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5)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5)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5)     

截教仙158 強橫


    “帝君。”出了東海,蒼甲真人似乎想說些什么,但卻欲言又止。
    看了蒼甲真人一眼,陳九公也想聽聽他的看法,“真人有話但講無妨。”
    “好。”聽陳九公這么說,蒼甲真人開口道:“不是蒼甲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而是這龍族如此,必有大事相求帝君。”
    回想前往龍墓后,發生的那些事,陳九公面如沉水,心里也在琢磨著,以龍族的實力會有什么事能求到自己身上。
    見陳九公默而不語,蒼甲真人又開口說道:“那龍族實力不可小視,且不說那祖龍九子,今日貧道見龍族竟然有三十多位大羅金仙。”大羅金仙對于準圣來說不算什么,但只要是大羅金仙級別的高手,就有可能在一瞬間斬尸成為準圣。而龍族足足有三十多位大羅金仙級別的高手,在數量上遠遠的超過昔日的截教和上古妖族天庭。
    再想想那個個都有準圣實力的祖龍九子,這是何等大的氣運,才能在一族之中誕生出九位準圣。
    蒼甲真人的意思,陳九公也聽明白了,以龍族這種實力,如果是有事求自己的話,那肯定是天大的事。否則人家自己就解決了,還用你陳九公干嘛。
    今日陳九公送出這塊祖龍骸骨,卻是償還了當日三光神水的因果。但就在聽說陳九公要以三光神水對付那北俱蘆洲上的燧木道人后,敖廣便向陳九公言行云布雨乃龍族之責,若是要破燧木之火,龍族出手可能會更容易一些。還讓陳九公回光明山,不出三日便將那燧木道人帶至光明山,交給陳九公處置。
    對于敖廣執意要相助,陳九公也不能直言拒絕其美意。而且陳九公明白,不管這龍族有何目的,應該是沒有惡意,只不過要自己幫他們做些事情罷了。
    “勞煩真人前往天庭告知大天尊一聲。就說三日之后,我帶那燧木道人前往天庭。”陳九公相信既然敖廣敢這么說,就一定能夠降服那燧木道人。
    蒼甲真人離去,陳九公獨自回到光明山。此時鎮元子尚在山中,聽陳九公說起那祖龍骸骨和龍族要出力擒拿碎木道人之事。鎮元子似乎在想些什么。
    半響。鎮元子開口對陳九公說道:“賢弟,此次既能償還了三光神水的因果,有何必再與龍族糾纏不清。”
    “兄長可是想到了什么。”陳九公也不愿多結因果,但陳九公前世記憶中佛門的八部天龍就是出自四海龍族。如果自己可以將四海龍族綁在截教的戰車上。不但壯大了自己,也削弱了敵人。所以,陳九公并不介意與龍族糾纏在一起。而且不管龍族要求自己做什么,也不會是現在,現在敖廣做的這些,不過是投資罷了。
    搖了搖頭。鎮元子道:“愚兄不知道那龍族具體的想法,但應該與那祖龍九子有關。”
    “嗯?”陳九公聞言一怔,“小弟聽蒼甲真人言那祖龍九子神通廣大,曾齊力退走妖族至尊東皇太一。”
    “此事卻是不假。”聽陳九公提起這個,鎮元子點了點頭,“那祖龍九子當年的確退走了東皇太一,不過也全都身受重傷。”
    見陳九公好奇,鎮元子為其解釋道:“賢弟卻是不知那東皇太一之威,祖龍九子當年以言語迫使東皇太一答應他們的賭斗。祖龍九子齊力擋東皇太一十招。若能撐得十招,則妖族退去。若不能,四海便降。”
    “原來如此。”陳九公聞言點頭,但轉念一想,問道:“兄長。那東皇太一真就那么厲害?”
