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9)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9)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9)     

截教仙174 叛吾截教者死

看著面上帶笑的陳九公,藥師王佛心中暗惱。當年先有巫妖二族分掌洪荒天地,后又有截教萬仙來朝之盛事,使得無人敢擅爭六道輪回氣運。如今各方勢力相互掣肘,卻是要瓜分這三界蒼生輪回之所在。
    在藥師王佛看來,今日的劇本就應該是佛門戰阿修羅族,人、闡二教對付陳九公。可是當陳九公說有麻煩的不是他,而是佛門的時候,藥師王佛突然明白這陳九公為何這般自信。那人、闡二教有先天至寶不假,那兩儀微塵大陣威力也不可小視,但陳九公被人、闡二教圍攻,釋迦牟尼和孔雀如來會不會相助陳九公?
    當日釋迦牟尼曾表態,自己為佛之時,不會幫佛門對付陳九公,也不會助陳九公反攻佛門。但如果找陳九公麻煩的,是那人、闡二教的話,釋迦牟尼如何,藥師王佛猜不準,但孔雀如來一定不會袖手旁觀。
    今日佛門要對付的,可是威震洪荒多年的冥河老祖,來的時候,師叔準提佛母親口言,冥河教主神通廣大,只有合十佛之力,才有可能勝他。藥師王佛知道準提佛母不會說謊,更不會對自己門下說謊。而且只要是準提佛母說的話,就是孔雀如來也深信不疑,就別說藥師王佛了。
    看陳九公現在這樣子,如果真的與人、闡二教三準圣動起手來,藥師王佛也相信,不管陳九公能否取勝,都會裝作不支,引孔雀如來來救,如此一來,那冥河老祖怎么辦?
    但就算此時藥師王佛知道了陳九公的算計,又能如何?難道到時候還能跟孔雀如來說,不要救陳九公,佛門大業要緊。以那孔雀如來的脾氣,就是說了這些,他也不會聽。說不定還會對自己出手。
    二目死死盯著那面帶微笑的陳九公,藥師王佛知道自己猜的不會有錯,這陳九公打得就是這主意。
    “地藏菩薩。”
    “南無藥師王佛。”當年就是藥師王佛這西方教首徒,將這地藏度到西方。在地藏菩薩心中,藥師王佛就是自己的領路人。此時一聽藥師王佛喚自己。連忙上前雙手合十。向藥師王佛一拜。
    再次看了一眼陳九公,藥師王佛低聲道:“地藏菩薩,事不宜遲,開始吧。”
    “地藏領法旨!”
    “嗯?”這時主意到那地藏菩薩緩緩的盤膝坐下。口中默念經文,臉上神情不停變化,陳九公為之一愣。“難道地藏發愿不是佛門最后的手段嗎?怎么這就開始了?是佛門另有后招,還是被自己逼得呢?”
    可以說有地藏在,氣運牽扯之下。佛門此次行動先就不敗,爭得就是能否將阿修羅族度化。也就是說,地藏入駐陰山是板上釘釘的事,其后與冥河老祖相爭,若佛門勝,則可在陰山度化阿修羅眾。佛門若敗,那地藏就老老實實在陰山瞇著吧。
    合諸佛之力能否戰勝幽冥血海那位絕世強者,誰也不知。但如果地藏此時發愿的話,佛門就一定還有后招。
    有著前世記憶。陳九公對化胡為佛、蜀山大興、地藏發愿這些事都熟悉知曉,可以仗著先知先覺早做布置。今日之事似乎是超出了自己的掌握,原本以為佛門的后招就是地藏,可現在看來絕非如此。
    此時的地藏菩薩閉目誦經,腦海里出現的就是一路行來。地獄之內惡鬼呻吟,億萬生靈遭受輪回苦厄。
    “南無阿彌陀佛!”地藏菩薩念聲佛號,一張清俊的臉龐放射出一片慈悲亮光,朗聲道:“愿我盡未來劫。應有罪苦眾生,廣設方便。令得解脫。愿我自今日后,對清凈蓮華目如來像前,卻后百千萬億劫中,應有世界所有地獄、及三惡道諸罪苦眾生,誓愿救拔。令離地獄惡趣、畜生、餓鬼等。如是罪報等人,盡成佛竟,我然后方成正覺。”清亮的梵唱佛音溫和慈悲,絲毫不帶誘惑法力,竟是不可多見的純粹愿力。
    這時,陳九公臉上也沒有了對佛門其他人時的那種不屑,望著那身上身上霞光如怒的地藏菩薩,陳九公嘆道:“好一個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眾生度盡,方證菩提。不愧是安忍不動如大地,靜慮深密如秘藏!”
    驚訝的看了陳九公一眼,這還是藥師王佛第一次聽到陳九公夸獎佛門中人。
    見藥師王佛這樣看自己,陳九公淡淡一笑,“這地藏菩薩,雖聲明不顯,但卻是佛教之中難得一見的誠心君子。西方大法。得以功法者無數。然成其道者,寥寥而已。地藏菩薩當仁不讓!”
    聞陳九公之言,其他七佛面上一紅,只有藥師王佛雙手合十,念聲佛號道:“帝君所言甚是,地藏菩薩大愿,藥師不如也!南無地藏菩薩!”
