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5)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5)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5)     

截教仙210 玄都VS釋迦牟尼


    第二百章.在東勝神洲上轉轉
    “貧道有禮了。....”來在高空,望著對面的釋迦牟尼,玄都**師打一稽首,“當年佛祖送來請柬,只因教中有事,未能前往西方赴會,還望佛祖莫怪。”
    “道友客氣了。”以前在玄門之中,唯有這玄都**師與自己并稱。而且在大赤天那些年,與玄都也有些交情,釋迦牟尼對他還是有些好感的。
    “佛祖不在西方納福,來吾南瞻部洲作甚?”
    瞥了一眼那說話的廣成子,釋迦牟尼沒有理會,又將目光轉回到玄都**師身上,“多年來,道友昔日風采一直縈繞于心,吾才想請道友前往西方一起談經論道,沒想到道友竟脫身不得,卻是遺憾。”
    見這釋迦牟尼不但沒回答自己的話,還跟玄都**師說這些沒有營養的,廣成子心中惱怒,就要上前,卻被一旁云中子拽住。
    玄都**師本也就是想和釋迦牟尼客套一番,此時看出廣成子有些不悅,也開口問了一句,“佛祖掌佛門二教,怎有空閑來南洲?”相比廣成子,玄都**師問的卻是委婉一些。
    釋迦牟尼聞言淡淡一笑,朗聲道:“道友有所不知,吾佛門圣人言這南瞻部洲百姓多殺多伐,多惡多戰,多貪多不義,還需吾佛門佛法度化,故而命吾率小乘佛教來此。”
    “南瞻部洲百姓自有吾闡教教化,卻是不勞佛門諸位費心了。”這說話之人,卻是云中子。
    “闡教?”從釋迦牟尼身后走出金箍功德佛,冷笑一聲,掃視闡教眾人道:“若是以前截教在,當無需吾等費心,但如今截教門下遷往北俱蘆洲,南洲如何能有良善之民?”
    “休得胡言!”
    聽這話,闡教眾仙紛紛大怒,赤**挺身而出,怒視金箍功德佛,“賊子胡言,莫非以為吾闡教**不能將汝抹殺?”
    “呵呵……”金箍功德佛聞赤**此言,不怒反笑,“汝等若有這本事,當年何須找外人相助?”
    “爾端得不為人子!”赤**暴怒,手持寶劍直向金箍功德佛殺去。
    金箍功德佛原本是截教外門弟子金箍仙馬遂,入佛門后化為金箍功德佛,如今已有金仙修為。本來就是要激怒這闡教門徒,此時見赤**出手,金箍功德佛手上金光一閃,現出一加持神杵向赤**打去。
    赤**也知道若是自己修為未損,當不怕這金箍功德佛,但此時不行,要想取勝,還需動用寶物。想到此處,赤**取出陰陽鏡沖著金箍功德佛就是一晃。
    作為截教出身的弟子,金箍功德佛對闡教門下的每一個弟子和他們手中的寶物都有所了解,這時見赤**取出陰陽鏡一晃,一道白光直射而來,連忙一拍頂門,一尊丈六金身飛出。
    白光直射在金身之上,但這金身根本無有元神,任你怎么晃也不會有事。
    陰陽鏡無功,此時的赤**再無任何手段了,雖有戮仙劍在手,但此寶現在決不能動用,否則容易被人奪去。也顧不得別的,赤**轉身就走。
    “想走?”嘴角露出一絲冷笑,那金身直奔赤**沖去。
    “道友莫慌,金角來助你!”
