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17)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17)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17)     

截教仙199 戰戰戰

第一百八十九章.大乘小乘皆動兵
    天庭斗牛宮中,玉帝、王母見陳九公從人間歸來很是高興,命人取來兩位紫紋蟠桃招待陳九公。
    聽陳九公說起現在人間的復雜局勢,只聽得玉帝、王母眉頭緊皺。自上古至今,昔日紫霄宮聽道的三千大神通者剩下的不足十分之一,但這些人大多都隱世不出,怎么這次還全往人間跑了呢?
    “大天尊、娘娘有所不知,此乃氣運之爭。”
    “氣運?”聽陳九公這么一說,玉帝便有所悟。不過這種氣運之爭,主要是教義、法義之爭,天庭無法涉入其內,或許陳九公能為他截教爭取一些。
    這時,一旁王母開口叮囑道:“帝君,不管如何,都當以自身為重,切記莫要輕身犯險。”
    “娘娘放心。”
    說了一些人間的事,陳九公便將話題拉回到佛門伐南瞻部洲一事之上。“大天尊,佛門伐南洲一事,你我是否能從中取利?”
    一聽陳九公說起要從中取利,玉帝眼前一亮,但卻又黯淡下去。“帝君,光明國的情況,你我皆知,恐怕難有收獲。”說實話,天庭能有今日的情形,玉帝就已經很滿意了。三百六十五位周天星君聽命,又有北俱蘆洲作為根基,雖底子還薄,但一共才發展多少年啊。
    陳九公聞言先是一怔,而后搖頭苦笑。自家人知道自家事,那佛門還以為陳九公和天庭能在其中得利,卻不知北俱蘆洲真正的情況。
    北俱蘆洲想擴充地盤,天庭是指不上了,畢竟那東、南二洲都是玄門根據地,天庭根本沒有發兵的名義。
    而北俱蘆洲上只有光明一國,此國前身獅駝國原本就是小國,后來被獅駝王掠至北俱蘆洲發展幾百年來,人口將近千萬。但這些人就是北俱蘆洲所有的人族數量,別說那東、南上數億人族,就連一向貧瘠的西牛賀洲也比不了啊。
    地仙界上攻伐,雖然修士是主力,但光明一國人口近千萬,僅有兵百萬,還不如那西牛賀洲天竺、寶象任意一國兵力雄厚。就算陳九公本領再高,將整個東勝神洲全部打下,也無兵將可守。
    陳九公心底輕嘆一聲,還是底子太薄啊,在這種情況下,自己有圣人之能,也改變不了大局。
    這時,宮外響起了太白金星的聲音,“大天尊、娘娘,勾陳帝君來了。”
    “嗯?”
    勾陳帝君不就是袁洪嗎?這小子跑到天庭來倒是不稀奇,畢竟袁洪的勾陳上宮就在天庭上,而且那些兄弟也都在,時常來轉轉也是正常。不過,還來見玉帝、王母,那就應該是有事了。
    “快請!”看了陳九公一眼,玉帝吩咐太白金星道。
    袁洪走進來,看來陳九公,猴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準確的說是看見了陳九公面前的那兩個大桃子。
    “拜見老師!”其實袁洪沒想來天庭,但烏云仙算出陳九公已經從人間回來了,并且現在在天庭,便讓袁洪來此走上一趟。
    先是向陳九公一拜,而后袁洪又向玉帝、王母行禮。
    知道這猴兒性急,現在不緊不慢的,想來是沒有什么大事,陳九公問道:“汝來此作甚?”
    “老師,那佛門無天又來了。”聽陳九公問起來,袁洪連忙注意力從紫紋蟠桃上轉到正事兒上,將此事稟報給陳九公得知。
    “哦?他說什么了?”
    “無天讓弟子給老師帶一句話,釋迦牟尼請老師從北洲出兵伐東勝神洲與他佛門遙相呼應,共破人、闡二教。”
    陳九公聞言,與玉帝相視一眼,不由得面露苦笑。自當年那位魔道祖師無極老祖來光明國屠殺了半數百姓后,陳九公在光明國方圓數萬里之內布下重重迷陣、幻陣,并移來十座大山分布光明國外,讓一切百姓遷入山中。這么折騰一番后,除了截教和天庭聯盟中的幾大高層之外,再無人知曉北俱蘆洲人族的真正情況。
    對于師伯派弟子來留下一句話就走了,陳九公不禁苦笑。如果釋迦牟尼是想讓陳九公從中得利,根本不用派人來說,陳九公自會斟酌行事。可今日,釋迦牟尼派遣門下弟子過來相邀一起出兵,那可就是求助了。
    “大天尊,此事又該如何是好?”