    “呵呵。”鎮元子面露苦笑,“賢弟,那東皇太一欲以力證道,一身修為驚天動地。當年與通天圣人都能相斗一十五招,足見其能。”
    “以力證道。這妖皇竟有如此魄力。”自開天辟地至今,大神通者如過江之鯽,但敢欲圖以力證道者,唯有這東皇太一。
    長出一口氣,如今已經斬去一尸,但陳九公仍不清楚自己的道究竟在何方。修道一途,漫漫長遠,驚才艷艷之輩無數。然,能證得混元道果者,只有那區區數人。
    ……
    三日之后,四海龍王齊至光明山。
    看著那被四個龍兵壓著的燧木道人,陳九公不由得暗自生疑。若是按兄長所言,那祖龍九子全部被東皇太一打的肉身崩潰,恐怕如今尚未痊愈,但龍族又是用什么手段將這燧木道人拿住的呢?這幾日陳九公也曾命袁洪前往天庭,命高明、高覺觀察那火山,看看龍族到底是以何手段降服這斬去二尸的準圣。但以高明、高覺的神通,卻只能看見無盡的水浪和滔滔水聲。
    “賢侄,伯父我幸不辱命,將這燧木道人給你拿來了。”
    “原來是你!”抬頭看見陳九公,燧木道人暴怒,“賊子……”
    “住口!”聽燧木道人辱罵陳九公,一旁敖欽怒喝一聲。
    “你……”被敖欽喝住,這燧木道人卻出奇的不再言語,但二目之中噴出熊熊火焰。
    先是來在四海龍王面前感謝他們出手相助,而后陳九公望著那燧木道人微微一笑,“還請真人入天庭,為吾天庭供奉。”
    “供奉?”不但是燧木道人,就連那四海龍王聞言也是一怔。這供奉是什么官職,以前沒聽說過啊。
    見四海龍王疑惑,陳九公解釋道:“想要任天庭供奉,需有準圣修為。在天庭之中,只在吾與大天尊、娘娘之下,平日無事,亦無需點卯,但可享天庭氣運。”
    “哼!”燧木道人冷哼一聲,“恐怕還要為你們做事吧。”
    淡淡一笑,陳九公從袖中取出聚仙旗,遞在燧木道人面前,“以真人的手段,尋常事自是不敢勞真人大駕。可若是有人仗著神通,不尊天庭號令,還需真人出手將其降服。”
    燧木道人知道陳九公說的那有人也包括前日的自己,但此時已被人擒住,就是燧木道人再不通人情世故,也知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當即冷哼一聲,望著陳九公手中的聚仙旗道:“這又是什么?”
    “此乃天庭至寶聚仙旗,還需真人分出一縷元神入此旗中。”
    “什么!”話都說到這地步了,燧木道人怎能不知道陳九公手中的這是什么東西,頓時暴怒。“汝欺人太甚,端得不為人子!”元神一入此旗,別說受制于人,而且有一縷元神入此旗中,元神受制,連想要自爆都不行。
    見燧木道人如此,敖廣哈哈一笑,從袖中取出一物在燧木道人面前一晃,“大天尊乃道祖欽命三界之主,道友何不順應天意,造福三界。”
    看著敖廣手中那晶瑩剔透的珠子,不知其上有何等魔力,燧木道人頓時老實下來,長嘆一聲,“罷了,吾認栽了!”說著主動分出一縷元神,入得聚仙旗中,至此陳九公麾下又多了一名高手。
    很是好奇地看了一眼敖廣手中的珠子,陳九公再次向四海龍王拜謝道:“有勞四位伯父出手,小侄銘記于心。”
    似乎特別喜歡聽陳九公這句話,四海龍王齊齊一笑,敖廣道:“一家人莫說兩家話,賢侄日后若是有事只管前來水晶宮。”
    “多謝伯父。”
    “哼!”突然一聲冷哼傳來,只見那恢復了行動能力的燧木道人,滿是不屑的望著那正在客套的陳九公和敖廣二人。在燧木道人看來要不是陳九公唆使,龍族也不會和自己為難。這些龍族雖然修為都不怎么樣,但萬條真龍布下的大陣讓自己一身神通滅于水中。而且那敖廣手中的珠子對自己極為克制,讓自己吃了不少苦頭。
    來在燧木道人面前,陳九公躬身一禮,“當日多有得罪,還望真人莫怪。”
    “哼!”雖然還是冷哼一聲,但燧木道人臉色已經緩和了不少。現在自己受制于人,能得到這樣的尊重已經極為難得了,若是自己再不識抬舉,恐怕就要吃苦頭了。
    看出這燧木道人如今不過是外強中干,只是強撐著面子罷了。陳九公淡淡一笑,卻不以為意。想來以后日子長著呢,陳九公有信心讓這燧木道人歸心。
    送走了四海龍王,請燧木道人替自己坐鎮光明山,重點是照看光明國百姓。陳九公將羅浮洞封了,這一次不是閉關修煉,而是為了煉寶。
    此物也不能全稱為寶,而是陳九公以當年收取的南海紫竹煉制的一亭樓,名喚氤氳軒。此軒無有金雕玉砌,也不見仙花奇果,外至閣門樓頂,內到桌椅蒲團,純以那普陀島特有的氤氳紫竹所造,薄薄紫霧繚繞樓閣,淡淡木氣留香彌久,乃是極雅之地,更有凝神靜氣之效。
    如今陳九公身份和以前不同,不但是天庭大帝,又掌一洲之地。若是每次會客都在羅浮洞中,卻是有些不美,這才以煉寶之法煉制了一個可大可小,可隨意放置的氤氳軒。
    “哼!”
    陳九公剛出羅浮洞,只聽得冷哼聲傳來,不用看陳九公都知道此人是誰。“不知真人在山上住的可曾習慣?”
    “習慣就怪了!”燧木道人就喜歡他那火山,否則也不會在那里一待就是萬年。
    聽燧木道人之言,陳九公哈哈一笑,說出了一番讓燧木道人瞠目結舌的話來。
    PS:兄弟們若有條件就訂閱一下吧,撲死了啊。剛才tc597兄弟特意去為本書沖了V,很感謝他,正如這位兄弟所說,5塊錢夠看到下個月的。
    s
    閃文歡迎您!本站域名:"閃文"的完整拼音Shan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