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7)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7)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7)     

截教仙211 元始煉寶

第二百零一章.八太子
    “老師,要是我們走了,這些將士怎么辦?”
    聽陳九公說要帶自己在東勝神洲上轉轉,袁洪很是高興,但突然想起那,如果哪吒三人趁著自己師徒離去,再殺回來,這些光明國將士恐怕就全完了。所以,袁洪有些擔憂的對陳九公說道。
    “放心。”陳九公淡淡一笑,默念咒語,地上一股青煙冒起,身穿淡黃色衣袍,手持拐杖的土地現出身來。
    這地仙界可不比凡間,在凡間,少有高手,若是有人敢得罪這些陰神,只要他們將此事上報,那人就倒霉了。但在地仙界,不知有多少強者,這些土地、山神平日都小心翼翼,生怕惹上不該惹的人物。
    被人喚來,土地抬頭一看,頓時大驚,連忙拜倒在地,“小神拜見紫薇大帝、勾陳大帝!”
    “去將此方城隍喚來。”
    “小神領命!”聽到陳九公吩咐,土地不敢怠慢,連忙化作青煙離去。
    地仙界廣闊,一洲之地相當于千百個人間大小,每一洲方圓十萬里就有一個土地,方圓百萬里有一個城隍。
    卻說這土地化作一道青煙,飛在一出山頭,現出身來,在這山背后有一廟,廟上懸掛牌匾寫著三個大字:“城隍廟”。
    “來者何人!”見土地往這邊來,守衛城隍廟大門的兩個鬼差相視一眼,陰陰一笑,齊齊出聲喝道。
    都說:閻王小鬼難纏。此話一點不假,這兩個鬼差雖地位不高,但卻是城隍直屬,往日這方圓百萬里內山神、土地前來拜見城隍,都要被這二鬼敲詐些好處。
    往日沒少被這二鬼剝削,土地心中早有怨氣,但一直敢怒不敢言。而今日,望著這二鬼,土地眼珠一轉,直接喝道:“我有要事要見城隍大人,爾等速速讓開!”
    “哎呦!”往日諂媚的土地今日竟然如此硬氣,卻是讓二鬼有些吃驚,那大鬼冷笑一聲,“今日城隍大人不在廟中,你回去吧。”
    “哼!”土地二目一瞪。手中拐杖一震,“城隍大人明明就在廟中,爾等為何說不在。”土地卻是知道這二鬼的性子,若是城隍不在,他們又豈會在此守衛,說不定跑到哪里混吃混喝去了。既然他們都老老實實的在廟外守衛,足以說明城隍就在廟中。
    一時間,二鬼被土地氣勢所震,但轉瞬間回過神來,小鬼羞怒道:“你一小小的土地,竟敢在城隍廟前放肆!”說著,揮動手中鋼叉向土地打去。
    “住手!”突然,一個嚴厲的聲音在廟中響起,驚得二鬼連忙站回城隍廟左右。
    廟門大開,一身褐色袍服的城隍從廟中走出,望著土地冷聲道:“汝好大的膽子,敢在吾廟前放肆。”城隍也知道手下的兩個小鬼向來狐假虎威,但這二鬼跟隨自己多年,卻是不好責罵。況且他們敲詐來的好處,大半都孝敬給了自己。
    暗道這城隍好大的架子,土地先是恭敬地行了一禮,而后道:“城隍大人,并且小神放肆,而是有要事要稟明大人。兩位鬼差不分青紅皂白,就刁難于我,小神卻是為大人考慮,才急著進廟去見您。”
    “哼!”聽土地之言,城隍冷哼一聲,“吾倒要聽聽汝有何事,若又是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休怪吾無情!”
    土地絲毫不驚慌,開口說道:“啟稟大人,紫薇大帝要見你。”
    “誰?紫薇大帝!”開始還未反應過來,但明白過來之后,驚得城隍身形一顫,額頭上頓時冒出冷汗。
    一旁的土地本來想觀察一下城隍得到這個消息時的表情是如何驚訝,但此時見城隍臉上冷汗淋淋,卻是有些詫異。雖然說紫薇大帝要見一個小小的城隍,這事說起來有些奇怪,但不至于把城隍嚇成這樣啊。自己一個小小的土地,剛才得見紫薇大帝與勾陳大帝真顏,也沒嚇成這熊樣啊。
    “完了,完了,事情暴露了,這下死了。”土地哪里知道城隍心里想的什么,這城隍此時心神已亂,在城隍廟前來回踱步,口中不住地喃喃自語。“此事卻該如何是好!如何是好啊!”
