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8)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8)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8)     

截教仙181 玄都失寶


    截教仙171第一百七十一章.血海之戰之如來涅盤
    第一百七十一章血海之戰之如來涅盤
    西方靈山之上,八寶功德池前,阿彌陀佛原本就疾苦的臉上更是疑云密布,“師弟,似乎釋迦牟尼他們遇到了麻煩了。c。m”
    這準提佛母臉上無有絲毫有色,反倒饒有興致地贊嘆道:“這冥河果然不凡,可惜一步錯,步步錯。”
    這時,阿彌陀佛有些著急,“師弟,事已至此,速速請楊眉道友出手相助啊。”
    斜月三星洞,須菩提祖師睜開雙眼,從蒲團上站起身來,來在洞前。只見一株參天古木直入云霄,卻是那先天甲木之靈根空心垂楊柳。
    伸手在柳樹上拍了兩下,須菩提祖師輕喚道:“道友,道友……”
    巨樹之上青光一閃,化作一青衣道人出現在須菩提祖師身前,“多年未見,道友已得證混元,可貧道……哎……”
    見楊眉道人長嘆,須菩提祖師淡淡一笑,“道友豈不知大道五十,天衍四九,遁去其一,天下生靈皆有一絲機緣。”
    楊眉道人聞言,搖頭苦笑,“道友不必安慰楊眉,當年大劫,本源已損,若非道友相助,楊眉早已損落。”說著,楊眉道人向須菩提祖師問道,“道友今日將吾喚醒,想來是有要事。”
    “不錯,若非要事,吾也不會喚醒道友。”
    當聽到須菩提祖師是讓自己前往六道輪回相助佛門高手擊敗冥河老祖時,楊眉道人面上略顯憂色。
    當年祖龍、鳳母在西牛賀洲之上一戰,二人最后同歸于盡的一擊,將這位楊眉道人給波及了,導致其本體空心垂楊柳本源受損。多虧當時的準提道人念及雙方同為先天靈根,又同處西方,才將其帶回靈山,置于八寶功德池旁,得那造化靈水滋潤。后來,才被準提道人移至這斜月三星洞前。
    與圣人結下因果,必當償還。但今日須菩提祖師提出,請他前往幽冥血海相助佛門諸佛擊敗冥河老祖,卻是讓楊眉道人有些犯難。
    當年修為未損之時,或許還可與冥河老祖分個上下,論出高低。但如今尚未恢復昔日全盛的狀態,而那冥河在幽冥血海數萬年,一身神通恐怕早已不是自己可以比擬得了得。此次雖只是出手輔佐釋迦牟尼取勝,不過若出手,苦修多年才恢復的本源,恐怕又要有所損傷。
    見楊眉道人臉上陰晴變化,須菩提祖師頓時明了其心中所想,“道友可知青蓮道友?”
    “青蓮道友?”一聽青蓮之名,楊眉道人眼前一亮,心中有所領悟,但卻不言明,只是問道:“若是能請青蓮道友出手,必可降得冥河教主。”
    “青蓮道友能出手,吾還用跟你廢話?”須菩提祖師心中如此想道,口中卻稱,“青蓮道友參悟造化玄功,如今尚未出世,還得需道友出手助我佛門擊退冥河教主,日后遇青蓮道友,吾必請其為道友醫治本源。”
    “道友之言當真?”
    “自是無假。”
    須菩提祖師此言一出,楊眉道人聽得心花怒放,連忙躬身對須菩提祖師一拜,“如此卻是有勞道友了。”
    “無妨,無妨。”須菩提祖師伸手扶住楊眉道人,又道:“如此還請道友助我佛門一臂之力。”
    “道友放心,貧道這就去助諸位佛祖挫敗那冥河教主。”
    看著那化作青光離去的楊眉道人,須菩提祖師面無表情,眼中精光閃爍,心里卻甚是不滿。這楊眉與自己結下因果,竟然還敢推三阻四,他日必要其吃此苦果。
    圣人喜怒,不顯于臉,不形于色。就是揚眉真人現在站在須菩提祖師面前,也看不出其心中所想。
    洪荒之中,流傳這樣一個傳說,血海不枯,冥河不死。
    幽冥血海在天地開辟之初,魚蝦不興、鳥蟲不至,天地戾氣全都聚在了此處。但就在這兇煞之地,卻誕生了一個生靈,就是今日的冥河老祖。
    在阿修羅族沒有出世之前,冥河就是幽冥血海數萬年間的唯一生靈,氣運牽扯之下,冥河老祖將整個幽冥血海煉做分身。只要他愿意,只需舍棄自己那四億六千萬血神分身,便可回到血海之中。
    見冥河老祖在誅仙陣中,憑空消失,釋迦牟尼心下一凜,大呼不好,連忙飛身出了大陣,直往血海上飛去。
    此時血海上空,那些佛陀、菩薩、羅漢、金剛,還在誦經做法,將整片幽冥血海籠罩在佛光當中。
    猛然間血海分開,冥河老祖在此從血海中現身,頓時將這三千佛門中人嚇了一跳。
    看到這么一會兒,就有萬余阿修羅族被人度化,冥河教主心中暴怒,一道千丈血光沖起,直奔眾人橫掃而去。
    突有此變,不光是佛門眾人大驚,連遠處的陳九公也是心頭一顫。這三千人可不光是佛門弟子,他們都是日后要回歸截教的陳九公同門,其中那虬首、靈牙、金光三人還是通天教主的親傳弟子。
    可遠水救不了近火,就算陳九公有心相助,也來不及了,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那兩道血光將昔日那些同門籠罩其中。
    突然,金光閃過,一尊千丈佛陀現于血光之中,此佛千臂,持千般法器,正是釋迦牟尼善尸分身多寶如來。周身上下散發無盡佛光,將身后那些佛陀、菩薩、羅漢、金剛護在其中,面對如蛟龍一般的元屠、阿鼻雙劍,多寶如來面無懼色,祥和一片。
    兩道血光之中,一白一綠兩道劍光斬在多寶如來身上。霎時間,血光暴起,但在這時竟被多寶如來身上發出的佛光所籠罩,無有一絲能突破佛光,傷及其后的佛門弟子。
    善哉!善哉!
