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5-24)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5-24)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5-24)     

截教仙195 截教陣法顯威風

孟子曾言:春秋無義戰。無義戰的天下,崇尚的是大魚吃小魚。如此這般,言必稱周禮,處處講仁義的孔丘如何能在齊國混得好?
    今日聽鄒衍這一番話,孔丘才恍然大悟,怪不得這些日子以來,齊王對自己冷淡了許多,原來如此啊。
    孔丘心念急轉,越想越覺得鄒衍說的太對了,或許只有魯國才是最適合自己的地方。
    見孔丘陷入沉思,鄒衍搖了搖頭,起身離去。論及氣運,自己遠遠不如孔丘,但正因如此,孔丘的儒家想要大興,卻是要比自己的陰陽家難上不少,絕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即知自己難容于齊,孔丘當機立斷,起身直往王宮而去。不管怎樣,自己在各國也頗有名望,要走的話怎么也得和齊王說上一句。畢竟現在孔丘是齊王親口冊封的齊國禮官,若是不告而走,那可就成了叛國之人。到那時,只要齊王一句話,魯國肯定乖乖的把孔丘綁了,送到齊國。
    孔丘知道現在這種情況,齊王也不會難為自己,肯定會放自己離去。如此,為何不向其說明呢?
    其實,齊王一開始的時候對孔丘是很看重,但后來也想明白了,就想相國晏嬰所言,孔丘那一套真的不適合齊國。不過,齊王還是很欣賞孔丘,也不打算難為他,還送其盤纏,讓孔丘離去。
    出了王宮,孔丘將齊王給的金餅一拋,這東西對他來說真的如同糞土一般。如果自己是為這東西,也犯不著到人間來。
    此次孤身至齊,走時也是一人,也不回府,只是前去鄒府與鄒衍告別,而后便往城外走去。
    “嗯?”剛出了城,本想找個沒人的地方施展遁術,直接飛回魯國。可這時,孔丘見在前方正有兩個青衣士子奔自己而來。其中一個還口呼:“可是孔夫子當面?”
    被人認出來了,這還怎么飛啊?上去打招呼吧。
    “正是孔丘,不知二位是……”
    “在下王密,這是我兄弟王瑯,當年有幸曾在魯國聽過夫子授學。兩月前聽聞夫子至齊。這才從魯地趕來。欲求學于夫子門下。”
    一聽這話,孔丘斷定這二人應該是自己的粉絲。對于孔丘來說,想傳儒家法義,必須要廣收門人。上下打量一番。發現這二人身上無有一絲法力波動,確實是凡人無疑,孔丘不禁有了將此二人收入門中的念頭。
    孔丘萬萬想不到的是,自從自己入齊就開始,就落入他人算計。今日這二人也是陳九公安排的。根本不是什么聽過他講學的士子,不過是陳九公用兩條小金魚收買來的。這二人自幼就生于齊國,哪里去過什么魯國,更沒有機會聽孔丘授學,今日更是第一見到孔丘。陳九公此舉就是怕這孔丘出臨淄,便飛身而走,到那時晏嬰安排的八百甲士如何抓他去?
    “不知夫子這是欲往何處?”
    孔丘將自己在齊國不受重用之事向這二人一講,只聽那王密道:“這齊國上下竟然無有能識夫子之人,真是……哎!”說著還連連跺腳。
    這是。一旁的王瑯開口道:“夫子,我兄弟二人有一舅父,也是心幕夫子久矣。如今他在此去向南十里外的綠柳河畔有一私塾,不知吾等可有幸能聽得夫子授學?”
    孔丘一聽,這事不錯。說不定還能收得幾個不錯的弟子。想到此處,孔丘直接應道:“如此便與二位同去。”
    “夫子請!”
    別說,陳九公雇的這倆人還真挺專業,一路上按陳九公交代的。把孔丘騙至了綠柳河邊。聽著不遠處隱隱傳來的讀書聲,孔丘心中暗想一會兒授學之時。是否要多講一些自己儒家法義。
    “不對!”猛然間,孔丘只覺得心頭一顫,腦海中頓時回想起一個名字,“陰陽顛倒五行大陣!”
