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40章玄黃世界(11-22)      第939章封印倚帝(11-22)      第938章因果(11-22)     

截教仙163 蛟魔王

????“汝知吾身份?”??????“帝君威名,三界誰人不知。?????聽蛟魔王之言,陳九公淡淡一笑,看著他道:“貧道亦知你覆海大圣之名。”??????說者無心,聽者有意。這覆海大圣之名不過是自己一次醉酒后,與幾個手下妖王胡言所語,這紫薇大帝怎么會知道。??????只感覺這位紫薇大帝高深莫測,本就恭敬的蛟魔王更是小心翼翼,心中暗道那牛魔王好大的面子,只是小兒的滿月酒竟然能驚動這尊大神。??????“帝君,您且與高徒慢行,待小妖入山為您通稟一聲。”??????陳九公已經算出今日是牛魔王之子紅孩兒滿月之日,本事人家大喜之事,若是知道自己來了,大張旗鼓的出來迎接,豈不是擾了喜事。想到此處,陳九公笑道:“今日吾出行此地,實是湊巧,就隨著大圣一起入山吧。”??????“在帝君面前,小妖不敢當大圣之稱,既然如此,小妖為您帶路。”??????“有勞。”??????這些年蛟魔王經常來積雷山走到,倒是熟絡,帶著陳九公師徒在積雷山上降下云頭,早有在門口等候的妖兵上前引著眾人進去。??????一路上盡是白玉雕砌的欄桿,青石鋪就的階梯,沿路每隔不遠就有把守的妖兵侍衛。這些妖兵個個妖氣沖天,氣勢凌厲,手中兵器凝光森寒,一身鎧甲符咒斑斑,火焰隱隱然跳躍明滅,顯得不凡。??????眾人拾級而上,在山峰半腰處的有一處大殿,寬大明亮,倒也不甚豪華明麗,其中只有幾根丈余粗細的巨大石柱,顯得粗獷蒼涼。一些石桌石椅分兩列依序而排,席間賓客暢飲。
    周圍墻壁上也沒有通常照明所用的夜明珠,只有一些油燈,終日不滅。火光灼灼,顯得幽深奇詭。??????這老牛平日豪爽,喜結交八方英豪。今日大殿之中,賓客往來,多是一些地仙界妖王。亦有些散仙修士。俱是得聞牛魔王愛子滿月,才齊聚于此。??????高高坐在大殿中央上位的是一個面貌粗豪的大漢。全身鼓鼓脹脹,肌肉虬結,威武凜凜。一看之下就給人一種壓迫感,端凝肅穆,甚為莊嚴。??????“哈哈哈……”看到蛟魔王走進大殿,牛魔王哈哈一笑,起身相迎。“兄弟卻是來晚了,一會兒……”突然見蛟魔王身后那人樣貌,牛魔王只覺得眼熟,可當目光落在這道人背后那把長劍上時,不由得一個哆嗦。??????“小……”剛要說些什么,卻見陳九公使一個眼色,牛魔王忙將嘴邊兒話咽下,但卻回身喊道:“二弟!”??????“大哥!”聽到牛魔王呼喊,正在眾賓客中頻頻敬酒的一個道人連忙來在牛魔王身旁。“喚小弟何事?”??????“速將貴客帶至后園之中,好生安頓。”??????驚訝的看了陳九公一眼,如意真仙雖不認得這道人,但見其蛟魔王也恭敬地站在一旁,就知此人身份絕不一般。??????當年巫妖決戰與天庭之上。億萬巫妖大軍沖殺在一起,戰場之上血肉橫飛,呼喝與慘叫交織,性命猶如草芥。瞬間便有無數元神消散,真靈被滅。在這無邊殺氣中。巫、妖二族幾乎無有見誰畏懼退縮,倒下一個,隨即便有數名族人沖上拼殺,以血搏血,以命換命,似乎永無止境一般。??????
