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8)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8)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8)     

截教仙217 闡教陣法小道耳

敖光帶三千水族在前引路,親自將陳九公送到淮河,“賢侄多加小心,那無支祁乃上古大妖,雖未在紫霄宮中聽過道,但亦非等閑之輩。”
    “伯父放心,九公去也。”
    直奔敖光所示淮河河眼處而去,一聲聲獸吼聲入耳,看著水中翻白的魚蝦,陳九公冷哼一聲。這無支祁好歹也是準圣,竟然拿這些連靈智都未開的魚蝦撒氣,真是有失強者風范。
    “誰!”一個嘶啞的聲音在遠處響起,無支祁也發現了陳九公在向他所在之處接近。
    未開口答話,陳九公來到淮河河眼處,只見一口八角水井立在河眼中,幾條光艷閃灼,粗如嬰兒手臂的銅鏈鎖著一妖。
    狀有如猿,白首長鬐,雪牙金爪,不住的撕扯著捆住自己的銅鏈,看著陳九公過來,口中發出聲聲低吼。
    “汝就是無支祁?”
    “汝又是何人?”惡狠狠地盯著陳九公,無支祁未答反問。
    看著無支祁身前那些淮河水族的殘骸,見其嘴角有血沫,陳九公搖頭道:“汝當年為禍洪荒,被禹王鎮壓卻仍不知悔改,竟殘害淮河水族。吾乃天庭紫薇大帝,今日卻是要將你度化,免得為禍一方!”
    一聽陳九公此言,無支祁眼中兇光爆射,“什么紫薇大帝!吾縱橫洪荒時,恐怕還沒有你呢!”
    這無支祁說的不假,那時候的確沒有沒有陳九公,但這卻不是陳九公放過他的理由。
    將紫電錘放在袁洪之處,但只要陳九公心念一動即可將其招回,不過對付這被鎮壓的無支祁,陳九公不打算動用紫電錘。
    取出化血神刀祭在空中,用手一指,化血神刀化作一道血光飛在無支祁身前,霎時間血光暴漲。
    見血光向自己涌來,無支祁咆哮一聲。雙臂猛烈的揮舞,帶動銅鏈嘩嘩作響。
    無支祁一動,整個淮河似乎都隨著他一起惱怒一般,掀起了驚天巨浪,浪頭直沖千百丈高。。
    淮河之水翻騰不休。有那肉眼可見的葵水之精聚攏在無支祁頂上,凝聚半畝大小,并且翻滾攪動,形成一個個大小不同的漩渦流動運轉。浮沉隱現,或升或降,大小不一。
    化血神刀連連斬動,血光縱橫,但無支祁頂上葵水之精翻滾。將化血神刀擋住。
    祭起化血神刀本就是試探,這時陳九公看出來了,什么叫鎮壓無支祁?連法力都未封,叫什么鎮壓,也就是把他困在這里,不讓其四處為惡罷了。
    左手一翻,凌空御寶,化血神刀之上血芒閃爍,數十丈的刀芒如血蟒一般。不斷的攪動無支祁頂上的葵水之精。
    感覺化血神刀上散發出來的濃濃煞氣,無支祁張口一吸,河水涌入其口中。
    只見無支祁閉口之后,雙腮微鼓,猛地開口。一道道水箭直奔陳九公急射而去。
    回手往背后劍鞘上一拍,青萍劍飛出,化作道道青色劍氣在水中縱橫,將無支祁發出水箭盡數絞碎。又向其席卷而去。
    無支祁只覺的勁風撲面,劍氣如潮。四周空氣仿佛都被抽干了,絕大的壓力從四面八方一起涌來。頂上葵水之精翻騰急涌,三道水流如穿云利箭,疾如閃電,化作三條晶色蛟龍,昂首擺尾,一條護在無支祁身前,另兩條嘶吼著向陳九公沖去。
    這葵水之精乃后天水中至靈,無支祁又是葵水精靈所化,天生控水之能極其強悍。當年要不是祖龍九子將整個淮河河水抽干,恐怕還制不住他。如今被鎖在淮井之中,雖行動略有不便,但這控水之術卻是絲毫不受影響。
    濁浪滔滔不絕,驚濤炸涌,兩條蛟龍呼嘯而至,陳九公不慌不忙取出一寶。
    此寶一現,散發億萬五彩豪光,在無支祁催動之下洶涌澎湃的淮河河水竟然漸漸平息。
    “啊!”見陳九公出手破了自己控水神通,無支祁大駭。自己乃葵水精靈所化,立于水中先就不敗,就連那祖龍九子也只能以大法力抽干淮河河水來對付自己。可就是這等控水之術,竟然被陳九公破了。
    前文說過,每一件頂級先天靈寶皆乃應運而生。在混沌初分,開天辟地之時,清氣升衍周天星辰,濁氣沉成厚土幽冥,唯一周山立天地間。盤古身化山川萬物,致四海洪涌澎湃、激蕩不息,地仙界難以平靜。有混沌中所遺二十四點虛空彌沫,成二十四顆定海珠,五色毫光朦重,鎮懾四海,平息地仙界。
