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3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3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30)     

截教仙200 在東勝神洲上轉轉

第一百九十章.妖佛聯手
    “師弟此言不妥。..”聽東來佛祖這么一說,藥師王佛連忙道:“那陳九公與天庭聯手,似乎還有兩位準圣與那鎮元子為其助力,恐非你我可敵。”
    東來佛祖聞言冷笑道:“師兄,吾等此舉并非是要將他北俱蘆洲攻下,也不是要斬殺陳九公,更不是要與那些高手對敵。”
    “哦?”藥師王佛一怔,感覺東來佛祖此言似有深意,“那師弟的意思是……”
    “在那光明山之東,有一光明國,乃陳九公與天庭根基之所在。只要將光明山攻破,將那光明國滅,斷他根基。”
    “這……”藥師王佛不覺得師弟此計如何狠辣,雙方爭斗并非意氣之爭,而是在爭奪氣運,無論以什么手段都不為過。但是,現在釋迦牟尼率小乘佛教眾人在兩界山與人、闡二教爭斗,雖說其目的不是為了佛門,但從表面上來說卻是為佛門開疆擴土。若是大乘佛教在這關頭不助釋迦牟尼一起攻打南瞻部洲,反倒去攻北俱蘆洲,恐怕有些說不過去。
    “師弟,此事還需從長計議啊。”
    “師兄……”
    藥師王佛剛要說什么,卻見迦葉尊者走進大殿,雙手合十道:“兩位佛祖,五位古佛來了。”
    “請!”
    聽是俱留孫佛等人到來,東來佛祖面上露出喜色,連忙道了聲請,而藥師王佛微微搖頭不語。
    “南無藥師王佛!”
    “五位古佛無需多禮。”藥師王佛伸手一彈,五點金光化作五朵蓮臺出現在五佛面前。
    一起上了蓮臺,性子頗急的俱留孫佛當先開口道:“藥師王佛,今今日吾等來次,是想請藥師王佛率吾等攻打光明山。”
    見毗婆尸佛、尸棄佛、毗舍婆佛、拘那含佛齊齊點頭,藥師王佛輕嘆一聲,“諸位,如今釋迦牟尼佛已經前往兩界山,將與人、闡二教相爭,吾等在此時去打北洲,卻是不好。”
    在藥師王佛看來,不管釋迦牟尼有什么目的,但他打下南瞻部洲的地盤肯定是佛門的,打下來也是傳佛門佛法,這對佛門只有好處沒有壞處。而那陳九公要趁勢占東勝神洲,也就讓他占了。畢竟東、西二洲相對,并不相鄰,就是闡教將東勝神洲送予西方,佛門也無法占據啊。這就像西游里,釋迦牟尼召集佛教眾人議事,傳經只傳南瞻部洲一樣。
    藥師王佛這么想,并不代表其他人也這么想,這幾位不是在陳九公手中吃虧,就是孔雀如來面前受氣。今日有如此報仇良機,又能毀北俱蘆洲根基,豈能錯過?
    “大師兄!”毗婆尸佛聽藥師王佛之言,知道自己師兄是什么性子,開口勸道:“那釋迦牟尼無非是想將吾佛門與那人、闡攪在一起,給北俱蘆洲發展的機會。若是吾等任其發展,等那小乘佛教上下東歸,截教大興,吾佛門如何能擋?”
    “不錯,那小乘佛教上下皆有私心,大師兄不可不防啊!”
    “這……”
    就在這時,一道火光閃過,大日如來現身在藥師王佛身旁的蓮臺之上。這大日如來乃大乘佛教過去佛,與藥師王佛同為大雷音寺的主人,卻是無需避諱什么。
    “藥師王佛,莫要忘記,吾佛門至寶尚在陳九公手中。”
    當年大乘佛教三佛歸位,藥師王佛、大日如來各斬一尸,而后前往北俱蘆洲,欲趁陳九公根基不穩之時將其擊敗。誰想最后不但未能成事,還使得佛門至寶十二品金蓮只剩下了九品,那三品被陳九公奪去。
    就好似誅仙四劍在闡教手中,陳九公心里有氣一樣。藥師王佛也是這種心情,更何況至寶還就是在他手中失去的,這些年來藥師王佛還一直自責當年之事。
    見藥師王佛不語,大日如來知道自己這一番話似乎是奏效了,連忙趁熱打鐵,“藥師王佛,吾此次前往女媧娘娘處借來一件寶物,可助我佛門破那陳九公。”說到此處,大日如來頓了一頓,“尚有上古妖族愿助我佛門攻破光明山。”
    當年被陳九公趕出北俱蘆洲,不光是那些妖族,就連女媧娘娘也心中有氣。自紫霄宮聽道之時,準提佛母就不住地拉攏女媧娘娘。本來作為道祖親傳弟子,女媧娘娘對西方不是很看好,可沒想到巫妖大戰之時,三清竟然在媧皇宮前堵門。
    別說是三清齊至,就是這三位任何一人,女媧娘娘也斗不過了。在這種情況下,女媧娘娘忍了,但這仇可是記下了。
    經此一事,女媧娘娘終于明白過來,那三清高傲,不但不容西方二人,自己這妖族圣人也不被他們放在眼中。這一次又有截教陳九公先拒女媧娘娘索要蚊道人一事,又驅趕北俱蘆洲妖族,卻是將女媧娘娘完全推到了佛門這邊。
    聽聞大日如來之言,眾佛紛紛大喜,唯有那藥師王佛還是有些拿不定主意。不是藥師王佛優柔寡斷,而是真要這么做,日后難免釋迦牟尼與孔雀如來發難。藥師王佛也并不是怕他們,只不過不想讓佛門二教相斗罷了。
    “此事還需稟明老師、師叔。”猶豫不定,藥師王佛做出了這么一個決定。藥師王佛相信師叔準提佛母,只要他說能打,那藥師王佛就敢出手。若是準提佛母說不行,這幾位也不會再堅持了。
    “藥師王佛,此事何需驚動二圣?”