    “其實,你也不錯。”
    聽陳九公又冒出這么一句,藥師王佛一怔,而后道:“多謝帝君夸贊。”
    神情肅穆,地藏菩薩身上佛光卷起光濤氣浪,在周身流轉不息。突然,一團五彩霞光從天而降,加于起身,正是地藏菩薩發大宏愿,得天道之感,降下功德。
    地藏王菩薩頂上金光沖起,金光之中一尊通體金黃,四面八臂,手持加持寶杵、寶珠、幡旗、寶幢、蓮花、經書、錫杖、令牌的法身睥睨四顧,正是地藏菩薩得功德,以金身為寄托,斬出的善尸化身。
    地藏菩薩道行大進,以其身體為中心,無盡的金光蔓延開來。霎時間,金光普照,整片幽冥地獄都籠罩在一片祥光之中。
    無數倍業力纏身游魂野鬼,在地獄之中痛苦掙扎,嚎哭不已,哀歌凄凄。但祥光一照,頓時心中通明,一股空靈的感覺升起,身上纏繞的滾滾慘霧也稀薄不少,面目變得安詳起來。
    飄身而起,地藏菩薩直奔幽冥血海而去,佛門八佛連忙飛身跟上,陳九公也帶著袁洪、羅剎女隨后而行。
    地藏菩薩至血海之上,身上的金光普照幽冥。在幽冥血海之上,不斷發出凄哭哀嚎的惡鬼,被金光照耀,漸漸面色安詳,不在痛苦掙扎,身上纏繞的慘霧煞氣也漸漸淡去,都雙手合十跌坐虛空,圍繞地藏菩薩環繞。
    地藏菩薩身上的金光漸漸濃烈,幽冥血海這洪荒大兇之地被這金光一照,原本慘霧繚繞,翻滾不停血浪漸漸變得晶瑩起來,呼嘯盤旋的陰風也似乎如春風般和煦,不再陰寒。
    阿修羅族中,男子樣貌丑陋不堪,女子貌美如花;男子生性兇殘、嗜殺,女子放蕩荒淫。但這地藏與鐵扇公主同為阿修羅族中的異類,羅剎女在嫁于牛魔王時,尚是處子之身。而地藏自幼時起便極其厭惡兇殘、暴虐、荒淫的族人,后來見藥師王佛這圣人門徒風采,不由得心慕神往,這才隨藥師王佛西行。
    這大宏愿不是誰都能發的,只有地藏菩薩這樣應運而生之人,以阿修羅族之軀化他們弟子,再來此發宏愿普度六道輪回,氣運牽扯之下,才可得天道所應。
    就在距離血海不遠之處,有山丘綿延萬里,名曰陰山。
    地藏菩薩飛至陰山之上,盤膝坐下,一朵畝大金蓮升起,金氣氤氳,繞著地藏菩薩上下翻騰,使得其整個人看起來更加的神秘莫測。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忉利天,為母說法,爾時十方無量世界……”地藏菩薩端坐陰山之上,佛音繚繞,梵唱響起,天龍圍繞,妙女散花,絲絲光雨閃爍著瑩亮的光輝灑落,無數冤魂厲鬼身上都是戾氣大減,看起來透明空靈許多。
    “南無地藏王菩薩!”
    “南無地藏王菩薩!”
    ……
    突然間,只聞得八佛高呼“南無地藏王菩薩!”
    地藏菩薩與地藏王菩薩,只是一字之差,但在佛門的地位卻是天壤之別。發下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的大宏愿,或許地藏永無成佛之日。可從此以后,在佛門之中,地藏王菩薩的地位不弱于任何一佛。
    地藏此舉,受之影響最大的,還要屬幽冥血海。原本許多飄往血海的陰魂,在金光照耀之下,身上薄霧散去,誦經之聲不絕于耳。地藏王菩薩又放出掌中佛國的佛兵、佛子。霎時間,陰魂啾啾的陰山之上,竟然出現了大片的浮屠廟宇,其中有白塔高聳,更有娑羅林、波羅花擺動,宛如波濤起伏,絢彩生輝。
    幽冥血海之中,已有兩萬年未開的幽冥宮開,冥河老祖巍然端坐十二品血蓮之上。
    身穿純白色道衣,頭發、眉毛、胡子卻是雪白,除了胡子眉毛稍微長了一點,卻是相貌十分平凡的一個老人,沒有什么特別地地方。雪白的頭扎成道稽,用一根玉簪插住,也沒有什么希奇。若不是在這幽冥宮中坐于血蓮之上,誰也不會相信他就是那威震洪荒的冥河老祖。
    下方阿修羅王、魔王波旬、大焚天、濕婆、欲色天、天妃烏摩、因陀羅、毗濕奴、鬼母……這些冥河老祖造出的第一批阿修羅族赫然在座。此時大殿之內,肅靜異常,無人敢發出一絲聲音。
    冥河老祖默算天機,許久睜開雙眼,“如今佛門入六道輪回,吾將出血海與其做過一番。”
    一聽冥河老祖之言,那阿修羅王連忙開口道:“老祖,佛門勢大,我等愿隨老祖一同出血海迎敵!”
    PS:感謝唯愛初雪、羽凡真人兩位大大的打賞,我會繼續努力,爭取寫出一場精彩的四方會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