    在這種情況下,陳九公的確有些為難。若是不發兵,釋迦牟尼恐獨木難支;若是發兵,占不得一絲一寸之地,只會空耗光明國實力。無論哪一種結果都不是陳九公愿意看到的,而且都不是合乎自身利益的。
    聽陳九公就此事詢問自己,玉帝搖頭笑道:“此事卻是難以決斷。”
    “老師,可容弟子一言?”這時,一旁袁洪小心翼翼地開口說道。
    回頭看了袁洪一眼,陳九公見袁洪少有的一臉嚴肅,便道:“說!”
    “是!”袁洪應了聲是,對陳九公道:“老師,以前弟子在梅山時,也是一方妖王,手下……”說到此處,見陳九公眉頭微皺,袁洪連忙話鋒一轉,“我兄弟七人也曾與其他山頭征戰,如將他山妖王斬殺,就可得其麾下妖兵……”
    啪!
    剛說到此處,只見陳九公在案上一拍,嚇得袁洪連忙閉口不敢再言。
    “好!好!”
    這時只聽得陳九公大聲叫好,緊接著就有什么東西飛來,下意識的接在手中,袁洪樂了。原來陳九公拋來的,正是那讓他從進來之后就饞涎許久的紫紋蟠桃。
    “下去吃吧。”
    “謝老師。”
    在地仙界上占山為王的妖王都不是上古大妖,本身實力都不強,注重的就是麾下妖兵數量。就像袁洪所說,兩山相攻,這些妖王的主要目的就是收攏對方妖兵,化為己用。否則,打打殺殺對他們來說又有什么意義。
    妖王們如此,是因為地仙界上妖族數量較少。可是相比妖族,人族一點也不少。在地仙界,北俱蘆洲不算,其他三大部洲任何一洲上的人口都是人間的數倍還多。所以,少有人知道人口的重要性。
    見玉帝、王母還是有些茫然,陳九公知道這是思想上的差異。如果不是自己有前世記憶,也不會明白袁洪的意思。
    “大天尊、娘娘,這一次吾等卻是要出兵東勝神洲,不為占他一絲一寸之地,只為掠奪東洲人口充實吾北俱蘆洲。”
    “帝君之言大善!”
    當年獅駝王前往西牛賀洲一口吞來一國百姓,但絕非長久之計。畢竟那三洲是三教根基之所在,有混元圣人在,第一次大意讓你走了,再去的話,恐怕就要被人圍攻了。但此次堂堂正正的出兵,有陳九公在前開路,人、闡二教還要應付釋迦牟尼,光明國大軍必可長驅直入,掠奪東勝神洲上的人族百姓。
    天庭三百萬天兵不可入東勝神洲,但卻可駐守黑云山接收掠奪來的那些人族。有這三百萬天兵在,就是掠來千萬百姓,也鎮壓得住,也不怕他們鬧事。
    “太白!”
    “在!”
    聽宮內玉帝呼喚自己,太白金星連忙進在斗牛宮中。
    “傳旨命九天應元雷神普化天尊統雷部眾神率三百萬天兵,駐守北俱蘆洲黑云山!”
    九天應元雷神普化天尊就是聞仲,雖然天庭尚有兵馬大元帥李靖,但玉帝平時都信不著他,此時又是要征討闡教勢力所在東勝神洲,要是真派李靖去了,恐怕能把天庭三百萬天兵全交代在那兒。
    而聞仲就不同了,本身就是截教弟子,未上封神榜時又是殷商太師,統兵之能奇強,又與陳九公交情甚好。派他去,無論是玉帝,還是陳九公,都十分放心。
    “帝君,光明國出兵的事,就需要你多費心了。”
    “大天尊放心!”陳九公朗聲道:“既然那猴兒出了這么好一個主意,就命其率兵入東洲。”
    聽陳九公派袁洪統兵,玉帝點頭稱善。玉帝知道這袁洪就是陳九公培養的截教護法,修煉的又是九轉玄功,這等征戰之事,肯定少不了他。
    卻說那無天回到婆娑凈土,言紫薇帝君不在山中,但聽說陳九公現在就在天庭,其門下弟子袁洪已經去天庭將此事轉告與他。
    釋迦牟尼雖是修道奇才,但對人族那些事根本不懂。只以為陳九公在北俱蘆洲經營多年,實力早已不下于其他三洲,只想自己派人傳信,陳九公便可發兵。所以,讓無天送信至光明山便歸,也沒等陳九公回信,就帶領小乘佛教上下趕往兩界山。
    “師兄,那釋迦牟尼動了。”靈山大雷音寺中,東來佛祖來在大殿之中,盤膝坐在一三品蓮臺之上對藥師王佛說道。
    “師弟真要如此?”
    “師兄,如今那孔雀如來閉關,釋迦牟尼敢往兩界山必是有陳九公相助,吾等可趁機攻打光明山。”
    “這……”
    見藥師王佛猶豫不定,東來佛祖連忙道:“師兄,若是釋迦牟尼邀陳九公出兵,那陳九公一定不會想到我等會在此時攻他。如今那孔雀閉關,釋迦牟尼不在。你我八人聯手,趁那陳九公不備必可一舉攻下光明山。”(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