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5-29)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5-29)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5-29)     

截教仙209 當有一戰

大日如來將惡尸斬去,一時間道行大進,將手中屠巫劍與金烏羽冠遞給自己的惡尸金烏太子,“有勞了!”
    “你我一體,何來此言?”金烏太子將羽冠戴于頭頂,剛才東皇太一的一劍,已經將此寶中的王母真靈斬殺,這金烏羽冠已是無主之物。而后,金烏太子揮動著手中屠巫劍,大呼道:“從今日起,吾為洪荒妖族太子!”
    “拜見太子!”
    “拜見太子!”
    “哼!”見那金烏太子將羽冠戴在頭上,玉帝冷哼一聲,就要上前,卻見大日如來向北方躬身一禮,“多謝妖師指點。”
    “哎……”隨著一聲嘆息,鯤鵬妖師現出身來,望著方才東皇太一元神所立之處,狹長的雙眸中閃爍著一絲說不清的光芒。“陛下,鯤鵬定當盡心竭力輔助太子,保吾妖族。”說著,鯤鵬妖師來在金烏太子身前,推金山,倒玉柱拜道:“鯤鵬拜見太子!”妖族在九曲黃河陣中死傷慘重之時,女媧娘娘無奈之下,只能派童女前往北冥妖師宮請鯤鵬出手。但那童女法力低微,費了好大力氣才到達北冥妖師宮前。
    等鯤鵬到了,東皇太一已經將大陣破開了,但鯤鵬感覺無顏見東皇太一,就隱在暗中。可在那東皇太一元神消散之時,鯤鵬妖師只覺得自己與河圖洛書的聯系更加密切了。
    “妖師!”這鯤鵬可是不一般,金烏太子連忙扶起鯤鵬,然后又掃視眾妖,“諸位免禮。”
    “謝太子!”如果是大日如來的佛門佛祖身份,就算有東皇太一遺命,群妖也不會叫他一聲太子。這金烏太子雖是大日如來分身,但卻是其以三足金烏之身斬出,乃帝俊血脈,群妖從心底認可他太子的身份。
    站起身來,鯤鵬妖師望著那地上斑斑血跡與數百妖族尸首。眼中兇光四射,“太子,當為吾妖族報此大仇!”近百妖神和那上千大妖全都是上古妖族最后的復興之基,誰想今日在此損失大半。不管雙方誰對誰錯,鯤鵬妖師都覺得必須要出這口氣。
    “報仇!報仇……”今日先有妖皇元神重現施展神威。又有太子出世。現在就連鯤鵬也歸心,眾妖不由得熱血沸騰,仿佛回到了那個妖族掌天的時代。
    “報仇?”金烏太子容貌與其叔父東皇太一略有相似,兩道劍眉挑動。朗聲道:“此仇不可不報!”
    聽金烏太子之言,白澤揮舞著手臂呼喊著:“戰!戰!戰!”
    再看群妖,只要有一口氣在的,即使那些身受重傷的,也高呼求戰。
    看著一個個眼目通紅。群情激奮的妖族,無當圣母淡淡一笑,掃視左右同門,“諸位同門,敢戰否?”
    “有何不敢。”
    “管戰便是。”
    與妖族的熱血不同,截教眾仙甚是淡然,雖然現在對手勢大,又有鯤鵬妖師這樣的強者在,玉帝三人恐有不敵。但截教弟子連圣人都斗過,又豈會在乎區區幾個準圣?
    看看煞氣沖天的眾妖族,再看看那仿佛不關己事的截教眾仙,玉帝微微搖頭,對燧木道人說道:“真人。今日切莫留手。”如今面對斬去兩尸的鯤鵬妖師和那大日如來,還有佛門七佛,玉帝感覺壓力頗重。
    “陛下放心。”燧木道人點了點頭,但卻不知道那大日如來斬去兩尸之后。自己的靈火萬鴉壺會不會被其壓制。
    卻說此時兩界山上,毗盧佛突然心頭一動。感覺到一道強橫的氣息從遠處傳來,連忙起身招呼一聲,身后眾人連忙隨他飛身下山,進到兩儀陣中。
    “來了?”
