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1)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1)      第959章因果(10-21)     

截教仙184 九公受傷

陳九公、姚少司兄弟二人一起山上,拜入趙公明門下,而后沒多久就趕上趙公明下山相助聞太師征討西岐。這些年來,陳九公為師弟遮風擋雨,姚少司任勞任怨,盡心竭力,從無怨言。
    最近幾年,姚少司一般是在天庭青華宮中,師兄弟不常相聚。但不管怎樣,在洪荒中,最了解陳九公的,永遠是姚少司。
    別看對鎮元子的勸告,陳九公不住應是,但姚少司卻看出來,自己師兄根本就沒聽進去。
    要說還是姚少司明白陳九公心意,自當年誅殺楊戩,陳九公與三教圣人門下爭斗從無敗績。即使當年的鯤鵬妖師,因為有鎮元子出手,陳九公也毫發未損。但今日在這孔丘手下吃了這么大一個虧,不找回這個場子那還了得?
    送走了鎮元子與玉帝、王母,陳九公帶領眾門人回到羅浮洞中,交代姚少司幾句,便在羅浮洞中閉關。
    不得不說這儒家氣運當真雄厚,那寶物尚未成型就有這般威力,攻擊之強,連先天五方旗都擋他不住。當日云中子以盤古幡尚不能破開離地焰光旗,可孔丘那寶物卻有這般威力,難道說此物攻擊更在盤古幡之上?
    實則并非如此,一來此寶應儒家將興而生,在孔丘手中自可發揮出絕強的威力,而云中子所持盤古幡本卻不為自己所有,如果元始天尊敢把盤古幡賜給云中子,云中子也能破開陳九公的離地焰光旗。畢竟那盤古幡才是真正的洪荒第一攻擊靈寶。二來,孔丘那一擊損耗的不光是法力,未成仙道能將燧木道人和陳九公打傷,肯定付出了一些代價。
    讓陳九公在意的并非是此寶威力如何,他羨慕的是這寶物乃應運而生,有鎮壓氣運之神效。
    洪荒無數靈寶,只有先天至寶、功德至寶、應運而生之寶才可鎮壓氣運。但這里說的功德至寶是要像天地玄黃玲瓏寶塔這樣的大功德之物才可,就連圣人成道之物也無有此效。
    再說那應運而生之寶,這東西自盤古開天辟地以來不過三件。那冥書生死簿是地府之根本。封神榜應天地大劫而生,鎮壓天庭氣運。
    想自己截教,無有先天至寶,也沒有這種應運而生的靈寶,即使日后截教復立。大教氣運也難以長久。
    可惜那寶物乃天予儒家之物。陳九公就是搶來也無用。不過,若是能將儒家氣運與截教相連,那寶物就可為截教鎮壓氣運。
    眼中精光閃爍,陳九公坐在蒲團之上。心念急轉。這孔丘有大氣運在身,眼下還對付他不得,不過陳九公卻要以自己的方式報那一箭之仇。
    閉關三年,這一日羅浮洞上空彩霞飄飄,光明山中正給袁洪、金大升、六耳講道的烏云仙頓有感應。連忙停講道:“九公出關了,速與吾前往羅浮洞。”
    “是!”
    陳九公閉關三年,烏云仙回來后就給這三人講了三年道,與那聽得如癡如醉的六耳不同,袁洪和金大升只感覺這師叔祖講道比老師講的還要無趣。
    但烏云仙輩分在這兒呢,他要講,你就得聽。此時正昏昏欲睡的袁洪和金大升一聽老師出關,連忙跟著烏云仙出了洞府,直往前山的羅浮洞而去。
    羅浮洞中。從烏云仙手中接過師祖通天教主讓他轉交給自己的一件寶物,陳九公一時間不由得心神激蕩,坐在蒲團上默而不語。
    搖了搖頭,烏云仙起身,向袁洪三人示意一下。帶著他們一起出了羅浮洞,只留陳九公獨自在洞中。
    摩挲著手上的黑幡,陳九公想起了那個在金鰲島上風度翩翩的長耳定光仙,想起了那在萬仙陣中以三魂七魄祭煉這六魂幡的定光仙。正是定光仙此舉保住了截教最后一絲元氣。同樣,若是沒有定光仙。也就沒有今日的陳九公。
    將六魂幡收入袖中,陳九公心中明白,這是師祖也支持自己的想法。想到此處,陳九公起身出洞,喚上燧木道人,將其收入混元金斗之中,直往人間而去。
    老師、師叔和諸位同門皆不畏死,陳九公何惜此身?
    劃開兩界屏障,進入人間,來在秦國上仙宮中,這三年秦國在天庭各部星君相助之下,國勢大漲,三年來連續滅了周圍兩個小諸侯國,已有霸主之相。
    “老師。”
    看了一眼鬼谷子,再看看其身后二人,陳九公心下了然,點頭道:“就是這二人?”