    “大人,紫薇大帝讓您速去見他。”這時土地也看出一絲不對,心中冷笑,上前一步低聲說道。
    聽土地之言,城隍心中大急,可是紫薇大帝召見自己又不敢不去。但若是去了,大帝問起來,必要定自己一個罪過。
    其實陳九公召城隍前去,只是讓他看護那些光明國將士,如果有事,就傳令四方土地通知自己即可,到時陳九公自可趕回。誰想,這城隍竟然犯了一件大事,此時聽聞紫薇大帝要見自己,還以為是東窗事發了。
    “你們兩個。”回身望著二鬼,城隍喝道:“從即日起,你們兩個去磨盤山山神那里吧。”
    “啊?”二鬼聞言大驚,城隍這話無疑就是將自己兄弟二人外放了,而且還是打入其它陰神麾下當差。以前二鬼可是沒少難為那磨盤山山神,如今歸入他麾下,還能有二鬼的好嗎?
    就算用腳后跟想,也能想象得到自己日后的日子絕不會好過,二鬼連忙跪倒在地,大呼道:“大人啊!我兄弟二人愿永世服侍大人左右……”
    “滾!”此時自身尚且難保,還哪有功夫聽他們廢話,袍袖一卷,兩道烏光遠飛出去。
    這一次,城隍望著土地的目光柔和了許多,“汝可曉得大帝喚吾何事?”
    土地也看出了些什么,心頭一動,開口答道:“不知,小神只見大帝似有不悅。”
    “完了!哎……”城隍重重一拍額頭,垂頭喪氣。城隍不是沒想過逃走,但跑能跑哪兒去,只要紫薇大帝一聲冷笑,三界翻個底朝天也能把自己揪出來。而且城隍有自知之名,自己一個小小的城隍,那些能夠無視天庭之命的人或勢力也不會管自己死活。
    事已至此,城隍清楚,若是去見陳九公,頂多就是丟了位子,然后輪回轉世。若是逃,被抓住,恐怕就魂飛魄散了。
    再想想那把自己牽扯進來之人,城隍更是暗暗叫苦,恐怕此人現在也是自身難保,也無法幫助自己。罷了,還是去見紫薇大帝吧。
    想到此處,城隍對土地道:“速帶吾前去拜見大帝!”
    “是!”
    卻說此時的陳九公正盤膝坐在大帳之中,而那袁洪不住地走來走去,這猴兒早就等著急了。
    “你這猴兒啊。”陳九公睜開雙眼,看著袁洪那副猴急的模樣,笑道:“你這性子什么時候能穩下來啊。”
    干干一笑,袁洪撓撓腦袋。
    微微搖頭,陳九公道:“那城隍、土地已至帳外,去將他們喚進來。”
    “是!”
    出得大帳,見剛才那土地領一人跪在帳外,袁洪冷哼一聲,“為何這般遲來?”
    “拜見勾陳大帝!”城隍、土地先是向袁洪一拜,這時城隍望著土地的眼神中,帶著一絲祈求。
    城隍將二鬼趕走,就是為了給這土地一個交代,怕陳九公問起為何來晚時,那土地拿那二鬼說事。
    土地也不傻,雖然知道這城隍有些不對,但畢竟不知道此中因由,也不敢亂說。“回大帝……”
    “行了,行了!”袁洪還著急跟陳九公出去呢,哪有功夫聽這廝廢話,“進來,吾師要見你們。”
    “是,是。”
    跟在袁洪身后進到大帳之中,只見一道者坐在蒲團之上,雖不做帝王裝扮,但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城隍、土地只覺得自己在這一瞬間被他看透了。
    “拜見紫薇大帝!”
    “汝就是此處城隍?”
    “啊!”那充滿威嚴的聲音入耳,城隍心頭一顫,“回……回大……大帝……”
    “嗯?”見這城隍如此,陳九公也是一怔,難道自己就那么嚇人嗎?
    聽陳九公嗯了一聲,心中有鬼的城隍嚇得連連叩首,“大帝!小神知錯!小神知錯!還望大帝饒小神一命啊……”
    “汝這廝胡言亂語什么!”立在陳九公一旁的袁洪頓時不悅,這城隍是干什么啊,在自己老師面前這樣。
    “徒兒,汝且退下,聽他把話說完。”這時,陳九公哪能看不出這城隍有問題。
    “是。”
    站起身來,緩緩走到城隍身前,驚得他與旁邊土地一起匍匐下身子。
    眼中精光一閃,陳九公冷聲道:“汝可知罪?”
    “小神知罪!小神知罪!”城隍連連叩首不知,額頭上已經流出血來,“可是小神也是被逼無奈啊。”
    “哦?”陳九公心頭一動,問道:“何人逼你?”
    “這……”
    “哼!”陳九公冷哼一聲,這冷哼聲傳入城隍耳中,使其渾身一顫,耳旁又傳來陳九公冰冷的聲音,“汝若再敢隱瞞,難免斬仙臺上一刀!”
    那斬仙臺可不是什么好地方,一上斬仙臺,連輪回轉世都不成。
    城隍淚流滿面,哽咽道:“回稟大帝,小神是被八太子所逼,才有此大錯!”
    “八太子?”陳九公也就是詐這城隍,本以為他這小小陰神,就算犯事也就是收受賄賂啥的,可沒想到竟然還牽扯出一個大人物。(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