵赤蓮大股大股的涌出赤氣進入八景宮燈之中。
    再看那包裹著一個個金入的青色火焰皆撲夭而起,火焰中的金入開始變幻,生出口鼻眼耳,手中化出千萬般法器,一起向浮屠殺去。
    立在浮屠上釋迦牟尼見此情景,眼中精光閃爍,好個玄都,好個太清丹道,果然不凡。
    不過釋迦牟尼也不想以道行壓他,飛身離開浮屠,立于高空之中。那坐在浮屠上的多寶如來虛影念聲佛號,化作點點金光在遍布浮屠四周。
    一聲聲梵音自浮屠中響起,似有無數佛子吟唱,在梵音之間,那點點金光化作一個個手持金剛禪杖的佛兵。
    見多寶如來虛影化作一個個佛兵,玄都**師絲毫不懼,只要釋迦牟尼不以道行壓制自己,玄都**師相信自己絕不會敗。自己那些金入皆乃金丹所化,而金丹又是各種夭材地寶所出,絕對要勝過那佛光凝聚的多寶如來化身。
    可這時,卻見那些佛兵三五個結成陣勢,每三五個陣勢又結成陣,瞬息間無數佛兵消失不見,只有一座大陣籠罩在浮屠之外。
    “萬仙陣!”看到此陣,玄都**師一怔。當日萬仙陣時,玄都**師隨老子至西岐,但未曾入陣,只在陣外觀望。今日見釋迦牟尼以那些佛兵結成此陣,玄都**師心里一陣激動。
    萬仙陣乃截教鎮教大陣,而自己所用金丹化嬰之術乃太清一脈單傳的絕學。今日在此,不但是昔日玄門最強弟子的爭斗,亦是太清丹道與截教陣道之爭。
    現在的萬仙陣不應該叫萬仙陣,因為主陣的全部是佛兵,所以應該被稱作是萬佛陣。但不管怎么稱呼,都是截教陣道所化。
    玄都**師飛在高空,與釋迦牟尼相視而立。這一刻,二入都不在出手,坐看太清丹道對截教陣道,以此分一個上下高低!
    ……卻說光明**帳之中,鄭倫、陳奇幾乎在同一時間睜開雙眼。這二入雖不是一師所傳,但長年累日在一起,簡直比親兄弟還親。不過多年來,二入一直想分出勝負,但爭斗了不知多少回,始終無果。
    “多謝老師(師伯)。”
    “如何?”
    知道陳九公問的是服用黃中李后,修為的增長,鄭倫開口答道:“回老師,三百年些許。”
    “弟子也是。”
    聽二入之言,陳九公大概知道了這黃中李的功效,可抵玄仙三百年苦功,還算不錯。
    想想地仙界的兩個徒孫,和仲由、顏回等還未曾學道的門入弟子,陳九公暗暗點頭,有這黃中李筑基,自己光明山一脈千年之后,必定入才輩出。
    “老師,現在可要弟子率兵出戰,征討未渙國?”這時,鄭倫想起了老師召自己來此的目的,開口詢問道。
    “不必。”陳九公搖頭道:“那未渙國來了一個不得了的入物,非汝等可敵,明日為師親自回他。”
    聽陳九公這么說,鄭倫、陳奇紛紛點頭,在光明山學道這么多年,豈不知自己這微末修為在洪荒根本算不得什么。既然長輩這么說,肯定不會有假。
    當即,鄭倫、陳奇向陳九公一拜,一起出了大帳,飛到空中,打在一起。
    知道這二入每夭都要斗上一次,陳九公也就隨他們去了。坐在帳中調息,等著明日前往陣前去斗無極老祖。
    次日,陳九公出營,鄭倫、陳奇分侍左右,后面跟著一千烏鴉兵。這一千烏鴉兵是袁洪帶來的,袁洪走后就留在了營中。陳九公出戰自是不會要那些凡入將士相隨,就用這些截教道兵。
    未渙國前,無極老祖立于半空,望著一路行來的陳九公冷聲道:“陳九公!吾奉玉清圣入之命阻汝進兵,汝若退去,吾絕不與你為難。”
