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4)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4)      第959章因果(10-24)     

截教仙173 血海之戰之如來涅盤


    截教仙172第一百七十二章.血海之戰之冥河落敗
    第一百七十二章血海之戰之冥河落敗
    相傳天地未開,鴻蒙未判之時,混沌中孕育兩大混沌至寶,一為開天斧,二為三十六品混沌蓮臺。c。m44rc。m
    后盤古欲以力證道,持斧開天,不但破開混沌,亦將那混沌蓮臺斬碎,使其一分為三。
    十二品金蓮落于西方,被西牛賀洲第一個生靈接引道人所得,并從中悟得寂滅之道,為西方教教義,后化佛門,直傳至今。
    而青蓮、血蓮之中蘊含的皆乃同源的造化之道,否則上古之時,青蓮道人也不會想奪冥河老祖的十二品血蓮。
    冥河老祖對造化之道領悟頗深,當年見女媧娘娘捏土造人,也創出阿修羅一族。
    當親眼得見冥河老祖以造化之道將元屠、阿鼻雙劍合二為一時,在場的所有大神通者都驚呆了。
    “帝君,這冥河老祖若不是選錯了道,憑他這一手足以得證混元。”
    “嗯。”看著冥河老祖手中那殺氣騰空的寶劍,陳九公正色點頭。此劍想來就是冥河老祖為對付那青蓮道人的弒神槍準備的,可不想先被釋迦摩尼等佛門高手碰上了。
    曾奉通天教主之命前往西岐布誅仙陣的釋迦牟尼也看出來,冥河老祖那口雙色寶劍,單從殺氣上來看,已經超過了誅仙四劍的任意一劍,威力端得不可小視。
    “師弟小心。”知道孔雀如來因多寶如來被冥河老祖所殺之事憤怒,釋迦牟尼卻是怕他再有失。
    “吾再與他斗上一斗,師兄還需分心照看身后的同門。”孔雀如來雖知自己不是冥河老祖的對手,但截教又豈有怕死之人。無論是為了烏云仙,還是為了師兄善尸,此時都沒有退縮之理。
    可就在這時,一陣微風拂過,眾人紛紛心生警兆。這六道輪回之中,若無力催動,絕不會有風。就好似冥河老祖出血海時,以狂風卷動血水漫數萬里陰山一般。
    望著西方,冥河老祖眉頭一皺,沉聲道:“汝倒是命大,竟然還沒死。”
    一道青光閃過,楊眉道人出現在血海之上,袍袖一攏,向冥河老祖打一稽首道:“多年未見,老祖神通更勝當年。”
    冥河老祖冷哼一聲,“想必是那準提讓你來的吧?”
    “老祖即知又何須再問……”
    還未等楊眉道人說完,冥河老祖直接出言打斷,“既然如此,爾等一起上吧!”說著掌中長劍一抖,數道劍氣直奔楊眉道人和佛門眾準圣而來。
    大袖飄飄,雙袖連連揮動,就從這楊眉道人袖中無數柳枝飛出,如長鞭一般交織成網,將一道道劍氣全部擋下。
    在陳九公眼中,這道道劍氣已經不弱于剛才那闡教四仙布下的誅仙劍陣中四口神劍發出的劍氣,但卻被那柳枝盡數擋下。陳九公卻是不知這突然出現的道人是誰,竟然會有這般手段,更不知這道人與西方是什么關系,日后會不會來找自己麻煩。
    劍氣被楊眉道人擋住,最驚訝的還要屬冥河老祖,驚訝的看了一眼楊眉道人,冥河老祖在意的并不是自己劍氣無功,“為了佛門,值得你這樣嗎?”
    “咳……咳咳……”擋住冥河老祖一波劍氣,楊眉真人胸口一陣劇烈起伏,不住的咳嗽,口鼻皆有鮮血流出。
    “昔日準提圣人有救命之恩,楊眉不得不還。”這楊眉道人卻是口是心非的很,明明是想讓準提佛母日后向青蓮道人求情,為其療傷。否則若是為了報恩償還因果,在須菩提祖師找上他時也不會推三阻四。
    “好!”冥河老祖嘴角露出一絲冷笑,手中神劍之上光芒大作,“吾雖就不出幽冥血海,但亦聞空心垂楊柳行那以力證道之法。就連一代妖皇東皇太一亦言未曾見楊眉,實乃平生憾事。今日就讓冥河來看看以力證道有何不凡之處!”
    “咳……咳……必不教老祖失望!”
