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3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3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30)     

截教仙179 圣人起殺心

第一百六十九章.血海之戰之誅仙劍陣
    若是只有玉帝一人,或許合廣成子、云中子師兄弟二人之力,加上數件靈寶,可以相抗。但王母一動,都不用打,就知道結果如何,所以廣成子連忙高呼。
    今日玄都**師在此布下兩儀微塵大陣,并不是要以此陣把陳九公三人怎么樣。當年的四教都有自己的鎮教大陣,就好像截教的萬仙陣、佛門的阿利耶多羅菩提大陣一樣,這兩儀微塵就是人教的鎮教大陣。此陣雖為圣人所創,威力也是不凡,在陳九公前世記憶里有著赫赫威名。但要想單憑此陣,或許可以給幾人增加一些地利上的優勢,使得陳九公無法引十二星辰之力相助,可要想扭轉戰局,卻是不可能的。
    所以在入陣之時,玉帝就對陳九公說,這人、闡二教敢邀戰,就必定還有后招。
    這時,赤**、太乙真人、玉鼎真人、道行天尊,昔日的闡教十二金仙之四,在兩儀微塵大陣之中現出身來,手中各持一劍。
    四人隱藏在陣中,借兩儀之氣遮掩,陳九公發現不了。但四人這一現身,陳九公頓時發現了四人,當看見那四人手中的寶劍時,陳九公不由得勃然大怒。
    顧不得那玄都**師祭起的雙劍,陳九公飛身直奔距離自己最近的玉鼎真人撲去。
    “師弟,速速出手!”見陳九公棄了玄都**師,被玉帝、王母逼得手忙腳亂的廣成子,打出法決在自己頂上那八景宮燈之上,道道火光繚繞。
    當年廣成子、赤**、玉鼎真人、道行天尊四人奉元始天尊之命,從誅仙劍陣四門而入,將誅仙四劍摘去。后來通天教主為門下弟子之死,在萬仙陣前斷了三清之名,元始天尊一不做二不休,以盤古幡將誅仙四劍中的通天教主真靈斬殺,而后將四劍直接賜給了當日摘劍的四大弟子。
    而廣成子等四人得了誅仙四劍之后,也知道這四劍是怎么來的,平日從來不敢動用。今日元始天尊派太乙真人入駐地府,為闡教收攏氣運。但現在人、闡二教勢單力薄,老子便命玄都以兩儀微塵大陣為基,充當誅仙劍陣陣圖,配合誅仙四劍,布下翻版的誅仙劍陣,不求有功,但求無過。
    “嗯?”就在誅仙四劍出現在兩儀微塵陣中時,那陰山之上,阿利耶多羅菩提大陣之中的釋迦牟尼頓時有所感覺。眼中精光一閃,釋迦牟尼心中暗惱。但今日確實是抽不開身,這冥河老祖太厲害了,四億八千萬血神分身縱橫馳騁,饒是佛門這么人,合力圍攻到現在,也只是不勝不敗的局面。
    兩儀微塵陣不但充作誅仙劍陣陣圖,鎮壓大陣,同時還阻隔了誅仙四劍的氣息。除了釋迦牟尼因煉化了誅仙劍陣陣圖,才有所感之外,其他人一概不知。而釋迦牟尼也不敢將此事告訴孔雀如來和虬首菩薩等人,否則難保這些師弟沒有前去相助陳九公奪劍的。
    若是往日,釋迦牟尼絕對是第一個殺過去,但現在不行,這冥河教主比準提佛母說的還要強悍,不光將玄元控水旗中的玄水之道和十二品血蓮中的造化之道融合,似乎還將殺戮之道也融于其中,導致那血神分身個個兇猛。若是現在有人抽身而退,剩下的同門恐怕就會遭劫。
    誅仙四劍什么時候取都不晚,釋迦牟尼已經想好了,準提佛母不是要讓佛法東傳嘛,等此次六道輪回之事一了,立即率佛門子弟攻打東、南二洲,到時再奪回四劍亦是不遲。
    且說兩儀微塵陣中,太乙真人祭起誅仙劍,赤**祭起戮仙劍,玉鼎真人祭起陷仙劍,道行天尊祭起絕仙劍,一起念動真言。只見空中四把寶劍轉了一轉,突然卷起一股陰風,愁云慘霧一齊涌來。陣中巳輕伸手不見五指。光華都照不出三丈開外,殺氣騰騰,狂風呼嘯。就連玉帝、王母這等斬去二尸的大神通者,被陰風一襲,也是全身發冷。
    身上青光乍起,擋住呼嘯而來的陰風,直向玉鼎真人沖來的陳九公臉上神色不斷變化,停下身形,大聲道:“大天尊、娘娘,請助九公一臂之力。”
    “好!”
