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0)     

截教仙191 不致二佛夸勇力

當年就是在這混元金斗手下吃了大虧,廣成子一見陳九公動用此寶,連忙大呼玄都大法師出手。
    就是廣成子不說,玄都大法師見到混元金斗被陳九公祭起在空中,二話不說,掏出風火蒲團拋在空中。凌空一轉,風水蒲團直來在混元金斗之下,將其輕輕托住。
    按理說這個時候,陳九公就應該將混元金斗收起,否則混元金斗被風火蒲團帶到玄都大法師身旁,那可就麻煩了。若是再被收入太極圖這等先天靈寶之中,恐怕就要失去這件靈寶了。
    但此時,玄都大法師見陳九公并沒有招回混元金斗,而是還在與廣成子纏斗,不由得心中大喜。知道這混元金斗是截教云霄之物,在陳九公手中一直發揮不出應有的威力。若是能將其鎮壓,或帶回大赤天請老師出手,或是向云中子借盤古幡將此寶中云霄真靈斬殺,都可以讓人教再添一件至寶。到時候,自己將此寶煉化,可是要比在陳九公手中威力大得多。
    眼見這頂級先天靈寶混元金斗就在眼前,玄都心中大喜,呼喊廣成子道:“道友,且阻他一阻!”說著,玄都大法師打出一道道赤色的太清仙氣在風火蒲團之上。
    廣成子知道玄都大法師想做什么,連忙運轉玄功,一時間廣成子周身上下白光大作,那玉清仙氣仿佛不要錢一般涌入翻天印中,翻天印就好似吞了什么大補之物,化作山岳大小。帶著無邊威勢向陳九公轟去。
    看著那翻天印上三個似上古妖文,又似小纂的符文流轉,陳九公也不敢硬抗這翻天印一擊,忙催動離地焰光旗放出焰光,使其不能落下。而后陳九公手掐法決,似乎在招回混元金斗。
    見那被風火蒲團包裹住的混元金斗不住顫抖,玄都大法師的惡尸分身和廣成子的惡尸分身一起向陳九公殺來,這二人一持騰空劍,一持扁拐,再加上那手持誅仙劍的廣成子。三人將陳九公圍在中央,一頓亂打。
    陳九公被人圍住,攻得手忙腳亂,那混元金斗頓時安靜下來,被風火蒲團包著直往玄都大法師身前快速飛去。
    這也就是玄都和廣成子,如果藥師王佛在此,一定能看出來,現在這情況跟當日自己用十二品金蓮去托混元金斗的情形一樣。
    玄都大法師哪知道這些,只見風火蒲團托著混元金斗飛來。手中太極圖上金光大作,等著混元金斗至眼前就將其收入太極圖中鎮壓。
    可就在這時。一陣火光沖起,使得玄都大法師一愣,這看著應該不是自己風火蒲團發出的火焰啊。
    這一瞬間,風火蒲團憑空消失,就好似化作了一道人一般。同樣是托著混元金斗,這道人的出現卻是頂替了玄都大法師的風火蒲團。
    “你……”看著那一身火紅的道人,玄都大法師怎會不知發生了什么,連忙心神急轉,聯系自己在風火蒲團中的元神。
    感覺袖口之中。那風火蒲團不斷地想要往外沖,燧木道人面上露出一絲冷笑,身上火光一閃,頓時將那風火蒲團鎮壓。
    “道友……”
    玄都大法師剛想要說什么,卻見那陳九公飛身而至。
    “真人,事成否?”
    這一次燧木道人出奇的沒有用冷屁股去貼陳九公的大熱臉,“成矣!”
    “好!哈哈哈……”陳九公聞言哈哈一笑。手中青萍劍遙指玄都,“爾等數次與吾為難,合該有次失寶之劫!”
