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4)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4)      第959章因果(10-24)     

截教仙192 妖佛聯手

第一百九十一章.不致二佛夸勇力(25張月票加更)
    當年的地仙界四大部洲,北俱蘆洲終年被煞氣籠罩,人族根本無法生存。東、南二洲是人、闡、截三教教化之所在,因為截教弟子不拘小節,而人、闡二教爭不過萬仙來朝的截教。所以在東勝神洲與南瞻部洲上,三教并沒有劃分各自的實力范圍,這就導致了東、南二洲百姓信仰比較雜。就算現在截教被滅,在東、南二洲還有許多人拜通天教主,口傳上清一脈教義。
    西牛賀洲雖然貧瘠,但經二圣經營數萬年,西牛賀洲上百姓信仰純正,全部口稱阿彌陀佛。
    與那天竺、寶象不同,這毗蘭、婆羅、珈藍三國全部都是佛國。
    什么是佛國?
    佛國就是國中上下皆為男子,而且全部為僧,修行佛法。
    看到這兒有人可能會問了,這么下去這國家遲早得滅啊。
    西牛賀洲上共有三千多國家,但卻只有十個佛國,而這十個佛國中的子民,皆是其他國家中選出的佛緣極為深厚、佛性牢固之輩。
    所以,這十個佛國有三千多國支持,絕不會滅,而且能為佛門擇選出最精良的佛子、佛兵。
    毗蘭、婆羅、珈藍三個佛國,上下加起來就有佛門弟子五百萬,這五百人可謂是全民皆兵。修武之僧可陣前搏殺,修法之僧可念經誦法度化敵人。
    當年藥師王佛與大日如來征討北俱蘆洲尚且未曾動用十大佛國中的佛兵,這一次出兵五百萬,這些佛兵絕不亞于天庭天兵天將。
    五百萬佛門弟子一起直奔西牛賀洲與北俱蘆洲接壤之處,按理說這聲勢應當不小。但有八佛相隨,一起出手施展神通,將這五百萬佛兵全部遮掩起來,任他天庭派在西牛賀洲的日夜游神也發現不得。
    天庭的日夜游神發現不了,而西牛賀洲的山神、土地早都被佛門給度化了,這些陰神整日也吃齋念佛,恨不得隨大軍一起出征,又豈會將此事上報。
    “兩位尊者。”
    “藥師王佛!”文殊、普賢,這兩個昔日的闡教金仙,再隨同燃燈一起西行入佛門后,混得還算不錯。雖然不如師兄俱留孫那般成了古佛,又斬去了一尸,但總好過那輪回轉世的燃燈。這些年來,二人不但將恢復了當年的法力,反而百尺高桿,更進一步,都證得大羅果位。
    如今小乘佛教上下盡是昔日截教弟子,本該是小乘佛教四大菩薩的文殊、普賢現在也只能在大乘佛教擔任大日如來身旁尊者,就如同藥師王佛身旁的阿難、迦葉一般。
    可是雖被尊為文殊廣法佛、普賢如意佛,但無論是氣運,還是在佛門的地位根本比不得那小乘佛教虬首、靈牙、金光、地藏四大菩薩。
    “那光明山上有截教烏云仙坐鎮,還望二位尊者小心。”
    “佛祖放心!”自從得了大羅果位后,文殊廣法佛信心滿滿,當即應道:“吾與師弟任何一人皆可勝那烏云仙!”因為當年在萬仙陣中,烏云還沒有展現他那頂級先天靈寶混元錘,就已經被準提佛母收走,很少有人知道這位昔日的截教第七弟子的厲害。
    “如此甚好!”聽文殊這么說,藥師王佛也沒想太多。畢竟那烏云仙只有一人,文殊、普賢二人聯手,想來不會有失。
    這時,一旁的普賢如意佛有些不安,“佛祖,吾等攻打光明山,那天庭恐出手相助,到時在天庭的那些截教弟子下界,恐怕非吾師兄弟二人可敵。”
    正所謂:兵對兵,將對將。八佛只管對付光明山上可能出現的那些準圣級別強者,殺入光明國之事,還得身后這些佛兵來。而對付對方天庭的修士,佛兵上去是送死,八佛是準圣,也不好出手。
    “尊者放心,到時自會有人相助!”
    “是!”
    突然,自九天之上道道妖氣降下,一百多位妖神率近千大妖出現在空中。
    “南無阿彌陀佛!有諸位妖族強者相助,吾佛門必可攻破光明山!”看到這些妖族,藥師王佛飛身而出,念聲佛號,朗聲開口說道。
    這時,群妖如潮水般向兩側閃開,彩鳳仙子飄然來在藥師王佛面前,向其一禮道:“佛祖,老師言此次攻打光明山,以佛門為尊,吾妖族上下皆聽佛祖之命!”
    知道這些妖族的重要性,他們就是佛門抵擋天庭眾星君的依仗,而且那彩鳳仙子又是大羅金仙級別的高手,是抵擋截教無當圣母的不二人選。
    “如此卻是要委屈諸位了。”
    “有何委屈?”彩鳳仙子冷哼一聲,“那陳九公端得不為人子,竟然將吾妖族趕出北洲,今**我聯手必要攻破那光明山!”
