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3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3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30)     

截教仙171 血海之戰之如來涅盤


    “師兄!兩位師兄快快住手!”
    “不好!”聽到遠處喊聲傳來,袁洪一棍逼開獅駝王掌中刀,收起定海神針。
    見袁洪打著打著突然撤了,獅駝王略微一詫異,但聽到六耳的聲音也頓時明白過來。
    今日陳九公剛剛停講,其他弟子皆隨姚少司回了天庭,袁洪便偷偷拉著獅駝王來到后山,美其名曰“舒活舒活筋骨”。想起老師講道將畢時叮囑自己師兄弟要多多參道悟法,再看看那一路奔來的六耳,袁洪和獅駝王不由得暗呼:“大事不妙”。
    “師……師兄!老師命我等準備準備,隨他老人家出山。”
    “哦?”一聽原來是要出山,袁洪大喜,“不知老師欲往何處?”
    “難道老師是要我尋見兵器?”看了看袁洪手中定海神針,又看了看金大升那三尖兩刃刀,雖然獅駝王掌中這口刀取自天庭寶庫,但使來頗不稱手。想起金大升多次眉飛色舞地給自己講老師帶他出山尋那神兵之事,獅駝王心中一陣火熱。
    聽袁洪之問,六耳苦笑道:“老師只是說要帶你我出山,小弟豈敢多問。不過看老師似乎很是著急,幾位師兄莫要怠慢。”
    “對,對。”袁洪連忙招呼一聲,“兄弟們,我們快走。”
    看到那駕起妖風一起向山前飛去的袁洪等人,六耳頓時大急,“師兄,你們帶上我啊!”對于這天生天養的六耳獼猴,陳九公可是下了一番苦心。以紫紋蟠桃為其筑基,多年來只讓其靜頌黃庭,卻不修任何道術法力。六耳獼猴善聆音,能察理,知前后,萬物皆明,又豈會不知老師苦心,多年來一直按陳九公教導,一步步打牢自身道基。若是但從外表來看。六耳獼猴入山之前什么樣,現在就還什么樣。以其未證仙道的修為,雖會一些遁術,可一來消耗法力,二來又怎及得上師兄們騰云駕霧來的快些。
    “小猴子。小老爺可讓我一同前去。”
    “啊?虎師叔啊。”突然一個身影在身后響起。驚得六耳一蹦,但一回身看見那只巨大的黑虎,想起師兄們說過這是師祖生前坐騎,一直被老師養在山中。而且六耳曾隨陳九公來后山看望這只黑虎。當時還聽老師稱其為虎兄。看著黑虎,六耳眼前一亮,“虎師叔,老師讓您一起去。”
    “好!”望著袁洪等人離去的方向,黑虎大眼中閃過一絲戲謔。心想:“等我見了小老爺,非好好告你們一狀不可。”想到此處,黑虎轉頭看了一眼六耳,這只猴兒不錯,還知道叫自己師叔。當即大頭一拱,將六耳負在身上,四爪生風,直奔山前而去。
    “老師!弟子聽說您要帶我們出山?”
    看了袁洪一眼,陳九公問道:“你師弟呢?”
    “師弟。不都在這兒嗎?”環視身旁幾人,袁洪突然一拍額頭,“不好!”
    “你們啊……”陳九公搖頭無語,這幾個弟子,沒有一個心思細膩的。
    突然遠處一聲虎吼傳來。只見六耳乘虎而來,陳九公突然想起,是不是該把這只老虎放出山去了。這黑虎是當年趙公明征西岐時所受,曾得了趙公明一道本命仙氣的黑虎。以此開了靈智,通曉了修煉之法。因有當年一同逃命的情誼。多年來陳九公和姚少司從不把他當尋常靈獸來看待,上次蟠桃宴,姚少司還命門下弟子丘引送回一枚給這黑虎。
    “師弟!”見六耳從黑虎身上跳下,袁洪上前一把將其抱住,咧嘴笑道:“都是師兄不好,把你給忘了。”
    翻了個白眼,六耳也知道同門師兄對自己都不錯,可不知道為什么,老師留在山中這部分神經都比較大條,可能怕他們在天庭無了管束四處闖禍吧。
    還沒等六耳說話,那黑虎搖著大腦袋來在陳九公身前,“小老爺,有句話老虎不知當講不當講。”
    “哦?”蹲下身,摩挲著虎頭,陳九公恍惚見又看見了當年自己和師弟與這黑虎帶著老師逃出西岐的一幕幕。“虎兄,有事你但講無妨。”
    虎目掃了袁洪幾人一眼,只把他們看得心里發毛,黑虎甕聲甕氣地說道:“小老爺,老虎我雖然修道日淺,但也聽聞修仙求道之士當緊閉洞口,靜頌黃庭三兩卷,不可一味只知好戰斗狠。”
