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1)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1)      第959章因果(10-21)     

截教仙161 寧可魂飛魄散也不做佛門一沙彌


    封神之劫后,大乘佛教應運而興,若能得三佛之位,必有功德臨身,大羅金仙自可借此斬尸。
    都說朝聞道,夕死足以。能夠斬尸,又得圣人親口許諾,時機一至還可回歸截教。這簡直就是穩賺不賠的買賣,陳九公相信,如果是自己選擇的話恐怕也會選擇化佛。
    可當聽孔宣說起烏云仙寧愿以金鱉原身,在八寶功德池中沉沉浮浮時,陳九公腦海中想起了,當年萬仙陣中,那位持混元錘在膝的黑面師叔。
    曾聽師伯無當圣母說過,截教眾門徒多桀驁之輩,而其中以孔宣為最。在當年截教中,除了通天教主之外,孔宣不將任何人放在眼里。天資過人,氣運雄厚,孔宣的高傲絕不輸于通天教主。可是,當日在八寶功德池前,烏云仙一番話,讓這個一向自視甚高的孔雀只覺得自慚形穢。
    這些修仙求道之輩,修行無數年頭,可以說在這漫長的歲月中,都有一些性格缺陷。這孔雀如來自視甚高,自覺平生不弱任何人。可就是這樣一個極其高傲的人,當有一日發現自己遠遠不如另一人時,這打擊無疑是巨大的。而且這種差距竟然無法追趕,使得孔雀如來每當想起烏云仙就覺得悔恨、愧疚,覺得自己當年就該如同烏云仙一般,不去做這佛門如來。
    看著背對自己,雙肩微顫的孔雀如來,陳九公伸出手拍拍其肩膀道:“師叔,每個人選擇的路都不同。你和大師伯忍辱負重,保全吾截教三千同門,你們身上的責任更重!”
    聽陳九公之言,孔雀如來苦笑道,“九公,你也無需安慰我。無論怎樣,吾孔宣不如烏云師兄遠矣!”說著,孔雀如來來在通天教主畫像前拜了拜,“老師在上!孔宣在此立誓,不管千難萬難,也要將烏云師兄從八寶功德池中救出!”
    說完,孔雀如來起身,轉身看著陳九公。“佛門即日將攻打幽冥血海,師侄還需早作準備。”
    “多謝師叔提醒。”陳九公想了一想,又開口說道:“師叔,那幽冥血海冥河教主神通廣大,師叔還要多加小心。”說這話時,陳九公知道這孔雀如來高傲,生怕自己這話再激起他斗志,與那冥河教主死拼。但知道冥河老祖的厲害,陳九公又怕孔雀如來吃虧。
    “嗯。”出乎陳九公意料的是,孔雀如來竟然點了點頭,表示自己記下了。但卻又道:“吾雖不知準提圣人是如何安排的,但能感覺出佛門似乎還有后手。”
    “后手……”這個陳九公知道,無非就是那地藏王菩薩嘛。這位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的地藏王菩薩,就是佛門設下的一枚棋子,直等到最關鍵的時刻,給整個阿修羅族致命一擊。
    “好了,該說的吾都說了。若是日后有為難之事,只要派人捎個口信,吾自來助你。”
    “多謝師叔!”陳九公一聽這話,頓時大喜。孔宣的手段,剛才在西牛賀洲的時候已經見到。五色神光果然霸道,八位準圣聯手也紛紛落敗。若是當日有孔雀如來在,恐怕不需要龍族,就能鎮壓那燧木道人。
    見陳九公歡喜,孔雀如來微微搖頭,“但若是要對付佛門,還得靠你自己。”
    “師叔放心,九公明白。”知道孔雀如來受準提佛母大恩,雖然不會幫助佛門來對付陳九公,但也不會相助陳九公反攻佛門。
    五彩霞光一閃,孔雀如來消失在羅浮洞前。
    看著離去的孔雀如來,陳九公暗暗搖頭,這位師叔實在是太傲了,傲到了偏激的程度。不過對于那烏云仙,陳九公更是無限的欽佩,只不過那靈山乃圣人道場,八寶功德池又在二圣眼皮子的底下。別說是陳九公,就算通天教主出手,也未必能就得烏云仙歸來。
    伸手一翻,三品金蓮現于掌中,陳九公眼中精光閃爍。烏云仙此舉,甚是難能可貴,絕不能讓他做出這么大犧牲后,還不得善終。若是能以三品金蓮換回烏云仙,陳九公絕對不會吝惜此寶。可是冥冥之中,陳九公只覺得現在還不是自己以寶換人的時候。
    一出羅浮洞,只見自己留在光明山的三個弟子袁洪、金大升、鄭倫還有師侄陳奇都在洞前,四人正圍著六耳獼猴上下打量著。那袁洪嘴里還不住的慨嘆兩句,“師弟,你這耳朵是怎么長得,竟然……”
    突然袁洪感覺身后有人拽自己,知道身后的沒有別人,就是師弟金大升,而師弟在這時拽自己的話,肯定就是老師出來了。想到此處,袁洪頓時臉色一正,“師弟既然入了門,當師兄的要告訴你些事,免得你日后犯了大錯。”
    被袁洪和金大升擋住視線,六耳獼猴哪知道陳九公出洞,還在納悶這大師兄怎么突然變了臉。但見袁洪一本正經的,六耳獼猴連連點頭,“還請師兄教誨。”
    “嗯。”臉上露出孺子可教的表情,袁洪輕咳兩聲,“吾等老師乃世間少有的大神通者……”
    看這猴兒裝模作樣的,陳九公只感覺好笑,當即開口打斷道:“行啦,少在為師面演戲的。”
    “老師(師叔)!”