    “仙子所言甚是!”見這彩鳳仙子也對陳九公心懷怨恨,一旁文殊廣法佛心中大喜,多了這些幫手,必可報當年削去三花之仇。
    佛妖雙方匯合之后,一起往光明山而去,有八佛聯手遮掩,一路卻是沒有驚動任何人。
    “佛祖,前方就是光明山了。”
    “攻山!”想當年,藥師王佛與大日如來本來是要來攻打北俱蘆洲,誰知被陳九公搶先一步攔在西牛賀洲,連光明山的影都沒見到就輸了。雖然今日一戰,并非藥師王佛愿意,但事已至此,藥師王佛想的就是怎樣才能將這光明山攻破。
    “是!”
    此處距離光明山不過千里,以文殊、普賢二人的本事,瞬息便至。身后那些佛兵雖大多未成仙道,但也距地仙相差不遠。
    應聲領命,文殊、普賢二人現出千丈法身,放出萬丈金光,一起直向光明山飛去。
    見二位尊者現出法身,那五百萬佛兵中的半數皆飛身而起,各持降魔杵、伏魔杖跟隨文殊、普賢向前沖去。而剩下的二百多萬佛兵齊齊誦經念法,巨大的梵音響徹天地。
    “來了!”
    此時羅浮洞前,烏云仙猛然睜開二目,橫在其雙膝上的混元錘微微顫抖,似有興奮之意。
    “師叔祖!”
    站起身來,看了身后躍躍欲試的金大升一眼,烏云仙沉聲道:“汝率三萬天兵守衛羅浮洞,不可擅離!”
    “這……”聽烏云仙此言,金大升心中頓時不悅。要不是烏云仙是長輩,恐怕金大升定會不饒。
    一指羅浮洞,烏云仙道:“此乃汝一脈祖師靈牌所在之處,若有失,待九公回來,必不饒你。”
    “弟子領命!”金大升一聽這話,頓時垂頭喪氣,一屁股坐在地上。
    不去管金大升如何,烏云仙望著西方,眼中精光一閃,飄身而起,直奔山門而去。
    正如烏云仙所言,那羅浮洞乃光明山重地,被陳九公布下層層禁制。一出羅浮洞千丈之外,那巨大的梵音聲竟然從千里之外傳到了烏云仙的耳中。
    圣人之威尚且不能使烏云仙屈服,斬尸的誘惑亦不能改變烏云仙心意,這區區梵音怎能融烏云仙那顆堅定如混沌鐘的心。
    就立在光明山山門前,望著遠方越來越近的金光,烏云仙那一向嚴肅的臉上竟然少有的露出一絲笑容。“來吧,烏云等這一天等了好多年了!”
    當年被阿彌陀佛打得現出原形跌入八寶功德池中,數百年在那池中以金鱉之身浮浮沉沉,烏云仙心中怎能沒氣?今日這佛門竟然趁釋迦牟尼攻南瞻部洲,陳九公攻東勝神洲之時來打光明山,這在烏云仙眼中就是絕好的報仇機會。
    金光越來越近,眨眼間距離光明山已不足百里,這時已經將光明山山門都籠罩在金光之中。
    看著那兩個巨大的身影,烏云仙嘴角露出一絲不屑的笑容,這二人與自己那些師兄弟被俘不同,他們都是主動叛教之人,這種人是烏云仙最瞧不起的。別說他們現在不過才是大羅金仙,就算是混元圣人,烏云仙也對他們不屑一顧。
    這時,文殊、普賢也看到那個站在光明山前的皂衣道人,此人不下于自己師兄的修為,想來就是那藥師王佛說的烏云仙無疑。
    在佛門這些年也聽說過這烏云仙的事跡,在文殊、普賢看來,這烏云仙實在是太傻了。放著好好的過去佛不當,大好的斬尸機會不要,在文殊、普賢眼里,真的是不可理喻。
    但是,文殊、普賢也知道二人叛教之事好說不好聽,要是與這烏云仙廢話必然被其嗤笑。而且,這烏云仙也絕不會不戰而降。如今還有什么好說的,直接動手吧。
    這師兄弟二人相視一眼,文殊廣法佛向師弟普賢如意佛使了個顏色,普賢如意佛將身一晃,兩道白光直奔烏云仙而去,正是那先天靈寶吳鉤劍。
    這吳鉤劍是先天靈寶不假,但不過是件中品的先天靈寶,威力有限。
    頂上一道青氣沖起,一朵朵青蓮飄下,飄散在烏云仙四周。當那吳鉤劍卷來之時,連連斬破數朵青蓮。
    這時吳鉤劍后勁已失,烏云仙打出一道上清神雷擊在吳鉤劍上,那吳鉤劍一顫,飛回普賢如意佛身后。
    見師弟一擊無果,文殊廣法天尊頂上佛光之中,一道金光飛出,直奔烏云仙而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