    知道這誅仙四劍都是截教至寶,也明白陳九公的心情,玉帝、王母齊齊應是。
    卻說那太乙真人、赤**、玉鼎真人、道行天尊四人念動真言,四把寶劍之下憑空現出四門,乃是那誅仙門、戮仙門、絕仙門、陷仙門,四把寶劍掛于門上,四門正中央,一座八卦臺比門還高出二丈有余。
    “爾等都該死!”當年自己老師趙公明就是死在誅仙陣中,今日這截教大陣竟然被闡教拿來對付截教弟子,怎能讓陳九公不怒?
    見陳九公發怒,廣成子面露冷笑,閃身入了誅仙門,而那云中子進了戮仙門。
    掌中太極圖一抖,化作一座金橋,玄都**師自金橋進到絕仙門中。
    “帝君且慢!”看到陳九公這就要直入陣中,玉帝連忙飛身來在陳九公身旁,拉住其臂膀道:“帝君,切莫貿然行事!”
    “大天尊不愿助我?”
    知道陳九公心神已亂,玉帝搖頭道:“你我同氣連枝,豈能袖手旁觀,但此陣為同小可,你我當從長計議,切不可有失。”
    聽玉帝之言,知道自己的確是有些著急了。長出一口濁氣,陳九公望著立于面前的誅仙劍陣,憤恨道:“闡教賊子安敢如此,吾陳九公必要將其誅盡!”
    “帝君,聽聞這誅仙劍陣乃上古第一殺陣,非四圣不破,不知現在這大陣有昔日多少威力?”知道此時的陳九公心神略有波動,王母怕其一時沖動入陣,連忙在旁轉移話題。
    聽王母之問,陳九公明白她這也是在提醒自己先要弄清此陣虛實,當即眉頭緊皺,從袖中取出聚仙旗輕輕搖動。
    “此陣無有陣圖,卻是不全,不過四劍尚在,若無四位準圣,也恐將此陣破開。”作為截教弟子,有得通天教主陣道真傳,沒有人會比陳九公知道此陣虛實。
    今日陳九公在地府所行之事,玉帝、王母都知道。現在見陳九公搖動聚仙旗,就知他是在招蒼甲真人來此。
    “帝君,為何不請燧木真人來此?”
    沖著玉帝搖了搖頭,陳九公道:“此陣中有三位準圣坐鎮,那陷仙門無人主陣,蒼甲真人可從此門而入,吾等一起出手,能摘得幾劍是幾劍。”陳九公也想明白了,日子長著呢,今日若可取劍歸山,自是大喜。若不能,也要將這二教擊退,誅仙四劍之事,日后再做計較。
    地府離陰山不遠,蒼甲真人又是準圣,很快就能到,陳九公也不著急,盤膝于地,閉目調息。而玉帝、王母見其如此,也不打擾,立在陳九公身旁,饒有興致地看著這上古第一殺陣。
    再說阿利耶多羅菩提大陣之中,原本這片金色的世界,現在已經被血光、血水占據了半邊江山。在冥河老祖面前,除準圣之外,那些佛陀、菩薩、金剛、羅漢根本不敢現身,只有以釋迦牟尼為首的十佛一菩薩與冥河老祖斗在一起,其他人合力催動大陣,聚集佛光抵抗著血水、血光。
    殺戮之道攻擊,造化、玄水相合防御,這冥河老祖攻防一體,當真是所向披靡。與釋迦牟尼和孔雀如來不同,他們兩個參悟誅仙陣圖與五色神光才多少年啊,雖悟得大道法則,但不過皮毛罷了,怎比得過冥河老祖參悟數萬年,并且曾效仿女媧娘娘行造化之事,造出阿修羅族一族。
    “師兄!”
    突然聽到孔雀如來呼喊自己,釋迦牟尼雙手合十向外一開,將無數血神子收入掌中佛國之中,身上金光暴起,周身數丈之內重新被金光籠罩。
    回身望了孔雀如來一眼,只見其以五色神光將一些血神子收入背后黑光之中,釋迦摩尼飛至孔雀如來身旁,在其后一拍,二人佛光連在一起,合力鎮壓擒住的血神子。
    就在這時,二人臉色齊齊一變,原來那在釋迦牟尼掌中佛國中的血神子憑空消失了,而孔雀如來五色神光中的血神子也無影無蹤。
    “師兄,吾等當讓其知我截教**!”這一仗打得孔雀如來實在是憋屈,現在這只高傲的孔雀忍不住了。
    “好!”
