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7-21)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7-21)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7-21)     

截教仙221 再斗孔丘

卻說那無極老祖出了兩儀陣,一路直往昆侖山飛去。
    來至玉虛宮前,無極老祖看見白鶴童子,“童兒,且去為吾通稟圣人。”
    “老祖稍后。”知道這無極老祖與自家老爺同輩,而且是斬尸的強者,白鶴童子很是恭敬。
    進到玉虛宮中,白鶴童子向那坐在云床上的元始天尊一拜,“老爺,無極老祖求見!”
    “無極老祖?”元始天尊睜開雙眼,眉頭一皺,暗道這無極老祖不在兩界山布置混元一氣陣,怎么又回玉虛宮了。心念一動,元始天尊默算天機,頓時明了前因后事。“豎子不足成事!”
    原本太清、玉清二人的謀劃是放釋迦牟尼入南瞻部洲,人、闡二教在朱洉國阻擊釋迦牟尼,將其拖在朱洉國。再由無極老祖出手,將釋迦牟尼留下兩界山的佛門弟子誅殺,在兩界山布下混元一氣陣。只要混元一氣陣一成,云中子立刻就能感覺得到,那時赤精子、玉鼎真人、太乙真人、道行天尊在朱洉國前布下誅仙劍陣。
    如此一來前有誅仙劍陣,后有混元一氣陣,比較小乘佛教除釋迦牟尼外的所有人盡數損于南瞻部洲。
    所以,人、闡二教才放任陳九公在東勝神洲上肆意妄為,而全力對付釋迦摩尼。可誰想這無極老祖竟然被三個大羅金仙的陣法相阻,沒能布下混元一氣陣。這樣的話小乘佛教進可攻,退可守,二圣的算計就算是落空了。想到此處,元始天尊不由得心中暗怒,若是知道這無極老祖不能成事,當初就在兩界山布下誅仙陣,在黑云山東布下混元一氣陣,讓釋迦牟尼與陳九公都無法前進一步。這回不但失了兩界山,還讓陳九公在東勝神洲之內無人可阻。
    跟隨元始天尊多年,白鶴童子甚是熟悉自家圣人的脾氣。知道元始天尊怒了,白鶴童子不敢多言,低下頭恭敬地站在一旁。
    半響,只聽元始天尊道:“請他進來。”
    “是,老爺!”白鶴童子心里長舒了一口氣。走出玉虛宮對無極老祖道:“老爺請老祖入宮。”
    聽白鶴童子之言。等了有好一會兒的無極老祖也沒搭理白鶴童子,徑自進入玉虛宮內,。
    見無極老祖如此,白鶴童子微微一笑。在白鶴童子看來。凡是惹到自家老爺不悅的,下場都是可悲的。
    卻說無極老祖進了玉虛宮,向坐在云床上的元始天尊躬身一禮,“拜見玉清圣人。”
    “道友無需多禮。”
    元始天尊說了這么一句就不再多言,無極老祖甚是尷尬。想當初自己接過元始天尊為自己煉制的天魔旗時曾夸下海口,就算兩界山有準圣在,也要將其誅殺。可今日被四個大羅金仙領著一些金仙、玄仙阻住,無極老祖面皮有些發燙。
    說實話,元始天尊恨不得現在一巴掌將這無極老祖劈死,但此時人、闡二教缺少準圣級別的高手,不得不拉攏這無極老祖。而且在元始天尊看來,日后大劫再臨,這無極老祖可以給自己門下廣成子和云中子擋災。
    有了這些算計。元始天尊開口安撫道:“那截教陣法確有些門道,道友不必介懷。”
    一聽元始天尊這么說,無極老祖頓時大喜。無極老祖在乎的不是別的,而是元始天尊許諾給自己的好處。
    這時,只聽元始天尊又道:“事已至此。還請道友前往東勝神洲未渙國前,布下混元一氣陣阻擋陳九公進兵。”
    “陳九公!”聽聞陳九公之名,無極老祖心頭怒火焚燒,要不是他。自己現在還逍遙自在呢,何必聽命于人!可即使對陳九公有恨。無極老祖口中卻道:“陳九公身懷數件至寶,而無極的天魔旗又在那陣中被毀,吾恐非陳九公之對手。”
    你不是他對手,不是還有混元一氣陣和盤古幡呢嗎?但元始天尊知道這無極老祖心中所想,此時卻是不好讓他失望。
    手上白光閃爍,一根長有七尺的白骨現于元始天尊掌中。
    感覺白骨上散發出的強橫氣息,無極老祖心中一陣激動,這就是那上古麒麟王之骨,但從氣息上看來,就不弱于自己原來那根祖龍骨。
    玉虛宮前有一奇景,便是麒麟崖,這是洪荒中人人皆知的名勝。但很少有人知道,此處是上古強者麒麟王身損后所化。相傳在天地初開之時,祖龍、鳳母、麒麟王,三大絕世強者鼎力。后來祖龍與鳳母聯手,將麒麟王誅殺。而麒麟王身損后,就落在昆侖山上。當時的昆侖山正是三清道場,那巨大無比的麒麟王尸首落下,三清合力催動天地玄黃玲瓏寶塔才將洞府護住,不被波及。
    看著落在昆侖山的麒麟王尸體,喜煉器的元始天尊將其身上骨骼抽出,以備日后煉器之用。
    無極老祖為何會為人、闡二教辦事?就是因為元始天尊答應他,以這麒麟王椎骨為他煉制一番更勝從前的幽冥白骨幡。當然,元始天尊只煉白骨幡本體,上面那些魔道符印、符篆,還需無極老祖自己來。
    要想馬兒跑,就要先給它吃草。雖然元始天尊不知道有這話,但明白這意思。只見元始天尊坐在蒲團上,抓著七尺白骨的右手上白光大作。左手連點,在四周憑空涌現出無數煉器法材,諸如紫金晶玉、黃銅神鐵不計其數,在道道白光牽扯之下化作汁水,蜿蜒流淌,緩緩進入元始天尊右手白光中的七尺白骨之上。
    白光散去,七尺白骨上光芒流轉,幽幽骨氣從其上散發,但骨氣一出卻不過三尺之外,又好似受到吸引一般緩緩回到白骨之中。
    看那骨氣在七尺白骨內外來來回回,無極老祖有些目瞪口呆,這玉清煉器之道,果是不凡,竟然按自己所求,將骨氣催使到這種程度。
    將手中白骨一推,飛在無極老祖身前,元始天尊淡淡道:“此物可合道友心意!”