    早在赤**出陣之時,玄都**師就知道他會有此敗,就囑咐了金角童子。
    飛身擋在金身前,手中七星劍連連揮動,將金箍功德佛的金身擋下。
    看出這金角童子修為不弱,金箍功德佛不敢讓金身與其獨斗,持加持寶杵打來,與金身合斗金角童子。
    這些年來,念教中無人可用,太清圣人無奈之下,只能培養身旁的兩個童子。在九轉金丹的幫助下,兩個資質還算一般的童子堪堪有了金仙修為。
    可是,即使修為不弱于金箍功德佛,但實戰經驗遠遠不如。而且那金身乃準提佛母為了提升佛門弟子戰力所創,不及本尊戰力是肯定的,但在近身爭斗中,絕對是極大的助力。
    斗了沒有幾個回合,金角童子就已經不支,連忙取出一寶祭起空中。
    只覺得一股巨大的吸力從空中傳來,金箍功德佛抬眼一看,只見一個紫色的葫蘆浮在空中,迎風便長。
    感覺自己不由自主飄然而起,直往那葫蘆口處飄去,金箍功德佛眉頭一皺,催動金身飛起飄向紫金葫蘆口。
    眼看著金身將被紫金葫蘆吸入之時,那金身轟的一聲,猛然炸開,巨大的爆炸力將紫金葫蘆炸得在空中一轉飛回金角童子身前。
    自爆凝聚數百年的金身,但對金箍功德佛本身無有絲毫影響。金身沒了,再凝聚便是,不過這損失絕對要在金角童子身上找回來。
    本等著紫金葫蘆建功的金角童子,哪想到這金箍功德佛如此狠辣,竟然自爆了金身。當紫金葫蘆落下時,連忙接住,可就在這時,一道金光飛來,正套在金角童子頭上。
    “啊!”感覺自己腦袋上突然多了一個金箍,金角童子頓時一驚,但隨著金箍功德佛默念咒語,頭上金箍越來越近,直疼得金角童子一頭栽倒在地,不住打滾。
    眼見金角童子吃虧,銀角童子連忙來在其身旁,將金角童子背回陣中。
    聽著金角童子口中發出慘叫,臉上盡是痛哭之色,玄都**師來在他身邊,只見那金箍上還刻著一個有一個陣法。
    以金箍自號,這金箍功德佛的金箍絕對不簡單。自拜入通天教主門下后,將在金鰲島聽圣人所傳的陣法融于自己金箍之中。
    “道友,讓吾來看看。”云中子走到金角童子身旁,伸手在金箍上摸索。
    “好。”那金箍功德佛的手段再玄妙,也難不住身為準圣的玄都**師出手,但玄都**師的辦法就是強行以法力將這金箍震碎,如此一來就有傷到金角童子的可能。現在云中子過來,玄都**師想起這云中子得元始天尊器道真傳,想來會有更好的辦法。
    金箍功德佛也知道自己的金箍難不住準圣,但此戰只是為了壯己方士氣,損失的不過是一座金身與一個金箍罷了,等回到婆娑凈土再煉來便是。
    手上白光一閃,云中子輕輕在那金箍上細微的陣法中連點,金角童子只覺得頭上一送,金箍已經脫下。
    突然,云中子面色一變,冷哼一聲,用手一指,一道白光將那金箍罩住。只聽得轟的一聲,白光連顫,其中那金箍已經化為灰燼。
    “好歹毒的手段!”知道若不是自己反應快,那一旁的金角童子即使不死,也得身受重傷,云中子怒視金箍功德佛道。
    “哼!”面對準圣,金箍功德佛也絲毫不懼,冷聲道:“比起你們闡教,吾這也算歹毒?”
    被金箍功德佛這么一說,闡教門下紛紛大怒。知道廣成子和云中子都是準圣,不可與這金箍功德佛計較,其他師兄弟修為尚未恢復,手捧三寶如意的南極仙翁出陣,“闡教自有玄功在,不知哪位愿意試上一試?”
    見南極仙翁已得大羅果位,又手捧元始天尊成道之寶三寶如意,釋迦牟尼眉頭一皺,對身旁的無量壽佛道:“師弟,這一戰交給你了。”
    “慢!”還未等無量壽佛應聲,卻有一佛出言道:“大師兄,此人交給小弟對付吧!”
    釋迦牟尼和無量壽佛一怔,但見一胖大的佛陀走了出來,正是馬元廣善佛。
    “也好,不過師弟切記,萬萬小心行事。”
    “是!”
    看著那走到陣前的馬元廣善佛,釋迦牟尼感覺這人、闡二教似乎不著急,好像是在等著什么。他們不著急,釋迦牟尼就更不著急了。本來以為陳九公能為自己牽扯一下二教,誰想這人、闡二教竟然不理陳九公,只來對付自己這一路。雖然不知道他們等什么,但此時釋迦牟尼也再等,再等陳九公派來幫手,否則己方想要取勝,恐怕要付出一些代價。
    ……
    “老師。”這時袁洪來在陳九公身后,低聲喚道。
    “怎么?”
    “老師,那些光明國將士挺不住了。”
    陳九公聞言點了點頭,從進入東勝神洲至今,光明國百萬將士轉戰三千里,連下一十七國,破白城。雖然在體質上,這些地仙界人族比人間的要強上不少,但這么個打法也受不了啊。
    見陳九公默而不語,袁洪不敢多言,連忙退至一旁,這時耳旁傳來了陳九公的話。“安營吧,休整一日,明日再繼續前行。”
    “是。”
    看著袁洪離去,陳九公感到有些不妙,若是人、闡二教真的對自己不予抵擋,那牽扯二教實力的打算就落空了,大師伯釋迦牟尼那邊可就麻煩了。
    取出聚仙旗,通過蒼甲真人、蒼龍妖圣留在此旗中的一縷元神,告知蒼甲真人和蒼龍妖圣前往南瞻部洲相助釋迦牟尼。相信有他二人相助,小乘佛教就算不敵,也不會有失。
    吩咐完光明國將士,袁洪飛回陳九公身旁。
    這時,陳九公似乎想起了什么,笑著對袁洪說道:“走,為師帶你在東勝神洲上轉轉。”(未完待續。
    隆重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