    在陳九公不在的三年,鬼谷子將自己原本所學與從陳九公所傳八百道藏所悟融會貫通,而后周游韓、魏,傳法義,遇到了兩個符合自己心意兩個弟子。
    不過想起自己在老師門下,上面還有十多個師兄在,那些師兄座下尚無弟子,若是自己首徒恐怕就是自己這一脈的三代首徒了。所以,鬼谷子不敢擅自決定,將這二人帶回上仙宮,給子鼠道人看過。
    陳九公這兩個徒孫并非是那前世記憶里赫赫有名的蘇秦、張儀,而是蘇代、姚賈。
    “拜見師祖!”
    “免禮吧。”陳九公伸手虛扶,而后一指,兩道青光沒入二人體內,“無有見面禮卻是不好,且將這兩道上清仙氣與你二人護身,待至地仙界后,吾再賜你們靈寶!”
    “謝師祖!”蘇代、姚賈哪知道陳九公是囊中羞澀才這么說,連忙拜謝師祖大恩。
    面上一絲不顯,但陳九公心中暗暗叫苦,門下弟子越來越多,但自己少有寶物賜下,如此卻是不美。
    陳九公手中寶物雖不少,但哪件都不可輕易賜下。青萍劍不用說,那是師祖通天教主的寶物。混元金斗屬師叔云霄娘娘所有,讓弟子拿去用尚可。化血神刀關乎自己日后斬惡尸,定海珠乃老師趙公明遺物,紫電錘中的大道法則被自己參悟,現如今是陳九公最得力的寶物。而那落寶金錢還要牽制人教至寶金剛鐲,卻是都無法賜給門人弟子。
    在鬼谷子帶著兩個弟子退下后,陳九公身上青光閃動,十二元辰在上仙宮中現出身來,陳九公取出許多天材地寶,都是當年師祖讓自己執掌截教時交給自己的。
    十二元辰各取一只星辰幡立于身前,引下星辰之力,煉制靈寶。
    細數自己門下這些弟子,只有袁洪得了定海神針,金大升有一兵器三尖兩刃刀,洪錦那畢方元神還是他大婚時,自己送出的。其他門下弟子連件稱手的兵器都沒有,看來自己這當老師的似乎還真不合格啊。
    通天教主又號靈寶天尊,早年未成圣之時,頗好游覽洪荒。后將道場遷至金鰲島時,途徑方丈、蓬萊、瀛洲三大仙島,將其上靈物全部收走,并以大法力將三島移至金鰲島附近,供截教弟子居住。
    數萬年積攢,通天教主交給陳九公的可謂是一個寶庫,除了當年在其中得了一枚人參果和取了煉制星辰幡的材料外,陳九公再沒動過這些天材地寶。今日在上仙宮中閑來無事,陳九公讓十二元辰煉寶之時,也整理一下師祖交給自己的這些東西。
    一把把仙家兵器出現在上仙宮中,都是十二元辰以這些天材地寶為基,用元辰之力鍛造,雖然比不得那翻天印,但在后天靈寶當中已屬上品。
    修士相斗比拼的是多方面,首先看修為,修為相近,則看靈寶。若是動用了靈寶之后,還是無法分出勝負,就比法術、近身廝殺。
    仙劍是修道之人最常用的,不但可以當法寶,近身之時還可當做武器。除非是專修肉搏之術的,像袁洪、金大升、鄭倫、陳奇之輩有獨門兵器外,其他修士多用仙劍。
    足足九九八十一口劍胚已經成型,接下來要做的就是以星辰之力慢慢錘煉.
    萬年烏金鐵,這東西不知道是師祖通天教主從何處得來,陳九公只知此物堅硬無比。
    整整一塊如山岳一般的萬年烏金鐵,被十二元辰合力分割成一塊塊,而后由陳九公在其上刻畫一個又一個陣法,再以星辰之力錘煉,卻是與那翻天印有相似之處,只不過威力差了不少。
    要不就不煉,要煉咱們就一批批的煉,這被陳九公取名為烏金磚的靈寶與星辰劍一樣,同樣是九九八十一件,合分九九八十一套。待得下次門下弟子齊聚光明山之時,每人一套,日后對敵,數十件相同的寶物砸過去,也顯得咱光明山富有不是。
    此番煉器,前后耗時十年,此間陳九公還曾再次前往魯國帶回一家三口,那夫妻二人不用多說,主要是那初生之嬰兒名喚閔損,生來便身居氣運,與仲由相仿。
    前世記憶中,孔圣門下七十二賢,陳九公并非一一知曉,但那最著名的十賢,陳九公還是知道的。在孔丘尚且不知的情況下,將其門下良才全部收入截教,日后再慢慢算計。
    “嗯?”突然心頭一動,陳九公走到上仙宮外,地上一道青煙飄起,城隍現身向陳九公拜道:“帝君,孔丘已至齊國!”
    “齊國?”陳九公聞言,想起了齊國那位陰陽老祖,不由得眉頭一皺。揮揮手,待城隍退下,陳九公化作一道青光直往齊國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