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7)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7)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7)     

截教仙160 大戰將起

下次的人族正統氣運是爭奪不到了,但能讓佛門吃虧,和自己占便宜沒什么區別。而陳九公在意的是,春秋、戰國時期的百家諸子,這些人可都是有大氣運之輩,若是能收入門下,絕對能大漲截教氣運。
    陳九公已經打算好了,無論如何也要收那孔丘入門。不管儒門教義怎樣,反正截教有教無類,隨你自己發展,只要你孔丘可以為截教增加氣運就行。
    對于那金沙河底的金沙,陳九公并施十分在意,只要能擒住了乾坤老祖,再以其為助力,將其他二人一一拿住,到那時不光金沙河以后的金沙,就連之前被他們收走的,不統統是自己的嘛。
    感覺著不遠處金沙河中后天辛金靈氣的變化,王母出言提醒,“噤聲。”
    玉帝、陳九公不再多言,五人一起潛伏在地底,運轉玄功將自己氣息隱藏起來,甚至不敢用神識去監視金沙河。
    不知過了多久。
    只聽得金沙河上,有隱隱的笑聲傳來,“盤庚、乾坤,四百多年未見,你們一向可好啊。”
    聽聲音入耳,金沙河上空,一黃袍道者淡淡笑道:“托二位洪福,乾坤甚好。”
    “哼!長兲,怎么今日還想與吾做過一番?”這一身藏青道袍的,正是那左道宗師盤庚老祖。
    可此時金沙河上,只有二人挺立云端,但卻有三個人的聲音。
    如果順著盤庚老祖和乾坤老祖的目光望去,他們都望著那空中的霧氣,而這片一眼望去,無有絲毫阻礙,甚至能看見霧氣那頭金沙河畔的幾棵綠柳。但剛剛那聲音,就是從這霧氣之中傳來的。
    “哈哈哈……”霧氣聚了又散,散了又聚,詭異的傳來長兲老祖的話語,“盤庚,老祖不得不說你有些門道。比那乾坤可是強了不少。”
    “哦?呵呵。”聽長兲老祖之言,那乾坤老祖絲毫不惱怒,反而笑道:“既然如此,道友何不與貧道賭斗一場?”
    見這二位似有爭斗之意,盤庚老祖頓時來了興致。“不如二位做過一番可好?盤庚正好為你們做個見證。”
    看了盤庚老祖一眼。乾坤老祖搖頭不語。
    “盤庚,與其和乾坤斗,還不如跟你斗有意思。”
    “好啊!”面對長兲老祖的挑釁,盤庚老祖氣勢絲毫不弱。“既然你長兲有如此雅興,盤庚奉陪到底。”
    說著盤庚老祖眼中精光一閃,伸手在虛空一劃,整個人已經出現在那團霧氣上空,五指虛抓。道道寒光爆射而出。
    寒光飛出,猛然炸開。再看那團霧氣,早已消散的無影無蹤。
    空間一顫,一道烏光閃過,直奔盤庚老祖打開。如果此時蒼甲真人在此,定認得此寶正是自己那開天錘。
    這開天錘來的突然,而且不知是從何處冒出來的,一錘正打在盤庚老祖身上。而此時盤庚老祖在一錘之下,整個人砰得一下。四散開來,化作道道寒光往四面八方炸開。一時間,整個金沙河上爆炸聲響不斷。
    手中金光一閃,抬手一卷,護住金沙河。讓翻滾河水平息。乾坤老祖搖頭道:“二位,你們都斗了萬年了,再斗下去也分不出勝負,還是等著收取金沙吧。”
    “哼!”一聲冷哼傳來。那一身藏藍道袍的盤庚老祖現出身來。而遠處一團霧氣也漸漸的聚攏起來。
    時辰一至,三人如何進入金沙河下收取金沙暫且不提。單說三人從河底出來后。又互相口伐數句,紛紛離去。
    那乾坤老祖一路南飛,突然眉頭一皺,“長兲,你不去找盤庚,怎么又來招惹于吾?”
    “嗯?”沒有聽見回答,乾坤老祖感覺有些不對。三人爭斗也不是一年兩年了,開始互相還想著回山后好生修煉神通、法術,下次聚首再戰。可是斗了幾千年,發現三人都有自己的看見手段,誰也傷不得誰,最后干脆也就放棄了誅殺其他人的想法。每次見面之后,或許會斗上幾招,但絕不死斗。
    就在這時,一道血光閃爍在乾坤老祖頭上。
    “好賊子!”乾坤老祖爆喝一聲,大手一揮,一道金光閃過,那血光猛然消散的無影無蹤。
    “老祖果然是好手段!”
    看著面前一身八卦九宮袍的陳九公,乾坤老祖沉聲道:“汝是何人?”
    “貧道乃光明山陳九公。”
    “光明山?”思索片刻,似乎自己記憶中沒有這么一個地方,乾坤老祖望著陳九公道:“為何暗算于吾?”
    這時乾坤老祖身后空間一顫,玉帝現出身來,直接開口道:“吾等今日前來卻是為請老祖上天為官。”
    “上天為官?”乾坤老祖聞言一怔,而后大聲喝道:“滾!”
