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2)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2)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2)     

截教仙204 無極老祖吃大虧

第一百九十四章.九曲黃河陣中斗東勝神洲初交鋒
    當年接到元始天尊法旨,命自己前往西岐相助師弟姜子牙破陳九公的九曲黃河陣。
    可是到了西岐后,不光是文殊、普賢,就連同那其他的闡教弟子,全部被陳九公在陣外就解決了。在睜開眼睛,已經身在玉虛宮中,三花已削,五氣皆損。
    沒見過九曲黃河陣內是如何,但文殊、普賢在西岐時,曾立在空中遙望過陳九公布陣,見到過陳九公指揮六百大漢演化陣法。
    知道這就是此陣使得自己落到今日這般模樣,說不恨是不可能的。
    漫天黃霧,卷舞紛涌,大陣之中狂風呼嘯,金沙漫天,顆顆粒粒,盡是如流星般飛逝,破空聲習習,尖銳刺耳。
    無數金沙匯聚在一起,凝聚出九條金色巨龍盤旋纏繞。
    無當圣母、金靈圣母、烏云仙、瓊霄、碧霄、姚少司、申公豹、羅宣、呂岳九人出現在九條金色巨龍那碩大的頭顱之上。
    九條金龍越轉越大,越轉越長,越轉大陣之中風沙越盛。與此同時,無論是文殊、普賢,還是群妖,都覺得這大陣在一絲絲抽取著自己身上的法力。雖然不多,但絕不是好事兒。
    “仙子,速速破陣!”
    “好!”雖然未曾斬尸,但彩鳳仙子乃是女媧娘娘證道時收入門下的弟子,修煉數萬年之久,一身法力早已運轉如意。可是今日竟會被這大陣一絲絲汲取,彩鳳仙子也十分震驚。
    早在準備出兵東勝神洲之時,陳九公就猜到這小乘佛教不去相助大乘佛教攻打南瞻部洲,可能會打自己北俱蘆洲的主意。所以,早就做好了準備。不但安排了玉帝、王母和燧木道人,還在你光明山前布下了九曲黃河陣,并請玉帝以昊天鏡遮掩大陣,讓佛門看不出來。
    當年一戰,根本沒發揮出這大陣威力,只是用來廢除十二金仙修為之用。這一次,陳九公將那后天辛金之氣凝聚的金沙煉入大陣之中,再有碧霄持混元金斗鎮壓,使得此陣威力劇增。
    此時,不光是彩鳳仙子和文殊、普賢,就連那些妖神、大妖看能看出那九條金色巨龍就是大陣陣眼之所在。可是知道是知道,怎么破才是重要的。
    “辟邪、九尾、墨羽、窮奇、驩兜、三苗!”
    “仙子!”隨著彩鳳仙子喚出六個名字,六位妖神從群妖之中走出。
    看了一旁的獼猴王一眼,彩鳳仙子對他示意,“我七人與二位尊者,一起去斗那七人,汝帶其他妖族兄弟趁機行事。”
    “是!”
    交代完獼猴王,彩鳳仙子推了推頂上霞冠,三道玄光從腦后沖起,彩鳳仙子取出七星挽月鞭直向那無當圣母飛去。
    彩鳳仙子一動,那六大妖神也紛紛起身,殺向碧霄等截教金仙。
    看到這種情況,文殊廣法佛與普賢如意佛不由得暗暗叫苦,雖然那彩鳳仙子一出手就找到了截教一方最強的無當圣母,但剩下那兩位也不是自己師兄弟能夠對付的。那烏云仙不用手了,其手中混元錘威力巨大。而金靈圣母是截教四大弟子之一,想來也是不凡。
    “還要有勞妖神相助。”想起彩鳳仙子交代獼猴王趁機行事,文殊廣法佛想了一想,對獼猴王說了一句,想讓他在一會兒自己和師弟不支的情況下,派幾位妖神相助。
    “尊者放心。”
    得了獼猴王應運,文殊、普賢飛身而起,文殊找上了金靈圣母,普賢對烏云仙。
    ……
    “老師,這人、闡二教為何避而不戰?”已經進入東勝神洲三天了,可是一個人、闡二教修士都沒有遇到,光明國大軍連破五國七十四城。但袁洪卻覺得無聊了,本來聽老師說讓自己率軍出征,樂得袁洪上蹦下跳,但沒有人、闡二教弟子,跟誰去斗啊。這地仙界上的國家,雖然不像凡間那么弱,但國中將領也沒有幾個修成仙道的,就是有也是地仙級別的,這樣的還不夠袁洪舒活筋骨的呢,一棒子就能打死好幾個。
    見陳九公沒有說話,袁洪不由得有些喪氣,早知如此,還不如留在光明山了呢。現在袁洪不禁羨慕師弟金大升,恐怕那老牛現在正廝殺的起勁兒呢。
    袁洪不知道的是,如今的金大升跟他一樣。不,應該說比袁洪還要慘。袁洪是沒有對手,而金大升只能站在羅浮洞前,遙望那與敵人廝殺的師門長輩,自己只能老老實實的率天兵在羅浮洞前。
    其實不只是袁洪,就連陳九公也感到有些驚訝,按理說這人、闡二教不應如此,如何任由自己攻入東勝神洲,放任不管。
    “那五國百姓可曾送到?”
