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8)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8)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8)     

截教仙180 半路截殺

第一百七十章.血海之戰(七)
    上一次孔雀如來以五色神光將元屠、阿鼻雙劍收走,但未等鎮壓,便被雙劍破開。
    可如今有誅仙劍陣加持,又有十一位準圣在側,孔宣相信只要自己的神光能將冥河老祖收入其中,就必可將其鎮壓。
    眼見十二品血蓮防御終于被自己破開,孔宣這才將一直為冥河老祖所留的水性神光祭起,向冥河老祖刷去。
    一支黑色小旗自冥河老祖頂上飛出,旗面招展,一朵黑蓮顯現,擋住黑光。
    “玄元控水旗!”
    剛才只顧著破那十二品血蓮,卻是疏忽了冥河老祖還有這么一件至寶。
    朵朵黑蓮涌現,任那黑光連刷,也破不開玄元控水旗。
    冥河老祖腳下十二品血蓮之上紅光大作,與玄元控水旗發出的黑光相連,有著兩件至寶在手,又悟得了其中玄水、造化之道。此時的冥河老祖論及防御更勝那頂著天地玄黃玲瓏寶塔,手持太極圖的玄都**師。
    頭頂玄元控水旗,腳踏十二品血蓮,手持元屠、阿鼻雙劍,冥河老祖可不像那玄都**師守強攻弱,而是攻強,守也強。
    冥河老祖知道孔雀如來的五色神光得誅仙劍陣加持,威力決不可小視,雙劍不再離手,就這么殺入眾佛之中,與這些佛門準圣戰在一起。
    有了威力大增的五色神光連刷牽制,釋迦牟尼等人與冥河老祖相斗在一起,雙方你來我往,冥河老祖雙劍之威雖然霸道,但每當有佛門高手遇到險情時,都有其他人相助。而冥河老祖一身防御超群,佛門眾人拼盡全力,也難破其玄元控水旗與十二品血蓮。
    暫且不提佛門諸準圣與冥河老祖僵持在一起,再說那另一座誅仙劍陣之前,陳九公騰地一下站起身來,這時蒼甲真人已至兩儀微塵大陣之外。
    看著面前兩儀之氣凝聚成的天地,蒼甲真人一怔,但他能夠感覺到陳九公、玉帝、王母就在陣中。
    “好一座大陣!”眼中精光閃爍,說實話,蒼甲真人真不愿入陣,但聚仙旗相招,又不能不入。
    輕嘆一聲,狠狠一跺腳,蒼甲真人飄然入得大陣之中,只見那陳九公三人正在前方等著自己。
    “見過大天尊、娘娘、帝君!”
    “真人辛苦了。”
    沖著玉帝、王母淡淡一笑,這時蒼甲真人卻發現陳九公面色鐵青,連忙收起笑容抬眼向陳九公身后望去,頓時大驚失色。
    “這……”雖然認不得這大陣,但蒼甲真人能感覺得到,此陣論及殺伐,決不在那十二都天神煞大陣之下。
    面如沉水,陳九公開口道:“今日相招真人前來,還請真人助吾破此陣。”
    知道陳九公得通天教主真傳,己方又有四位準圣在此,蒼甲真人絕對不會在這個時候惹陳九公不悅。當即朗聲道:“帝君盡管差遣。”
    “好!”陳九公取出定海珠交在蒼甲真人手中,“真人,你從陷仙門而入,將那陷仙劍定住,只待雷聲一響,便將陷仙劍摘下。”陳九公的辦法就是當日三教四圣破誅仙陣的辦法,這誅仙陣最關鍵的就是要將那四劍一起定住,否則一劍動,其他三劍皆動。今日陳九公一方有四位準圣,比對手多了一人,必可奪回一劍。只要少了一劍,二教休想再布下誅仙陣,到時取回其他三劍就容易了。
    “陷仙劍……”蒼甲真人當年在紫霄宮中得聞大道,亦曾親見道祖分寶,感受過那誅仙四劍的煞氣。雖然沒有見過誅仙劍陣之威,但那與誅仙劍陣同號上古三大殺陣的十二都天神煞大陣和周天星斗大陣,蒼甲真人卻都見過。
    “大天尊、娘娘,咱們三個從其他三門入陣,入陣之后,將那三劍定住。若是能有機會奪劍,就奪劍。若是無有機會,你我也不可強求,只要將這二教擊退便可。”陳九公與那玄都**師是不分上下,而有了誅仙劍陣牽制,那三人以此為依仗,卻是難對付了一些。不過陳九公也不貪心,此次只要那蒼甲真人能夠建功即可。
    “好。”玉帝點頭答應,來在陳九公身旁,拍了拍他肩膀,正色道:“九公放心,有朝一日,我和師妹定會助你奪回誅仙四劍。”
    聽玉帝之言,陳九公心里一暖,哈哈一笑,“多謝大天尊、娘娘,吾等這就入陣會他一會!”
