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2)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2)      第959章因果(10-22)     

截教仙203 八太子

陳九公知道這城隍口中的八太子不會是別人,就是那玉帝、王母唯一的兒子。
    當日洪錦、龍吉大婚之時,陳九公曾見過天庭其他六位公主和這位八太子,而且當時玉帝讓他們稱陳九公為叔父。
    雖然早已知道這幾個大侄女沒一個讓人省心的,但沒想到的是,這小子也不老實。
    “說!怎么回事!”陳九公眉頭緊皺,沖著城隍暴喝道。
    原來三年之前,天庭八太子下界,來在此地城隍廟,對城隍言在他管轄的范圍有,有一國名喚未渙,出此國往南三十里處有一村,村中有一戶人家,家中有小夫妻兩個。八太子嚴命城隍,一定要照看好這夫妻二人。并且不許將這夫妻二人行蹤透露半句,否則就要他性命。
    聽八太子說的如此鄭重,城隍哪敢怠慢,在八太子走后,連忙前往八太子說的村子。當看那家的婦人時,城隍驚呆了。
    雖然是小小的陰神,沒見過真人,但天庭所有有地位人的畫像他們都見過。城隍能夠確定,這家的婦人就是玉帝和王母的五公主。
    這可把城隍給嚇傻了,就是因為私配凡人,玉帝將自己妹子都狠狠的重罰。如今這五公主又跑下界來,與凡人成婚,還把自己一個小小的城隍給卷了進來,這是什么事兒啊。
    可事已至此,城隍也無可奈何,而且此時也不敢上報,只能一直忍著并且按八太子交代的,時常給這夫婦二人解決一些小麻煩。
    可今日紫薇大帝找上門來了,這位大帝的威名,誰人不知?城隍知道憑自己這微末本事,陳九公要是想讓他魂飛魄散都只是勾勾手指的事兒。
    “大帝,這可不管小神的事啊!小神也是被逼無奈,不可不為……”城隍清楚,只要自己能夠得到陳九公的諒解,那八太子也不能把自己如何。
    “好了。”還未等城隍說完。陳九公出言打斷道:“此事吾已明了,確實不管汝事,不必再言。”
    “多謝大帝開恩。”一聽陳九公這么說,城隍大喜,恭恭敬敬地向陳九公連拜。
    微微搖頭。陳九公一揮衣袖。一股力量將城隍托起,陳九公對身旁袁洪道:“徒兒,你將這二人送到黑云山。”
    “是。”
    “帝君饒命啊!”剛剛還心花怒放的城隍,這下子蒙了。這紫薇大帝是要干什么,難道要將自己滅口不成。想到此處,連忙再次拜倒。
    而那土地聽還有自己的事兒,也大吃一驚,嚇得腿都軟了。跟城隍一樣,大聲求饒。
    “住口!”本就為那五公主的事煩心,有聽這二人胡言亂語,陳九公喝道:“吾豈會害你們性命,那黑云山地處北俱蘆洲,乃吾截教之地,汝等到了之后就任那地城隍、土地,好處自是不會少了你們。”
    在這城隍、土地心中,只要不是要自己小命就行啊。反正都是當差,在哪兒不是一樣。這時,城隍看出那袁洪似有不悅,心頭一動,對陳九公拜道:“大帝。小神不敢勞煩勾陳大帝,小神自去黑云山便是。”
    聽城隍之言,袁洪心中一喜,暗道此人曉事。若是還得送他去黑云山。豈不是耽誤自己跟老師去看熱鬧?好嘛,這猴兒把五公主的事當成了熱鬧。
    “也罷。”陳九公點了點頭。但突然想起一事,正色道:“記得此事不許再向他們提起,否則絕逃不了斬仙臺上一刀!”
    “是,是!”
    用手一指,一道青光出現在城隍身前,這青光一卷化作一枚玉符落在其眼前。
    “汝二人到了黑云山,若遇阻攔,便將此物亮出,九天應元雷神普化天尊自會放汝等入山。”
    “謝大帝!”
    看著那城隍、土地離去,陳九公瞪了一眼那眉開眼笑的袁洪,坐回蒲團之上輕嘆一聲。
    此時大帳之中就自己師徒二人,袁洪仗著受寵,開口道:“敢問老師有何憂愁,弟子愿付其勞!”