    只是這世間本來就無完全絕對之事,說是幾乎,自然會有例外。這個偷生的妖王,恰巧被前往媧皇宮堵門的通天教主碰見了。雖不喜背族偷生之輩,但念其顧惜胞弟,通天教主便應允其所求收其弟入門下為記名弟子,而那妖王甘愿為通天教主代步。??????截教鼎盛之時萬仙來朝,但通天教主的親傳弟子只有二十多個,其他的大多是記名弟子。如意真仙入門之時,同門的師兄、師姐早不知道有多少了。因經歷過巫妖之戰的慘烈,如意真仙在金鰲島一向低調,以至于在萬仙陣中脫得性命后,便躲在深山之中隱居。??????當日在金鰲島請求陳九公將自己放下界后,牛魔王就前往如意真仙昔日的洞府,兄弟二人聚首后商議一番,一起前來積雷山占山為王。??????如意真仙只知陳九公之名,但從未見過,但得大哥吩咐,連忙在前帶路,引陳九公師徒穿過大殿,往后面走去。??????“你們兄弟還挺會享受。”前面是妖山大殿,后面卻截然不同,別有洞天。雖然少有仙家靈物,但亦有無數奇花異草,亭臺樓閣。??????聽得陳九公稱贊,如意真仙笑道:“我們兄弟都是粗人,哪懂得這些啊,這都是嫂嫂派人弄的。”??????“可是那羅剎女?”??????大哥與嫂嫂成婚多年,如意真仙也知嫂嫂是阿修羅出身,而且還是大修羅王的女兒,也就是阿修羅族公主。但此事在地仙界中,根本不會有人知道啊。??????此時尚有蛟魔王在旁,不清楚陳九公的身份,如意真仙心頭一動,應道:“嫂嫂人稱鐵扇公主。”??????“鐵扇公主。”聽如意真仙之言,陳九公淡淡一笑,不在多言。??????將陳九公引到園中亭中,命人奉上鮮果、美酒,如意真仙只見不但那道人的徒弟站在一旁,就連蛟魔王也不敢坐下,驚得如意真仙連忙站起身來。??????從盤中拿起一梨子,陳九公往后一拋,袁洪下意識的接住。
    只聽得老師開口道:“已經出來了,就不必顧忌太多,一起坐下吧。”??????“是。”向幾位師弟使了一個眼色,袁洪等人一起來到石桌四周,坐在石凳之上,但卻不敢穩坐,只不過沾了個邊兒罷了。??????“妖王,一起。”見一旁蛟魔王還立在一旁,陳九公招呼一聲。??????“謝帝君!”??????“帝君?”這下子如意真仙可知道面前這位是誰了,頓時暗罵自己糊涂,怎么連青萍劍都沒認出來。當即,連忙起身向陳九公躬身一拜,“拜見小老爺。”??????如果以輩分來說,這如意真仙是與趙公明同輩。可陳九公是三代嫡傳,如意真仙不過是記名弟子罷了。通天教主有記名弟子數千,但親傳弟子寥寥無幾,三代嫡傳更是少之又少。況且聽大哥牛魔王講,這陳九公掌青萍劍,為截教副教主。在陳九公面前,如意真仙不敢,也沒資格以師叔自居。??????“道友亦是截教弟子?”??????知道演義中這位守落胎泉的如意真仙,但陳九公一直不知道他是截教弟子。??????這時牛魔王從前方大殿快步趕來,看著坐在亭中的陳九公,連忙躬身一拜,“老牛拜見小老爺,不知小老爺駕到,有失遠迎,萬望小老爺贖罪。”??????“即是昔日故人,何須多禮。”陳九公伸手虛扶,“吾此來本是有要事與你商議,卻是不知你這積雷山有如此喜事。”??????“不知小老爺有何差遣。”??????搖了搖頭,陳九公道:“此事暫且不忙,且將汝那幼子抱來與吾一瞧。”??????“是!”??????與前殿不同,在這后園服侍的多為一些草木之精所化侍女,得了牛魔王吩咐,前往繡樓之中去告知鐵扇公主帶兒前來見客。??????
    今日雖是親兒滿月之宴,但牛魔王只是在宴會開始之時讓鐵扇公主帶著兒子在大殿出現了一次。現在聽聞夫君有貴客至,讓自己帶著孩子出去,鐵扇公主知道來人絕不是一般的身份。??????經如意真仙、牛魔王前后一拜,陳九公也命袁洪等人起來向牛魔王見禮。??????當鐵扇公主走到庭前時,只見自己夫君和一些人在亭中站立,唯有一道人端坐。??????“夫君,貴客合在?”??????“夫人。”從鐵扇公主懷中接過兒子,單手抱住,牛魔王拉著鐵扇公主來在陳九公身前,“夫人,這是吾截教小老爺。”??????這鐵扇公主看上去年紀不大,似有二十歲左右,一身仙衣輕紗,雍容華貴,氣勢不凡。一聽牛魔王稱陳九公為小老爺,頓時明了此人身份,忙下微屈膝道了個萬福。??????“夫人無需多禮。”陳九公淡淡一笑,“先讓貧道看看那孩兒。”??????從牛魔王手中接過小兒,陳九公知道此子便是西游記中那修煉五味真火的紅孩兒。按理說這紅孩兒應該是在孫悟空大鬧天宮之后,在那西牛賀洲火焰山旁出生。而現如今牛魔王夫婦尚未分居,那火焰山也未成形,這紅孩兒竟然提早出生了。前世沒聽說過這牛魔王和鐵扇公主還有其他孩兒,想來多了自己的緣故,把這老牛早早放出碧游宮的緣故。??????“此子可有名字?”??????“名喚圣嬰。”??????“應該就是他了。”陳九公一打量,就知這紅孩兒乃后天丁火之體,資質不凡。想到北俱蘆洲上那位燧木道人,他那功德之火,和大赤天那口八卦爐中經老子溫養數萬年的靈火或許比不了,但和天庭兜率宮中的火比起來,絕對要穩勝一籌。??????
    想到此處,陳九公向牛魔王和鐵扇公主問道:“貧道與此子有緣,欲收其為門下弟子,不知汝夫婦可否愿意?”??????“愿意!愿意!”一聽陳九公要收自己兒子為徒,牛魔王和鐵扇公主哪里不愿意,連忙連道愿意。??????這時鐵扇公主似乎想起了什么,面上閃過一絲難色,“小老爺,可否讓孩兒與我待上幾年再隨你上山修道?”一般修士收徒都是當場就帶走,就好似當年廣成子收軒轅一樣,將剛出手的軒轅從其父母身邊帶走。??????“自是當然,貧道豈非那不通人情之人。”陳九公對此也不過分要求,但眼中精光一閃,卻道:“不過,你們夫婦二人卻是不可再住在這積雷山了。”??????“不知小老爺要我們去哪兒?”??????“地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