    玉帝入誅仙門,王母進戮仙門,陳九公踏入絕仙門中,而蒼甲真人按陳九公吩咐,小心翼翼的進了陷仙門中。
    在誅仙門內的廣成子一見玉帝入陣,舌綻如雷,一聲巨吼。“還不動!”
    站在八卦臺上的太乙真人、赤**,玉鼎真人,道行天尊連忙點頭,四道人一起掌心凝聚雷光,念動真言。
    四道掌心雷祭出,各自震動了誅、戮、絕、陷四把寶劍。
    入陣的陳九公四人只感到一股極大地壓力撲面而來,令人窒息,呼吸都不順暢。
    霎時間,大陣之中金蛇狂舞,風氣呼嚎,乾坤蕩漾,雷聲激烈。
    四把寶劍各射一道光芒,分別向入得陣中的陳九公四人而來。
    感受著一道劍氣襲來,陳九公四人打了一個寒顫,只覺得心中涼颼颼地。
    取出離地焰光旗一展,將劍光擋住,望著那絕仙門中的玄都**師,陳九公二話不說,持青萍劍、化血神刀直奔玄都**師殺去。
    見陳九公向自己殺來,玄都**師不驚反喜,本來陳九公就破不開自己的防御,如今在這誅仙劍陣就更別想了。而且有門上那絕仙劍,還有可能讓陳九公吃個大虧。
    可與陳九公斗了兩招,玄都**師才發現陳九公慢慢地由攻轉守,雖然頂上絕仙劍不住發出劍氣,當卻被離地焰光旗擋下。而自己的騰空劍、玄都紫府劍被青萍劍、化血神刀敵住。
    離地焰光旗上焰光沖天,將絕仙劍包裹其中,但那絕仙劍鋒利無比,道道劍氣縱橫,直將焰光撕得支離破碎。
    頂上青氣沖起,十二桿星辰幡飛出,圍在絕仙劍外,結成陣勢。劍光襲來,十二桿星辰幡招展,十二元辰現于幡前,一起出手打出道道法決,配合離地焰光旗發出的焰光,要將那不斷顫動,發出劍氣的絕仙劍定住。
    玄都**師身上紅光一閃,一與玄都**師有七八分相似,身穿紅色道袍的道人現于陣中,持劍向十二桿星辰幡前殺去。
    “滾!”好不容易有將絕仙劍定住的趨勢,陳九公豈會讓玄都攪合了,當即取出紫電錘直奔玄都惡尸打去。
    知道這紫電錘在陳九公手中不一般,玄都**師不敢讓自己惡尸挨這么一記,連忙太極圖一抖卷向紫電錘。
    二人爭斗不休,你來我往,各有攻守。
    相比陳九公,玉帝、王母面對的對手可是容易多了。誅仙門中,玉帝以昊天鏡定住誅仙劍,一把屠巫劍上下翻飛,殺得廣成子節節敗退。只有那翻天印能給玉帝造成一些麻煩,入陣之時,知道在戮仙門中的是云中子,玉帝就將素色云界旗交還給了王母,畢竟那盤古幡可是洪荒第一攻擊至寶。此時無了素色云界旗,每當翻天印擊來,玉帝只能揮劍相抗,這也就給了廣成子喘息之機。
    戮仙門內,王母就站在門下,頂上金烏羽冠發出玄光將那戮仙劍定住,手中素色云界旗迎風招展,氤氳遍地,擋住急射而來的道道混沌劍氣。
    看著那穩如泰山的王母,云中子心中暗惱,這王母修為遠勝于自己,那素色云界旗雖不如盤古幡,但自己也發揮不出此寶的十成威力。
    蒼甲真人小心翼翼入了陷仙門中,見那門上懸掛的陷仙劍上射出一道劍氣,連忙一拍頂門,一座高十三層,通體黝黑的寶塔現于頂上,正是當日從那無極老祖手中奪來的天魔塔。在落入蒼甲真人手中后,這魔道至寶被其以玄功重新祭煉,其中魔頭、魔氣早無。
    這被蒼甲真人取名為蒼甲塔的靈寶,發出道道黑光,將陷仙劍定在空中。在這陷仙門內無人,蒼甲真人也不往里行,直接盤膝坐在門內,打出道道法決在頂上靈寶之內,將陷仙劍穩穩定住,只等陳九公發雷。
    “不妙!”玄都、廣成子、云中子三人坐鎮三門,不知什么情況,但那在八卦臺上的太乙真人四人可看到了,不但有陳九公三人,還有蒼甲真人入陣,而且這位準圣已經將陷仙劍定住。
