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3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3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30)     

截教仙202 盤王

第一百九十二章.玉清寂滅皆下品,唯有上清是正宗
    遁龍樁,又稱七寶金蓮,也是件中品先天靈寶。當年元始天尊在分寶崖上所獲的頂級先天靈寶只有杏黃旗、玉虛宮燈、混元盒三件。那落魂鐘、陰陽鏡、五火七禽扇、玉凈瓶、捆仙繩為上品,其他多為中品,或者是不入流之物。
    不過這遁龍樁功效可是不簡單在當年的文殊廣法天尊手中,可是沒少沾染截教弟子的鮮血。
    見文殊廣法佛祭起遁龍樁,烏云仙將那一直拎在左手始終未曾動用的混元錘祭起在。
    一道烏光閃過,正與那向烏云仙飛來的遁龍樁相撞。
    砰!
    撞擊之聲并不大,但再看那遁龍樁化作一道金光飛回文殊廣法佛手中,而那混元錘去勢不改,仍向文殊廣法佛擊去。
    雖然自天皇年間便已得道,但文殊廣法佛可不是祖巫之身,連自己的先天靈寶都受不住那混元錘,又怎敢硬接?
    連忙用手一指,兩朵金蓮憑空而現,文殊廣法佛腳踏金蓮,金蓮上發出道道金光。
    眼見混元錘來在眼前,文殊廣法佛張口吐出一朵金蓮,在身前擋住那混元錘。
    混元錘撞在金蓮上,就仿佛打在棉花上一樣,無有一絲聲響,但那金蓮在混元錘一擊之下卻化作絲絲金光消散。
    心頭微動,烏云仙手掐法決,那混元錘上烏光大作,猛然向文殊廣法佛面門打去。
    兩道白光閃過,與混元錘相撞,正是那普賢如意佛見這混元錘威勢甚大,怕師兄抵擋不住,便祭起吳鉤劍來助文殊。
    見吳鉤劍與混元錘斗在一起,知道那混元錘厲害,文殊廣法佛再次將遁龍樁祭起,與吳鉤劍合斗混元錘。
    這時,那五百萬佛兵也趕至光明山前,密密麻麻的佛兵似乎一眼望不到邊際,齊力催發出來的金光比那文殊、普賢還有強盛。
    “佛門竟有如此盛況!”烏云仙見佛門勢重,但絲毫不懼,渾身上下青光大作,那與遁龍樁、吳鉤劍爭斗的混元錘在這一瞬間竟然一分為八,其二對遁龍樁、吳鉤劍爭斗,其二分別打向文殊、普賢,剩下四錘化作千丈大小,直奔那似乎無盡的佛兵砸去。
    混元,一也,乃大道。道成時,可演混元圣人,為太上教主。故,可稱混元者,自有大神通、大因果、大劫數。
    烏云仙這件頂級先天靈寶名喚混元錘,又豈是等閑之物?
    “不好!”本以為那八錘乃混元錘本體一分為八,但遁龍樁與吳鉤劍和那兩錘相拼幾下,文殊、普賢驚訝的發現,這與剛才那混元錘本體竟然絲毫不差。
    別忘了還有兩錘奔這二佛打來,驚得文殊廣法佛左掌翻開,條條白光垂下,白光垂地倒往上卷,與此同時文殊廣法佛頂上現出佛光,佛光上竟有三朵白蓮,三朵白蓮托著五盞金燈,而在那金燈中跳躍的不是火光,而是五顆舍利子。
    這是文殊廣法佛參照師兄俱留孫佛將玉清仙法和佛門寂滅佛法相合,而且文殊廣法佛還將元始天尊所創慶云金燈與佛門舍利相合。
    金燈之中似有金色火焰燃燒,那舍利子在火光中翻滾,放出道道金光,使得混元錘不能落下。
    再看普賢如意佛,一手食指白光如線,一手食指金光閃耀,匯聚在普賢如意佛頂上,形成雙色慶云。慶云高有數丈,上有八角,角上乃是金燈瓔珞垂掛。
    見混元錘至眼前,普賢如意佛暴喝一聲,那八角慶云上懸掛的金燈瓔珞化作一座座丈六金身。這八座金身一起揮舞著手中各種法器,來擋混元錘。
    說起來輕松,但這二佛已經是動用了自己壓箱底的手段,來對抗烏云仙的混元錘。
    這二佛修煉多年,又出身于圣人門下,將二教**融合在一起,手段頗為不凡,能抵擋得住頂級先天靈寶混元錘一擊也是正常。
    文殊、普賢二佛自是無憂,但他們身后的那些佛兵可就慘了。就好像當年陳九公在十萬大山獨斗上千妖族高手一般,雖然數量多,但不能將力量集中在一起,根本做不到像截教萬仙那樣,通過陣法能夠將萬人法力匯聚在一起,進而合力相助通天教主斗四圣。
    五百萬佛兵聚在一起,蔓延千里。有千丈大小的四錘砸下,仿佛是投入大海中的一塊……不能說是石子,應該說是巨石。
    匯聚在一起佛光被砸破,大錘重重轟下,這么多人聚在一起,密密麻麻的,等到危險來臨之際,想躲都躲不開。
    血光沖起!
