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0)     

截教仙163 六道輪回道佛爭

大赤天兜率宮中,玄都**師進到宮內向老子一拜,“老師,有佛門中人傳請柬至,言婆娑凈土教主釋迦牟尼請弟子去赴法華盛會,好看的小說:。
    睜開雙眼,老子淡淡開口道:“此事為師早已知曉,現在那廣成子剛至宮外,汝去告訴他,此次法華會決不可去,否則必有性命之憂。”言罷,老子不再言語,閉目神游天外去了。
    “是,弟子告退。”感覺自己老師這幾年的話是越來越少了,玄都退出兜率宮,去見廣成子。
    “道兄”遠遠的看見玄都走過來,廣成子此次是奉元始天尊之命來問計老子。如若老子說佛門法華會可去,那廣成子、云中子就去,若果老子言不去,那就不去。
    ……
    “老師,大天尊命人送來寶車一輛,讓老師乘此車前去赴會。”
    “哦?”聽袁洪之言,陳九公起身走出羅浮洞。只見一輛寶車,造型奇古,長有三十丈,寬有十丈,通體呈七彩顏色,非金非玉,在其中流轉,并不顯露出來。其上又有華蓋香云,拉成幔帳下來,瓔珞垂簾,珠玉叮當,隱隱看地幔帳之中乃是一張碧游大床,并排能坐十來人,幔帳兩邊,各有八只腳踏,方圓三尺,應該是服侍童子立的地方。
    每個腳踏之前,便有一根碗口來粗的柱子,五尺來高,其上雕刻有猙獰神獸頭顱。神獸頭上或是托金燈,或是托那香爐,一邊幾對,十分對稱。幔帳之前,有一張屏風,碧綠顏色,上面雕刻有山川河流,大海波濤。那車后面也有屏風,與前面乃是一對,雕刻有飛天仙女。雖然顏色碧綠,但絕對不是晶玉所制,。
    陳九公用手一指,金燈燃起,被那光線一照,前后屏風就泛起柔和的光澤。上面所雕刻波濤海潮。山林松壑居然活了起來,就隱隱聞得海濤澎湃,松海沙沙。后面屏風,那一個個的飛天仙女。也舞蹈起來,歌聲清亮,舞姿說不盡地優美,令人心曠神怡,實在是無上奢侈之物。正是那上古妖皇車輦。
    再看車前拉車的八匹龍馬。通體雪白,無有一絲雜毛。陳九公知道玉帝是讓自己乘此車前往佛門,彰顯自己天庭大帝的顏面。
    奉玉帝之命送車而來的,正是自己門下弟子洪錦和其妻龍吉。讓陳九公不明的是,就是送個車,何必派這夫妻二人前來。
    “老師,大天尊讓弟子和龍吉前來為您趕車。”
    這車有四輪,古樸斑斕,做青銅之色。車轅之后,屏風之前,卻有一對坐駕,正是為趕車的金童玉女所配。可光明山上下無一女子,玉帝就派洪錦、龍吉來為陳九公驅車。
    這洪錦、龍吉站在一起。當真是金童玉女不假,雖身份尊貴,但弟子給老師趕車,沒什么說不去的。
    “也罷。”陳九公速來不喜排場。但即是玉帝美意,也不好拒絕。當即上了車。
    此時距離釋迦牟尼定下的法華會之期尚有十日,陳九公也不著急,命洪錦、龍吉一路緩行,沿途觀山賞水,倒也逍遙自在。
    這一日,經過一個長有許多果林的山谷,洪錦剛要停車采摘一些鮮果與陳九公享用。可這時卻見一只通體雪白的猴子,正跪在前方。
    “汝這猴兒,還不速速讓開。”
    見八匹龍馬將撞在自己身上時停了下來,這猴子也不害怕,大聲道:“還請師兄為我通稟老師一聲。”
    “師兄?老師?”洪錦聞言一怔,與龍吉低語兩句,起身入得車內,見陳九公端坐云床之上,身上青光流轉。
    見老師正在修煉玄功,洪錦不敢打擾,連忙輕身退出車外,對那猴子道:“老師神游天外,不可叨擾,你且退至一旁,我還要驅車前往婆娑凈土。”
    一聽洪錦之言,這猴兒頓時急了,蹭的一下蹦起身來,不住地抓耳撓腮。
    見這猴子如此,洪錦、龍吉不由得哈哈一笑,想起了大師兄袁洪,看這猴子似乎也是洪荒異種,卻不知其根腳。
    陳九公悟法對洪錦、龍吉來說沒什么,但對這猴子可就不一樣了,今日就是在此等著拜師。雖像洪錦說的,老師修法不可叨擾,但若是錯此良機,日后再想拜師可就難了。
    看著洪錦、龍吉驅車遠去,這猴兒長嘆一聲,狠狠一跺腳,直追下去。