    刷!
    一道青色劍氣如蛟龍一般直奔乾坤老祖撲來,陳九公知道這些大神通者若不被打服,哪個都不會心甘情愿的和自己前往天庭。當即也不廢話,直接出手。
    “圣人法器!”看見青萍劍,乾坤老祖瞳孔一縮,連忙揮動袍袖,只見金光一閃,青萍劍氣憑空消失的無影無蹤。
    紫電錘現于手中,化作一道紫電來在乾坤老祖身前,可金光一閃,紫電錘亦消失不見。
    “大天尊小心!”雖然紫電錘消失不見,但陳九公絲毫不慌,對玉帝喊了一聲,自己翻手一抓,前方空間破碎,一道紫光飛入陳九公手中。
    看到陳九公紫電錘的情況,玉帝仿有所悟,持屠巫劍殺至乾坤老祖身前。
    看了一眼玉帝手中的屠巫劍,乾坤老祖眉頭一皺,這兩人雖然修為都不如自己,但是都有殺伐至寶在手,卻是麻煩。
    想到此處,乾坤老祖面對屠巫劍,伸手一招,一道金光飄入手中,卻是一張三尺圖卷。
    將圖卷一展,發出道道金光,那手持屠巫劍的玉帝消失在天地之間。
    “師兄!”就在玉帝消失的一剎那,一道銳利庚金之氣劃過,直奔乾坤老祖。
    同時亦有漫天火鴉聒噪著一起撲了過來。
    “是你!”見燧木道人現身,乾坤老祖心中大驚。雖與這道人無有交情,但雙方當年見過,燧木道人的靈火萬鴉壺只要本體不消失,其中就能產生無盡的火鴉。
    若是單打獨斗,乾坤老祖不怕燧木道人,但旁邊還有那手持金簪的王母,看著那金簪,乾坤老祖知道此物正克制自己一身神通。
    光是這二人就夠乾坤老祖忙活了,可還有那陳九公與蒼甲真人。乾坤老祖心底輕嘆一聲,開口說道:“不知幾位何故為難于吾。”
    聽乾坤老祖之言,王母爆喝一聲,“我師兄呢?”
    揚了揚手中乾坤圖,乾坤老祖眼中精光閃爍,“就在吾乾坤圖中,汝等如若就此退去,吾便將其放出。”
    “老祖之言可信否?”
    看了陳九公一眼,乾坤老祖沉聲道:“吾乾坤一向言出必行。”
    “那好……”說著陳九公將青萍劍收起,上前一步,口中話音未落,一道百丈紫電帶著毀滅之氣直奔乾坤老祖轟下。
    見陳九公出手,王母等人紛紛各施手段,將乾坤老祖圍在中間一頓亂打。
    再看乾坤老祖或揮舞袍袖,或甩開掌中乾坤圖,每當攻擊來至其身前,都會消失不見。
    這乾坤老祖名號乾坤,想來與自己兄長鎮元子的袖中乾坤有異曲同工之妙,玉帝被收入那乾坤圖中,想來也不會有性命之憂。與其讓這乾坤老祖要挾,還不如將其拿下,再放出玉帝。
    見這幾人不休不止,乾坤老祖心中暗惱,手一揚,乾坤圖立于空中,變作萬里見方,有悅耳清音傳出,又見七彩霞光萬丈,祥云朵朵點綴,仿佛在天空架起一座彩虹仙橋。
    漫天金光閃爍,陳九公四人已經出現在乾坤圖中,與玉帝來在一起。
    “師兄。”
    見陳九公四人來至此處,玉帝一怔,而后沖王母笑道:“師妹放心,這乾坤圖與女媧娘娘的江山社稷圖差不多。若只如此,吾等絕無性命之憂。”
    這乾坤圖內有乾坤,自成一界,包羅萬象,得造化之妙,演萬物生長興滅之道。內里自有大千寰宇,山川河岳,靈寶中的無邊靈氣孕育億萬生靈,又盡在生滅之間,若不是這些生靈無有靈智,不會修行,更缺了六道輪回,此界怕是與外界沒有多大差異了。
    陳九公雙眼微微一瞇,望向極遠處的天邊,只見一座仙山聳立,山上氤氳仙氣彌漫,靈禽鳴唱,山腰盤旋許多祥云,綿綿然隨風微移,山下地脈有盈盈清泉涌出,有走獸溫順成行,從天際俯瞰下來,好一處仙境靈地。
    “帝君,此乃乾坤老祖乾坤圖內世界,在此中爭斗,那乾坤老祖先就立于不敗之地。”
    聽蒼甲真人之言,陳九公微微一笑,“不敗也得敗,若他不敗,你我如何脫身?”
    說著飄身而起,直往那仙山而去。
    “帝君所言甚是。”這時玉帝望著那仙山,掌中屠巫劍上血光流轉,拉起王母一起追上陳九公。
    “哼!”冷哼一聲,燧木道人看了蒼甲真人一眼,“走吧,事已至此,除非你要在這里待到得證混元,否則不將乾坤擊敗,就永遠出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