    四錘轟下,足有三萬多佛兵被砸成了肉醬,血肉模糊,連個都看不出來。
    八道烏光閃過,合為那混元錘落入烏云仙手中。
    接錘在手,烏云仙長出一口濁氣,剛才那一擊是厲害,但也消耗了不少法力。
    但烏云仙絲毫不顯弱勢,向前連踏三步,二目如電,望著文殊、普賢二佛,“玉清、寂滅皆下品,唯有上清是正宗!”
    “你……”
    “混賬!”
    這時佛門佛門八佛一起現出身來,立于空中一字排開,那東來佛母暴喝道:“汝可敢再說一遍!”
    烏云仙說的那句話,文殊、普賢都沒有惱怒,此二人從闡教入佛門,是為了找尋恢復修為的方法。這入佛門才幾年,對佛門并沒有什么深厚的感情。而且二人又從闡教叛教而出,就算烏云仙出言侮辱闡教仙法,也輪不到你兩個叛徒出頭啊。
    那大日如來和俱留孫佛也是同樣的心思,但藥師王佛等人可就受不了了,特別是東來佛祖,作為阿彌陀佛的關門弟子,彌勒深得其師厚望。今日聽烏云仙這么說,頓時暴怒。
    用眼角撇了東來佛祖一眼,烏云仙冷笑道:“當年吾截教上下合力與汝佛教二圣在內的四圣相爭,可見你佛門寂滅也不過如此罷了!”
    本來東來佛祖想一掌將烏云仙拍死,可是不行。不是怕什么,也不是他沒那能力。而是今日數百萬佛兵皆在此處,那烏云仙連敗佛門兩位大羅金仙級別的佛陀,又言寂滅為下品。如果此時需要自己以準圣之尊出手對付他一個大羅金仙,豈不是落實了自己佛門寂滅佛法不如他截教上清仙法的事實了嗎?
    此時不光是東來佛祖,就連那毗婆尸佛、尸棄佛、毗舍婆佛、拘那含佛也都強忍著心頭怒火。
    突然,一聲嬌笑傳來,一道霞光閃過,一宮裝女仙現于眾佛身前,看著那烏云仙冷聲道:“不如讓本仙子試試你截教上清仙法如何。”
    “汝又是誰!”
    “妖族彩鳳!”這女仙自是那女媧娘娘門下唯一的弟子彩鳳,這位彩鳳仙子與女媧娘娘相伴數萬年,脾氣秉性與其師太像了。你要問女媧娘娘什么性子,無他,小心眼兒罷了。這些年來,彩鳳仙子一直對陳九公懷恨在心,無時無刻不想來找陳九公麻煩。但當年的陳九公就已經斬尸,彩鳳又如何是他對手。
    今日,聽女媧娘娘要遣那些妖神前往北俱蘆洲助佛門破光明山,彩鳳仙子請命與眾妖齊去。自四大妖圣被陳九公逐放,畢方死在陳九公手中,蒼龍妖圣被擒,如今受制于聚仙旗。上古之時那高手如云的妖族已經沒落了,如今整個妖族,或許只有彩鳳仙子這一位妖圣了。既然她要去,女媧娘娘自是不會阻攔,而且還賜她一件至寶護身。
    話音剛落,…七彩霞光自彩鳳仙子身上飛出,直奔烏云仙而來。
    “嗯?”看著那…七彩霞光緩緩而來,烏云仙眼中精光一閃,頓時看出有些不對。
    將掌中混元錘往空中一拋,雙手連翻,道道法決打在混元錘上,烏光轉動擋在那…七彩霞光前面。
    就在這時,…七彩霞光憑空消散,黑、白、金三色光芒大作,飛速向烏云仙而來。
    手上青光一閃,在混元錘上一拍,混元錘一分為三,與那黑、白、金三色光芒相撞。
    砰!砰!砰!
