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6)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6)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6)     

截教仙187 誰人為虎

第一百七十七章.得來全不費工夫
    孔丘被后人尊稱為子、孔圣人、素王、至圣先師、孔老2……事跡家喻戶曉。..陳九公雖然記得不是很清楚,但能肯定的是這孔丘初期四處碰壁,直至五十多歲才開始周游列國,傳他那儒家之道。
    如今尚且出生不足月,時候尚早,陳九公也不會把截教氣運全部投注在這尚未見面的孔丘身上。況且在自己眼皮底下消無聲息的溜走,必是有強者出手,說不定孔丘已經被他人收入門中。
    “竟然是一處寶地。”飄然來到一處山谷,陳九公但見山川形勝,靈氣沛然,山間隱隱有五彩之光閃現。陳九公知道自己要找的人就在這山中,降下云頭。果然,見有一人隱居在這山間草廬之中。
    陳九公觀望良久,來至廬前叩門問道:“我乃游學士子,今路過此山,迷失了路徑。敢問隱士,此山何名?往魯國怎走?”
    片刻,門開,從內走出一人。陳九公見此人清奇古貌,體格健壯如猿,上下細細打量,卻發現此人渾身上下竟有出塵的氣。
    陳九公心中暗道不錯,能出現這種情況的,或是有人遮掩天機,或是此人心境已經到了返璞歸真地境界。不過,以陳九公的修為,一眼就看出此人絕無道行在身,渾身上下也沒有法力波動,便知此人應屬后者。
    一時間,陳九公心中大喜。雖然未能將那孔丘收入門中,但論及心xìng,此人僅憑數十年閱歷,遍查人間百態而將心境修煉到這個地步,遠勝自己門下大多弟子。
    心中驚嘆,面上卻不動聲sè,陳九公只是站在廬前淡笑不語。
    陳九公心中略有驚訝,那人更是大驚,自己這一雙眼睛足以看破世情,但向陳九公望去,只見其面上朦朧一片,看不清面相究竟如何。知道自己是遇到高人了,連忙正sè道:“此谷名為鬼谷,老夫以谷自號。你既是游學之士,今rì天sè已晚,山野之間露宿不便,請入內稍息,容老夫奉茶。”
    “好!”陳九公聞言,更是驚嘆,知道自己今天撿到了個寶貝,當下隨之入內,安坐堂上。
    鬼谷子也不以為意,徑自奉茶相待,二人相坐片刻,鬼谷子方才笑道:“觀尊客言行,不是邪惡之輩,今至僻靜幽谷,不知何事?”
    “哦?呵呵。”陳九公聞言笑道:“初時曾言我乃游學士子,隱士因何不信?”
    聽陳九公此言,鬼谷子搖頭道:“既是游學,為何無有半點行囊?”
    “好!”陳九公心中暗贊,笑道:“想必隱士也看出,吾并非凡人。今入人間,實有要事待辦。”
    鬼谷子面上一副了然之sè,神態自若地抿了一口清茶,方才一臉熱切地望著陳九公道:“老夫今五十有六,嘗聽聞鄉間百姓傳說山jīng海怪之事,心下也頗為好奇,不知尊客可否讓老夫開開眼界。”
    陳九公陡聞此言,差點將嘴中一口清茶噴出,當即指著鬼谷子大笑道:“汝當吾為那山jīng海怪?哈哈哈……貧道雖不是凡人,但也不是你口中的什么山jīng海怪。我觀你也有幾手道術在身,想來你先輩之中也有道門中人,難道不知三百多年前的天地與現在不同?”
    鬼谷子聞言,面上現出驚愕之sè,雙眼灼灼地看著陳九公道:“老夫祖上確實曾修道法,不過只學得皮毛法術,未聞大道。先祖常以此為憾,謂法、術、道三者,道乃根本,術只是手段。今未聞道,只得術,失其本源,終不能成仙了道。今尊客既說自己不是妖怪,又知三百年前事,莫非,你便是得了大道的神仙?”
    聽鬼谷子問起,陳九公想起當年隨老師趙公明出山,想起了與截教同門一起布萬仙陣,想起了自己孤身獨斗十二金仙……
    半響,陳九公顯出真身,對鬼谷子道:“今人世界道已不聞,唯術流傳,皆是些請神畫符之小道。所謂的人間道士,皆成術士也!然術之一道,極難以之修成逍遙神仙之體。吾乃中天紫微北極太皇大帝,今來人世間實為傳道。今與汝有師徒之緣,可愿拜吾為師,修習無上大道?”