    “師兄,怎么辦?”太乙真人來在赤**身旁問道。
    赤**眉頭緊皺,知道這盜版的誅仙劍陣,絕對沒有那上古第一殺陣之威,定當擋不了四位準圣聯手。事已至此,赤**知道這一次師弟太乙真人入駐六道輪回的事,恐怕是不行了。既然大事難成,若再不退走,恐怕連誅仙四劍也會有失,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俗話說:道化賢良釋化愚。這句話在闡教,在元始天尊這里,發揮到了極致。闡教十二金仙沒一個資質差,只是時運不濟,在巫妖隱退之后,就是截教大興。等后來闡教興盛之時,皆已三花被削,與凡人無疑,氣運再強又有什么用啊。
    今日在這誅仙劍陣之中,赤**極為果斷,見事不可為,招呼一聲,四仙一起收了誅仙四劍,飛身離去。
    廣成子三人正與陳九公、玉帝、王母相斗,突然見身旁誅仙劍撤,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此陣一撤,再無回天之力。
    玄都**師將太極圖一抖,一道金橋出現,廣成子、云中子一起隨其立于金橋之上,一起消失不見。
    “這闡教弟子反應倒是挺快。”
    望著那立在陰山上的菩提樹林,陳九公不知這陣中雙方戰事如何。如果按陳九公的打算,不但要將人、闡二教擊退,還要相助阿修羅族據佛門。但今日見師伯與諸位師叔如此賣力,陳九公感覺其中必有隱情,也就放棄了開始的打算。
    不過不管此戰戰果如何,就算那佛門取勝,陳九公也會聯手冥河老祖將地藏王菩薩壓制在陰山之上。
    此時阿利耶多羅菩提大陣中的誅仙陣內,冥河老祖手持雙劍而立,十一尊金身將其圍在當中,再外就是佛門十大高手,還有那立于八卦臺上的孔雀如來。
    “不錯,不錯。”冥河老祖將手中劍收入一鞘之內,二目掃過眾人,最后落在釋迦牟尼身上。“斗也斗了,打也打了,汝等奈何不得吾,就此退去吧。”
    “退?”誅仙四劍出現在眼皮底下,釋迦牟尼都將其暫置一旁,只為擊敗冥河老祖,救得師弟烏云仙脫困,豈可就此退去。
    眼中精光閃爍,釋迦牟尼來在地藏王菩薩身旁,“汝速出陣,帶佛門弟子攻打幽冥血海!”
    “是!”地藏王菩薩聞言,連忙飛身出了誅仙陣,高呼道:“傳萬佛之主釋迦摩尼如來法旨,佛門上下齊攻幽冥血海!”
    聽地藏王菩薩之言,菩提樹林中,現出朵朵金蓮,那些佛陀、菩薩、羅漢、金剛一起現身。可這些人看都沒看地藏王菩薩,只是在虬首菩薩、靈牙菩薩、金光菩薩的帶領下一起飛至血海之上,默念經文,催動佛光。
    虬首、靈牙、金光三人就相當于陳九公前世的文殊菩薩、普賢菩薩和觀世音菩薩,雖是菩薩果位,但在小乘佛教之中的地位只在過去現在未來三佛之下,更在其他諸佛之上。
    三千人一起出手,頓時血海之上一陣翻騰,一片片金光灑下,一時間,整片血海似乎變成了金色。
    揮舞雙劍破開多寶金身,看著元屠劍上那金色的血液,冥河老祖冷哼一聲,“汝等要戰,老祖自是奉陪到底,又何必如此?”
    知道冥河老祖說的是什么,釋迦牟尼示意諸佛停手,上前一步向冥河老祖一禮,“實是無奈,才出此下策,還望老祖莫怪。只要老祖允許地藏王菩薩在陰山傳道,吾佛門上下就此退去。”
    看著釋迦牟尼,冥河老祖搖頭道:“汝與那孔雀當真不錯,但若要以此陣困住老祖,卻是不夠。罷了,今日就讓汝等死心吧。”說著,冥河老祖身上血光流轉,整個人憑空消失在誅仙陣中。(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