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5-29)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5-29)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5-29)     

截教仙215 戰罷戰起戰不休

元始天尊煉器之道實乃洪荒第一,能得其親自煉制的一面旗子,無極老祖如獲至寶。后來辛苦數百年,抓捕三萬七千多域外天魔,將他們一個個打入此旗之中。有了這些天魔,天魔旗攻防一體,雖是后天所煉,但絕不亞于頂級先天靈寶。
    可是今日在這陣中,三萬多天魔損失殆盡,這天魔旗本體雖然不曾被毀,但這數百年的苦功算是白費了。如此,讓無極老祖怎能平息心中怒火?
    若說兩儀之氣主防,那這四象之力之中,卻是隱藏著無盡殺機。饒是無極老祖,被那金、木、水、火不斷侵襲,也覺得到舉手投足之間無比難纏,好是不痛快。
    無極老祖的魔道,主要體現在他那些獨特的寶物上。想當年幽魂白骨幡,只是一招,就讓玉帝和陳九公栽倒在地。還有那未成形的天魔塔,和今日這天魔旗,都是不錯的靈寶。一個準圣,能煉出不亞于頂級先天靈寶之器,足以得見無極老祖魔道之不凡。
    渾身上下道袍鼓動,單手如刀,無極老祖在陣中飛看來飛去,但怎也脫離不了金、木、水、火。
    手臂揮舞,一三尺長幡于手中,幡面古樸,正是三大先天至寶之一的盤古幡。
    這一次,老子和元始天尊商議,放棄在東勝神洲抵抗陳九公,全力阻擊釋迦牟尼。先放小乘佛教入南瞻部洲,派遣人、闡二教弟子拖住釋迦牟尼,再由無極老祖出手,將釋迦牟尼留在兩界山上的人誅殺,并在兩界山布下混元一氣陣。如此小乘佛教進退不得,縱使釋迦牟尼能夠走脫,那些佛陀、菩薩、羅漢、金剛也得飲恨在南瞻部洲之上。
    如此一來,即可先損佛門氣運,又從長遠角度打壓了截教,卻是一舉兩得。
    可無論是老子、元始,還是無極老祖自己。都沒想到這三菩薩弄出這么一個怪陣。感覺憑自己之力難破開這大陣,無極老祖只能取出云中子交給自己的盤古幡。本來此寶是讓無極老祖用來布混元一氣陣的,但現在不將此陣破開,怎么布混元一氣陣?
    將盤古幡一搖,一道數丈長的混沌劍氣沖起。那四象之力遇混沌劍氣如潮水般涌開。無極老祖連連搖動盤古幡,好似盤古開辟混沌一般,開出一條通道,任無極老祖往大陣中那八卦臺走去。
    “師弟。”知道那無極老祖向這邊走來。靈牙菩薩喚毗盧佛道:“準備出手。”
    “好。”毗盧佛揮揮手,身旁的佛門弟子一起站起身來,等著無極老祖到來。
    還未見無極老祖,就見一道混沌劍氣破開混沌,靈牙菩薩頓時大驚。“諸位同門小心,那是盤古幡。”
    ……
    卻說那朱洉國前,小乘佛教與人、闡二教爭鋒,同為大羅金仙修為的馬元廣善佛斗闡教門下南極仙翁。
    二人相視而立,也不近身纏斗,南極仙翁將手中三寶玉如意祭起,向馬元廣善佛打去。
    這三寶玉如意乃元始天尊成道之物,威力巨大,絕不亞于任何頂級先天靈寶。
    三寶玉如意凌空而下。仿若不帶一絲煙火,但雙方所有人都知道,若是馬元廣善佛被這三寶玉如意擊中,肯定是討不得好處。
    剛才請戰之時,一臉的無所謂。但現在與南極仙翁斗上,馬元廣善佛面如沉水,不敢有一絲懈怠。
    眼看著三寶玉如意就要落在自己頂門之上,馬元廣善佛將身一晃。腦后白氣如鏈,直沖而起。在那白氣之中。伸出一只巨手,一把將三寶玉如意抓在手中。
    馬元廣善佛在未入佛門之前,人稱一氣仙,說的就是他腦后那一道白氣。三寶玉如意被那巨大的手掌抓住,不住的顫抖著,南極仙翁連連打出一道道法決,三寶玉如意之上白光流轉如刀如刃,在巨手上連割。
    抓不住三寶玉如意,馬元廣善佛默聲念咒,巨手一張,三寶玉如意趁機飛出。
    三寶玉如意在空中滴溜溜一轉,再次擊下。
    巨手握拳,再開掌,掌心之上憑現一眼,眼中無神,卻有一道金光射出與三寶玉如意相撞。
    “師弟,此人使的是什么神通?”人、闡二教陣中,廣成子來在云中子身旁,低聲問道。以廣成子的眼力,竟然沒看出馬元廣善佛這一手到底是神通,還是法寶。
    此時的云中子只感覺馬元廣善佛那白氣凝聚的巨手有些熟悉,猛然間想起曾經在萬仙陣中,見過陸壓道人的斬仙飛刀,頓時瞳孔一縮,“那是大巫精氣。”
    “大巫精氣?”
