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5-24)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5-24)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5-24)     

截教仙153 收徒六耳又遇故人

“什么!”陳九公聞言暴怒,自己那光明國十年修養,才有人口百萬,這一下子就少了十萬。
    此時玉帝臉色也不好看,和陳九公一起站在光明山頂,遙望遠方那一片狼藉的光明國。“帝君,此獠不死,你我難安。”
    “哼!”陳九公一聲冷哼,“大天尊,若是讓他就這么死了,豈不是便宜他了。”
    聽著陳九公冰冷的話語,站在這二位身后的蒼甲真人不由得激靈靈打了個寒顫。
    “帝君,大仙來了。”
    “嗯。”見一朵祥云飄來,陳九公面上擠出一絲笑容,“今日若不是有兄長在,你我這片基業就徹底完了。”
    點了點頭,玉帝正色道:“如此你我當一起去謝過大仙才是。”
    “大天尊之言大善。”
    仙風道骨的鎮元子在光明山上降下云頭,看著迎上來的陳九公和玉帝齊齊向自己一禮,鎮元子淡淡一笑,坦然受了二人一禮。
    “此次還要多謝大仙出手相助。”
    “大天尊言重了。”這時鎮元子的目光落在后面的蒼甲真人身上,笑道:“真人可還記得昔日故人。”雖然二人交情不深,但能見到萬年前的舊識,這種感覺還是很不錯的。
    “鎮元大仙!”沒想到陳九公口中的兄長竟會是這位地仙之祖,蒼甲真人心中一驚,連忙上前向鎮元子打一稽首道:“多年未見,大仙風采依舊。”
    “真人見笑了。”
    雙方客套一番,一起進到羅浮洞中,分別落座。此時玉帝、王母已經離開天庭多日,二人怕天庭有失,王母便歸去,留玉帝在此。
    “兄長,不知是誰人敢殘害我光明國百姓。”剛剛坐下,陳九公就開口問道。
    原來,就在陳九公四人剛想前往火山去收拾燧木道人時,玉帝留在天**的分身傳來消息,說鄭倫上天庭稟報,有強者殺入光明國中,連屠三萬天兵和十萬百姓,取其魂魄收入法寶之中。并且那守護人族的狂犀、雷澤兩大妖神也死在此人手下,袁洪出手也被一招擊敗,若不是鎮元子及時趕到,袁洪恐怕也要損命此人手中。
    趕回光明山后,陳九公只發現光明國中一片狼藉,怨氣沖天。等回到光明山,只見金大升和陳奇在此,一問才知道袁洪身受重傷,被鎮元子帶回五莊觀救治。
    聽陳九公問起那人,鎮元子答道:“此人名喚無極,乃洪荒魔道祖師。”
    “魔道祖師?”陳九公一皺眉頭,以人族魂魄祭煉寶物,還真是魔道所為。原以為人族在這北俱蘆洲之上有天兵守護,又無有天敵,應該能很好的繁衍生息。而頭十年的確不錯,誰想剛過去十年,就冒出這么一位魔道祖師。想來這是在東、南、西三洲混不下去了,就跑來北俱蘆洲捏軟柿子來了。
    “兄長可知此人居于何處?”
    “愚兄與其交手之后,見其往東南方向逃去,想來其洞府也應該在東南。”
    “東南?”陳九公眼中精光一閃,既然有這么一個方向,自己就可一路往東南尋去。此人修煉的是魔道大法,想來所居之處一定是寸草不生之地,如此倒也不算難尋。
    想到此處,陳九公騰地一下站起身來。
    見陳九公起身,玉帝同樣長身而起,“帝君,我們走吧。”
    “好。”陳九公回身對鎮元子道:“還有勞兄長助小弟坐鎮此山數日。”
    “九公只去便是。”鎮元子點了點頭,但話鋒一轉,“九公清理北洲煞氣,使得此處天地清明,如此變化之下,恐怕許多閉關的大神通者都按耐不住了。”
    陳九公聞言怔了一下,頓時明白了鎮元子的意思。若是這北俱蘆洲還像以前一樣煞氣彌漫,污穢遍地也就算了。但現在靈氣濃郁,不弱于其他三洲,恐怕這些上古強者會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像這一次的無極老祖,明顯就是發覺北俱蘆洲變化,出山走動,發現了光明國的人族百姓,才起了殺人煉寶之心。
    今日之事,卻是更加堅定了陳九公要將北俱蘆洲上這些隱居的大神通者一個個都翻出來的想法。這些人雖然有一些隱居,但誰又能保證他們哪天心血來潮之后,不會又是一個無極老祖?截教和天庭底蘊本就不足,若是根基再不穩,日后如何能讓陳九公放心與人、闡二教、佛門爭鋒。所以不是陳九公沒事兒找事,更不是陳九公霸道,而是天之道,損有余而補不足;人之道,損不足而益有余。氣運之爭,不可有絲毫怠意。
    陳九公和玉帝、蒼甲真人一起出了洞府,直往東南而去。
    一口氣飛出十萬里,陳九公停住云頭,對玉帝道:“大天尊,再追就出了北洲了。”
    “不知帝君有何打算?”
    想起光明國中無辜枉死的十萬百姓,陳九公心中怒火中燒,“大天尊,你我再往前方尋他百里,想來以你我之能,再加上真人,即使出了北洲也無大事。”
    “好……嗯?”玉帝剛一點頭,只覺得一股血腥之氣從遠處飄來,與陳九公相視一眼,三人一起順著血腥之氣尋去。
    望著山間那一株枯死的古樹,陳九公嘴角露出一絲冷笑,這無極老祖還能使能藏,竟然以芥子須彌之法將自己的洞府隱藏在這古樹之中。若是不剛才泄露出的一絲血腥之氣,恐怕還真發現不了。
    取出昊天鏡,將其祭起在樹頂上空,道道玄光將古樹三丈之內禁制,玉帝這才向陳九公使了一個眼色。
    打出一道道法決在枯樹樹身之上,霎時間熊熊烈火燃燒。
    本就是枯死多年之樹,遇火就著。可就在樹燃成灰燼之后,一座大山憑空而現。
    “誰人敢闖老祖洞府!”一聲怒吼傳來,魔焰滔天,一中年道者身穿黑白雙色道袍,頭上無冠,黑白相間的頭發披散在肩上,二目之中閃爍兇光。
    陳九公見這道人修為和自己相似,只斬去了一尸。不過再一想,且先不說這道人是不是那無極老祖,單說他以芥子須彌之術藏在樹中的洞府,都能傳出血腥之氣,想來此人亦是殺人無數的老魔。這種人要還能斬去善尸的話,那功德也就太不值錢了。
    “汝是無極?”玉帝二目如電,望著那道人冷聲喝問道。
    感謝myzmyz1、說吥出啲那斷愛兩位大大的打賞,我會加倍努力,絕不辜負各位大大的厚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