    五大明王自釋迦摩尼身后飛身而起,不動明王左手持劍,右手提著羅索直奔冥河老祖沖去。
    “嗯?”感覺這不動明王似乎有些不對,冥河老祖剛要出手,卻被藥師王佛和大日如來攔住。
    不動明王來在冥河老祖近前,挺立空中。而那降三世明王、軍荼利明王、大威德明王、金剛夜叉明王各奔東西。
    五大明王分立東西南北中,身上煞氣沖天,將原本身上那祥和的佛氣全部掩蓋。
    而這時,孔雀如來將身一晃,赤、青、黃、白、黑五道神光分別來在五大明王身前,將其籠罩在神光之中。
    霎時間,五大明王與五色神光消失不見,只有一座大陣,將冥河老祖罩在其中。
    同樣是四門八卦臺,只不過門上無有誅仙四劍,有的卻是赤、青、黃、白四道神光,而那黑色的水性神光在八卦臺上,散發幽幽黑光,耀眼奪目。
    “誅仙劍陣?”冥河老祖也是曾在紫霄宮中聽道的大神通者,知道誅仙劍陣的威名。當年西岐城下,四教相會誅仙陣之時,冥河老祖曾遣血神分身前往,觀看誅仙劍陣虛實。剛才釋迦摩尼以五大明王聚集天地煞氣入體,增強自身戰力,與冥河老祖激斗數合,冥河老祖已經感覺到了誅仙劍陣的氣息。如今這釋迦摩尼催使五大明王化回誅仙陣圖,孔雀如來以自己五色神光充當誅仙四劍,卻是與那人、闡二教圍困陳九公的翻版誅仙陣有異曲同工之妙。
    這雙方,一有陣圖,一有四劍;一個是兩儀微塵大陣套誅仙劍陣,一個是阿利耶多羅菩提大陣內含誅仙劍陣。就在這六道輪回之內,截教誅仙劍陣再現洪荒!
    “入陣!”
    釋迦牟尼一聲令下,眾佛與地藏王菩薩齊齊入陣,這時孔雀如來出現在在八卦臺上,催動這翻版的誅仙劍陣。
    知道這誅仙劍陣威名,也在西岐城下見識過,冥河老祖身處陣中,面上卻未有絲毫憂色。翻版就是翻版,再怎么也比不得那上古第一殺陣。
    見冥河老祖與誅仙陣中閑庭信步一般,從東門飄到南門,與藥師王佛斗了兩招,見門上紅光一閃,又飄至北門。孔雀如來連連打出掌心雷,催動大陣運轉。
    赤、青、黃、白四道神光帶著陣陣煞氣刷來,冥河老祖催動腳下十二品血蓮,一片紅光將冥河老祖包裹其中,遠遠望去,就好似一個巨大的血繭一般。
    四道神光連連刷動,此時陣中的全是已經斬尸的強者,在他們眼中,那十二品血蓮發出的紅光在四道神光之下漸漸的變得稀薄起來。
    “不愧是上古第一殺陣!”眾佛見此情景。心中齊齊一嘆。自開始至今,除了釋迦牟尼與冥河老祖拼斗幾招外,一直都是冥河老祖占據上風。只因冥河老祖神通廣大,那十二品血蓮在他腳下展現出來的防御驚人。合十一位準圣之力,竟都未能破開。那冥河老祖立于血蓮之上,根本不用防御,只需攻擊,將這些準圣打得手忙腳亂。
    此時見這釋迦牟尼與孔雀如來使得這般手段,以五大明王合五色神光布下這奇異的誅仙劍陣,眼看著就要將那十二品血蓮的防御破開,大日如來自持接引寶幢上前,隨著四道神光擊打十二品血蓮發出的血光,其后烏巢禪師祭起斬仙飛刀,如風車一般攪動。
    同時,佛門其他準圣一起出手,各種佛法、金身、舍利子,一起向血光擊去。一時間,十二品血蓮的防御終于被破。就在這一剎那,八卦臺上,一道巨大的黑光直奔那失了防御的冥河老祖刷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