    “老師放心,全部交給了聞仲師叔。”
    “如此甚好。”這時,陳九公臉上露出一絲笑容,“徒兒,你的對手來了。”
    “哦?”聽陳九公此言,袁洪頓時精神一震,手搭涼棚向遠方望去,只見一片祥云飄來,在云頭立有三人。
    哪吒、韋護、雷震子!
    闡教三代弟子中,少有的能夠拿得出手的三人。而且最重要的是,這三人都沒有上封神榜,不會受制于打神鞭。
    “這三人都交給你了。”
    “謝老師!”
    陳九公要袁洪以一敵三,可袁洪不但無有絲毫畏懼,心底反倒生出一絲興奮。自拜入老師門下,學得玄門護教玄功,但卻少有動用手段的時候。就是有,也打得不過癮。就好似當年在光明山前,誅殺降龍,驅走伏虎一般,無趣的很。
    “老師!弟子去也!”
    “去吧,莫要大意!”陳九公知道那哪吒是蓮藕身,幻術與左道之術都傷他不得,韋護和雷震子也是闡教最精英的三代弟子,都有不亞于金仙的修為。但陳九公對袁洪有信心,相信自己苦心培養的弟子不會比他們差。
    “老師放心。”
    袁洪單手持定海神針鐵,飛身上前,望著那三人,一點也不客氣,直接說道:“汝等一起上吧!”
    “你這猴子也敢如此狂妄!兩位道兄少歇,待吾來會他!”哪吒原本也是無法無天之輩,從小就不安生。以前在天庭,因為截教人多勢眾,哪吒經常被排擠,心中就一直有怨,今日見到袁洪,卻是要在他身上找回場子。
    知道此戰過后,自己也不用回天庭了,哪吒二話不說,踏動腳下風火輪,手中火尖槍一挺,直奔袁洪胸口刺去。
    見哪吒來勢洶洶,袁洪不慌不忙,單手持棍往外一封,二人直接碰了一記。
    “這廝好大的力氣!”只覺得雙手一麻,哪吒心頭一顫,暗道袁洪力大。
    通臂猿猴本就是洪荒異種,肉身之強若能演繹到極致,絕不會亞于巫族大巫。又得陳九公傳授九轉玄功,有拿日月,縮千山之能的袁洪更是力大氣沉。
    作為姜子牙伐紂的先行官,哪吒本領絕對不差,只是一下就知自己力氣遠不如袁洪,當即拿定主意不與其硬拼,以巧破力。
    袁洪一直記得老師教導自己的一力降十會,不管哪吒槍法如何精妙,袁洪就是定海神針硬碰硬。
    如此一來,哪吒傷不到袁洪,還被其逼得手忙腳亂。
    將身一晃,哪吒現出三頭八臂之身,手中火尖槍、金磚、乾坤圈、混天綾一起掄開。
    “此乃小道兒!”袁洪知道這是九轉玄功中的招數,但對此一直不屑一顧,看那哪吒耍的熱鬧,袁洪也不在意,還是一條鐵棒砸、甩、掃。
    “去!”又斗了幾個回合,見袁洪氣勢絲毫不減,一條鐵棒掄得虎虎生風,哪吒不禁有些著急,祭起乾坤圈向袁洪打去。
    看到乾坤圈向自己打來,袁洪怒吼一聲,舉棒便打。而哪吒趁此機會,持槍便刺。
    見哪吒欺身而上,袁洪嘴角露出一絲冷笑,不再去管頂上的乾坤圈,雙手持定海神針鐵運轉全身力氣迎上哪吒的火尖槍。
    “咦?這猴兒還會用計了。”在后面的陳九公見袁洪準備以定海神針去碰乾坤圈時,就知道這猴兒有算計。別人不知道,作為袁洪之師,陳九公知道這猴兒肉身之強悍,恐怕還不是哪吒的乾坤圈能夠傷到的。
    當看見那受了袁洪全力一擊,身形巨顫,火尖槍脫手的哪吒,陳九公不禁暗喜,只喜袁洪有進步了,還知道算計別人了。
    可能是有其師的緣故,有這么一個天天算計人的老師,袁洪這么多年也該有進步了。
    卻說那哪吒受袁洪一擊,只覺得雙臂在那一時間失去了知覺,火尖槍也被袁洪震飛出去。再看那袁洪受了自己乾坤圈一擊,就好似沒事兒人一般,繼續掄棒打來。
    手中混天綾一卷,將那飛在高空的火尖槍卷入另外兩只手之中。那雙臂受袁洪一擊,已經傷了筋骨,感覺極為不適。
    當袁洪眼見哪吒被自己傷了雙臂,又以另外兩臂持火尖槍后,終于第一次對這三頭六臂之術改變了看法。
    這時已經看出哪吒有所不知,落敗是遲早的事,那雷震子震動風雷翅,一起來斗袁洪。
    絲毫不擔心這猴子,陳九公擔心的是為什么還沒有看見那人、闡二教準圣。如果不能牽扯二教實力,恐怕釋迦牟尼那邊會有麻煩。(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