    “你?”陳九公聞言一笑,“為師還不知道你那心思?罷了,咱們師徒去見見那五公主吧。”說著,陳九公站起身來,出大帳,帶著袁洪直往那未渙國而去。
    對這五公主之事,陳九公不想管。但這些年相處下來,玉帝、王母無論是對自己,還是對截教都夠意思。如果這五公主之事傳開了,有云霞仙子和龍吉的例子在前,玉帝、王母肯定要忍痛罰女,這樣可就不美了。
    陳九公也想了,實在不行就將那五公主的丈夫收入門下,再向玉帝提親,這樣誰也說不出來什么。反正自己弟子也不少,多收一個就多收一個吧。
    可是當陳九公找到那五公主和她那丈夫時,才知道這五公主的丈夫根本不是凡人。
    眼中精光一閃,陳九公帶著袁洪飄然落下,降在五公主家門前。師徒二人此次并未掩蓋真身,只不過渾身上下有法力波動,凡人絕看不見。
    “上前叫門。”
    “是。”這種事當然得弟子來,袁洪上前輕叩竹門。
    “誰呀!”腳步聲傳來,竹門打開,一男子現于門內。
    一身粗布短衣,但卻難以掩蓋此人俊朗的相貌,當看到陳九公和袁洪時,此人面上閃過一絲驚訝,連忙把門一帶,就要關門。
    “吾師徒既然都來了,汝又何必如此?”陳九公心中略有不悅,此人既然修過道術,想來不會不認得天庭公主。如此與五公主結為夫婦,恐怕就是其有意為之。如果他是闡教的話,那……
    想到此處,陳九公屈指一彈,一道青光撞在竹門上,那竹門向門內飛去,正將那男子撞翻在地。
    “相公!”這時五公主聽到外有響聲,出來一看,只見自己相公倒在屋前,身上還壓著自家的竹門。五公主不由得大驚失色,連忙跑到男子身旁將其扶起。
    “小五。”
    突然一聲小五入耳,五公主嬌軀一顫,抬頭望去,頓時花容失色。“叔父!”
    自從嫁給這楊海為妻,五公主曾不止一次想過父皇派人來捉拿自己夫婦。可是五公主萬萬沒有想到,竟然是這位叔父親自駕臨。
    雖然沒見過陳九公的本事,但當日天庭蟠桃宴,五公主與其姐妹弟弟躲在玉帝、王母身后的龍鳳屏風后看熱鬧,曾見陳九公提頭下酒。
    若是別人,五公主相信以自己金仙的修為,或許還能帶著相公逃出。實在不行,還可以以自己身份相逼,晾來人也不敢妄動。但來的是陳九公,哪條路都行不通了。
    知道自己姑姑云霞仙子在私配凡人后,自身被壓在桃山之下,最重要的是姑父劉彥昌魂飛魄散,連轉世都不成。看了看旁邊昏死過去的楊海,五公主跪在陳九公面前苦苦哀求,“師叔,求您放過我相公吧。”
    陳九公剛要說話,卻見那楊海幽幽轉醒,這小子并不是裝昏,陳九公剛才那一下含怒而發,好在下手不重,只是讓他昏迷了片刻。
    “娘子!”一睜眼就看見五公主跪在陳九公面前,楊海大怒,翻身而起,一把將五公主從地上拉起,怒視陳九公道:“汝乃何人,竟敢如此欺辱我夫婦二人?”
    “海哥……”
    “娘子放心,一切有我。”
    看了這楊海一眼,陳九公眉頭一皺,沉聲道:“汝不知道吾是何人?”
    聽陳九公此言,楊海面色一變,二目噴火怒視陳九公,卻不言語。
    見這楊海不說話,陳九公看著五公主道:“小五,你可知你這相公不是凡人?”
    “啊?”五公主聞言,先是一愣,而后大喜。她不懂什么教派之爭,也不懂什么謀劃、算計,只知道如果自己相公不是凡人的話,那就不算是仙凡私通,楊海頂多就是像姐夫洪錦一般輪回轉世,轉世之后還可與自己名正言順的結為夫婦。
    五公主的表情落入陳九公眼中,使其心中微嘆,不知玉帝、王母怎么會生出這般女兒,連爹媽的十之一二都不如。
    當即,也不去看五公主,陳九公望著那楊海道:“吾不管汝為何要與小五成親,今日吾都必須將她帶回天庭。”如果這楊海是個凡人,就算資質再差,陳九公也會將其收入門下,而且要讓他成仙得道,再與五公主成親。但此人身懷道術,其心恐怕不良。
    “你欺人太甚!”楊海聽陳九公這話大怒,指著陳九公呼喝。
    “放肆!”袁洪咆哮一聲,手上金光一閃,現出那定海神針鐵,“汝敢對吾師無禮,必為吾棒下亡魂!”
    “好了。”一把攔住袁洪,陳九公冷聲道:“無論怎么說,今日小五都必須跟吾回天庭。汝若是有心,可讓汝師前往北俱蘆洲提親。”
    就在這時,遠處一個聲音隨風飄來,“帝君無需咄咄逼人,貧道至矣。”
    眉頭一挑,陳九公抬眼只見一藍袍道人駕云而來,此人陳九公不認得,但能確定這道人修為不在自己之下。
    “沒想到這小子還有這么厲害一個老師,不知道友何名?”
    “貧道盤王見過帝君。”
    PS:今天、明天、后天三天,每天一萬五,其中一萬是保底,五千是補前兩天欠下的。然后再補這月月票加更的,反正肯定不會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