    這猴子或許真是洪荒異種,憑借這連小妖都不成的修為,一路隨車駕而行。那八匹龍馬本就是充作腳力之用,可日行八萬里,豈是這猴子能夠跟得上的。但就是這連仙道都未成的猴子,一路咬著牙,跟車狂奔。
    “夫君,不若讓他上車來吧。”龍吉畢竟是女兒身,心腸軟。見這猴兒如此,心里十分不忍。
    輕嘆一聲,洪錦搖頭道:“老師不開口,你我豈可擅作主張。”口上說著,洪錦卻催使龍馬緩行,讓那猴子能夠跟得上。
    就在這時,外面大雪飄飄,寒風呼嘯。車上香爐,金燈自動點起,仙香幽幽,漫暖如春,人通體舒暢,外面大雪冷風,俱被毫光擋在離車身十丈之外。但那猴子可就遭殃了,本就體力不支,又遇風雪,一個不察,重重的摔倒在雪地上。
    本就是一口氣強撐,這一摔直將這猴兒最后一口力氣摔散,躺在雪地之上,眼角露出冰冷的淚水,好看的小說:。
    “哎……”恍惚之間,只聽得一聲幽幽嘆息,頓時一股暖流游遍全身,猴兒抬眼一看,只見一道者正站在自己身前,身后的二人正是那驅車的一男一女。
    不知是哪里來的力氣,猴兒翻身而起,拜倒在地,連連叩首。“懇請仙長收我為徒。”
    “呵呵。”陳九公聞言淡淡一笑,“你這猴兒終于來了。”
    聽陳九公此言,這猴兒臉上一紅,“老師神通廣大,來去無蹤,弟子難尋。唯今日得知老師前往西天婆娑凈土,故在此等候。”
    原來自從盤古開天辟地洪荒顯現,周天之內有五仙,乃天地神人鬼;有五蟲,乃蠃鱗毛羽昆。這廝非天非地非神非人非鬼,亦非蠃非鱗非毛非羽非昆。又有四猴混世,不入十類之種。第一是靈明石猴,通變化,識天時,知地利,移星換斗。第二是赤尻馬猴,曉陰陽,會人事,善出入,避死延生。第三是通臂猿猴,拿日月,縮千山,辨休咎,乾坤摩弄。第四是六耳獼猴,善聆音,能察理,知前后,萬物皆明。此四猴者,不入十類之種,不達兩間之名。
    這猴兒正是四猴之一的六耳獼猴,只因天生神通惹人不喜,在洪荒上向有法不傳六耳之說。這猴兒多年來只求拜得名師,求得無上道法,但本事太低的他看不上,本事高的看不上他,才致使這洪荒異種淪落得連仙道都難成。
    當年陳九公前來西牛賀洲與佛門兩大準圣一戰,可謂是驚天動地。從那之后,這只猴子就開始留意上了陳九公,常用他那六耳探聽光明山。可讓這猴子驚訝的是,與其他大神通者不同,陳九公從不阻攔他探聽,甚至講道說法之時也是如此。這才有了今日拜師之事。
    對這西游里可憐的六耳獼猴,陳九公有的只是惋惜,所以多年來從不與其為難,也有著收他入門的心思,只是時機未至。今日早在出山之時,陳九公就有將其收入門下的打算,這才命洪錦一路驅車緩行。剛才神游天外,也是試探這猴兒向道之心。
    得來的容易,就不會珍惜。陳九公就是要磨練一下這個弟子的心智,讓他以后無論何時,都有今日的向道之心。
    用手一指,一道青光籠罩在這猴兒身上,使其一身泥濘、傷痕盡去。陳九公朗聲道:“吾欲收汝為門下第五位親傳弟子,賜名六耳,不知汝可愿意?”
    “愿意,愿意”不但能拜師,而且還是親傳弟子,這猴子怎能不愿,而且老師所賜之名與自己極為相符,連忙再次叩首。
    “好啦。”見這猴兒真性情,陳九公心中甚喜,“為師此次是奉婆娑凈土釋迦牟尼如來之邀,去赴法華盛會。汝先與吾同行,待得回山之后,拜過祖師才算入門。”
    “弟子遵命。”多年來一直探聽光明山動靜的六耳,當然知道陳九公的規矩,當年還對獅駝王入門羨慕不已。
    “起來吧,快去見過你師兄師姐,這一路上他們可是幫了你不少忙啊。”
    聽陳九公這么說,六耳仿有所悟,連忙上前拜謝洪錦、龍吉。
    師兄弟相互見禮,這時陳九公心中略有所感,眉頭一皺,喃喃自語道:“昔日故人,能在此處相會,豈能不見上一見。”說著,陳九公喚道:“洪錦。”
    “弟子在。”聽老師呼喚,洪錦頓時顧不得與新入門的師弟客套,連忙來在陳九公身前聽命。
    “且驅車上天,直達九天之上,在那罡風層與雷火層交接之處,為師要去會一位故人。”
    “弟子遵命。”
    陳九公帶著六耳一起入車,洪錦、龍吉催龍馬直往九天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