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9)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9)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9)     

截教仙156 孔雀威武

PS:兄弟們,我要上新書月票pk榜,現在排名第十的才82票,我相信只要兄弟們助我,我就能上!感謝haah、木易華、周副統帥、我天啊嗷嗷嗷、龍情メ戦〢萬里五位大大投出的月票,謝謝你們。每天保底的1萬字,和每天一樣,時間也不會改變。這是這五票加更的第一章,兄弟們,拜托了!
    “什么東西!”
    見玉帝栽倒,陳九公顧不得別的,連忙化作一道青光來在玉帝倒地之處,將其扶起。而玉帝似乎無有大礙,在陳九公的攙扶下,晃了晃頭,清醒過來,眼中閃過一絲驚駭。
    陳九公抬頭望去,只見在空中一只大幡迎風招展,幡上符印密布,散發出白森森的骨氣,萬道寒煙。剛才那骨氣奔玉帝撲來,并不是直接攻擊,而就是在玉帝身前一晃,便使得玉帝落地。
    “帝君小心,此寶直擊元神。”玉帝心中暴怒,自己乃三界至尊,今日竟然丟了這么大一個面子。而沒想到的是,這無極道人竟然有這等至寶,讓自己平白吃了一個大虧。
    再看那無極老祖哈哈一笑,打出道道法決入那幡中,數道骨氣從四面八方奔陳九公、玉帝和蒼甲真人疾射而來。
    陳九公一把扶起玉帝,飛身而起。那幡攻擊奇異,被那白色骨光一晃,雖不至于有性命之憂,但若是多受幾次必損元神。
    看著在白色骨光下四散奔逃的三人,無極老祖眼中精光閃爍,袍袖一甩,一道道黑光抖出,化作一個個天魔張牙舞爪,直奔三人撲去。
    “滾!”雙手一翻,紫電錘祭起,化作道道紫電炸散開來,帶著絲絲毀滅萬物的氣息,將那些天魔盡數誅滅。
    可這時。那白色骨光已經來在陳九公身前,一晃之下,陳九公跌落云頭。
    “帝君!”玉帝雖有心趕過去,但那道道白色骨光又追了上來,玉帝手中屠巫劍化作無數血色劍氣。迎上那一道道骨光。
    嘴角露出一絲冷笑。無極老祖呼嘯一聲,大幡招展,無盡的骨氣鋪天蓋地席卷而起。
    “去!”
    突然,一道金光閃過。一枚長著白色翅膀的金錢憑空出現在大幡旁,狠狠地撞了上去。
    “啊!”看著自己那寶物落地,無極老祖大急,連忙飛身過去搶奪。可就在這時,一只巨大的穿山甲破土而出。兩只前爪拋出出一物,金光一閃,將大幡收入其中。而后穿山甲兩只巨爪一招,將那收取大幡的金色小斗接住,身形一晃,巨大的身軀在土中絲毫不顯笨重,眨眼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兩道血光一前一后撲來,無極老祖顧不得失落的寶物,催動頂上天魔塔發出黑光、魔氣護身。
    “死來!”突然間心頭一顫。無極老祖一抬頭,只見陳九公面色肅穆,雙手持著數百丈大小的青萍劍,猶如霹靂般的至天際斬下。就如盤古開天辟地一般,看著似緩慢劈下。似虛似實,偏偏又威勢巨大,去勢極快。
    以至于那龐大的波動,使得天魔塔這等異寶都劇烈的顫抖起來。
    青萍劍那青色的劍身上青光大作。青色光芒中還閃爍著一副玄奧圖案。青色的線條,交織橫錯。重疊而成的圖案。圖案上面青色氣流旋轉不定,一環繞著一環,一道隨著一道,端是引人入勝,讓人不可自拔。
    此時此刻,陳九公竟然使用了全部法力,發揮青萍劍這等殺伐至寶的最大威力,斬向了無極老祖。
    這一刻,方圓千里之內,仿佛只剩下了那一道光影……青色色的光芒中包裹著一副玄之又玄的圖案,攜帶著毀滅的氣息斬向了無極老祖。
    一旁的玉帝和蒼甲真人,在陳九公全力御使青萍劍的威勢下,全都心頭顫動,紛紛祭起寶物護身。
    無極老祖見青萍劍威勢巨大,而且來勢極快,根本來不及思考,慌忙之間就要躲避。但頂上天魔塔的體積也有百丈大小,無極老祖可以躲掉,天魔塔卻躲不過去。
    “轟……”
    一聲震耳欲聾的聲響傳出,龐大到極點的法力向四周擴散開去。方圓千里之內山體凌碎,亂石紛飛。
    無極老祖只覺得身體一震,瞬間就和天魔塔里面的真靈失去了聯系。
    塔中真靈被絞碎,這就代表天魔塔此時不在屬于無極老祖了。
    百丈大小的天魔塔迅速的脫離了無極老祖的頭頂,飛向了高空。
    本來就是以一敵三,雖然憑借自己魔道大法曾暫占上風,但轉眼之間,一寶被收,另一寶中的真靈都被斬殺,無極老祖心中暴怒。
    咆哮一聲,魔氣滾滾凝聚成一只巨手向天魔塔抓去,但見血光一閃,被屠巫劍斬得粉碎。