    “不錯。”云中子點頭道:“這馬元不知如何得了這大巫精氣,以此煉成神通。”當年的巫妖決戰,不知多少妖圣、妖神、大巫損落,甚至連妖族二皇和十一位祖巫也身損戰中。那時亦有無數洪荒修士在戰場中撿便宜,但多數受到大戰波及,再加上后來祖巫共工怒撞不周山,天河之水傾瀉下來,讓那些想撿便宜的全都丟了小命。雖然不知道這馬元光善佛的大巫精氣從何而來,但肯定與那巫妖決戰有關。否則,大巫精氣豈會輕易落于外人之手。
    也不知馬元廣善佛哪里來的這般機緣,大巫精氣是巫族大巫死后,全身精華所化,一出大巫之身,若無法妥善收取,就會消散于天地之間。再加上巫族十二祖巫赫赫威名,自上古至今,恐怕就只有大日如來手中的斬仙飛刀和馬元廣善佛這只巨手,是以大巫精氣凝聚而成的。
    與斬仙飛刀相似,馬元廣善佛這只巨手經過他多年祭煉,將截教上清仙氣煉入其中,使其在與三寶玉如意拼斗時不落下風。
    見三寶玉如意無功,南極仙翁知道自己難以發揮這件寶物的威力,便從袖中取出混元盒。因為如今闡教二代只有這廣成子、云中子、南極仙翁三個可用之人,元始天尊也不小氣,將混元盒賜給了南極仙翁,將杏黃旗賜給了云中子。
    這混元盒名聲不顯,被元始天尊在分寶崖上收取后,從未動用過,不過威力卻是非凡。
    將混元盒祭起,那混元盒開,盒中飛出一道烏光眨眼間便來在馬元廣善佛身前,重重打在其胸口之上。
    一口鮮血噴出,馬元廣善佛栽倒在地,巨手消散,化作白氣飛回馬元廣善佛背后,而那三寶玉如意無了巨手阻攔,從空中向馬元廣善佛頂門打下。
    眼看著三寶玉如意奔馬元廣善佛頂門而來,釋迦牟尼屈指一彈,一道金光來在馬元廣善佛身上,化作一顆舍利子上下翻騰,發出金光擋住三寶玉如意,使其無法落下。
    起身退回本方陣中,馬元廣善佛不由得面皮發紅,本來大師兄讓師兄無量壽佛出戰,但自己搶著出手,卻被人擊敗。
    看出馬元廣善佛面上有些掛不住,無量壽佛來在馬元廣善佛身旁拍怕其肩膀,“多虧師弟替為兄接下此陣,否則吾手中無有寶物,豈不是要吃大虧?”
    聽無量壽佛之言,馬元廣善佛知道他是在安慰自己,但心中卻舒服了不少,面上擠出一絲笑容。“馬元給諸位同門丟臉了。”
    “師弟何出此言?只要你我安然無事,才是最重要的。”
    “大師兄說的是。”
    如今雙方各是一勝一敗,人、闡二教等著無極老祖建功,釋迦牟尼以高出玄都三人的修為也察覺到蒼甲真人到了,就請他出兩界山相助虬首菩薩等人,自己在此拖住人、闡二教。
    雙方都打著拖延時間的想法,卻是不謀而合,但最后究竟是誰占便宜,可就說不準了。
    這時,玄都大法師對身后的青牛道:“卻是要道兄出手了。”
    “玄都小老爺放心!”青牛眼中精光一閃,提槍出戰。
    釋迦牟尼早就注意到站在玄都大法師身后的青牛,知道這是上古妖圣,不好對付。
    “師兄,這一陣讓我來吧。”如今小乘佛教在此這些人中,只有無量壽佛和馬元廣善佛是大羅金仙,馬元廣善佛已敗,只有無量壽佛才能與青牛相爭。
    “不,此妖厲害,師弟恐非其敵手。”
    不用釋迦牟尼說,但看青牛周身滾滾妖氣,無量壽佛也有自知之明,但截教弟子哪有未戰就先認輸的。“大師兄放心,此妖雖強,但想勝絕非易事!”
    “師弟何必如此。”釋迦牟尼輕輕搖頭,“無需與其強爭,吾等和他們斗陣!”
    “師兄之言大善!”無量壽佛聞言一喜。對啊,截教最厲害的就是陣法,既然知道不是這青牛對手,又為何要與其硬拼。
    無量壽佛飛身出陣,先是雙手合十向青牛一禮,“吾有一陣,不知汝等可敢一試?”
    聽無量壽佛此言,青牛一皺眉,這青牛看上去是勇武少謀之輩,但實則不然,若是一般人強好面皮,直接就應下了,可青牛知道這截教陣法威名震洪荒,誰人不知。未曾斬尸,就難曉天機運轉,青牛卻是不敢以身試陣。
    心頭一動,青牛咧嘴一笑,“吾只聞截教門下陣法無雙,卻不想佛門也有陣道傳承?”
    無量壽佛一聽就明白這青牛是在擠兌自己,當即淡淡一笑反諷道:“可嘆汝輩孤陋寡聞,不知吾佛門大法之玄妙,今日就讓汝見識見識吾佛門大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