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0)     

截教仙208 鎮服無支祁

昊天金闕無上至尊自然妙有彌羅至真玉皇上帝,道祖欽命三界之主;東皇太一,上古妖族打帝君,掌妖族天庭。但今日與一身滾龍袍,頭戴金冠的玉帝相比,東皇太一古樸的淡灰色道袍,頭上無冠,梳抓髻,若是只看穿著,誰也不會想到此人竟會是一代妖皇。
    可東皇太一就是東皇太一,不管衣著如何,縱使是一絲元神,立在阿利耶多羅菩提大陣,眾人也覺得有那隱隱霸氣撲面而來。
    “叔父!”看著東皇太一,大日如來兩步奔至齊身前,跪倒在地,放聲痛哭。
    “哭甚,哭甚。”身處手來,想去摸大日如來,但發現自己只是一縷元神,東皇太一輕嘆一聲,“小十。”
    “叔父,小十有愧。”此時的大日如來,哭的好似孩子一般。自巫妖皆隱退北俱蘆洲之后,這位妖族太子并未前往北俱蘆洲,而是去了西昆侖。萬仙陣一戰,見到那曾在紫霄宮聽道的燃燈道人修為盡損,而且偌大一個截教被四圣聯手所滅,讓當時的陸壓道人覺得妖族日后的未來渺茫。心灰意冷之下,陸壓往媧皇天而去。
    后來,女媧娘娘讓陸壓前往西方,入門佛化大乘佛教過去佛,皆此功德斬尸,并且享受佛門氣運,爭取能夠惡尸也斬去。日后好有能力光復妖族。
    但是,今日見到東皇太一,看自己現在模樣,陸壓只覺得自己有愧于父皇和叔父的教導。如果是帝俊和東皇太一,寧可與妖族一起滅亡,也不會另投他門。
    “哎……”東皇太一輕嘆一聲,“小十,吾時間不多了,還是先救那些妖族兄弟吧。”說著,東皇太一手中屠巫劍當空一斬,一道凜冽的劍氣沖天而起,驚得玉帝、王母、燧木道人神色大變。
    人的命,樹的影。這東皇太一以力證道。曾與通天教主交手一十五招,雖敗猶榮。若是在全盛之時,玉帝三人根本算不得什么。
    劍氣沖起,佛門的阿利耶多羅菩提大陣竟然仿佛紙糊的一般,在這一劍之下被破開。東皇太一飛身而出。穿過山河社稷圖形成的世界,飄然從九天之上下墜,就如羽毛從天而降一般,似乎無有一絲重量。緩緩從天飄下。
    “陛……下。”這時,四大妖圣也趕在九曲黃河陣前,剛要入陣,只見一道人影降下,四大妖圣心生警覺。但抬頭一看,頓時驚呆了。
    “不可能……不可能……”饒是被稱為妖族第一智者的白澤,此時也不由得心神失守,癡癡地望著東皇太一,口中喃喃不住呢喃。
    看到昔日的四個老部下,東皇太一淡淡一笑,卻未說話,只是望著那九曲黃河陣。“吾時候不多了,就算以大欺小。想來上清圣人也不會怪罪。”說著,東皇太一屈指一彈,那九曲黃河陣砰的一下炸開,原本大陣中的黃煙、黃霧翻滾,無當圣母等人腳下的九條金色巨龍化作一道道沙流涌入碧霄手中的混元金斗之中。
    大陣說破就破。陣中的雙方都是一怔,當看到那立在空中,一身霸氣的東皇太一時,殘余的三百多妖族也如四大妖圣一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見妖族一方突然來了這么一個高手,無當圣母神色一變。上前一步,立在截教眾仙身前。
    看了無當圣母一眼,東皇太一笑道:“放心,吾東皇太一縱橫洪荒萬年,還拉不下臉對你們這些小輩出手。”
    “東皇太一!”無當圣母等截教弟子聞得此名紛紛大驚,他們很多都是天皇年間得道的。而這天皇說的不是天皇伏羲,就是妖皇帝君和東皇太一。
    “陛下!”一聽那人稱自己為東皇太一,那些妖族也從震驚中反應過來,爭先恐后的拜倒在地,和四大妖圣一起,不住地叩首。還有許多身受重傷的,即使無法跪下,也強撐著伏于地上。
    東皇太一,上古妖族心中的支柱,在妖族心中的地位更在女媧娘娘之上。
    望著眼前這些妖族,東皇太一眼中閃過一絲留戀,張了張嘴,似乎要說些什么。
    道道光華閃過,玉帝、王母、燧木道人,還有那佛門八佛一起降下。
    “叔父!”與群妖一起跪在東皇太一身前,大日如來眼中閃著晶瑩。
    東皇太一沒有理會群妖和大日如來,只是看著玉帝問道:“汝就是道祖身旁那個童子吧?”