    這是洪荒很普通的幻陣,但能迷惑自己一時的,就只有截教的陣道才有這種可能。
    見身旁王家兩兄弟轉身就跑,孔丘暗道麻煩了。而這時一道道殺氣沖起,地面翻滾,無數甲士持刀槍現身。
    “不好!”事已至此,孔丘知道自己是被人算計了,而且還知道是何人算計自己。
    牙關緊咬,心中暗恨,但見刀槍臨身,孔丘向起一竄,只覺得直撞在鋼板之上。抬頭一看,一塊塊烏黑的四方形法寶連在一起,如同大幕一般,橫在自己上空。
    這就是陳九公煉制的那九九八十一塊烏金磚,以陳九公的手段在此設伏,必定不會叫孔丘輕易脫身而去。
    孔丘欲走不成,那些齊國甲士看不到烏金磚,只能看見孔丘縱身一竄,又落下。這些百戰精銳不管你要干什么,此來是奉司馬之命誅殺此人。所以,只有孔丘還站著,就要將其誅殺。
    兵戈臨至眼前,孔丘大怒,袍袖一卷,一道紫芒化作一把寶劍落入手中,孔丘持劍砍翻殺至身前的甲士。
    氣運牽扯之下,孔丘轉世是為了教化人族,就不可以任何法術擊殺凡人。這不是主動、被動的問題,而是孔丘即使動用法術,因果牽扯之下,也傷不得這些凡人一絲一毫。
    好在孔丘近戰亦是不凡,一口寶劍如蛟龍出水,數十人不得近身。轉眼之間,數十甲士命喪血泊之中。
    不遠處綠柳河上,陳九公看著那與數百甲士廝殺的孔丘,臉上流露濃濃的笑意。凡人看不到的,陳九公能看到,只見隱隱血光在孔丘身旁繚繞,每當孔丘取一人之命,就有一道血光出現,不住的消磨孔丘周身的黃光,正是殺人業力在消磨孔丘自身氣運。
    八百甲士煞氣沖天,二百人來在孔丘近前廝殺,五百多人在外圍住,還有數十神箭手不住以冷箭暗算孔丘。
    大氣運能擋陳九公的紫電錘,卻擋不得人間甲士那凡鐵煉制的刀槍,漸漸的,孔丘身上開始掛彩。
    “陳九公!”孔丘恨得牙根癢癢,心中怒火沖天。但怎奈此時再怎么憤怒,怒火也擋不得刀劍。
    一支冷箭直射在孔丘左肩之上,一劍將那兀自顫抖的翎羽斬下。孔丘知道,在這么斗下去,自己就是死路一條。
    就在這時,遠處一陣喊殺聲傳來,孔丘頓時為之一振。
    孔丘看不分明。陳九公站在空中卻是看清楚了。一群武士持刀槍從臨淄方向殺來。
    春秋戰國時期,各大家族皆有死士,雖不知這些人是哪家所養,但絕對是敵非友。如果是晏嬰派人援助。也必是軍中甲士,不會是尋常武士。
    如今羅浮洞一脈已經有了日后儒家七十二賢中的兩人,若是今日能將孔丘誅殺于此,陳九公即可教導那仲由、閔損立儒家,而后將儒家氣運與截教相連。今日好不容易就要將孔丘誅殺。陳九公豈能讓這些武士壞了自己大事?
    孔丘有因果牽扯無法以法術打殺凡人,但陳九公可沒有這樣的限制,飛身而起,取出紫電錘,大手一翻,一道紫電從天而降。
    數丈紫電轟下,眼看著這些武士被電光籠罩,一道黑光憑空而現,在紫色電光之下一轉。霎時間擴散開來,將那巨大的紫電擋下。
    紫電錘無功而返,陳九公眼中精光閃爍,喝道:“陰陽老祖?”
    年輕的鄒衍出現在陳九公身前,望著陳九公冷冷說道:“汝既是那截教余孽?”
    “找死!”陳九公聞言心中殺機頓生。但這鄒衍和孔丘一樣,都打殺不得。陳九公心念一動,冷笑道:“汝出身齊國大族,竟敢行這賣國之事。這天下之大,恐無汝容身之所。”
    鄒衍嘴角露出一絲不屑。冷聲道:“鄒衍率族中武士出外狩獵,卻遇歹人襲殺孔夫子,故而出手援助,如此何罪之有?”
