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3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3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30)     

第二章定計

“師兄,咱們還等什么,快走吧。”“干什么去啊?”被聞太師幾人看得心里發毛,突然又聽見姚少司來了這么一句,陳九公不由得暗恨。這虎犢子,送死的事兒你著什么急啊。
    對于搶草人這件事兒,陳九公的態度是不去最好,要去也是你們去。這畢竟不是什么好事兒,那西岐一方高手如云,這邊兒連個金仙都沒有,還想去搶草人?估計到時候草人沒搶回來,還得把命搭里。
    可是,不管你陳九公怎么想,姚少司不知道啊。在姚少司看來,老師有事,弟子服其勞。況且如今老師中了秘術命不久矣,自己和師兄當然要殺到岐山搶奪草人,解除老師所中秘術。所以,姚少司想也沒想直接開口道:“當然是去搶奪草人,救老師于危難。”
    看著一臉急切的姚少司,陳九公恨不得沖上去給他兩個大嘴巴子,但考慮到現實的殘酷,也只能妝模作樣的長嘆一聲。“師弟糊涂啊。”此時陳九公不得不裝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咱們去了,誰來照顧老師啊。”
    “這……”
    見姚少司遲疑,陳九公心中暗喜,可就在這時一旁聞太師說話了。“道友不必擔心。有聞仲在,定會好生照料趙師伯!”
    “你妹啊!活該你被燒死!”
    話都說到這份兒上了,陳九公還能說什么?趕快走吧,一會兒都趕不上二路汽車了。
    而就在這時,一旁的王天師說道:“道友且去,待王某出營以紅水陣吸引闡教眾人注意,道友可趁此機奪回草人。”
    “道友妙計!”張天師聞言大喜,“不如你我同去一起擺下二陣?”
    “好!”
    “等等!”
    看這幾人的意思好像是讓自己和師弟姚少司現在就去啊,這可不行啊,一點準備都沒有,要是真這么去了,那就是一個字“死”!你是吸引注意力了,可就我們師兄弟這兩下子,人家闡教十二金仙都不用出手,只要楊戩一人就能把自己兄弟斬殺。
    封神演義之中正是楊戩以七十二變化作聞太師模樣,從陳九公手中騙去草人,而后又將陳九公、姚少司全部斬殺。對于這個事情,即使陳九公知道得一清二楚,但就是沒有任何化解的辦法。就算你當場拆穿楊戩,人家也是先宰了你,然后再拿草人,怎么不都是一樣嘛。
    怎么都是死的事兒,你讓陳九公怎么去做?
    所以,此時陳九公只能出言阻攔,不過這一阻攔,帳內眾人望著自己的目光頓時變了。
    微微搖頭,陳九公開口道:“諸位道友,不是我陳九公怕死。老師對我恩重如山,如陳某一死能換得老師平安,我陳九公死不足惜。”說到此處,陳九公還擠出兩滴鱷魚的眼淚,以示自己對老師趙公明的愛戴之情。悄悄打量一番,見帳內眾人的神色稍微緩和,陳九公這才繼續說道:“搶奪草人之事,我一定會去。可是,在去之前要先為家師討回一點利息。”
    ……
    自從當日陸壓道人前來,以釘頭七箭書制住趙公明,那闡教眾金仙就在廬蓬之中坐等,只等破除十絕陣僅剩的二陣。這日聽得商營之外紅水陣陣主王天師在外叫陣,闡教眾仙哈哈一笑,一起向陣前走去。
    來在紅水陣前,望著那陣中騰騰殺氣,眾人卻是不知這紅水陣中兇險如何。
