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7-25)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7-25)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7-25)     

截教仙206 靈根黃中李大妖無支祁

第一百九十六章.截教陣法冠洪荒
    論及陣法,人教有兩儀微塵,闡教有混元一氣,佛門有阿利耶多羅菩提大陣。妖族有周天星斗,巫族有十二都天神煞陣,阿修羅族也有血河大陣。就連四海龍族,當年助陳九公捉拿燧木道人時,也是擺下大陣。
    可以說在洪荒,凡是有一定勢力的,都有自己的陣法。
    但是截教陣法冠洪荒!
    在截教,不只有鎮教大陣,還有無數陣法。除了那誅仙陣、萬仙陣和比較出名的九曲黃河陣、十絕陣、火龍陣、太極、兩儀、四象陣,這些通天教主傳下的陣法之外,截教弟子也鉆研出不少陣法。絲毫不夸張的說,只要是曾在金鰲島聽過通天教主講道的,就沒有不會一兩種陣法的。
    羅浮洞這一脈,陳九公得通天教主陣道真傳,但門下弟子卻無一人學過陣法。原因無他,只因這些人中袁洪、金大升這樣的根本不是學陣道的料。那朱子真等人修為太低,布出陣法威力也不會太大,還不如先提升修為,日后再修陣法。
    可是,對于那些上了封神榜的截教弟子,無論他們怎么修煉,道行、法力也不會有一絲增進。
    平日在天庭基本無事,可這些截教弟子少有閑游或是邀三五同門談天說地的。封神一戰,截教被滅,不但有大仇要報,還要保證日后截教復立之后,不會被人再滅一次。這些上封神榜的截教仙,全部選擇以鉆研陣道的方式,來提升自身實力。
    天庭之上,有無盡的星光之力灑下。此處的星光,卻是最為純粹的星辰元力。這些星辰之力不需經自身真元煉化,便可直接吸收。天地間,任何靈氣元力都比不得這純粹的日月星辰精華。在此修煉,卻是遠遠高于任何仙山古洞了。怪不得遠古天庭的妖神個個修為驚人。
    雖截教眾仙只剩真靈,享不得這好處,但他們以這星辰之力祭煉自己所會陣法的陣圖。且看那一個個截教弟子手捧的銀色圓盤,就是他們取星辰之力凝聚星辰之精,又將陣法刻畫其上。對敵時不但方便,威力更是不小。
    金、木、水、火、土五行之力層出不窮,風、雨、雷、電交加。各種殺陣、迷陣、幻陣,一個連一個。任你妖族肉身強橫,但在破了所有陣法前,絕對傷不到截教任何一人。近前大妖,人多勢眾,可是架不住陣法之力不絕,磨也磨死你們。
    經歷過封神一戰,被三教四圣聯手殺敗,截教仙懂得了,道義只對同門講,外人的話,先打死了再說。
    陣法這東西說起來容易,但破起來難。就像那誅仙四劍,得有四位混元圣人分別從四門而入,定住四劍方可。上古妖族的周天星斗大陣,需要在那近乎無盡的星空中尋找出三百六十五顆周天星斗中的太陽、太陰兩顆主星,而且還要將其上的河圖、洛書防御。
    妖族本就少有通曉陣法之人,如今面對成百上千的陣法,一個個妖族被分開。其中有些實力強橫的,剛出了這個幻陣,就遇到一個殺陣,好不容從這殺陣中逃得一命,誰知又撞入一幻陣之中……
    無回珠上晶光流動,灑在無當圣母身上,將其護住,擋住彩鳳仙子的三炫環。見彩鳳似有抽身去援助那些妖族的心思,無當圣母淡淡一笑,將手中無回劍一拋,化作千萬利劍,一起將彩鳳仙子殺去。“仙子不是要見識我截教玄功,為何急著離去?”
    祭起頂級先天靈寶乾坤鼎護身,彩鳳仙子氣得牙根癢癢,此時妖族死傷慘重,而且身處九曲黃河陣中,自己一方越斗越不占優勢,在這么下去,只有全軍覆沒。
    彩鳳仙子自身不比無當圣母差,但這九曲黃河陣一絲絲地抽取其法力,雖然不多,但對于同級別的修士相爭,絕對不容小視。而且無當圣母絲毫沒有后顧之憂,彩鳳仙子卻是憂心自己那些族人。若不是無當圣母怕把這彩鳳仙子逼急了,也來個自爆三魂七魄,無當圣母早就下狠手了。
    不只是無當圣母,現在截教眾仙對敵的策略就是溫水煮青蛙。慢慢跟你磨,慢慢跟你耗,等給你耗得油盡燈枯,全部抹殺于陣中。
    北俱蘆洲,十萬大山,這個昔日上古妖族的聚集之地。在妖族被陳九公驅逐出去,全部遷往媧皇天后,此處真可謂是妖去山空,往日妖氣遮天的十萬大山上,如今連一絲妖氣都沒有。
    突然,空間劇烈顫抖,一道紅光閃現,一個巴掌大的紅繡球破開虛空,出現在十萬大山上空。
    緊接著,四道人影現出身來。
    白澤、陸吾、計蒙、英招,四大妖圣在女媧娘娘紅繡球的指引下,終于從那無盡的洪荒星空之中回到了洪荒。
    五百多年在洪荒星空中穿梭,早就將四大妖圣折磨壞了,今日終于回歸,陸吾妖圣仰天長嘯。
    “嗯?”突然只感覺身旁三人不對,陸吾往下方的十萬大山一看,頓時傻眼了。
    ……
    兩界山上,釋迦牟尼對虬首、靈牙、金光三人道:“這兩界山就交給三位師弟了。”
    “大師兄放心!”
