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40章玄黃世界(11-19)      第939章封印倚帝(11-19)      第938章因果(11-19)     

截教仙180 孔丘準圣

共享江山?你又不是秦始皇?就秦國這么一塊地,還不如陳九公在北俱蘆洲的光明國大呢。
    陳九公也知道不能將一方諸侯的話當真,當即淡淡一笑道:“大王,貧道山野之人,如何能有這般福氣,貧道只望能夠在秦國之中享受香火供奉。
    “香火供奉?”秦王聞言看了陳九公一眼,心中有些驚訝。要知道,這香火供奉可不是誰都能享受得起的。人間巡視四方的日游神、夜游神都會將那些假冒的、邪靈、淫神祭祀一一上達天聽,天庭自會派兵征討。
    對陳九公喚雨之事,本就感覺到非比尋常,現在又聽他敢享受香火,秦王更斷定這道人不一般。
    而對陳九公提起要享受秦地百姓香火之事,對秦王這種反間諸侯來說,并無絲毫影響,反正供誰不都是供嗎,頂多就損失一些香火、貢品罷了。如果你要真能給秦國帶來好處,別說是享百姓供奉,就算要秦王把你當祖宗,他也愿意。
    感覺自己沒什么好吃虧的,秦王朗聲道::“仙長放心,明日寡人就昭告全國,必要讓我秦地上下,盡信仙長之名!”說到此處,秦王突然想起一事,連忙問道:“寡人尚不知仙長名諱。”
    淡淡一笑,陳九公道:“欲知貧道名諱,還望大王屏退左右。”
    “哦?”秦王聞言一怔,心里更是斷定陳九公身份不一般,轉頭吩咐道:“你們全都退下!”
    “是!”
    看著所有人退去。又有侍衛將大殿門緊閉,秦王笑道:“仙長,這回可以說了吧。”
    “吾名陳九公!”
    “陳九公?”當年玉帝冊封陳九公的時候,是昭告三界的,人間也知道有這么一個紫薇大帝,并且有史官將此事記下,流傳至今,雖早已不在民間流傳,但各國典籍當中尚有記載。
    思索片刻,秦王大驚道:“莫非仙長就是紫薇大帝!”
    “正是貧道。”
    “啊!”如果是周天子享人皇之位。或許可以與天庭四御平起平坐,只參拜玉皇大帝即可。但這秦王不過是天下各諸侯中的一個,見紫薇大帝豈敢拿捏架子。
    袍袖一揮,托住那要下拜的秦王,陳九公正色道:“吾此次前來人間,卻是有要事要辦,大王也不必聲張,也不需供貧道泥塑、畫像,只需供奉靈寶天尊即可。”
    “靈寶天尊?”秦王恍然大悟。“可是那三清之一的靈寶天尊?”
    “是靈寶天尊不假,但無三清。”
    “仙長的意思是……”
    “吾要秦地上下不拜三清。只拜靈寶天尊。”
    雖然不明白陳九公為什么要這樣,但這不是秦王在意的,他在意的就是陳九公能給秦國帶來什么。當即,秦王表態道:“全依仙長,寡人明日就下令,舉國上下只供靈寶天尊!”
    “好!”陳九公聞言大喜,撫掌笑道:“如此,吾可保你秦國風調雨順,國泰民安!”
    聽得此言。秦王先是一愣,后來想起陳九公說自己的那個身份,心里還是有些沒底,“仙長,您真是紫薇大帝?”
    點了點頭,陳九公正色道:“只要貧道在此,大王你想要上天降給秦地多少雨水。就降多少,分毫不差!”
    陳九公這話說的秦王眼冒精光,也不等明日,直接叫來屬官。下旨整個秦國從今日起,只可供奉靈寶天尊。將秦國上下所有的三清殿都改為上清宮,三清殿中的太上老君、元始天尊全部挪出去,只留靈寶天尊!