    鬼谷子或許不知道什么是截教,什么是圣人,但當年玉帝冊封紫薇大帝,卻是傳告三界,人間多年來一直流傳自己大帝之名。一聽眼前這位不但是有道真仙,還是掌管rì月星辰的大帝,鬼谷子連忙拜倒在地,行那拜師之禮。
    受了鬼谷子九拜,陳九公正sè道:“雖有拜師之禮,但還要回山拜過祖師才算正式入門。”
    “弟子愿隨老師回山。”
    陳九公微微一笑,用手一指,一道青光沒入鬼谷子頂門之中,“汝尚在人間有一番功果,此時尚不是回山之時。此乃吾截教道藏八百卷,連同吾截教上清仙法,望汝好生修煉,不負吾截教威名。”
    “弟子謝老師傳法。”
    陳九公袍袖一卷,那鬼谷子便被一股大力托起,陳九公道:“汝心境穩固,今又得了緣法,想必百年之內便能霞舉飛升。等到了地仙界,為師自然接你上山。吾光明山乃圣人門下,汝在人間只管安心傳道,弘揚我教**,余者皆不必顧慮。”
    一聽老師還有吩咐,鬼谷子領命道:“弟子尊老師教誨,可弟子傳道,當傳何義?”
    “吾截教教義包羅萬象,概括起來便是眾生平等,有教無類八個字。吾教中上下皆乃重仁、重義之輩,主張兼容并蓄,不拘常格,具體闡述皆在那八百卷道藏之中,汝只需用心研讀,必有所得。”說到此處,陳九公看了鬼谷子一眼,“其實,汝所學本就與吾截教教義相仿,只管自傳便是。”言罷,陳九公化作一道青光消失在草廬之中,只留下那得了仙緣,喜不自禁的鬼谷子。
    離了鬼谷,陳九公心中頗為滿意,似乎連錯失孔丘的郁悶也一掃而空。這剛入門的弟子,不但資質不凡,心xìng穩固,又開創縱橫家一派,有氣運在身。
    最主要的是這鬼谷子所學,與自己截教教義相符,這才是讓陳九公最滿意的。
    今rì得此佳徒,陳九公大喜,當即也不急著去魯國,干脆化作一游方道人,在人間游歷。
    或踏舟江河之上,或懶臥青山側旁,整整七年,陳九公在人間轉了一圈,絲毫無有那孔丘下落,也沒有再遇到像鬼谷子那樣的佳徒。
    ……
    一陣惡風從身后呼嘯而來,陳九公輕輕搖頭,任那大刀砍在自己身上。
    “啊!”一聲驚呼從背后傳來,陳九公緩緩轉過身來,只見一大漢,手持半截砍刀,驚訝地望著陳九公。
    陳九公淡淡一笑,朗聲道:“好,好!沒想到這人間還有化形的妖族,想來資質不錯,正好為吾充當個腳力。”
    這大漢乃吊睛白額猛虎修煉成jīng,是人間四大妖王之一,兇名赫赫,就在這虎頭山稱王稱霸。
    此妖極愛血食,不但撲殺過往行人、修士,就連山中jīng類、野獸亦不放過。所以,自其修煉二百年來,這虎頭山鳥獸絕跡,除了他,再無第二個生靈。
    今rì正好遇到了觀山賞水至此的陳九公,這虎妖也顧不得那些,直接持刀來取。多年稱雄一方,雖然不是頂尖的強者,但這老虎自信,只要自己想走,沒人能攔得住自己。
    不知道是他的運氣,還是不幸,這老虎碰上了一個硬茬子。雖然現在的陳九公只有天仙法力,比他強不了多少,但陳九公以星辰之力錘煉多年肉身,別說是他手中那凡鐵所制的鋼刀,就是普通的后天靈寶,都未必能損害分毫。
    不用打,這老虎就知道陳九公不是自己能對付的了的,連忙將身一晃,一陣妖風憑空而現,卷起這虎妖直奔山外飛去。正所謂:云從龍,風從虎。凡是虎類得道,一般皆可驅風,這老虎自信的本錢也就在這兒。
    可是,你驅風之術再快,又豈能比得過靈寶?陳九公手中有數件頂級靈寶在,但都不敢用。原因無他,就是怕把這老虎承受不住,再被打死。
    捆仙繩!這自俱留孫手中得來之后,因嫌其威力太差,這么多年來基本上都沒用過。嗯,此寶正好。
    將捆仙繩祭起,將那虎妖捆住,伸手一招,出現在眼前,陳九公哈哈一笑,在這虎妖身上拍了兩下,只聽得一聲虎吼傳來,這虎妖竟然化作一匹白馬。
    陳九公現在是游歷人間,怎么也不能騎虎四處走啊,正好想起了那唐三藏的白龍馬。且先讓這老虎委屈幾年,rì后賜他一番機緣便是。
    陳九公翻身上馬,隨手在旁邊樹上摘下一根柳條,化作長鞭,打馬直奔魯國而去。
    這一rì,陳九公來到魯國最北方的魯山腳下,只要翻過此山,便是魯國境內了。
    這些年,陳九公從來都是遇山觀山,遇水賞水,今rì也不例外。
    可正當陳九公往山上行去之時,只見遠處大道上,一大一小二人行來,那孩童陳九公不認得,但看清他旁邊的女子時,陳九公眼中jīng光閃動。
    這不正是當年那丘山草廬中那個臨盆的婦人嗎?
    如此說來,那孩童就是……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