    本來丟失了一件先天靈寶,玄都大法師心中就有火。又聽到陳九公如此嘲諷,當即火冒三丈。頭頂天地玄黃玲瓏寶塔,手持太極圖、玄都紫府劍,此時的玄都大法師再無了往日的淡然,惡狠狠地向陳九公殺去。
    “真人,那個交給你了!”轉頭對燧木道人說了一句,陳九公右手青萍劍,左手化血刀,與玄都大法師打在一起,站在一處,絲毫不落下風。
    作為太清圣人數萬年來,門下唯一的弟子,玄都大法師在老子心中的地位絕對不一般。人教的諸多寶物中,除了太極圖、天地玄黃玲瓏寶塔、金剛鐲這三件可以鎮壓氣運的寶物和成道之寶扁拐外,老子幾乎將所有的寶物全部賜給了玄都。
    在玄都三人現身阻路之時,陳九公本來是想奪回誅仙劍,但那廣成子一直將此劍持在手中,根本不離手,讓陳九公無從下手。后來,陳九公才打算賭上一把,看看能不能賺來玄都大法師的一件寶物。為什么說是賭呢?原來陳九公賭得是那風火蒲團中的真靈印記是玄都大法師的。否則若是圣人之物,只要不是其他圣人鎮壓,在一瞬間就可脫身離去。這風火蒲團中的真靈如果真是玄都大法師的,那陳九公可就不客氣了。
    早在十年前,陳九公就已經安排了燧木道人和蒼龍妖圣進入混元金斗之中。本來是打算防備這人間兇險,但后來蒼龍妖圣被陳九公安排在上仙宮中教導弟子,而燧木道人卻一直還在混元金斗之中。反正這火木頭在哪兒都是修煉,還不如老老實實地待在混元金斗里面,省著出來還給陳九公臉色看。
    就在與玄都三人爭斗之初,陳九公便分出一縷元神沒入混元金斗之中,與燧木道人商議此事。本來燧木道人對奪人寶物之事還不感興趣,但聽陳九公說那寶物是一件風火雙屬先天靈寶,并且奪下后就歸燧木道人所有,這火木頭頓時就答應了。這讓陳九公想起了前世聽到的一句話:沒有人能經得住誘惑,就看誘惑得夠不夠。
    雖然這風火蒲團沒落入陳九公手中,但燧木道人也可以算是自己人。而且陳九公在意的并不是這寶物歸誰,只要能借機削弱敵人,就已經很滿足了。
    看著陳九公擋住了玄都大法師,讓自己去對付廣成子,燧木道人更是滿意。這火木頭不是所謂的上古大神通者,也沒去紫霄宮聽過道。自化形之后,便去往了北俱蘆洲,也不認得太極圖和天地玄黃玲瓏寶塔,不過燧木道人卻能看出這二寶的不凡。此時陳九公戰強敵,將較弱的留給了自己,加上剛剛到手的風火蒲團,一時間燧木道人心中竟對陳九公生出一絲感激。
    回頭看了一眼那廣成子,剛才雖然一直在混元金斗之中,但憑借燧木道人斬去兩尸的修為,混元金斗根本困不住他,更困不住其神識。早知道那邊那個白臉道人弱的可以,燧木道人冷笑一聲,袍袖一卷,道道火箭直奔廣成子而去。
    “賊道!”今日被陳九公耍的不光只有玄都大法師,還有這廣成子。剛才還為了搶奪混元金斗,誰知道突生變故,自己和玄都道兄被人硬生生的給算計了,怎能讓廣成子咽下這口惡氣!
    連同自己和玄都的惡尸分身一起向燧木道人殺去,卻只見燧木道人袍袖一卷,數十只火鴉沖起,聒噪不已,張口噴出熊熊烈火。
    轟!
    突然只聽見那邊十二元辰四象陣中,一聲巨響。十二桿星辰幡化作十二道銀光飛入陳九公袖中,那衣冠不整的云中子持盤古幡來在廣成子身旁,搖動盤古幡打出一道混沌劍氣直取燧木道人。
    多虧了盤古幡之威,否則云中子想要破開十二元辰四象陣恐怕還要費些功夫。不過,此時雖然出陣,但一身法力已經耗費了七八成,落在廣成子身旁后,云中子胸口一陣劇烈喘動,似乎是法力損耗極大。
    先天至寶可不是誰都能用的,這還多虧了云中子有準圣的道行,在催動盤古幡時不會浪費一絲一毫的法力,否則換做是人間的修士,搖不上兩下,全身法力就會被抽干。
    “師兄小心,這道人不簡單!”
    “嗯,師弟,你自己注意。”不用云中子說,看不透燧木道人深淺的廣成子也知道陳九公找來的這個幫手厲害,在道行上遠勝自己三人。
    不過今日一戰,是奉老子之命前來誅殺陳九公,但戰到此時,不但陳九公未曾損命,反倒讓玄都大法師損失了一件靈寶,這讓廣成子只覺得面上無光。
    看著這師兄弟二人暗自交談,燧木道人嘴角露出一絲冷笑,從袖中取出那剛剛到手的風火蒲團,手上火光一閃,在其上一抹,那邊的玄都大法師頓時察覺到自己在風火蒲團中的真靈印記被攪得粉碎。
    雖然憤怒,但有陳九公橫在眼前,玄都大法師也無可奈何。
    持風火蒲團在手,燧木道人左手托起靈火萬鴉壺,無數火鴉涌出,無邊靈火席卷而出。將右手風火蒲團一甩,狂風大作,風借火勢,霎時間漫天靈火撲天,整個人間百姓紛紛抬頭望天,看著那被染得火紅的天。
    以廣成子和云中子的道行,雖說在人間被壓制,但就算是五味真火也不會畏懼。但燧木道人靈火萬鴉壺中火鴉噴出的火,竟然能燃燒二人護體仙氣,而且那火鴉似乎無窮無盡,被翻天印、盤古幡打殺后,又在火中凝聚成形。
    就在廣成子、云中子見事情不妙,準備叫上玄都撤走之后,只聽得遠處一聲音傳來,“二位道友莫慌,孔丘特來相助二位降服此人!”
    PS:最近卡文卡得特別厲害,有時候憋三四個小時才能出來一章,所有更新有些更不上趟。哎……我繼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