    “看來還得找個人先去試試此陣底細。”這時燃燈道人眼中精光閃爍,心中暗自盤算。此番自己奉太上混元無極教主元始天尊之命前來西岐陣前主持破陣之事,名雖如此,可實質上不過是來給十二金仙當保姆的。這的確是個讓人頭疼的差事,元始天尊既要門下弟子在此大劫之中完成殺劫,又要門下二代弟子毫發無傷,這可難壞了燃燈道人。
    四周打量一番,發現如今周圍除了自己和闡教十二金仙之外就只剩下姜子牙、陸壓、曹寶與那哪吒、楊戩等闡教門下三代弟子。
    且不說那姜子牙是代天封神之人,燃燈不可能讓他去犯險。而一旁的陸壓道人道行高深,不在自己之下,而且此人渾身上下充滿著神秘,燃燈心里對其充滿深深的忌憚。讓他去破陣,想都別想。哪吒、楊戩等三代弟子就是闡教未來,要是讓他們去破陣而死在陣中,恐怕元始天尊也不會放過自己。
    四處看看,能過去的也就剩下武夷山散人曹寶了。
    像那武夷山二人的確可憐,蕭升為助燃燈丟了性命,現如今曹寶也要替人擋劫。天道不仁,卻也正是如此。
    “曹道友。”雖然當日在武夷山蕭升、曹寶二人救過自己,但死道友不死貧道的道理,燃燈道人卻是深以為然。
    “燃燈老師有何吩咐?”話說這幾日來,曹寶道人在廬蓬當中混的可是如魚得水。作為一個散修,能抱上闡教大腿那可是夢寐以求、盼望多年的事情,這些日與眾金仙閑談之余,曹寶就覺得只要等此間十絕陣一破,自己便可隨十二金仙上昆侖山拜在闡教門下修道了。
    曹寶哪里想會到自己即將要成為那應劫棋子,代替十二金仙祭陣。
    “道友可愿往紅水陣一行?”燃燈道人何等手段,也不逼你曹寶入陣,單單是這么一說,就知道不愿意在闡教眾人面前退縮,曹寶就必將入陣。
    “既是同為真命主,貧道又豈有推辭之理!”
    曹寶這番話說的當真大義凜然,說是大家同為保武王所來,但在場的,哪個不明白其中之理?
    “有勞道友了。”
    “豈敢,豈敢。”
    心里美滋滋的曹寶道人樂顛顛的直往那紅水陣中快步而去,可是不知自己這是急著送死去啊。
    看著那曹寶向這邊走來,想起剛剛在帳中陳九公的囑托,王天君朗聲問道:“來者何人!報上名來!”
    “王奕休得猖狂!貧道武夷山散人曹寶,特來破汝紅水陣!”這時手持青鋼寶劍的曹寶還知道先下手為強的道理,持劍便向王天君殺去。
    “陳道友果然神機妙算,事事都不出其所料啊!”
    既然確定了此人正是陳九公所交代的曹寶,王天君還哪會慣得你。當即王天君二話不說,也不與曹寶纏斗,直接轉身上了高臺,摘下高桿上掛著的一個紅葫蘆,將那一葫蘆往地上一摔。
    只聽“啪”的一聲,葫蘆震破,紅水平地涌來。
    “啊!”起初見紅水向自己涌來,曹寶并未十分在意,但是當一股紅水撲在曹寶手臂上時,曹寶才發現自己左臂的前半截在霎那間化為烏有。
    修仙問道之人反應之快,只見曹寶右手寶劍一揮,剩下的半截左臂落地,傷口之處卻沒有一絲鮮血流出。
    看著那落地的半截手臂眨眼間化為紅水,曹寶一咬牙,直奔陣門處掠去。
    就在曹寶料到不妙,想要抽身而走之時,可誰想剛剛脫離了紅水的范圍,卻在那臺后閃過一道人影,而此人手中金鞭化作金光向自己撲來,曹寶大驚之下以躲閃不及,被金鞭正砸在面門之上。
    起點原版唯一《吞噬星空》端午天天“送”粽子
    起點淘金頻道taojin.qidian.com邀您來拿起點幣,體驗免費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