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2)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2)      第959章因果(10-22)     

截教仙159 身在佛門心在截

PS:兄弟們如果能讓《截教仙》在本月結束之時,上得新書PK榜,哪怕是第十位,我都會在每五張月票加更的基礎上。在五、六月份保證每日保底一萬的基礎上,再總加更30萬字。我相信只要兄弟們支持,什么都不是問題,而且我的人品也有保證,決不食言。
    今日西來,陳九公主要是想看看流落佛門這些師伯、師叔都怎么樣了。雖然未能好好的交談一嘆,但從釋迦牟尼與孔雀如來的態度來看,應該是沒有問題。
    而釋迦牟尼說的佛門即將征討幽冥血海,奪取地府氣運一事,陳九公不能不放在心上。以現在佛門十大準圣的實力,恐怕冥河老祖就是再厲害,也是孤掌難鳴。想想后世那鼎鼎大名的地藏王菩薩,陳九公坐在車中暗自盤算,對此自己又該如何行事。
    突然,陳九公騰地一下站起身來,把旁邊昏昏沉沉的六耳嚇了一跳。
    “老師!”
    一擺手示意六耳不要說話,陳九公喊了一聲,“停車!”
    聽老師發令,連忙勒住龍馬,將車駕停下,將陳九公走出,洪錦、龍吉起身。“老師有何吩咐?”
    陳九公淡淡一笑,“主人太過好客,非要送你我師徒一程。”
    說著,陳九公騰空而起,望遠方,只見八道金光飛速而來。
    “南無阿彌陀……佛!”
    一聲聲佛號傳來,陳九公眉頭一皺,袍袖一揮,一道青光擋在三徒身前。這佛門梵音最善蠱惑人心,萬一給自己這三個徒弟毒害了,笑話可就大了。
    金光閃過,無數曼陀羅花從空中飄下。大日如來、藥師王佛、東來佛祖、懼留孫佛、毗婆尸佛、尸棄佛、毗舍婆佛、拘那含佛,佛門八位準圣一起趕至,將陳九公截在西牛賀洲之上。
    面對氣勢洶洶的八佛,陳九公哈哈一笑。雙手抱拳四下拱手道:“沒想到吾面子如此之大,竟能勞動諸位相送。”
    “哼!”本就與陳九公有仇,今日又在孔雀如來手中吃了一個大虧,懼留孫佛心中怒火中燒,怒喝道:“陳九公。今日吾等卻是要送你往六道輪回走上一遭!”
    “古佛說笑了。”陳九公雙手負立。掃視眾佛,“九公不知自己是否會往六道輪回,但吾卻知道你們快了。”
    “哈哈哈……”大日如來周身燃起熊熊太陽真火,“陳九公啊。陳九公!今日吾等盡至,任你手段通天,也難逃一死!”
    微微一笑,伸出左手食指沖著大日如來搖了兩下,陳九公望著西方一仰頭。“大日如來,你們的對手在那兒呢。”
    “嗯?”聽陳九公之言,眾佛順著陳九公目光望去,只見萬里之外,一道五彩霞光爆射而來。
    “不好!是那孔雀!”
    “吾等速速出手!”
    知道來人是誰,亦知曉此人之人,諸佛不敢怠慢,連忙齊齊出手,各種神通一齊向陳九公打來。
    八大準圣一起出手。是何等強大的一擊!陳九公所在方圓千里之內,風氣呼嚎,乾坤蕩漾,雷聲激烈,震動山川。
    饒是陳九公。此時也感到一股極大地壓力撲面而來,令人窒息。而其身后的三徒連呼吸都不順暢,心里只覺得沉悶無比,撲通。撲通直跳。再看那拉車的八匹龍馬躁動不安,長聲嘶鳴。
    可是陳九公面對八人攻擊。除了打出一道青光一分為三,沒入洪錦三人體內,護住他們心神之外,再無有任何舉動,似乎視那臨身的攻擊如無物。
    就在八佛出手之時,突然一道金光從那遠方的五彩霞光之上沖天而起。這金光沖上天際,初時就是一點金星,最后越來越大,也越來越急,一閃一閃,每一個空間的穿越,就跨過萬里之遙,眨眼間就出現在陳九公身前。
    一尊法身擋在陳九公面前,乃是二十四頭,十八臂,各拿纓鉻、傘蓋、花罐、魚腸、加持寶仵,寶銼、金鈴鐺、金弓、銀戟、幡旗、寶幢、蓮花、令牌、缽盂、尖槍、闊劍、舍利、經書,金光照耀!面前又有五色光華來回刷動,將八佛的攻擊盡數擋下。
    “吾等端得不為人子!”香氣飄飄,五彩霞光閃爍,孔雀如來出現在陳九公身旁,那尊金身之上金光一閃,沒入孔雀如來體內。
    “哼!”見孔雀如來至此,大日如來爆喝一聲,“汝為吾佛門佛祖,為何心向外人?”
    想起自己來時,師兄的交代,孔雀如來強壓著心頭怒火,冷冷地說道:“都給我滾!”
    “該滾的是你!”拘那含佛上前一步怒視孔雀如來,“若不是看萬佛之主顏面,我早就落你面皮,豈能容你至今?”