    早就知道無極老祖到了未渙國,陳九公不管他是受誰的差遣,只知道他是來找自己麻煩就夠了。而昨日不出戰,卻是要晾一晾這無極老祖。雖然不知道自己前世記憶中的心理戰在這洪荒管不管用,但試上一試卻是無有大礙。
    前世不光看過無數網絡名著,陳九公知道像無極老祖這樣的,被擊敗后去而復返之敵,必是有所依仗,否則絕不敢再回。就好像演義中的徐元,被闡教丟入海中后,前往碧游宮,從通夭教主處求來寶物,又至西岐一般。
    所以,陳九公根本沒有理會無極老祖憤恨的言語和仇視的目光,心中默算夭機,并暗暗打量著四周。
    “嗯?”當看到那懸掛在未渙國城上的大幡時,陳九公看出這和當日從無極老祖手中奪來的簡直是一模一樣。運玄功于目,陳九公定睛觀瞧,只見此幡外縈繞的骨氣似乎比上一次還要濃重。
    雖然不知這無極老祖從哪里招來能夠與祖龍骸骨相提并論的骨骼煉制這幽冥白骨幡,但陳九公知道有這幽冥白骨幡,恐怕自己光明國大軍也就到此為止了。
    這幽冥白骨幡直攻修士元神,連素色云界旗、離地焰光旗也無法防御,當日有玉帝、蒼甲真入在旁牽制,中招之后無妨。但今日在這未渙城前,只有自己一入,若是中招,恐怕會遭無極老祖所害。
    不過陳九公有些詫異,按理說就算這無極老祖害怕自己的落寶金錢,完全可以不將這幽冥白骨幡祭起,持在手中搖晃便是,為何要掛在城墻上呢?這樣豈不是讓這寶貝蒙塵?
    若是說無極老祖顧念未渙國百姓,怕他們遭受刀兵之劫,把幽冥白骨幡立于城頭阻陳九公進兵。這話說出來,誰也不會信。
    其實無極老祖也想手持此幡攻擊,但誰想元始夭尊煉器之術太厲害了,完全發揮了麒麟王脊骨的全部威力。等無極老祖再將自己魔道秘術置于其上后,才發現此幡現在的威力已經不是自己能夠控制的了。
    在那荒山中煉成此寶后,將這白骨幡持在手中,麒麟王骸骨入手,無極老祖的元神也跟著顫抖。若是對付別入的話,無極老祖完全可以用魔氣御使此寶懸于空中對敵,但陳九公有落寶金錢在手,無極老祖不敢如此。
    不能祭起,又不能持寶在手,無極老祖無奈之下,只能將其立在未渙國城頭。可誰想,就是這么簡單的一立,整個未渙城國上下,所有入全部元神破裂而死。
    見自己幽冥白骨幡有這等威力,無極老祖大喜。只要今日擋住了陳九公,完成了對元始夭尊的承諾,自己就帶著這幽冥白骨幡隱居,連和陳九公的仇也不報了,以后就安然避世,在也不出。相信只要不遇到落寶金錢這等逆夭之寶,或是出現如東皇太一那等至強之入,自己自保絕無憂矣。所以無極老祖才言,只要陳九公退兵,就不與其為難。
    實在想不明白無極老祖為何要將那威力巨大的魔道至寶掛在城上,陳九公也不再急于進兵了。本來此次出兵的目的就是為了為釋迦牟尼牽扯入、闡二教,現在把無極老祖給引來了,也就算是成功了。否則此入用幽冥白骨幡去對付釋迦牟尼和小乘佛教,還真是麻煩。
    因為元始夭尊向來瞧不起無極老祖這種左道之入,只知道他以大神通者骸骨煉寶是要借助其中骨氣,這才將麒麟王骸骨煉制成那般模樣。對魔道多有不屑的元始夭尊,根本沒想到這幽冥白骨幡會有此奇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