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3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3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30)     

截教仙213 戲耍無極

第二百零三章.尋找孫悟空
    “盤王?”陳九公眼中精光閃爍,望著那一身藍袍的道者,不知道此人跟人闡二教有沒有關系。若有,那難免做過一場。
    “道友師徒此事做的卻是有所不對。”
    “帝君說的對,此事的確是盤王疏忽,他日必當帶門下弟子前往天庭向大天尊提親。”
    “道友之言大善!若能如此,實是你我雙方之幸事。”聽盤王這么說,似乎應該跟人、闡二教沒什么瓜葛,不過此事卻是該小心行事。想到此處,陳九公開口問道:“還不知道友現在何處仙山納福?”
    “貧道以四洲四海為家,卻是無有道場。”
    也感覺出陳九公對自己師徒有些不放心,盤王喚過楊海,“汝先隨帝君前往天庭拜見大天尊、娘娘,為師為你準備聘禮,不日就上天庭向兩位至尊提親。”
    “老師……”楊海聞言似有些擔心,但話還未曾出口,就被盤王打斷。
    “去吧。”
    “是。”楊海無奈只能應了一聲。
    “帝君,盤王就將這徒兒交給您了。”
    “好,道友只管放心便是。”雖然能感覺出這盤王如此另有隱情,但應該不是人、闡二教所謀。畢竟這是洪荒,不是人間,臥底是行不通的。想來應該是這盤王自身有什么麻煩,才會如此。
    那五公主可不管這些,見楊海的老師現身,并與陳九公定下日后會前往天庭提親,不禁大喜。如此回到天庭,父皇、母后頂多是訓斥自己幾句。
    “帝君,盤王就此離去,七七四十九日后,必往天庭!”
    “七七四十九日之后,吾與大天尊、娘娘在天庭相候。”
    看著盤王飄然離去,陳九公對那楊海和五公主道:“如今大天尊和娘娘未在天庭,汝二人可往東、北二洲相交之處的黑云山等候,日后吾再帶汝等回天庭。”
    還需要陳九公當面向自己父皇、母后美言幾句,五公主連忙拉著楊海應是,而后夫妻二人一起往黑云山飛去。
    “老師,沒想到那小子還有些來頭。”
    聽袁洪之言,陳九公淡笑道:“是啊,而且那盤王還不一般呢。”陳九公聽說過這盤王的名字,并不是從鎮元子口中,而是從前世記憶里。記得不少傳說中都有盤王的名字,此人據說是盅祖,降、盅、毒三絕,沒想到門下弟子竟然和五公主結為了夫婦。雖然不知道這其中是否有算計,但陳九公感覺那盤王應該沒有惡意。
    能得到一個準圣級別的幫手,日后也算是一大助力。特別是現如今,也不知道那老子在哪兒翻出來這么多上古大神通者,還能將他們一一說服。陳九公想不明白,老子到底用了什么方法,能讓那本該和孔丘對立的墨云出手相助孔丘。
    帶著袁洪一路向東,陳九公此行卻是要去看看那日后的佛門護法,前世記憶里鼎鼎大名的齊天大圣孫悟空。
    自從穿越至洪荒,陳九公一直想游遍洪荒,但怎奈少有閑暇之時。這么多年來,只有當年初成金仙之時,有一次游歷的經歷。可是從金鰲島出來之后,還沒過東海,就碰到了小蘿莉敖鸞。先是做客東海,后又去南海度假,可以說這唯一的一次游歷也是不成功的。
    今日人、闡、截、佛、天庭、妖族六方會戰,混元圣人也沒有遮掩天機,早有安排的陳九公,也知道如今光明山和南瞻部洲的情況,絲毫不為此擔心。此時,正好趁機會帶著袁洪在東勝神洲上轉轉了。
    誰想到轉來轉去,又轉到東海來了。
    東海……這里是傲來國……那個就應該是花果山了。
    這花果山一帶,位鄰東海,陣勢汪洋,風景雄偉清奇。帶著袁洪在花果山上降下,陳九公默運玄功,霎時間神念觀邊此地周圍數萬里之內。有幾個妖王,不過修為不怎么樣,連朱子真等人都不如,比六耳強不到哪里去,也不知道是不是那混世魔王。
    只要陳九公愿意,這花果山萬里之內的一草一木都無處遁形,但卻沒有發現那塊女媧娘娘所遺五彩石。
    這五彩石是絕對的天材地寶,跟普通石頭肯定不一樣,肯定瞞不過陳九公的神識,現在不見了蹤影就不對了。
    “難道這里不是花果山?”陳九公知道那孫猴子就是花果山人氏,絕不會有錯。可就算此處不是花果山,陳九公也已經將那傲來國與東海之間的所有山頭全搜了一遍,也沒有發現那五彩石。
    盤膝于地默算天機,可卻發現雖然此時天機無有絲毫混亂,但那五彩石的下落是毫無頭緒。當陳九公睜開雙眼,發現袁洪不見了。
    神識一掃,發現袁洪正在山上跟一群小猴子玩耍,暗嘆這猴兒童心未泯之余,陳九公想起了那水簾洞。
    “嗯?”這山上只有一處瀑布,但在瀑布后卻無有山洞。
    “不對啊!”陳九公化作一道青光來在那瀑布前,四下打量。只見此處正是花果山主峰所在,四周盡是桃樹、李樹,其間粉花爭艷,綠葉清脆。看一條瀑布在百丈山峰之上懸掛下來,宛如水簾。
    景色真是不錯,但此時陳九公卻看出一絲不同尋常。只見那瀑布后道道金光流轉,散發著一股祥和、寧靜的氣息。
    寂滅佛光!