    “就憑你?”孔雀如來眉頭一挑,淡淡說道:“今日吾看在佛母面上不與爾等計較,吾再說一遍,都給我滾!”
    當日前往靈山見二圣,準提佛母將自己準提金身傳給孔雀如來,還為其講解金身奧妙。孔雀如來雖桀驁,但卻是重情之輩。在佛門這些年,就憑他的性子,若不是記著準提佛母恩情,恐怕就算有釋迦牟尼勸說,這孔雀也要出手傷人了,絕不會只是點到為止。
    “哼哼……”見孔雀如來提起準提佛母,東來佛祖頓時不悅。以前和師兄一起在老師門下聽道時,師叔雖有教誨,但也只是傳下金身之法,卻從未詳細講解。卻是不知這孔雀如來何德何能,竟然能讓師叔如此厚愛。
    東來佛祖不知道的是,如果沒有陳九公的話,萬仙陣一戰就不會發生那么早,也不會有截教萬仙的壯烈。如果那樣,當年的孔宣將為征討西岐的第三十六路大軍之主,被準提道人收服,并度化為門下弟子。準提佛母也不知道為何,在見到孔雀如來的時候,就覺得對此人甚是喜愛。也曾開口要收孔雀如來為門下首徒,但卻被孔雀如來拒絕了。可準提佛母仍然將一身法術、神通毫無保留的傳給孔雀如來,將其視為門下弟子一般。
    接引道人當年成道之后,共收徒六人,就是藥師、彌勒、毗婆尸、尸棄、毗舍婆、拘那含六人。可準提佛母多年來卻從未收徒,只是將師兄的弟子當做自己門下一般教導。阿彌陀佛性情淡然,不善教徒、授徒,傳下神通后就不聞不問。這師兄弟六人能有今日之成就,還要多虧了準提佛母。
    從老師之處得道法,但在準提佛母這里,六佛得到是如慈父一般的關懷。在六佛心中,準提佛母的地位絕對是超然的。
    本就因準提佛母對孔雀如來的厚愛嫉妒不已,若是孔雀如來心向佛門也就罷了,可此人不但往日對佛門諸佛大呼小喝,說動手就動手,今日還與佛門最大的敵人陳九公勾勾搭搭,豈能讓諸佛咽得下這口氣。
    怒火焚心的東來佛祖惡狠狠的望著孔雀如來,怒斥道:“汝還當自己是孔宣不成,若是有此心,就當如那金鱉一般,何必在吾佛門為佛!”
    “不好!”當局者迷,旁觀者清。一聽東來佛祖此言,那大日如來頓時大呼不妙。那八寶功德池中金鱉乃是佛門最大的忌諱,只因一提起此事,這位孔雀如來可就要發瘋了。
    果然,東來佛祖話音剛過,只見孔雀如來仰天怒吼,背后一道金光沖起,重重的轟在東來佛祖身上,直將其打的在空中翻滾數圈。
    還未等諸佛上前,一道五彩霞光閃過,孔雀如來已經出現在東來佛祖身前,一拳狠狠地打在東來佛祖金身之上。只聽得咯嘣嘣連響,東來佛祖三根肋骨被孔雀如來生生打斷。
    “賊子休得傷人!”
    看到孔雀如來說出手就出手,并且將東來佛祖打成重傷。群佛紛紛大怒,一起出手。只見舍利子齊發,座座金身向孔雀如來殺去。
    “這是汝等找死!”孔雀如來渾身上下殺氣暴起,使得遠處的陳九公也心驚不已。曾聽無當圣母提起這位師叔成道較晚,三皇治世之時才被通天教主收入門中。但因天資超凡,后來居上,成了截教第八位大羅金仙。如今已斬去兩尸,陳九公不知道這位師叔是否像后世網絡中相傳的那樣:圣人下人無敵手!
    將身一晃,赤、青、黃、黑、白,五道萬丈霞光沖起,將空中那些金身、舍利一掃而空。妖族出身的孔雀如來一身肉搏之術猛烈無比,一雙肉掌仿若神兵利器將七佛殺得節節敗退,還趁機將幾人收入五色神光之中。
    這五色神光乃先天一點混沌之氣,分化五行之時,將孔雀如來孕育其中,長成其尾部五根羽毛,皆乃頂級先天靈寶。
    陳九公看明白了,這位師叔當真是驚才艷艷之輩,不但斬去二尸,還參悟出五色神光之中的大道法則。
    五色神光之中蘊含的,無非就是金、木、水、火、土五行之道。自己結拜兄長鎮元子領悟其中一道土行之道,至今尚未悟全。而這孔雀如來竟然五道齊悟,這是什么資質。
    在陳九公震驚的目光中,將八佛全部一掃而空,可這時的孔雀如來一身殺氣絲毫不散,如同發狂一般攻擊著方圓萬里之內的高山、河流。
    見此情景,陳九公也不敢上前。多年不見,誰知道這位師叔是怎么了,要是不分你我,把自己暴打一頓,豈不冤枉?
    可就在這時,只聽得一個淡淡的聲音隨風傳來,“如來,你始終是看不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