    降水之事對陳九公而言根本就是小菜一碟,如今天庭周天星君大多都是截教中人,若是他們知道在人間有一國只供通天教主的話,不用陳九公說,也會給秦國一些照顧。
    陳九公要的并不是單單的信仰問題。在知道孔丘是大神通者轉世,而且向人教靠攏,日后儒家大興,人教氣運也隨之大漲,此消彼長之下,陳九公不得不防。
    那孔丘身居大氣運,別說是陳九公,就是冥河老祖親至也斬殺不得。但因果牽連之下,孔丘卻是擋不得人間兵戈與人皇之刃,陳九公如此就是要興秦伐魯,借人間帝王之手,打壓儒家,若是可能,還要誅殺孔丘。
    為什么單選秦國,不選其他諸侯?這不用問,就是因為那三百多年后轉世的兩位大巫。陳九公此舉也是在下注,日后也要相助那始皇得人皇果位,借人皇之氣修成祖巫之身,借力打力,由妖族下手,將佛門拉下水。
    陳九公這連番的算計都是基于自己先知先覺的基礎之上,但最后能不能成,陳九公自己也不能確定。
    ……
    秦國在陳九公的幫助下,這三年真的是風調雨順,全國境內從無天災,秦國也因此而興。
    “帝君!”
    咸陽上仙宮中,蒼甲真人出現在陳九公身后,“帝君,查到了!”
    “在哪兒?”
    “魯國卞邑!”
    “哦?”陳九公眼中精光一閃,道了一句有勞真人,便消失在上仙宮中。
    時刻三年之后,陳九公再臨魯國。
    魯國卞邑縣城北的一戶農家之中,夫婦二人望著眼前的健壯的孩兒喜不自禁。這家李氏懷胎十月,生下一兒,足有八斤九兩,卻是讓人大喜。
    突然一陣敲門聲傳來,初為人父的仲方去過單衣披在娘子身上,怕開門使身子正虛的娘子染上風寒。
    “嗯?”仲方一開門,見識一年輕道者,不由得一愣。連忙轉身回屋,取錢數枚走出來塞在陳九公手中,“道長,今日我家娘子今日給我生了大胖小子!”
    見此人把自己當做了化緣的道士,陳九公淡淡一笑。卻從其手中接過錢幣道:“既是喜事,貧道當有賀禮送上。”說著手上青光一閃,那幾枚錢幣消失不見,幾根小金魚現于陳九公手中。
    “呀!”這一手可是把仲方給嚇壞了,當然并不是因為沒見過金子,而是陳九公這一手對于凡人來說,實在是太讓人驚訝了。
    捧著陳九公塞在自己手中的金魚,仲方不自覺地拿起一個在口中咬了一下,從老輩人口中聽過,常有山精妖怪化作人形。以障眼法糊弄凡人。
    “哎呦!”一捂牙,仲方驚恐地望著陳九公。
    “相公,出什么事了?”在屋內聽見自家相公哎呦一聲,李氏不由得心中大急,但怎奈身子虛,又有孩兒在懷中,卻是不得起身,只能開口詢問。
    “你……”
    笑而搖首,陳九公不經仲方同意便走入茅舍之中。望著那初生之嬰兒。
    “你是?”
    “你是誰!”
    面對仲方夫妻的責問,陳九公作一道家稽首。“貧道特為此子而來。”
    “你要干什么!”聽陳九公之言,仲方一步攔在陳九公身前,伸開雙臂護住身后妻兒。
    “莫要驚慌,此子與貧道有緣,故來此收其入門,修那成仙問道之法。”
    “收徒?成仙問道?”這個時候人對修道并不排斥,反而極為向往,如果真是道家高人,仲方夫婦自是高興不已。但如今孩兒尚且年幼。又不知這道人到底是什么來頭,仲方夫婦哪敢讓兒子就這么拜陳九公為師啊。
    從外面進來,陳九公在那嬰兒身上掃過,見其并非是大神通者轉世,也就放下心來。想來也是,自己那弟子鬼谷子所立縱橫家尚在九流之內,亦非大神通者轉世。就別說這區區一個仲由了。
    再知道那儒家不會與截教有何善果,而且日后還會對立,陳九公現在要做的就是削弱儒家氣運。如今孔丘剛滿十歲,那孟子還早著呢。只能從孔丘弟子身上下手。陳九公就不信,將你門下那七十二賢全部收入截教,看你儒家怎樣大興。
    這仲由算是孔圣人門下比較出色的一個弟子,就是論語之中‘子路問曰’的那個子路。掌控了大半個地府之后,陳九公只要能說出名字來,十殿閻羅和判官如意真仙就能給他找出來。
    這不,在得知了仲由剛初生后,陳九公就趕來了。截教中人從不怕弟子多,而且這仲由能夠在孔丘手下成才,在陳九公這兒也一樣。
    不過,現在陳九公要做的就是說服仲由的父母。
    伸手一指,一道青光沒入那李氏體內,驚得仲方一陣咆哮,“你這道人!對我娘子做了什么!”
