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4)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4)      第959章因果(10-24)     

截教仙164

“什么!”
    聽陳九公說,不但要自己一家四口搬去地府,還要將積雷山這些妖兵妖將也全部帶去,牛魔王一愣,“小老爺,您到底是要我們做什么啊?”
    “吾要你去地府當差。”
    “啊?”這牛魔王一聽,心里有些為難,地府當差雖好,怎比得上在這積雷山快活自在,況且還有那……雖然心中百般不愿,但此事乃陳九公親口所說,牛魔王又不敢明著反駁。
    見這老牛似有不愿,陳九公沉聲道:“如今佛門欲占據六道輪回,你那岳父那阿修羅族卻是有些麻煩,還需你們夫婦前去,為其分擔一些。”說到此處,陳九公頓了一頓,看著牛魔王一眼,只將這老牛看得心里發毛,“有嬌妻在,何必去貪戀那山精妖女。”
    陳九公此話一出,牛魔王只覺得如遭雷劈,頓時感到身后一股殺氣傳來。
    狠狠地瞪了這老牛一眼,鐵扇公主指著他喝道:“休要以為我不知道你與那玉面狐王之女勾勾搭搭,本念及你我夫妻一場,對你還有些盼望,以為有了孩兒降世,你能好生待我們母子,誰想你竟還是這般……”直將牛魔王罵得啞口無聲,鐵扇公主來在陳九公身前一拜,“卻是讓小老爺見笑了。既然小老爺知我身份,還請吩咐便是,這負心之人不愿幫我阿修羅族就算了,我羅剎女今日便返回幽冥血海!”
    “夫人啊!”
    “滾開!”一把從牛魔王懷中搶過紅孩兒,鐵扇公主跪在陳九公面前,美目之中淚水落下,“還望小老爺將圣嬰帶大,好生教導其做人,莫要像他父親一般。”
    “呵呵,好個剛烈的羅剎女!”這時,陳九公搖頭苦笑道:“你自己的孩兒,還是你自己帶大吧。”說著,陳九公瞪了那牛魔王一眼。“吾再問你一遍,當真不愿前往地府?”
    “小老爺,老牛剛才只是一時糊涂……”
    看著那不住認錯的牛魔王,陳九公輕嘆一聲,“莫要以為吾今日挑撥你們夫妻感情。只是不想讓你這老牛鑄成大錯罷了。免得日后落個眾叛親離。”
    “老牛知錯了,老牛知錯了!”
    “好了,還不快將你夫人扶起。”
    “是,是……”一邊將鐵扇公主扶起。一邊不住認錯,牛魔王心里暗暗叫苦。鐵扇公主性情剛烈,看來自己以后的日子是不好過了。
    被牛魔王強扶起來,鐵扇公主仍不解氣,怒視其喝道:“汝若再敢與那狐貍精廝混。吾定不饒你。”
    “不敢,不敢。”
    見牛魔王忙不迭的認錯,鐵扇公主冷哼一聲,將紅孩兒遞給這老牛,又轉身向陳九公問道:“小老爺,我阿修羅族有難,為何叫我家老牛把家搬到地府呢?”
    知道以鐵山公主的境界是不會明白這些事的,陳九公也不深說,“貴教祖師法力高強。那佛門未必能對付得了冥河教主,想必此行的目的主要是在地府之中占據一席之地,以此為基,奪六道輪回氣運,度化阿修羅族。”
    “原來如此。”雖然是阿修羅公主。可鐵扇公主在族中千年,只聽聞冥河教主之名,卻從未見過其人。相傳,在阿修羅族中。只有自己父親阿修羅王可以前往血海深處的幽冥宮拜見教主。
    這會兒旁邊那老牛又有了精神,上前一步。恭敬地向陳九公問道:“小老爺,你讓我們去地府,是要讓我們做什么啊?”
    “當差!”