    元始天尊說話,無極老祖都仿佛沒有聽到一般。幽冥白骨幡靠的就是自己以魔道秘法催發的骨氣,如今這根麒麟王椎骨經元始天尊這么一煉,威力先就憑增數倍。
    回過神來,無極老祖知道自己失禮了,袍袖一卷,將那七尺白骨收起,向元始天尊深深一禮,“多謝圣人!”
    “道友無需客氣,那未渙國前的陳九公,還要仰仗道友了。”
    此時的無極老祖信心滿滿,“圣人放心,有圣人所賜,無需混元一氣陣,貧道就能將陳九公阻于未渙國前。”
    從玉虛宮出來,無極老祖飛身離開昆侖山,先未去未渙國,而是找一荒山祭煉幽冥白骨幡。元始天尊煉制的只是幡桿,組成幡面的符印、符篆全部是無極老祖魔道秘術凝成。仗之這些魔道秘術,幽冥白骨幡才可發揮出最大威力,以骨氣之沖對手元神。
    這些魔道秘法都是無極老祖自己所創,可以說就是閉著眼睛也能化出。不多時一桿大幡現于無極老祖手中,幡高七尺,其上蒼白色的骨氣縱橫交錯,幡面盡是密密麻麻的符印、符篆,骨氣一涌,這些符印、符篆流轉,仿佛活物一般。
    “陳九公啊,陳九公!看吾這桿白骨幡,汝如何破得!”
    就在元始天尊煉器之時,陳九公已經回到了光明國軍大營之中,此時光明國大軍也休整的差不多了,只等明日繼續攻城拔寨,橫掃東勝神洲。
    但袁洪這一走,光明國大軍就無了那最強的箭頭,陳九公思索再三,將鄭倫、陳奇從地府中喚來。
    “拜見老師(師叔)!”
    點了點頭,示意二人免禮。對這哼哈二將,陳九公的安排就是先放在地府鍛煉鍛煉,日后截教復立,便是袁洪的左膀右臂。這二人習得九轉玄功,修煉多年。又服了蟠桃、人參果,如今已有玄仙修為。
    看著這二人,陳九公不禁又想起了當年自己服食的人參果,怎么那果子就有那般威力,讓自己從金仙初期一下躍至金仙頂峰,差一步就是大羅。
    而后來兄長鎮元子卻說,只有那一枚人參果有此功效。對這句話,陳九公一直摸不著頭腦,也想不明白。每次結果三十,又同是一樹所出,怎么就這一枚有這般功效?問也問過,可鎮元子不說,陳九公也無奈。不過那枚人參果是通天教主給的,既然師祖把他給了自己,就說明吃了沒事。既是如此,陳九公也不再多做他想。
    取出四枚黃中李,分給鄭倫、陳奇,二人哪認得這般寶貝,一聽陳九公說是黃中李,不由得大喜。
    “就在此服用,吾為汝等護法。”反正攻城之事又不差這一時半會兒,陳九公對二人說道。
    “謝老師(師伯)!”
    鄭倫、陳奇各服下一枚黃中李,坐在帳中運轉玄功,陳九公在旁看顧。看著鄭倫、陳奇服下黃中李閉目打坐,陳九公也將一黃中李納入口中。
    嗯,味道不錯。不過對陳九公來說,除了能補充法力外,再無任何效果。
    PS:額……昨天睡得早,也不知道到底得了多少月票,但查詢評論區,感覺應該是102或104,不能校準。想一想,就按110算吧。這樣的話,(110-25)5=17,也就是還要加更17章。一天加兩更,不到8天,加上欠下的5000字,9天就完事兒。
    這月還是五票一更哈,多少不會差了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