    “不錯,大日如來佛所言甚是。”
    這時,迦葉尊者走進大殿,“佛祖,白蓮童子傳二圣法旨至此!”
    “快請!”眾佛齊齊一驚,不用問,這靈山一草一木都在二圣掌控之中,眾人在此爭論此事,準提佛母肯定是命童兒來傳自己的意思。
    眾佛各懷心思,望著那走進大殿的白蓮童子。
    相比當日前往婆娑凈土傳旨,今日雖有八位準圣在此,但白蓮童子一點也不怕,這些自己平日都熟悉,絕不會有什么為難之處。
    “拜見諸位佛祖。”
    “童兒免禮。”藥師王佛與這白蓮童子甚是熟絡,可以說是一起在八寶功德池化形而出,只不過這白蓮氣運淺薄,難有作為,故被老師收做身旁服侍的童子。“不知二圣派汝來此,有何旨意賜下?”
    “回佛祖,佛母言此事只需諸位佛祖商議便是,不用前往八寶功德池問詢。”
    “這……”
    聽白蓮童子此言,諸佛你看我,我看你,誰也猜不準二圣到底是什么意思。
    傳旨之后,白蓮童子自是告辭離去。而大雄寶殿之中,大日如來從蓮臺上站起,雙手合十向藥師王佛一佛禮道:“還請藥師王佛率吾等北討光明山!”在大日如來看來,二圣不表露意見也好,如此自己七人肯定能說得動藥師王佛。
    “還請藥師王佛率吾等北討光明山!”其他諸佛齊齊起身,一起朗聲說道。
    “哎……”藥師王佛輕嘆一聲,搖頭道:“罷了,罷了。”
    知道藥師王佛這就是答應了,大日如來微微一笑,“東來佛祖。”
    “在。”
    “且命毗蘭、婆羅、珈藍三國合兵五百萬,由文殊、普賢二位尊者統兵征討北俱蘆洲,吾自會遣妖族相助。”
    “是!”在東來佛祖看來,只要能打北俱蘆洲就行,且將那光明山攻破,將他陳九公基業盡毀,氣氣那孔雀如來。
    西方八寶功德池前,看著那高大的空心垂楊柳,阿彌陀佛輕聲問道:“師弟,不知此次攻北洲能有幾分勝算?”
    “無有一絲勝算。”
    “什么!”阿彌陀佛聞言大驚,自己師弟向來精明,怎么會做出如此不智之舉。“師弟,既然無有一絲勝算,為何還要容他們胡來?”
    準提佛母正色道:“師兄,這八人才是吾佛門大興之機,不過尚需打磨一二,煉其心志方可。”
    “師弟,這么做值得嗎?”明白了準提佛母的意思,但阿彌陀佛認為這么做不值。若是一個不好,容易引起釋迦牟尼與孔雀如來不滿,到時佛門二教自己先斗起來可就麻煩了。
    “值!”準提佛母眼中精光一閃,“那釋迦牟尼與孔雀如來皆乃奇才,但與吾佛門無緣,日后總要東歸,不妨以他二人磨練吾佛門弟子,也算盡得其用。”說到此處,準提佛母淡淡一笑,“師兄,我相信藥師他們不會讓你我失望的。”
    聽準提佛母這么一說,阿彌陀佛那愁苦的臉上也露出了一絲笑容,那藥師、彌勒、毗婆尸、尸棄、毗舍婆、拘那含都是自己和師弟從西方億萬生靈中苦心挑選出來的,而且經師兄弟二人多年教導,卻是傾注了二圣的全部心血。雖然這六人只有藥師王佛心性較好,但正如準提佛母所說,阿彌陀佛也相信這些弟子不會讓自己失望。
    看到師兄笑了,準提佛母撫掌大笑,“女媧娘娘既已派遣妖族相助,就說明你我師兄弟多年苦心未曾白費。女媧娘娘乃人族圣人,卻不立教,若能得其支持,我佛門無憂矣!”
    “師弟此言大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