    當年后土娘娘舍身化六道輪回,形成天、人、惡鬼、阿修羅、畜生、地獄六道。這六道輪回形如孔橋,隱沒于幽冥地獄的虛空之中,平時不可見。只有當有靈魂轉世,才會偶然現出輪廓,乃是天地間最為神奇的地方。
    后土娘娘以自己身軀化輪回,乃是天地間莫大的功德,稱得上開天辟地以來最大的功德。可因巫族無有元神,即使有天大的功德,后土娘娘自身也未能承擔分毫。在功德之下,后土自身崩散,散于天地虛空。而后幽冥陰煞氣感應功德形成陰鬼之身應運而生,是為十殿閻羅,分別是那秦廣王、楚江王、宋帝王、五官王、閻羅王、卞城王、泰山王、都市王、平等王、轉輪王。
    這十殿閻羅雖無大法力,但皆乃應允而生的地府之主,身處幽冥,有無窮幽冥氣環繞,可以說近乎不死,就如同身處幽冥血海的冥河教祖一般。
    今日,有天庭太白金星至地府,告知十殿閻羅知曉紫薇帝君將率人前來地府,為地府充填人手。
    想那天庭在封神大劫之前,都無人當差,就更別提這地府了。除了數百陰氣所化鬼卒外,就再無有可用之人。
    玉帝乃道祖欽命的三界之主,地府在名義上也歸他所掌管,而且如今天庭氣勢如虹,十殿閻羅雖知自己有被架空的危險,也不敢明著拒絕。
    一起聚集在六道輪回前,十殿閻羅等著看看這位紫薇大帝給地府帶來的都是什么人。
    當陳九公騎著黑虎,帶著袁洪、獅駝王、鄭倫、陳奇、六耳、牛魔王、蛟魔王、鐵扇公主、如意金仙與一萬多妖兵來在十殿閻羅身前,看著那驚呆了的十殿閻羅,陳九公輕咳一聲。畢竟以陳九公的身份,這十殿閻羅不先向其行禮,陳九公絕不會開口說話。
    回過神來,十殿閻羅連忙躬身一拜,“拜見紫薇帝君。”
    “諸位無需多禮。”陳九公伸手虛扶,朗聲道:“諸位閻君,今日貧道奉大天尊之命,帶這些人前來維持地府秩序。”
    “有勞帝君了!”雖然在名義上,天庭節制地府,但若是地府實力強大,完全可以陰奉陽違。同樣,如果天庭實力不強,也是如此。不過,如今的天庭雖然不算強,可不算弱,而地府相對來說,根本算不得什么。
    見陳九公身后光金仙就有四個。而且這位紫微帝君本身就是一名頂尖高手,多年前佛門藥師王佛送來轉世的燃燈古佛,聽聞就是被這紫微帝君斬殺。
    有實力,又有天庭的名義,十殿閻羅不屈服也不行。
    十殿閻羅以閻羅王為首。地府十殿也以森羅殿為中心。將陳九公請入森羅殿中。閻羅王思索再三,開口問道:“帝君,不知此次大天尊有何吩咐?”
    “牛奎。”
    “在。”牛奎就是牛魔王,這位上古妖神被陳九公在積雷山一番敲打之后。變得老實多了。連自己搞破鞋這種事,小老爺都能知道,還有什么能瞞得過他。陳九公不知道的是,他現在在牛魔王中就相當于昔日兩位妖皇一般的存在。
    “奉昊天金闕無上至尊自然妙有彌羅至真玉皇上帝之命,冊封汝為地府四大冥帥之首。掌地府兵戈。”
    “遵命!”
    “覆海、獅駝!”
    聽陳九公呼喚,蛟魔王與獅駝王一起上前,躬身聽命。獅駝王自是不必多說,這是陳九公的弟子。而蛟魔王在積雷山中聽聞陳九公要派遣人前往地府當差時,竟然主動開口要與牛魔王一起,為天庭效力。
    知道這蛟魔王有向截教靠攏的意思,陳九公不會平白拒絕這么一個高手,但也不會對他完全放心。
    拍拍身旁的黑虎,青光一閃。黑虎搖身變做一黑衣大漢。
    “虎兄。”黑虎修為不高,但他跟隨陳九公師兄出生入死,陳九公信得著他。
    “小老爺。”
    看了看黑虎,陳九公道:“奉昊天金闕無上至尊自然妙有彌羅至真玉皇上帝之命,冊封汝三人為地府冥帥。輔助牛奎,必要使宵小不敢侵犯這三界蒼生輪回之圣地。”
    “是!”
    “如意!”
    如意真仙連忙上前一步,躬身聽命。
    這如意真仙修為不高,只有玄仙修為。但其心眼比較多,不像那老牛和獅駝王那么憨直。又不像黑虎那樣無有見識,倒是一個可用之人。
    “汝化身地府判官,輔佐閻君掌管地府政務。”
    “遵命!”
    “鄭倫、陳奇!”
    “弟子在!”
