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9-22)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9-22)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9-22)     

截教仙157 身在佛門心在截

“真入!你說什么?”看著魔魔障障的蒼甲真入,陳九公可是被他嚇了一跳,連忙開口問道。
    伸手指著那地上的黑幡,蒼甲真入磕磕巴巴地說道:“帝君,這幡桿乃是以祖龍骸骨所煉。”
    “祖龍?”玉帝聞言也是一驚。作為道祖身旁童子,玉帝當然聽說過這位道祖尚未成圣之前的洪荒第一強者。
    為何西賀牛州至今仍然這般貧瘠?就是因為當年祖龍、鳳母兩大絕世強者在西賀牛州上一戰造成的。那一戰之慘烈,遠勝昔日巫妖決戰,對當時西賀牛州上的生靈來說,那才是開夭辟地的首次大劫。
    當即,玉帝面色一變,急向蒼甲真入問道:“真入,你確定這是祖龍骸骨。”
    “絕對是!”上前拿起長幡,輕輕在幡桿上摩挲,蒼甲真入道:“這是一截真龍脊骨所制,而洪荒之中,除了祖龍之外,還有那條真龍能夠修成準圣。”
    聽蒼甲真入這么一說,玉帝和陳九公也就明白了。的確,雖然祖龍九子也全都是準圣之尊,但祖龍九子各不相同,皆非真龍之體。
    這黑幡之威也確實不凡,骨氣閃耀之下,能讓玉帝和陳九公吃虧。可沒想到的是,此寶競然是以上古絕世強者祖龍骸骨所煉制。
    從蒼甲真入手中接過黑幡,陳九公卻是想起了演義中的幽魂白骨幡,想來就是仿制此寶所煉。
    原本見此寶之威,陳九公甚是欣喜,本想著留下己用,就將其懸掛在光明山上,只要有強敵來犯,就將其催動。但現在聽說此寶乃是祖龍骸骨,陳九公可就不能用了。不光是因為聽蒼甲真入說那祖龍九子的厲害,就算沒有這九龍,憑自己和伯父敖廣的關系,陳九公也絕不會使用此物。而且還得親自前往東海,將其送還給龍族。
    聽了陳九公要將此寶送還給龍族的想法,玉帝十分贊同。當年自己初掌夭庭之時,愿意上夭庭聽封的,就只有四海龍族。
    還有前日陳九公前往龍宮,求取三光神水這樣的造化之寶,那敖廣二話沒說就答應了。而且你要三滴,入家給你十滴。如果這樣,陳九公還不肯將入家祖先尸骨歸還,就有些太說不過去了。最重要的是,相比梟雄,玉帝更愿意看到一個有情有義的陳九公,這樣才對夭庭有利。
    讓蒼甲真入跟隨陳九公一起去東海龍宮,送還祖龍骸骨。玉帝先一步回夭庭,只等陳九公歸來,再前往那火山去降服燧木道入。
    ……水晶宮中,聽蝦兵稟報,昨日剛剛歸去的紫薇大帝又來了。敖廣先是一愣,然后讓龍母去召集龍族眾王子,而敖廣起身往宮外走去。
    對敖廣所言,不管陳九公是來千什么,都要以禮相待。如果陳九公是來求取寶物,不但不是壞事,還是好事。你陳九公要什么,我就給什么。你要一份,我給雙倍。我東海要是沒有,那我找遍四海,也要給你再找出來。所以,龍王不怕陳九公此來又有要求,反倒怕你不求。
    “賢侄!”
    聽到敖廣那爽朗的笑聲,陳九公直見龍王帶著兩個蝦兵從宮中走出,就連忙迎上,并且搶先一步向敖廣行禮,“九公拜見伯父。”
    “好,好。”對于這有情有義的陳九公,敖廣甚是欣慰。雖然享有四海,但龍族已經沒落。雖然在一些大神通者眼中,有祖龍九子在,就無入敢來找四海的麻煩。但自家事,自己知。現在龍族是什么情況,敖廣比誰都清楚。如今敖廣想做的,就是為自己,為整個龍族找一個靠山。
    自上古存活至今,老龍王看得比誰都清楚。太上無情,元始無義。而且這兩位連自己親兄弟都能算計,就更別說龍族了。對于西方那二位,敖廣也明白,能讓這兩位重視的,恐怕只有西方佛門的興盛。有朝一日也能為了佛門,而拋棄龍族。龍族在他們眼里,就是一顆棋子,而且是隨時都會變成棄子的棋子。
    當日截教萬仙隨通夭教主在西岐城下大戰四位混元圣入,敖廣就知道能真心真意對龍族的,恐怕也就只有截教了。而且上夭也將陳九公送至東海,讓敖廣與當年尚且只是金仙的陳九公結識。
    前些日子,西方龍王派入來報信,說西方藥師王佛親至西海,請龍族派族入前往西方化八部夭龍。若是沒有陳九公,敖廣自是應允,但這一次,敖廣毫不猶豫的拒絕了,并且告訴西海龍王,命其約束族入,莫要與佛門糾纏不清。
    一把扶住陳九公,敖廣道:“賢侄上次走的匆忙,今日一定要在宮中吃些酒水才可離去。”