    見虬首菩薩三人一臉的不在意,釋迦牟尼微微搖頭,又喚來毗盧佛等人,讓他們留在兩界山從旁相助。
    而后,釋迦牟尼命天竺、寶象二國佛兵先行,小乘佛教眾人隨后壓陣,過兩界山直向南瞻部洲腹地而去。
    看著釋迦牟尼率同門離去,虬首菩薩淡淡一笑,對毗盧佛道:“師弟,山上就交給你們了。”此次釋迦牟尼留虬首菩薩三人在此,是讓他們以陣法看護好這兩界山。占據此山,小乘佛教進可攻,退可守,這一次不管人、闡二教為何這么容易就將此山讓出,但既然他們敢讓,釋迦牟尼就敢占。
    毗盧佛以前在截教中也是通天教主親傳弟子,相比其他同門,毗盧佛性情穩重,所以釋迦牟尼才派他帶人在此相助虬首菩薩三人。
    飛離山頂,靈牙菩薩笑道:“大師兄似乎對咱們有些不放心啊。”
    “大師兄是怕你我有失。”
    “是啊。”落在山下,虬首菩薩輕嘆一聲,“這些年來,大師兄和孔宣師兄承受的太多了。”
    雙手連連翻動,道道青光在金光菩薩手中打出,周圍空間一動,四象之力憑空而現,一座大陣出現在兩界山前。“不但是大師兄和孔宣師兄,你我那師侄九公,在北俱蘆洲獨自支撐,你我若不盡力,日后怎有臉面如此東歸?”說著,金光菩薩跨步邁入四象陣中。
    “師弟所言甚是!”虬首菩薩用手一指,太極符印顯現,青光大作,太極陣出現在金光陣旁。虬首菩薩轉頭看了看兩界山上盤膝而坐的數十同門,對靈牙菩薩道:“師弟,你感覺到了嗎?”
    聽虬首菩薩之問,靈牙菩薩卻未答話,只是左手平伸,笑著示意虬首菩薩入陣。
    見靈牙菩薩如此,虬首菩薩點了點頭,閃身進在太極陣中。
    師弟和師兄先后擺下大陣,靈牙菩薩雙臂揮動,一黑一白兩道光芒閃現,與那陰陽老祖的先天兩儀之氣不同,靈牙菩薩布陣的兩儀之氣實屬后天。
    隨著靈牙菩薩雙臂擺動,兩儀之氣分別在太極陣、四象陣外盤旋。與此同時,太極陣中的虬首菩薩和四象陣中的金光菩薩一起運轉大陣,太極、四象二陣大開,將緩緩增加的兩儀之氣吸入陣中。
    兩界山下,靈牙菩薩眼中精光一閃,從懷中取出兩儀符印,連噴三口本命仙氣在兩儀符印之上,而后將兩儀符印祭起,飛在高空。
    當兩儀符印消失不見之時,太極、四象二陣也隨著兩儀符印一起消失,只有兩儀大陣立在兩界山下。
    三大菩薩合力布此大陣,將太極、四象二陣充作兩儀陣陣眼。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若想破今日之兩儀陣,必須同時破開充作陣眼的太極、四象二陣,才有破陣之機。
    而那主太極、四象二陣的虬首菩薩與金光菩薩化小乘佛教四大菩薩后,享其氣運,如今皆是大羅金仙的修為,又身處大陣之中,恐怕除非是兩位準圣一起出手,才可破開那生生不息的太極、四象二陣。
    與那俱留孫佛、文殊、普賢、慈航不同,截教眾仙對佛門沒有絲毫歸屬,同時也知道日后自己將東歸回截教,所以都不會去修行佛門的寂滅佛法。只是修煉表面上顯示身份的佛光和屬外道的金身、舍利之法。平日在婆娑凈土,虬首菩薩三人就時常演練陣法,特別是上次在幽冥血海前一戰,釋迦牟尼善尸分身涅槃,孔雀如來身受重傷,三位菩薩回到菩薩凈土后日夜苦修,終于將太極、兩儀、四象合一。現如今,此陣立于兩界山下,準圣之下入陣必死。準圣級別的強者,若只有一人,入陣雖無性命之憂,但想破陣是休想。
    三個大羅金仙布下的陣法,非兩位準圣出手不破,而且陣中無有至寶鎮壓,足以說明截教陣法冠洪荒!(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