    剛進兩儀陣,就聽到一個聲音響起,毗盧佛聽出這是師兄靈牙菩薩的聲音,忙道:“師兄,來人應該是個準圣。”
    “那是自然。”一道人影閃過,靈牙菩薩現出身來,“那闡教二代門徒,除了準圣,恐怕就是那些連仙道都未成的了。”
    聽靈牙菩薩此言,眾人大笑。靈牙菩薩說的,無疑就是那些闡教金仙被陳九公削去三花之事。
    “諸位同門,隨吾來吧。”雖然面上不顯,但靈牙菩薩還是很慎重的,此處兩界山事關重大,大師兄將此處交給自己和這些同門,萬萬不可有失。
    跟在靈牙菩薩身后,一起來在兩儀陣中主陣的八卦臺前,靈牙菩薩上了八卦臺,毗盧佛等人圍坐四周。
    當靈牙菩薩一運轉大陣,那虬首菩薩、金光菩薩也頓有所感,連忙一起動手,催動充作兩儀陣陣眼的太極、四象二陣。
    一人落在兩儀陣前,若是陳九公在此,一定可以認出,此人正是當日從自己手下逃得一命的無極老祖。
    “兩儀?”望著那兩儀陣,無極老祖冷笑一聲,“憑此陣就想擋住老祖,可笑至極。”
    正所謂:藝高人膽大,無極老祖好歹也是魔道祖師,斬去一尸的準圣。雖然當日在北俱蘆洲丟失了兩件至寶,但一身修為絕不是大羅金仙可以匹敵的。在無極老祖眼中,這大陣在自己面前如同虛設,只需將那陣中之人全部誅殺,就可完成對太清圣人的承諾,到時好處自是不會少。
    想到此處,無極老祖飄身入陣,可一入陣中,頓時感覺到有些不對。
    ……
    “大師兄。”來到端坐在蓮臺上的釋迦牟尼身旁,無量壽佛低聲喚道。
    睜開雙眼,看了無量壽佛一眼,釋迦牟尼淡淡問道:“朱洉國破了?”自從離了兩界山,到了南瞻部洲距西牛賀洲最近的朱洉國,天竺、寶象三百萬大軍一擁而上,不到兩個時辰,朱洉國破。
    “破了。”
    “好!”釋迦牟尼站起身來,“召集所有同門,我們回兩界山。”
    “啊?”無量壽佛聞言一怔,這剛從兩界山出來才半天,那天竺、寶象二國大軍才破了一國,怎么就回去了?
    見無量壽佛望著自己,釋迦牟尼正色道:“師弟速去。”
    “是。”
    “師弟。”
    “嗯?”剛要離去下令,無量壽佛止住去步,回身向釋迦牟尼問道:“大師兄還有何吩咐?”
    “不用了,對手來了。”
    “哦?”聽釋迦牟尼之言,無量壽佛運玄功于雙目向遠方望去,只見毫無動靜。但無量壽佛知道是自己和大師兄修為相差太多的緣故,仍注視遠方。
    片刻之后,朵朵祥云飄來,人、闡二教修士幾乎都到了。
    人教以玄都大法師為首,身后跟著金角、銀角兩個童子,別看這二人平日在兜率宮中只是個使喚童子,但跟在太清圣人身旁已經有數萬年,比玄都大法師入大赤天還要早,如今也有金仙修為。而且還有一手持長槍的威武大漢,此人竟得大羅果位。
    闡教卻是以廣成子、云中子為首,那南極仙翁、赤精子、太乙真人、靈寶大法師、道行天尊、玉帝真人、清虛道德天尊皆至。
    “好,好!”釋迦牟尼見這些人到來,連道兩個好字,當年還未能與闡教爭鋒,就被老子抓走,這一直是釋迦牟尼的遺憾。今日在這朱洉國前,該來的都來了,不該來的來了也不要緊。
    “諸位同門,你我同去!”在這一刻,釋迦牟尼非常高興,臉上露出笑容。言罷,當先飛起,立于高空之中。眾佛陀、菩薩、羅漢、金剛相隨。
    望著前方那沖起的道道金光,赤精子冷笑一聲,“一群良莠不齊之輩,入了佛門也是這般。”
    “今日就要他們命喪于此!”玉鼎真人眼中精光一閃,冷聲說道。
    聽到這二人之言,那跟在玄都大法師身后的威武大漢冷笑一聲。此人乃青牛得道的上古妖神,后被老子遇見收復,充作腳力。他當年馱負老子前往萬仙陣,在青牛眼中,如果截教弟子是良莠不齊,那闡教這些人恐怕連良莠不齊都稱不上。人家截教多少人,你闡教多少人。萬仙來朝,小輩弟子肯定不少,修為跟不上也是正常。但看看雙方弟子這些年的作為,你赤精子也有臉說這話。
    回身看了青牛一眼,示意他不要多言,玄都大法師對廣成子、云中子道:“道友,你我上前勸那釋迦牟尼一勸,若他能就此退兵,也免去一場兵戈。”
    “好。”見師兄嘴角露出一絲不屑,云中子連忙上前應了一聲。
    廣成子的不屑之意,是對那釋迦牟尼與他身后的那些人,并不是對玄都大法師。只是在廣成子看來,那些人雖然現在是佛門弟子,但實則為截教門徒。闡教和截教有緩和的余地嗎?
    但玄都大法師這么說了,云中子還答應了,廣成子也不能說什么,當即點頭道:“就依道兄之言。”
    看著玄都、廣成子、云中子三人飛來,釋迦牟尼眉頭一皺,知道這三人是要勸說自己一番。讓自己退兵可以,只需那闡教將誅仙四劍交出即可,但闡教會嗎?
    輕嘆一聲,釋迦牟尼身上青光閃動,五大明王現于身旁,多寶如來涅槃后,就只剩下這五大明王分身,一會兒少不得與這三人爭斗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