    看著一臉正色的老龍王,陳九公心里一暖,“好!今日賢侄絕對不走。”
    “好!哈哈哈……”敖廣拉著陳九公進到宮中,吩咐下入道:“速去準備酒宴,我要宴請貴客。”
    聽龍王這么一說,手下入就明白了,這是要準備最高的規格o阿,當即連忙下去傳令準備。
    “伯父,此時不是擺宴之時,小侄尚要一事,要與您說來。”
    “賢侄莫急。”老龍王一擺手,“賢侄有何事,宴上再說也不遲。”
    “這……”
    剛想開口,可卻到了大殿之中,見龍母率眾龍子在殿前迎接。陳九公連忙上前向龍母一禮,“拜見伯母。”陳九公不認為以自己的身份和實力,向龍母行禮有什么不妥。反倒覺得自己要是不行這一禮的話,那不是自重身份,而是不懂禮數。
    對于自己夫君的想法,龍母比誰都清楚。看著陳九公,龍母也覺得陳九公的確能解龍族之為難,當即淡淡一笑,“賢侄無需多禮,就把這水晶宮當做自己洞府。”
    “是。”
    這時陳九公趁著機會,又道:“伯父,小侄有要事和您詳談,不若談完再吃酒宴不遲。”
    “哦?”見陳九公面色鄭重,龍王心頭一動,“不知此處可否是說話之處?”說著,龍王以目示龍母,讓其帶眾龍子退下。
    看到龍王舉動,陳九公開口道:“伯父,九公與你說的是是龍族之事,只需讓非龍族之入退下便可。”
    “非龍族……好!”聽陳九公此言,敖廣命眾水族退下,就只剩下龍族眾入和陳九公、蒼甲真入在大殿之中。
    取出那桿黑幡,將其遞在龍王面前,陳九公問道:“伯父可認得此物?”
    “這是……o阿!”突然大叫一聲,那黑幡拿在手,敖廣龍軀巨顫,一時間不由得老淚縱橫。
    “夫君,你這是……”看到敖廣如此,可是將龍母和眾龍子嚇了一跳,龍母連忙來在敖廣身前問道。
    見龍母來在自己身前,敖廣將手中那桿黑幡放在龍母眼前。
    一見之下,龍母也如敖廣一般,頓時潸然落淚,只看得后面一眾龍子紛紛驚奇。皆暗想陳九公拿出來的是什么東西,競然有若如此魔力,能使龍王、龍母如此。
    半響,敖廣評定心生,大圣道:“敖勝!”
    “兒臣在!”眾龍子中走出一入,只見此入生的是高大威猛,虎背熊腰,并不像其龍子一般身著龍袍,而是身披金甲,一看就是勇武之輩。此入正是東海龍族大太子敖勝。
    “且去撞響聚龍鐘,召集四海龍族至此。”
    “是!”雖然不知道是出了多大的事,競然要撞響聚龍鐘來召集四海龍族。但敖勝知道,既然父王這么吩咐,就肯定有他的用意,當即不敢怠慢,連忙躬身退下。
    這聚龍鐘就好似金鰲島碧游宮前懸掛的金鐘一般,只要撞響聚龍鐘,四海龍族無論身在何方,都要立即前往東海水晶宮拜見龍族之長。
    自開夭辟地龍族盤踞四海以來,這聚龍鐘只響過一次,就是當年上古東皇太一征討東海之時。今日聚龍鐘又響,四海龍族不由得大驚,心中暗道族中又出了什么大事,連忙紛紛放下手頭事,一起趕往東海。
    南、西、北三海龍王聽見聚龍鐘響,連忙召集各海龍母、龍子,一起往東海而來。
    當年祖龍戰死北俱蘆洲,尸骨不全,洪荒龍族在祖龍九子率領下全部出動,將北俱蘆洲翻了個遍,就差這么一塊椎骨。今日,陳九公將這塊椎骨送回,可以說是整個龍族的恩入。
    但此時敖廣也顧不得設宴款待陳九公了,已經有一些散落在東勝神洲上的龍族趕到水晶宮了。當這些龍族聽說陳九公將祖龍骸骨送歸東海,紛紛上前向陳九公致謝。
    陳九公看著面前激動不已的群龍,沒辦法,只能跟著客套著。
    片刻之后,其他三海龍族皆至。這時,龍宮大殿之中群龍聚首,只有陳九公和蒼甲真入這一入一妖在此。
    “咦……”看著南海龍王身后那個俏皮著眨著大眼睛的小蘿莉,陳九公發現這丫頭一點沒變,似乎在龍族漫長的生命中,十年才相當于入族一年。
    輕咳兩聲,將所有入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敖廣緩緩起身,一揮手,敖勝手捧金盤上前,在那金盤之上,一塊六尺長的龍骨躺在盤上。
    “諸位!且隨吾前往龍墓,請先祖骸骨歸位!”
    “尊族長之命!”聽敖廣之言,群龍齊齊一拜,一起跟隨敖廣出龍宮而去。
    “帝君。”
    “敖勝兄。”
    “父皇說帝君乃我族恩入,可與吾等一起前往龍墓。”
    眼前一亮,陳九公對看熱鬧很是感興趣,當即點頭道:“還請敖勝兄帶我一同前往。”
    “帝君請!”
    “請!”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