    這話聽著怎么這么別扭?陳九公眉頭一皺,心里暗暗搖頭。
    “相公!”
    突然聽到身后傳來自己娘子的聲音,似乎中氣十足,比原來還好上一些,仲方連忙回身,突然驚呼道:“娘子,你怎么……”
    原來那李氏自己從榻上下來了,身子也好似輕便了不少,無有一絲剛生下孩兒后的不適。
    只覺得自己幼時留下的頑疾都痊愈了,李氏大喜,連忙在相公耳旁低語了幾句。
    夫妻倆在一旁嘀嘀咕咕,陳九公也不在意,來在榻前抱起那仲由,仔細觀看,只見此子身上隱隱有黃光閃現,亦有氣運在身,不過遠遠比不得那孔丘。
    這時,仲方、李氏來在陳九公面前,仲方開口道:“仙長,我們愿意讓我兒拜您為師,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我仲家三代單傳,還望仙長讓我兒成家立業之后,再隨您上山修行!”
    “什么!”這不胡鬧嗎?若是破了元陽,那這好苗子豈不是白瞎了。陳九公眉頭一皺,掐指一算,沉聲道:“汝夫婦三年后,還會有一子,所以不必擔憂子孫之事。”
    陳九公是這么說,但仲方夫婦不信啊,萬一你這道人忽悠我們怎么辦。
    見仲方夫婦面露難色,陳九公微微搖頭,“罷了,貧道就在秦國咸陽之中,不若你們一家隨貧道至咸陽。三年之后,若汝二人又有麟兒,則此子與貧道為徒如何?”
    “這……”
    “汝等放心,貧道乃秦國國師,汝夫婦隨吾至咸陽,可得良田百頃,足以糊口!”
    良田百頃?
    陳九公這一句話說得仲方夫婦眉開眼笑,若真有良田百頃,那跟這道人去也值了。
    終于得到這夫婦二人同意,陳九公袍袖一卷,一陣青光沖起,仲方夫婦在睜眼,已經身處咸陽城中。
    陳九公如何安頓這一家三口暫且不提,單說那魯國都城北門之外一草廬之中,年僅十歲的孔丘放下手中竹簡眉頭緊皺。
    掐指連連演算天機卻一無所獲,但冥冥之中,孔丘能夠感覺到自己氣運竟然有一絲溢出。雖然不多,但卻引起了孔丘的警惕。
    是有人算計自己!
    不但知道有人算計自己,孔丘還知道這人是誰。自己轉世之事,只有太清圣人和那天碰見的陳九公知道,太清圣人不會害自己,應該就只有那位紫微帝君了。
    想起陳九公,先不說他是如何算計自己的。孔丘一直在想,為什么他會自己要在人間廣傳法義,甚至在前去丘山堵自己。雖然當年陳九公沒傷到孔丘分毫,但已經在他心中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
    今日氣運流失,是什么原因都不知道,孔丘也有些害怕了。什么事可一,就可二,此次流失的氣運是不多,萬一以后再來上幾次呢?當即不敢怠慢,連忙從床榻之下翻出一小木箱,從中取出老子畫像張掛起來,焚香禱告,將此事告知老子知曉。
    大赤天兜率宮中,老子睜開雙眼,向來淡然的臉上也閃過一絲不自然。這陳九公還真是麻煩,怎么不管什么他都要插上一腳。而且,讓老子更感到頭疼的是,陳九公似乎還有料敵在先的本領,一步步都走在人、闡、佛三教之前。許多事情連混元圣人都掐算不準,他怎么會知道的這么清楚。
    如今天庭與截教氣運相連,如今北俱蘆洲之上,已有千萬人族百姓,若是日后截教復立,恐怕更勝從前啊。
    想到此處,老子喚一旁金角童子道:“去將玄都喚來。”
    “是!”
    片刻之后,玄都大法師進到宮中,還未等參拜,只聽得老子淡淡地說道:“汝去九仙山找廣成子,而后前去人間,將那陳九公誅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