    三聲巨響,那道光芒飛回彩鳳仙子身前,卻見三枚銅環套在彩鳳仙子手腕之上。
    “好手段!”彩鳳仙子贊嘆一聲,頂上一道玄光沖起,玄光之中現出一盞神燈。
    只見這燈高有九寸,通體潔白,宛如冰雪。其形作寶蓮盛開,大有海碗,蓮心即是燈心。正是洪荒四盞神燈之一,頂級先天靈寶寶蓮宮燈。
    天地初開是照耀四方的四盞神燈,如今只剩下玄都**師手中的八景宮燈,與彩鳳仙子這寶蓮宮燈。那靈柩宮燈被燃燈以秘法催動,擋了當年鬼靈圣母舍命一擊,而玉虛宮燈被元始天尊以玉清一脈獨有的煉器之法煉制成了十二枚玉符,賜給門下弟子護身。
    彩鳳仙子用手一指,寶蓮宮燈飛起,蓮心上火光一閃,化作一道火光向烏云仙飛去。
    將混元錘祭起去斗寶蓮宮燈,卻見那彩鳳仙子又取出一根綠色絲絳向自己拋來。
    烏云仙看出那綠色絲絳也端得不凡,也知道對這種寶物,萬萬不可被其擒住。不敢怠慢,連忙催動混元錘虛晃一記,飛回烏云仙手中。
    雙手捧錘,烏云仙挺身而立,周身青光大作,籠罩三尺之內。
    雙手一推,混元錘飛起,一化二,二化四……霎時間,漫天混元錘一起向彩鳳仙子打去。
    看著那無數混元錘不但擋住了寶蓮燈和縛妖索,還向自己打來。彩鳳仙子不慌不忙,素手平伸,一陣玄光閃動,一只古樸神秘的四足小鼎現于掌中。
    將這小鼎祭起,此鼎迎風便長,鼎蓋大開,玄光大作。卻見玄光閃過,那無數混元錘被玄光一照,盡數消失不見,只余一錘緩緩向鼎內飄去。
    剛才那一擊卻是烏云仙的全部手段,此時見自己混元錘被那玄光包裹著向鼎中飛去,烏云仙大急,連忙運轉玄功,只見那混元錘在玄光中不斷顫動,但卻脫身不得。
    “師姐無需出手!”不知為何,烏云仙突然喊了這么一句,身上青光流轉,一道飛出擊在那四足鼎之上。
    鼎身一顫,玄光一抖,混元錘飛回烏云仙手中,而這時那流光在空中現出身來,卻是一面漁鼓。
    通天教主最喜歡的靈寶當屬漁鼓和紫電錘,自得此二寶后,從不離身。直至陳九公上金鰲島,通天教主將紫電錘賜給了陳九公。這一次烏云仙寧可舍棄了斬尸的機緣,也不入佛門,通天教主卻是要給他一些補償。
    “截教弟子來了!”
    有剛才烏云仙喊得那一句,佛門眾佛與彩鳳仙子怎還會聽不明白。烏云仙喊師姐,想來不是那無當圣母,就是金靈圣母,可是以八佛準圣修為,尚且未曾發現此處除了烏云仙外,還有他人。
    見他們疑惑,烏云仙黑面上微微帶笑,剛才那彩鳳說要試試截教仙法,又有烏云仙開始嘲笑佛門在先。所以無論如何,就算是混元錘被收,烏云仙也要獨斗彩鳳仙子,不可由他人插手。
    看了看烏云仙,眾人掃視四方,諸佛運轉神通,卻仍未發現有人在側。
    “不好!”突然間,藥師王佛想起一事,運轉寂滅佛光,雙掌上佛光大作,道道金光向四周射去。
    被金光一掃,那些被掃到的佛兵全部入得藥師王佛掌中佛國之中。
    “晚了!”
    一聲晚了在佛門眾人耳旁響起,霎時間金沙漫天,鋪天蓋地席卷而來。
    “諸位!速速出手!”
    聽藥師王佛一聲呼喚,諸佛紛紛出手,將佛兵收入掌中佛國之中,并且催動佛光抵擋那漫天金沙。
    可是那金沙之上竟有后天辛金之氣,五行之中,金為銳利之物,那些金沙透過佛國,佛門佛兵只要沾上必亡。
    彩鳳仙子見無數佛兵遭難,將那四足小鼎祭起,頂上玄光大作,去收取金沙。而這時,一座寶塔從空中而降,與那四足小鼎相斗在一起。
    此時諸佛已經將那些佛兵全部收入掌中佛國之中,見那金沙越來越多,東來佛祖取出人種袋拋在空中。陡然,有那雙尾相交的蛟龍呼嘯而下,二蛟龍首如剪,直向人種袋剪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