    我歷無量量劫。
    過十萬億佛土。
    照十方國無所障礙。
    如是等恒河沙數諸佛。
    如是未來降生東土。
    善哉!善哉!
    無上甚深圓滿正等覺!
    ……
    多寶如來臉上莊嚴肅穆,慢慢念動些話語,起初聲音洪亮,響徹整個幽冥血海,可漸漸的聲音越來越小,越來越玄,細不可聞。隨著聲音的細小,多寶如來的身形漸漸黯淡,最后消失,化為了九顆舍利,飛入六道輪回之中。
    隨著多寶如來涅槃,兩道血光倒飛回冥河老祖身前,入得一鞘之中。
    “大師兄!”親眼見多寶如來涅槃,那些佛陀、菩薩、羅漢、金剛大怒,一起出手,各種寂滅法術向冥河老祖打去。
    見到多寶如來為救這些人硬抗自己元屠、阿鼻雙劍而死,冥河老祖心里也是微微一嘆,但此時這些佛門弟子又出手,冥河老祖袍袖一揮,幽冥血海血水上涌,將那千般佛門法術盡數擋下,又如驚濤駭浪一般席卷而去。
    這時十佛早已趕到,各展神通,繼續與冥河老祖激斗。
    “不愧是截教首徒!”眼見釋迦牟尼為救同門,不惜舍了善尸分身,玉帝開口贊道。
    微微搖頭,現在陳九公心里有的只是對師伯的敬佩,卻無惋惜。而對冥河老祖斬殺大師伯分身之事,也不記恨。畢竟雙方斗得你死我活,不留手也是正常。而且陳九公聽清楚了多寶如來涅槃時所言“如是未來降生東土”,看來多寶如來死在冥河老祖劍下,還應該好好感謝他呢。
    見師兄分身被殺,孔雀如來目中噴火,沖在冥河老祖身前,五色神光連連刷動,化作赤、青、黃、白、黑五個萬丈高下的巨人一起揮舞拳頭向冥河老祖十二品血蓮和玄元控水旗布下的防御上轟去。其后佛門眾準圣一起出手,藥師王佛手中七寶妙樹連刷,大日如來揮動接引寶幢,東來佛祖掄加持寶杵……還有那三千佛門弟子,雖然不敢靠近冥河老祖,卻以各般神通、法術,如雨下一般從頭到腳一頓猛攻。
    為了擺脫誅仙陣,冥河老祖舍棄了祭煉了數萬年的四億八千萬血神分身,但這冥河老祖是一點也不肯吃虧,也將釋迦牟尼的善尸分身多寶如來斬殺。可是如今再戰,少了那來無影去無蹤,幾似無盡的血神分身相助,對冥河老祖而言,無論是攻擊,還是防御,都受到很大的影響。
    佛門這邊雖少了多寶如來,但佛門十一大準圣,哪個沒有金身化身。所以多寶如來的涅槃,對佛門影響并不大。還好此時冥河老祖不光出了誅仙陣,也無了阿利耶多羅菩提大陣,而且身處血海之上,占地利之勢與佛門纏斗。
    有十二品血蓮、玄元控水旗護身,冥河老祖暫時絕無性命之憂,但讓其煩心的是這佛門中人在多寶如來涅槃之后,似乎變得瘋狂起來。特別是那孔雀如來和那三千弟子,就好像法力不要錢一般。俗話說蟻多咬死象,這些人可不光都是螻蟻,還有十一位準圣,若是就這么一直僵持下去,最后的結局還真不好說。可嘆自己阿修羅氣運不足,至今仍無人斬尸,否則也可為自己添些助力。
    心中打定主意要速戰速決,冥河老祖手中元屠、阿鼻雙劍一合,青白二色光芒大作,雙劍消失,只余一把通體青白雙色相間,殺伐之氣更在元屠、阿鼻之上的長劍,現于冥河老祖手中。。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