    眼睜睜的看著蒼甲真人將那天魔塔收入袖中,無極老祖怒吼著,雙手揮動,十指連點,道道魔氣如箭從四面八方向蒼甲真人疾射而去。
    以離地焰光旗護住自身,蒼甲真人大笑著取出定海珠祭起,五彩豪光轉動,直奔無極老祖而去。
    被定海珠打翻在地,又見陳九公持青萍劍刺來,無極老祖也顧不得身份,在地上一滾,躲開陳九公一劍。身上黑光一閃,整個人已騰空而去。
    “哪里走!”見無極老祖要跑,陳九公取出紫電錘,沖著無極老祖背后打去,一錘將無極老祖打落魔云之下。
    落地之時,無極老祖只感覺著身下一陣震顫,那只穿山甲又鉆了出來,再次祭起混元金斗,發出道道金光。
    無極老祖知道這混元金斗的厲害,知道自己若是收入其中,在這三位準圣虎視眈眈之下,不可能脫困而出。當即,無極老祖將心一橫,渾身上下黑光大作,一道道虛影從無極老祖身上飛出,眨眼之間,原本那躺在地上的無極老祖消失得無影無蹤。
    混元金斗之上金光閃爍,將數道虛影收入斗中,還有一些四散而去。這時。陳九公、玉帝、蒼甲真人三人各持靈寶,左右撲殺這些虛影,
    紫電錘化作萬道紫電四射而出,將道道虛影轟得粉碎;昊天鏡上玄光大作,在玄光照射之下。虛影消散在空中。而蒼甲真人不但催動定海珠、太虛鏡絞殺。還讓那穿山甲真身將道道虛影吸入腹中,看他這般,陳九公想起來前世記憶里,動物世界中那些捕食白蟻的穿山甲。
    三大準圣齊齊出手。各展神通,片刻便將所有的虛影一掃而空。
    可是,做完這一切,陳九公和玉帝、蒼甲真人你看我,我看你。誰也不知道那無極老祖到底死了沒有。畢竟這些上古大神通者都有自己壓箱底的本領,個個不凡。
    “帝君!”將混元金斗和天魔塔遞在陳九公眼前,蒼甲真人道:“剛才此寶還收了一些虛影,帝君一看便知。”
    點了點頭,陳九公接過混元金斗,卻把天魔塔往蒼甲真人身前一推。“此寶即是真人所取,那就是真人之物。”
    捧著天魔塔,蒼甲真人不由得心花怒放,連忙將天魔塔收起。向陳九公一拜,“多謝帝君!多謝帝君!”
    見蒼甲真人如此,陳九公微微一笑,這蒼甲真人雖本事差了一點,但要是從閱歷上論。不僅遠超自己,還勝過玉帝不少,甚至比自己那位避世不出的兄長鎮元子知道的還要多。有他在身旁,許多時候能給自己提出許多不錯的建議。而且這蒼甲真人最近似有歸心之意。陳九公不介意賜下一件寶物令其心悅誠服。
    “嗯?”可就在陳九公以神識往混元金斗中一掃時,突然臉上的笑容凝固了。“怎么會這樣?”
    “帝君,怎么了?”看出陳九公面色有變,玉帝感覺到一絲不妙,連忙開口詢問。
    面如沉水,陳九公目光如電掃視四周,“大天尊,讓那無極老祖跑了。”
    “沒死?不可能!”一聽陳九公之言,玉帝和蒼甲真人齊齊一震。玉帝急道:“除了被混元金斗收走那些,吾等以將那無極所化虛影全部絞殺,他怎么還會沒死?”
    搖了搖頭,伸手在混元金斗上一抹,一桿七尺黑幡現于陳九公掌中。此幡入手冰涼,陳九公持幡在手之時,只覺得靈魂為之一顫。“大天尊,現在混元金斗中,除了此幡之外,他物全無。”
    “他物全無?”玉帝聞言一怔,但轉念一想,這無極老祖畢竟是紫霄宮中聽道的上古大神通者,肯定是有自己獨特的保命之法。想到此處,玉帝輕嘆一聲,翻手將屠巫劍、昊天鏡收起,“罷了,由他去吧。”
    嘴角露出一絲冷笑,陳九公淡淡說道:“大天尊不必擔心,不管那無極老祖以何秘法逃走,都必定大傷元氣。其全盛之時,尚且不是你我之敵,況且如今還丟了兩件寶物。若是他就此離去,還則罷了。若是再敢來犯,恐怕就沒有今天這么好的運氣了。”
    “帝君所言甚是!”聽陳九公這么說,玉帝也感覺有道理,便將目光落在了陳九公手中的黑幡之上。這寶物似乎不是先天之物,但能有這般威力,讓準圣在一瞬間吃虧,絕對不凡。
    看了玉帝一看,見這位三界至尊眼中有的也是茫然,陳九公就知道這位也不認得此寶。當即便將目光轉向蒼甲真人,笑著將那黑幡遞在蒼甲真人面前,陳九公輕聲問道:“不知真人可認得此寶?”
    從陳九公手中接過黑幡,在入手那一刻,蒼甲真人只覺得一股寒氣從手心直入元神,饒是準圣之軀,也不由得激靈靈打了一個冷顫。
    幡面是用什么所制,蒼甲真人看不出來。但卻能看出這幡桿是以白骨所制,而且這白骨的主人生前修為絕不低于準圣。
    “這是……”突然蒼甲真人瞳孔一縮,仿佛觸電一般將黑幡拋向陳九公。
    見蒼甲真人如此,陳九公一驚,以為這黑幡有什么古怪,連忙閃身躲過。
    黑幡落地,卻無何異動,但這時,陳九公只聽的那蒼甲真人如魔障一般喃喃自語,“祖龍骸骨……祖龍骸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