    示意眾人免禮,陳九公來在六耳身前,指著袁洪道:“你這大師兄,和你一樣同是混世四猴,只是他為通臂猿猴,你為六耳獼猴罷了。”說著,陳九公有指著那鄭倫等人道:“你這幾位師兄修煉的都是九轉玄功,此功乃道祖所創玄門護教神功,采天地靈氣,日月之精華錘煉肉身,為師今日傳你此功可好?”
    “老師。”
    “嗯?”見六耳面上有些為難,陳九公有些詫異,“怎么?”
    “老師,弟子想學祖師上清仙法,不想學這九轉玄功。”六耳獼猴求道多年,一心只慕仙家道法,對那肉搏廝殺之術,絲毫不感興趣。
    陳九公還是第一次看到有猴子不喜打斗的,不過六耳此舉卻是讓陳九公更加高興。自己門下最有潛質的幾個弟子當屬袁洪、洪錦、獅駝王,與這剛剛入門的六耳。其中那袁洪、獅駝王修的都是肉搏之術,洪錦雖然出色,
    但現在玉帝身旁,還學了他岳父的玄功。今日這六耳不要修肉搏之術,反倒要專修道法,讓陳九公大喜。
    “袁洪!”
    “弟子在!”
    “汝且前去天庭,向大天尊、娘娘求取兩枚紫紋蟠桃來。‘當年蟠桃靈根結出一千二百枚蟠桃后,本源散盡,早已枯死。蟠桃宴后,還剩下數百枚蟠桃被玉帝、王母封存起來。
    一聽陳九公讓他去天庭要蟠桃,袁洪頓時眼中發亮,連道:“是,是,弟子這就去。”
    “回來!”
    “啊?”剛竄起來,又被陳九公叫住,袁洪連忙落下云頭,“老師,還有何吩咐。”
    見這猴兒饞得口水直流,陳九公搖頭笑道:“你啊,怎得這般貪吃。為師要那蟠桃是要為你師弟筑基,汝且去只可要上兩枚,記得不可多要,不得偷吃。”
    “是。”聽陳九公這么一說,袁洪雖有些失落,但不敢違命,連忙飛身離去。
    看著那飛走的袁洪,又看了看面前的六耳,陳九公有一種感覺,日后這個徒弟的成就,似乎可以比袁洪還要高。
    修道先修心。這話一點都不假。別看袁洪現在已經相當于金仙頂峰,只差一步就能得大羅果位。但論及心性,袁洪遠遠不及格。一出世,就得三卷九轉玄功,憑借自身天賦秉異修得三卷玄功,為一方妖王,稱霸梅山。
    可是六耳呢,多年來一直心慕仙家道法,但卻拜師無門。不光要受人白眼,還要小心翼翼在洪荒中求存。都說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這六耳也是混世四猴之一,資質絕對沒得說,若是要一心修道,初期雖不如袁洪,但日后可就不一定了。
    其實袁洪的資質也不差,但這猴兒明明有資質,但偏好肉搏廝殺之術,白白浪費了極好的資質。不過陳九公雖是老師,但身受后世教育毒害的他,不愿強行要求門下弟子,更喜歡讓他們去走自走自己喜歡的路。
    看了一眼旁邊那瞪著著一雙牛眼四處張望的金大升,陳九公更是無語。這老牛啊,連自己講道都能睡著,比起袁洪來,更是讓人頭疼。不過,這老牛極為忠厚,卻是讓陳九公氣都氣不起來。可是不管好壞,都是自己弟子,當老師的就有責任替他們遮風擋雨。昔日師祖能為門人弟子頂撞道祖,陳九公又何惜此身。
    心中如此想到,陳九公轉頭目光掃過金大升等人,開口吩咐道:“大升,汝明日一早便將金鐘撞響,為師要開壇**三年,給你們好好講講吾玄門真言《黃庭》三卷。”
    一聽陳九公要講《黃庭》,六耳獼猴喜不自禁,可再看金大升,碩大的牛頭耷拉下來,一臉無精打采的樣子。
    “怎么?”