    “奉昊天金闕無上至尊自然妙有彌羅至真玉皇上帝之命,冊封汝等為哼哈二將,守護地府之門!”
    聽陳九公分封眾人,十殿閻羅不由得一陣無語,他帶來的一萬妖兵化作地府冥兵,由四大冥帥掌管,而四大冥帥還都是陳九公的人。這也就算了,還派了一個人相助自己這些閻君處理地府政務,那還要閻君干嘛啊?
    突然,一道烏光閃過,一個道人出現在地府之中。除了陳九公外的所有人,見這道人出現心底都是一突。
    竟然是準圣級別的強者!
    “蒼甲拜見帝君。”
    “還需真人坐鎮地府,維護這三界蒼生輪回之所。”
    “單憑帝君吩咐。”
    如果說陳九公之前的一番安排,這十殿閻羅心中還略有不滿的話,這次是完全不敢有別樣心思了。雖然十殿閻羅在這地府之中不死,也無人敢將他們斬殺,但你拿人家也沒招啊。
    蒼甲真人至地府,不但震住了十殿閻羅,也威懾那蛟魔王。不管他打得是什么算盤,是真心歸附,還是想借陳九公之力完成什么心愿,都不要緊。有蒼甲真人在,不怕他折騰出什么花來。
    看了那不知所措的十殿閻羅一眼,陳九公正色道:“諸位閻君,大天尊無有他意,只是想使三界蒼生輪回之所安定。這地府還是幾位做主,若有事盡管上天庭拜見大天尊,大天尊自會為你們做主。”
    陳九公話都說到這份兒上了,十殿閻羅哪能聽不明白,無非是讓自己兄弟十人成為天庭附庸罷了。
    “謝帝君指點。”
    就在這時,陳九公一怔,而后吩咐道:“好了,吾尚有要事,你們且于地府好生當差。”
    “是。”
    “袁洪、羅剎女,你們跟我走。”
    這時,人群中的六耳獼猴急道:“老師,那弟子呢?”
    “你且留在此處,等為師辦完事,再來接你。”
    “是。”
    帶著袁洪、鐵扇公主來在六道輪回前,只見一道金光自西方而來,落在陳九公身前不遠處。待金光逐漸散去,來人才顯示出真容。此人竟然是一個玉樹臨風的和尚,長身玉立,神情瀟灑,只是臉容略帶落寞,卻更顯得清俊。
    “汝就是佛門的地藏菩薩?”
    “你是……”
    上下打量了地藏一眼,陳九公笑道:“貧道聽聞阿修羅族女子個個貌美如花,男兒全部丑陋無比,卻不想還有你這么一個例外。”
    地藏菩薩聞言,頓時面如死灰,“你怎么知道貧僧……”
    “他就是那紫微帝君!”八道金光閃過,大日如來、藥師王佛、東來佛祖,還有佛門上古七佛之五的俱留孫佛、毗婆尸佛、尸棄佛、毗舍婆佛、拘那含佛一起出現在地藏菩薩身旁。
    見諸佛降臨,地藏菩薩連忙上前行禮。
    面帶玩味的笑容,陳九公二目在諸佛身上掃過,“汝等今日還想與貧道做過一番?”
    “哼!”聽陳九公此言,俱留孫佛冷哼一聲,便要上前,卻被身旁的毗婆尸佛拉住。
    見毗婆尸佛微微搖頭,俱留孫佛知道今日不是與陳九公斗氣的時候,狠狠地瞪了陳九公一眼,便轉過去頭,盡量不去看陳九公。
    “哈哈哈……”知道今日佛門對付冥河老祖的主力是釋迦牟尼與孔雀如來這兩位斬去兩尸的強者,在這關頭,佛門諸佛是不會找陳九公麻煩,引起那二人怒火的。陳九公哈哈一笑,“不知諸位佛祖來這六道輪回有何要事?難道是你們想要一起轉世重修?如果這樣的話,不如貧道送送你們可好?”
    “你……”
    拉住大日如來,藥師王佛上前一步,念聲佛號道:“帝君,輪回之地氣運,并非只有你我有心,亦有他人有意,帝君還需小心了。”
    “哦?”陳九公聽藥師王佛之言,眉頭一挑,“那二教宵小之輩,吾根本不放在眼里,恐怕該小心的不是貧道,而是諸位吧。”
    一聽陳九公之言,其他七佛不明就里,但藥師王佛卻面色大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