    陳九公和晏嬰商議的就是派軍中甲士扮作山賊、匪類誅殺孔丘,誰知現在卻被鄒衍當做了救孔丘理由。
    鄒氏乃齊國大族,府中武士五百皆乃精銳,雖人數不如圍殺孔丘的甲士,質量也遠遠不如,但亦相差不遠。有了這些生力軍相助,孔丘頓時奮起精神,在這些鄒府武士的相助下殺出一條血路,而后沖至綠柳河邊,一頭扎入冰冷的河水之中。
    在此設伏的八百齊國甲士如今僅剩六百有余,大多數死在孔丘手中,也有少部分被鄒府武士所殺。這些齊國甲士見孔丘入河,哪知其會水遁之術,只以為此人已死,便回身向那些鄒府武士殺去。
    看著自己府中的武士一個個倒在血泊之中,鄒衍俊秀的臉上卻笑得十分燦爛。在這種大神通者眼中,自身才是最重要的,這些凡人的生命根本不值一提。
    將這一幕幕看在眼中,陳九公也沒有絲毫算計未成的沮喪。今日的確沒能將那孔丘誅殺,不過也讓其損失一些氣運,雖不多,但積少成多,陳九公相信總一天會將其徹底擊敗。不止如此,還找出了隱藏在齊國的未來陰陽家創始人鄒衍,也就是兄長鎮元子口中的陰陽老祖。
    聽這鄒衍說話,陳九公能感覺出其對自己的怨恨。不,也不能說是對自己的,應該是對截教,更準確的說或許該歸到師祖通天教主頭上。畢竟以陰陽老祖的身份,截教之中,除了通天教主之外,沒人能讓他產生這么大的怨恨。想必和那青蓮道人一樣,都是師祖他老人家早期未曾斬草除根的結果。
    不過,如今這鄒衍暴露了身份,陳九公不介意先放過那孔丘,轉頭來對付他。與孔丘能得齊王允許出齊國回魯不同,這鄒衍不行,本身即為齊國大族未來家主,齊王斷不會讓其離開齊國前往他國。而且就算他逃出了齊國,陳九公就可以唆使晏嬰請奏齊王通告各諸侯國,不許鄒衍傳他陰陽家法義。這樣的話,只要有與齊國并稱雙雄的秦國響應,其他各諸侯國絕無敢不從者。
    鄒衍也知道自己現在的情況有些不妙,但太清圣人之命,鄒衍又不能不從。與孔丘一樣,鄒衍轉世之事也有老子從中推波助瀾,并且應許給了他許多好處。
    與陳九公在空中相視而立,知道今日孔丘就是被此人算計,鄒衍心中也有些膽寒。原因無他,真是太毒了,竟然想出借晏嬰之手來追殺孔丘,若不是太清圣人命自己出手,恐怕那孔丘就要命喪于此了。
    特別是鄒衍知道那孔丘身上的氣運比自己還要強,這樣的人物都逃不過陳九公的算計,自己斗得過這小子嗎?
    一想到當年被通天教主一頓暴打,如今又要受這截教小輩欺辱,鄒衍心中有火,但他也奈何不得陳九公。雖然鄒衍有壓箱底的手段,但乃是以兩儀之氣為基,而兩儀之氣與五色神光正相反,乃主防之物,自己的絕招也是防御招數,怎么對付陳九公啊。而且像這種招數絕不是說用的就用的,每用一次,付出的代價之大,大至不到生死關頭,鄒衍絕不會用。
    當日孔丘已其那應運之寶連打燧木道人和陳九公,付出的代價也是巨大的。只不過當時若不出手,玄都有太極圖、天地玄黃玲瓏寶塔護身自是無憂,但廣成子和云中子恐怕要損命在陳九公和燧木道人手中。
    將鄒府武士盡數誅殺,原本的八百甲士只余五百左右,陳九公也是淡淡一笑,絲毫不以為意。氣運之爭本就是你死我活,或許有一天自己也會身損,又何須顧念太多。如此回去只需將事情的前因后果告之晏嬰,不用自己說,那位齊國相國也不會放過鄒衍。
    望著面色鐵青的鄒衍,陳九公開口說道:“如果道友愿將你陰陽家氣運與吾截教氣運相連,你我雙方往日恩怨皆消。”
    雙方往日恩怨?以前通天教主也沒把這鄒衍放在眼里,不過是他鄒衍一直想報仇罷了。主要的就是今日鄒衍半路殺出,助孔丘脫困,壞了陳九公算計的因果。不過這鄒衍要是愿意,陳九公也不會難為他。以其陰陽家氣運,足以讓陳九公做出一些讓步。
    PS:額……加更放在明天哈。感謝唯愛初雪、滄海軒魂、仲景方劑、公子嵐、我才是豬頭三、myzmyz1、笑影97七位大大的打賞,我加倍努力,把這一陣子挺過去,爭取做到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