    “呵呵……”陳九公一聽這話樂了。當年三圣三商封神榜起了分歧,最后決定一個不簽,各教弟子憑機緣上榜。從紫霄宮歸來后,通天教主就在碧游宮前立下一聯,上聯就是這老虎說的“緊閉洞府,靜頌黃庭兩三卷”,而下聯是:投身西土,封神臺上有名人。通天教主最初的本意是警告眾弟子要隱世避劫,莫要被卷入劫中,誰知今天被這老虎用在這兒了。
    這老虎當年載著趙公明上金鰲島,在碧游宮前看見了這一聯,就記住了。
    拍拍虎頭,陳九公笑道:“虎兄所言甚是,待吾回來就罰他們五個抄寫黃庭萬遍。”
    一聽陳九公之言,袁洪、獅駝王、金大升,還有那鄭倫、陳奇不由得面如死灰。他們都知道陳九公說的五人中肯定不包括六耳,那位小師弟就算老師不罰,也整日抄頌黃庭。
    看著那得意洋洋的黑虎,袁洪暗暗叫苦,沒想到這老虎在老師心里地位這么重,早知道多給他抓些野味吃好了。
    絲毫不理會眾弟子此時的心情,陳九公跨上黑虎,黑虎四蹄之下祥云浮現,騰空而起,眾徒其后相隨。
    ……
    連綿無盡的巨大山脈,其中又有幾座高聳的山峰,巍峨壯觀,山中隱隱可聽清泉溪流,獸走鳥飛,更有花草清香,參天樹林,密密麻麻的青碧一片。
    隨老師出門,出了北俱蘆洲,袁洪只覺得天高任猴飛,早已將回山后要抄寫黃庭的事給忘了。兩眼四掃,就見其中一處主峰高聳入云,頂摩霄漢,半截隱沒在云海之中,山峰上隱隱可見光華閃爍,顯然是有修行之人。再仔細看時,在那山峰周圍,又有幾股妖氣盤旋,殺氣騰騰,俱都圍繞那尊主峰分布,隱約布成陣型。
    “老師,這山中有大妖。”還未等袁洪說話,獅駝王來在陳九公身后說道,他本就是妖神,對這妖氣最是敏感。
    看著獅駝王,陳九公笑道:“這山中之主,卻是你昔日袍澤。”
    “昔日袍澤?”獅駝王聞言一怔,巫妖決戰之后,妖族奉女媧娘娘之命遷往北俱蘆洲,在十萬大山之中修養生息。只有一些十萬大山中草木獸類開靈智化成妖族才會出山,卻是從未聽說過上古妖族有走出十萬大山的。知道陳九公神通廣大,他說的話絕不會有假,那么這山中之主又是什么來頭呢?
    見獅駝王疑惑,陳九公也想起一件事,記得當日和鯤鵬妖師爭斗之時,那鯤鵬曾使一功法名喚天妖屠神決,威力之大讓陳九公側目。后來也聽兄長鎮元子說鯤鵬正是以這天妖屠神訣破開其袖中乾坤,才得以走脫的。
    當時陳九公就感覺這天妖屠神訣的名字曾在哪里聽起過,今日才想起當年在金鰲島,陳九公問牛魔王是否修煉過九轉玄功時,那老牛說自己修煉了天妖屠神訣就學不得其他煉體神功了。
    “嗯?”正在思索那天妖屠神訣的陳九公突然向北方望去,只見就見一道急光從遠處飛來,速度極快,瞬間就來到眼前。
    來人也看到陳九公師徒,似是有些詫異,到了那座巨大山峰之前稍稍停頓,看似想要降落的身形一擺,又飛到眾人身前。
    見此人頭戴紫金冠,身穿淡黃色衣袍,袍上金邊紋絡,似乎身份不簡單。再看其臉龐寬闊,線條堅硬,如刀削斧斫一般,就知此人心志堅定,絕非等閑。
    “又是一大妖。”此人渾身上下雖無一絲妖氣顯露,但陳九公是什么修為,一打眼就看出此人乃蛟龍得道。想來能來這積雷山中,又有如此修為的,應該就是那位蛟魔王了。
    就在陳九公打量蛟魔王的時候,蛟魔王也在悄悄觀察陳九公,為什么要悄悄觀察呢,只因蛟魔王在看到陳九公第一眼時就仿佛看見了看了昔日族中那位天妖大圣,頓時斷定了這是已經斬尸的高手。
    與牛魔王同是昔日妖族袍澤,又都在妖族中有著不光彩的事跡,蛟魔王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發現牛魔王在此占山為王后,兩人很快的成了好友。今日受到牛魔王的請柬,請蛟魔王來赴他孩兒的滿月宴,蛟魔王這才來至積雷山。
    可一到積雷山就看見一位準圣在此,蛟魔王心中頓時活絡起來。聽說這老牛逃出天庭后成了通天圣人坐騎,再看眼前這位還帶著連地仙都不是的弟子,應該不是來找麻煩的,應該就是那一位了。聽聞這位紫薇大帝乃是應運而生的強者,橫掃八方強者,威震天下。而截教收徒向來是有教無類,來者不拒。若是能拜在他門下,也算傍上了一個大靠山。
    想到此處,蛟魔王躬身深深一禮,“小妖拜見帝君!”
    PS:感謝07101954890、天堂無淚4兩位大大的打賞,我會繼續努力,絕不辜負各位大大的厚愛!
    s
    閃文歡迎您!本站域名:"閃文"的完整拼音Shan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