    但就剛才東皇太一輕而易舉破開阿利耶多羅菩提大陣的那一手,玉帝就自認不如。但面對東皇太一之時,玉帝絕不會顯示出一絲畏懼。聽東皇太一之問,玉帝朗聲道:“正是昊天,當年紫霄宮見妖皇風采,今日能在此重見,實乃吾之幸事。”
    “沒想到你竟有這般機緣。”右手持屠巫劍,將劍搭于左掌之上,微微摩挲,東皇太一道:“此劍乃吾妖族妖皇佩劍,卻是不能予你。”說著,東皇太一看了王母一眼,“還有那金烏羽冠,乃吾兄長成道時,以自身尾羽所煉,也不可落于他人之手。”
    當年自天庭得屠巫劍,玉帝就沒能將此劍完全煉化,但玉帝沒想到,竟然是因為東皇太一的一絲元神在劍中沉睡的緣故。今日,東皇太一元神蘇醒將此劍取回,玉帝也不會糾纏。不過那金烏羽冠當初是無主之物,已被王母煉化。若是憑東皇太一一句話就將此寶交出,那玉帝、王母從此以后也沒臉執掌天庭了,直接回紫霄宮服侍道祖算了。
    這時,王母來在玉帝身后,伸出素手抓住玉帝手臂。
    拍拍王母的手,玉帝眼中精光閃爍,“此物雖曾是妖族之寶,但如今單憑妖皇一句話,就讓吾將其交出,卻是不能。”
    “哦?哈哈哈……”東皇太一聞言一怔,兩道劍眉一挑,大笑道:“多年未現洪荒,想來已無人知曉吾太一之名。”
    “昊天久聞妖皇神威,可也決不會將吾妻之寶拱手讓人!”此時的玉帝也是一臉傲然,直視東皇太一,氣勢絲毫不落下風。
    “好!”手中屠巫劍上光芒大作,東皇太一虛幻的身體立于空中,無有一絲法力波動,只有掌中屠巫劍上殺氣騰空。
    “戰!戰!戰……”突然一聲暴喝在下方傳來,只見那白澤妖圣站起身來,揮舞著手臂,怒吼著。就好似數萬年前,每一次與巫族爭鋒時做的那樣。那時候,無論巫族十二祖巫有何威能,只要在己方陣前有那兩個身影在,妖族就不會敗。那一幕,別說是僅過了萬年,就是十萬年、百萬年,上古妖族也不會忘。
    白澤一動,群妖紛紛起身,與白澤一般,一起揮舞著手臂,齊呼:“戰!斬!戰……”
    一手持劍,一手背負,東皇太一緩緩踏出一步,可就是這一步,整個人就出現在王母身前。
    “啊!”玉帝、王母大驚,只見王母推動頂上金烏羽冠,手中金簪連連劃動。玉帝將昊天鏡祭起,發出道道玄光,向東皇太一罩去。而一般的燧木道人卻不敢出手,不是害怕,只是因為東皇太一乃盤古大神左眼所出的三足金烏,乃先天太陽真火之精,控火神通洪荒第一。燧木道人若是敢動用驅火之術,不但無有一絲作用,那就是害玉帝、王母。
    刷!
    一道劍氣卷起,昊天鏡在空中滴溜溜一轉,倒飛回玉帝手中。當看著東皇太一持那數丈之長的屠巫劍破開金烏羽冠的防御,向王母頭上斬下時,玉帝頓時萬念俱灰。
    王母也是斬去兩尸的準圣,但在這一劍之下,只感覺全身上下盡被一股駭人的殺氣籠罩,連法力運轉都凝固了。
    屠巫劍斬在那散發著火光的金烏羽冠之上,砰的一聲,金烏羽冠化作一道虹光飛起,東皇太一飛身而起,將其托在掌中。
    “師妹!”
    “師兄放心。”看著撲倒自己身旁的玉帝,王母同他一般,都是臉色慘白。
    上古妖皇之威,強悍如斯。只憑一絲元神,竟然就有如此之威。
    兩道光華閃在大日如來身前,正是那金烏羽冠與屠巫劍。在這時,東皇太一身形漸漸淡,隨風消散,只留下那威嚴的聲音飄然在光明山前,“諸位兄弟,吾將小十交給你們了,不管他如何,都是兄長血脈。太一望諸位兄弟能夠盡心盡力輔佐小十,就想當年助吾兄弟一般。小十,汝且記得,無論何時,無論身在何處,都是吾妖族太子,妖族日后還要靠你,記得不要放棄。”
    至此,天地之間再無東皇太一。
    “陛下……”知道東皇太一已去,群妖悲痛萬分,紛紛淚如雨下。
    “叔父!”大日如來手捧屠巫劍和金烏羽冠仰天悲呼,就在這時一個陰冷的聲音在其耳旁響起,“太子此時不出,更待何時?”
    聽著這個耳熟的聲音,大日如來卻是一怔,瞬間只覺得靈臺一陣空明,腦后現出一輪佛光,一只三足金烏沖出佛光,化作一身穿紅袍的男子朗聲道:“吾乃妖族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