    這楊眉道人卻也是上古之時的頂尖強者,在當時的洪荒之上,楊眉的本事還要在同期的接引、準提之上。而且這楊眉道人是開天辟地以來,第一個試圖以力證道的修士。
    先天靈根著實不凡,又因神通廣大,與西方另外兩位強者之一的準提還是鄰居。楊柳道人以本體空心垂楊柳在西方方寸山汲取天地靈氣,錘煉自身。往日皆以元神顯化前往紫霄宮聽道,或是游歷洪荒,尋朋訪友。
    誰知這向來無事的西牛賀洲竟然迎來了一次劫難,就是那道祖成圣之前并稱洪荒第一,而道祖成圣之后,也是道祖之下第一的祖龍、鳳母二人,在西牛賀洲上決死一戰。
    楊眉與準提同為先天靈根所化,曾在一起論道,二人交情深厚,又同在十萬里靈臺方寸山開府。若是別的事,準提道人肯定會相助楊眉護住本體,但那兩位強者爭鋒,準提道人自保尚且不易,又那里能護得楊眉周全?
    當時尚無有六道輪回,肉身損則魂飛魄散,。在為難之時,準提道人只能將萬丈高下的空心垂楊柳移至師兄接引道人的靈山之上,栽在八寶功德池旁溫養。
    等楊眉回來的時候已經晚了,但事已至此,皆是時運不濟,只能慢慢的調養。
    可是自道祖第一次開講至今,數萬年過去了,楊眉道人才堪堪能化作人形,離全盛時期還差得遠呢。其實今日楊眉真是不愿與冥河老祖在此爭斗,但自己繼續這么調養,十萬年、百萬年也未必能復原本源,可若能得那造化青蓮相助,以同源的甲木之氣,自可痊愈。
    知道那青蓮與準提關系密切,楊眉這才出山來斗冥河老祖,更是不惜動用自己那一絲本源,與冥河老祖相爭。反正若得青蓮道人相助,一切皆可恢復如初,楊眉又豈不知哪多哪少。
    一個是以力證道的空心垂楊柳,一個是悟得三條大道法則的冥河教主;一個本源受損,一個失了血神分身。可那楊眉道人,此時在血海之上卻是拼了老命。
    只見得一道青光與一道血光縱橫交錯,在場的只有釋迦牟尼、孔雀如來、玉帝、王母能略看分明。
    “師弟,速速相助那楊眉道人。”
    聽釋迦牟尼之言,孔雀如來正色點頭,肩膀微微一抖,一團五彩霞光出現在孔雀如來身前。深吸一口氣,一口精血噴在五彩霞光之上,那團霞光之上顏色不斷變幻,最后變為混沌之色直向那道血光飄去。
    看著孔雀如來的目光一黯,釋迦牟尼知道師弟這一次恐怕要坐關千年才能恢復了。
    但此時不是計較這事的時候,五大明王一起飛身而出,在空中結成陣勢,一道煞氣從站在中央的不動明王頂上沖起,向那血光而去。
    以力證道卻是與他法不同,也不用參悟大道法則,但這楊眉道人一招一式之間,竟然都蘊含著大道法則。
    頭頂玄元控水旗,腳踏十二品血蓮,手持神劍,冥河老祖絲毫不落下風。
    一道神光閃過,此光竟呈混沌之色。神光連刷,玄元控水旗和十二品血蓮布下的防御也連連顫動,而就在這時,一道煞氣趁著神光連刷,防御漸薄之時,終于突破了的防御,撞在冥河老祖持劍的手臂上。
    只感覺小臂一麻,持劍之手一顫,冥河老祖心頭一顫,一物已經重重地打在冥河老祖面門之上。
    那寶貝倒飛回楊眉道人手中,被其收入袖中,再看冥河老祖一頭跌入血海之中。
    此時的揚眉真人渾身是血,不過不是冥河老祖造成的,而是從他口、鼻之中流出的。
    身上青光不住的閃動,楊眉道人大叫一聲,化作一株巨樹現于幽冥血海之上。
    “師弟。”
    孔雀如來點了點頭,上前一步,背后青光一掃,將那萬丈空心垂楊柳收入青色神光之中。
    遠處見佛門終于取勝,玉帝對陳九公道:“帝君,吾與娘娘先回天庭了。”
    “大天尊請便。”
    與陳九公、蒼甲真人告辭,玉帝、王母一起上了車駕,童子、童女們驅車向天庭而去。
    看著那離去的佛門眾人,陳九公也知道了此次佛門六道輪回之行的底牌是什么,那楊眉道人真是厲害,竟然敢試圖以力證道,還好此人有重傷在身,不然對自己截教而言還真是麻煩。
    “真人可愿隨吾往血海幽冥宮一行?”此時不光那袁洪和鐵扇公主還在血海之中,而且陳九公也要與冥河老祖談一些事。雖然此次因師伯、師叔出手,陳九公沒有從中作梗破壞佛門的計劃,但不代表陳九公就會放過那駐扎在陰山上的地藏王菩薩,決不能讓佛門這么容易的就從六道輪回抽取氣運。
    在與天庭結盟后,陳九公發現了盟友的好處。在洪荒之中,可不像前世那樣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在這個世界里,敵人就是敵人,朋友就是朋友。雖然以前無有交情,但陳九公和冥河老祖有共同的敵人佛門,還有那位傳說中的青蓮道人。
    “帝君相邀,蒼甲豈敢不從?”。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