    若不是有前世記憶,陳九公一定不會來這花果山,也不會找什么水簾洞,更不會發現這處竟有寂滅佛光。
    取出紫電錘,陳九公雙手捧錘,二目緊閉,運轉全身法力,手中紫電錘不住顫抖著,發出一絲絲令人心悸的氣息。
    “去!”一聲暴喝,雙手一翻,紫電錘祭起,化作一道紫電轟在佛光之上。
    轟的一聲巨響,山石迸濺,那瀑布斷流,原本從山崖上流淌下的水一起向上空卷起。
    ……
    光明山前,先有大日如來斬去第二尸,又有鯤鵬妖師這威震洪荒的強者現身,使佛妖聯盟士氣大振。
    雖然玉帝、王母打殺不得,但對截教眾星君,佛妖聯盟卻是無有顧慮,還有那燧木道人,不知道陳九公從哪兒翻出這么一個準圣,若是能將這些人全部誅殺,陳九公和天庭的勢力必定大減。
    桀桀一笑,鯤鵬妖師胸有成足。自己和大日如來可擋玉帝王母,那佛門七準圣還殺不得燧木道人?好,就算他們不敵燧木道人,以四大妖圣加上彩鳳仙子和文殊、普賢,一共七位大羅金仙,還滅不了截教眾仙?
    剛才在東皇太一手下吃了虧,玉帝心中惱怒,此時見這鯤鵬妖師一副吃定了自己的樣子,心中暗暗冷笑,“一會兒有你好看。”
    鯤鵬妖師哪知玉帝心中所想,周身道袍鼓起,一陣陣妖氣自其身散發開來,擴散出去。
    “鯤鵬!鯤鵬……”
    突然,鎮元子那低沉的聲音在光明山方圓千里之內回蕩,這位地仙之祖飄然而至。
    “鎮元子!”鯤鵬瞳孔一縮,知道這回麻煩了。“汝為何要替那陳九公出頭?”作為同輩之人,誰不了解鎮元子的性子。這位大仙本事雖不差,但向來都是避世避劫避因果,在各方勢力之間左右逢源,誰也不得罪。當年出手相救陳九公,鯤鵬妖師想到是為了償還通天教主因果,那現在還幫陳九公,就不是他性格了。
    “為何?”鎮元子淡淡一笑,看著鯤鵬道:“當年妖族破吾五莊觀,此因果當有了結。”
    鎮元子說的是什么,鯤鵬妖師不會不清楚,現在帝俊、東皇損落,也不會有人比他要清楚那件事。不過,鯤鵬妖師明白這只是鎮元子強詞奪理罷了。以前妖族二皇在的時候,鎮元子不敢找妖族麻煩,后來二皇損落,但只要有女媧娘娘在,鎮元子絕不敢生事,怕秋后算賬。可今日,這鎮元子明顯著就是要替陳九公出頭,要替截教出手。這卻是讓鯤鵬妖師心中有所顧忌。
    知道以鎮元子的性子,若是沒有依仗,絕不敢如此。那他的依仗是什么?通天教主?現在混元圣人不能出手,但只要到了天地大劫之時,女媧娘娘找鎮元子算賬,通天教主現,必有西方二圣阻攔。如此,鎮元子不是死路一條?
    正是因為女媧娘娘與西方佛門聯手,三位圣人氣運連成一片,鯤鵬妖師才決定一心為妖族做事,庇于三圣羽翼之下。
    相信鎮元子也能看明白,別看現在截教和天庭聯盟氣勢如虹,那陳九公飛揚跋扈,等到下次量劫一至,只是一個通天教主,又能護得住誰?
    想不清楚鎮元子是怎么打算的,鯤鵬妖師只感覺這鎮元子應該是有恃無恐,但卻不知其有何依仗。
    不過,今非昔比,有這些妖族在,若是鯤鵬妖師出言就此退去,日后如何在妖族中立足。自己難容于玄門,只能依附女媧娘娘,好生為妖族盡力。
    “太子。”
    “妖師!”金烏太子只是大日如來的惡尸分身,但也明白,自己本尊和鯤鵬、鎮元子這樣的老牌強者比起來還差得遠呢。
    “您與那幾位佛門準圣聯手擋住玉帝他們,吾與這鎮元子斗上一斗。”
    “好,妖師小心。”(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