    定海珠,定海珠,顧名思義自是有定海之能。能夠鎮壓四海的定海珠,又豈會定不住這一河之水?就算你無支祁控水之術了得,但陳九公也有準圣修為,催動定海珠,正好克制無支祁的控水之術。
    最引以為傲的控水神通被人破得一干二凈,無支祁如何能接受這殘酷的事實,頂上半畝方圓的葵水之精化作一股連天通地的巨大水柱,將化血神刀撞開,似颶風盤旋向陳九公而來。
    “如此又有何益?”陳九公再次催動定海神珠,五彩豪光閃耀,那巨大的水柱被五彩豪光一晃,便四散開來,又化作葵水之精凝聚在一起。
    “好寶貝!”這葵水之精雖然不如那先天壬水之精三光神水,但也是不可多得的造化之物,這種東西來多少,陳九公都不嫌多。
    打出一道青光在定海珠上,定海珠上五彩豪光一卷,將葵水之精收了,飛入陳九公袖中。
    “還我寶貝!”自出生至今,無支祁一直在淮水中憑仗天生神通凝聚葵水之精。萬余年才積攢了這些,誰知竟被陳九公全部收走,怎能不怒。
    但即使再怒,被困在淮井之中,無法脫身,使得無支祁一身近戰本領無處可使。
    仰天長嘯,無支祁身上長毛全部立起,深吸一口河水,陳九公只聽得其腹中咕嚕咕嚕直響。
    不知這無支祁又要使何手段,陳九公也不留手,頂上青光沖起,化作一只巨大無比的手掌,當空向無支祁抓來,氣勢威猛之極,直接籠罩了無支祁周圍數十丈之內。霎時間,氣浪奔涌,龐大的壓力擠壓之下,河水向兩旁涌去。
    眼中閃過一絲惱怒,無支祁張口噴出道道水箭,但這次的水箭如錐子似的,以點破面,將陳九公那上清仙氣凝聚成的巨手破開道道縫隙。
    “卻是有些手段。”陳九公打出一道道上清仙氣在那巨手之上,巨手得陳九公仙氣相助,越凝越實,越聚越大。
    無支祁見狀,咆哮一聲,連噴三口本命妖氣,那道道水箭璀璨耀眼,全部反沖回來,在空中化作條條絲線,密密麻麻的交織成一張大網,網上一起,接住抓下的巨手。
    雖然擋住,但無支祁只覺得壓力極大,若不是消耗了三口本命妖氣,恐怕擋不住這一下。自己一身神通全在控水之術和葵水之精上,但這兩樣都被陳九公破得一干二凈,如今卻是再無一絲手段可用。這本命妖氣雖有奇效,但卻無法長久,恐怕再有幾次,自己就油盡燈枯了。
    一咬牙,雙手伸入困住自己的淮井之上掏出兩枚果子塞入口中,吞入腹中,一瞬間整個人渾身氣勢大振。雙臂揮舞,兩股水流沖起,絞成龍形,往前直撲陳九公。
    “黃中李?”陳九公心頭一動,知道無支祁吞的是什么,不由得大為心疼。這都是自己的東西啊,竟然被無支祁這么浪費。
    知道再給他磨下去,說不定還要有多少黃中李被其拿來補充法力,陳九公雙手連抖,青萍劍、化血神刀落入掌中。
    持刀劍在手,陳九公將二寶凌空拋棄,無數劍氣與那血光如天河倒傾一般在無支祁上方流瀉而下。劈頭蓋臉,無窮無盡,打的無支祁連喘氣的機會都沒有,將其凝聚的水網撕得粉碎。
    劍氣和血光中蘊含的絲絲毀滅之氣,即使在河水中,無支祁也能感覺到自己身上冷汗直冒,知道自己若是再不出絕招,恐怕難逃一死。
    不再嘶吼,也不咆哮,無支祁晃了晃碩大的頭顱,一道黃光閃現,一株高有十幾丈的果樹現于無支祁頂上。只見那果樹上黃光璀璨,光華跳躍不定,正是天地靈根,造化神奇之物。
    張口噴出道道水流在果樹上,樹身上絢光鼓蕩,黃光鋪天蓋地。果樹無支祁真元催動,直直飛在空中,化作丈六高下,叉枝虬結,古樸蒼勁,黃光氤氳,仿似輕煙淡霧繚繞在樹枝之間。
    氤氳的黃光連成一片光幕,將無支祁護住,任那青萍劍氣與化血刀芒如何攪動,也穩固如斯。
    見無支祁動用了這黃中李樹,陳九公心中默念,一道紫光閃現,出現在陳九公手中。正是陳九公不久前,留給袁洪護身的紫電錘。開始沒想到會有此戰,不過不要緊,只要降服了此妖,再將紫電錘交給袁洪便是。
    雙手捧紫電錘,陳九公身處淮河之中,周身三丈之內無有一滴河水。道袍鼓動,陳九公眼中青色不住流轉。
    雙手翻動,將紫電錘拋起,宛如盤古將都天神雷丟入混沌一般,降在黃中李樹散發的氤氳黃光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