    “啊?弟子遵命!”
    此次開壇**一講就是三年,在這期間,陳九公不僅是為門下弟子說法,同樣也是自己印證著多年來修行的成果。自穿越以來,雖然才百十年,就已斬去一尸。旁人皆道陳九公好大的氣運,但陳九公知道自身的氣運并不是天生所攜,更不是什么穿越者的福利,而是自己后天一點點掠奪來的。
    先是擒曹寶取了落寶金錢,這頂級先天靈寶自有大功果在其中,而這落寶金錢也是陳九公發家的依仗。
    后來逆天改命誅殺楊戩,要知道楊戩可是第一對仙凡結合的結晶,封神之劫后肉身成圣,顯圣二郎真君、清源妙道真君威名傳三界,這是何等大的氣數?
    以金蛟剪誅殺楊戩,奪其氣運,后又誅殺十二金仙之一的黃龍真人,再后來才漸漸的有了今日的成就。
    一步一步行來,看似順風順水,大殺四方。但陳九公卻知道自己這一路可謂是如履薄冰,走錯一步就是萬劫不復。如今將整個截教抗在身上,陳九公更加小心翼翼,否則也不會這般多事地要一統北俱蘆洲。
    盡得一洲之地,將此洲打造得如鐵桶一般,作為截教復興之基。多育良才,再創昔日截教萬仙來朝之盛事,這就是陳九公一直追求的。
    “老師。”
    “佛門動了?”
    “老師真是神機妙算。”
    現在有了六耳在身旁,陳九公行事更是方便。都不用算計,直接讓六耳獼猴聽就行了。雖然六耳修為還低,聽不得佛門準圣,但聽那些佛子、佛兵總行吧。要知那阿修羅族萬年休養生息,族人無數,佛門要占據六道輪回,光是靠準圣級別的強者是不行的,還得有佛子、佛兵助陣。
    聽六耳開口稱贊,陳九公淡淡一笑,“你大師兄呢?”
    “額……”見陳九公問起袁洪,六耳磕磕巴巴的答道:“回老師,師兄他在洞中打坐煉氣呢。”
    “呵呵。”看著滿臉通紅的六耳,陳九公呵呵一笑,“你這猴兒,這話你信嗎?”
    六耳聽陳九公這么說,撓頭一笑。
    從蒲團上站起身來,陳九公搖頭道:“如果為師沒猜錯,你大師兄肯定是在后山和人打斗呢。”
    “老師真是……”
    在這個小徒弟腦袋上敲了一個暴栗,陳九公道:“去,叫著你幾位師兄,牽上黑虎隨為師出山。”
    “出山?是!”以前常聽金大升師兄提起老師帶他出去尋找兵器、見世面的事,六耳獼猴一直心慕不已,今日聽陳九公說要帶自己師兄出山,想來不會是去找人交手,不是游山玩水,就是去找寶貝。
    想到此處,六耳獼猴連忙出了羅浮洞,直往后山而去。
    后山坡下,一只黑虎懶洋洋地打著哈欠,看著面前爭斗的二人,和那邊看熱鬧不住叫好的三個小子。這些人害怕陳九公訓斥,不敢在山前打鬧,就跑到后山來打擾自己清凈,真是不像話。“讓你們吵虎爺清凈,看我哪天向小老爺告你們一狀。”
    暮色小說網http:m4xs.com,最佳閱讀空間,本站讀者QQ群:47889442,歡迎讀友加入,并向你的朋友推薦本站,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