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6)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6)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6)     

截教仙153 請西行

混沌者,虛無也,此處即彼處,今時即明時,無色無相,粘稠而已,偶有虛空彌沫,為異物,飄蕩其中。
    混沌初分,開天辟地間,清氣升,而衍周天星辰,濁氣沉,而成厚土幽冥,唯一周山立天地間。
    盤古身化山川萬物,致四海洪涌澎湃、激蕩不息,地仙界難以平靜,有那混沌中二十四虛空彌沫應運而生,化二十四顆定海珠,五色毫光朦重,鎮懾四海,平息地仙界。
    正如前文所說,每一件頂級先天靈寶皆乃應運而生,都有大功果在其中。可是這定海珠自被陳九公得到之后,他就一直以此寶直來直去的打人,從未追想此物真正的使用方法,卻是真正的使明珠蒙塵。
    “真人果然不凡。”玉帝先是稱贊蒼甲真人一句,但又話鋒一轉,“那燧木身懷功德至寶,而且法力高深,就算有定海珠鎮壓,也只能壓制那燧木,若是他決意要走,恐怕我等阻擋不住。”
    “大天尊放心。”蒼甲真人眼中精光閃爍,朗聲道:“那燧木道人火木雙屬,但其本體之火就是后天所出,但與其先天甲木之體相合卻是不符。帝君可從此處下手,定叫他命喪玄水陣中。”
    “先天甲木!后天之火?”
    “真人妙計!”
    五行乃金木水火土,但五行也有先后天之分。庚金、甲木、丙火、戊土、壬水,這是先天五行,辛金、乙木、丁火、已土、葵水乃后天五行。
    那燧木正如蒼甲真人所言,雖是火木雙屬,本體乃甲木之身,但其身上的火焰卻是燧人氏鉆木所生,不管有何等功果,也都是后天所出,與那大日如來的扶桑樹先天木火之體卻是不同。若是以先天之水布陣,再以定海珠鎮壓,必可滅燧木之火。
    蒼甲真人之計雖好,但又要去何處尋那先天之水呢?原本陳九公手中還有一滴三光神水,但卻拿去救鎮元子的人參果樹了。
    望著東方,陳九公對蒼甲真人道:“九公知一處有那三光神水,還需真人與我同行。”
    “啊?”原本蒼甲真人是想只管出謀劃策,顯示自己的本事,這先天神水能不能找到,那就看玉帝和陳九公的本事了。誰知這陳九公竟然知道這三光神水的下落,而且還讓自己跟他一起去去取,這是要干什么?難道是偷嗎?
    “帝君這是欲往何處?”不光是蒼甲真人有疑問,玉帝也比較好奇。這陳九公明明是閱歷淺薄之輩,還不如自己和王母呢,竟然能知道三光神水這等造化之物的下落。
    淡淡一笑,想起當年在東海龍宮寶庫之中看到的那足有半缸的三光神水。有那么多,想來自己那龍王伯父不會那么吝嗇吧。想到此處,陳九公開口答道:“貧道欲前往東海龍宮,向龍君敖廣求取三光神水。”
    “東海龍宮?帝君確定那龍宮有此至寶。”自道祖立天庭后,六圣將玉帝、王母當成了傀儡,天下大神通者也莫不如此。卻只有那四海龍王在天庭初立之時,就前往天庭拜見玉帝,這讓玉帝、王母并不以為四海龍族有什么過人之處。
    聽玉帝之問,陳九公點了點頭,回想起來,已經好幾十年沒見到那位伯父了。當年的陳九公前往東海龍宮,敖廣熱情招待,并且送出定海神針,但那時截教萬仙來朝,卻是有讓龍族巴結的實力,不知今日自己再去,那位伯父會以什么樣的態度來對自己。
    而陳九公帶上蒼甲真人并不是要強搶龍宮至寶,無論此次敖廣這一次對自己如何,當年都有一份情誼在,截教弟子還做不出以德報怨之事。陳九公只是怕此行再被那人闡二教準圣圍攻,這蒼甲真人本事是差了一點,但要是對付玄都、廣成子、云中子這樣的準圣,雖不能勝,可抵擋片刻,給陳九公制造機會還是沒問題的。
    “既然如此,帝君還需多加小心。”玉帝、王母也知那人、闡二教亡陳九公之心不死,此行前往東海恐怕另有事端。
    “大天尊、娘娘但且安心,貧道不日便回。”說著陳九公也不管那蒼甲真人同意與否,一把將其拉上云頭,直奔東方而去。
    ……
    “帝君,可是要前往東海強搶三光神水?”
    “怎么?”見蒼甲真人面露憂色,陳九公有些好奇,“莫非以真人的本事,那東海有什么高手讓你忌憚?”
    蒼甲真人點了點頭,正色道:“鳳族鳳母、龍族祖龍,這兩位在道祖未成圣之前,并稱洪荒第一強者。”
    “這么厲害?”陳九公聞言一怔,但轉念道:“那祖龍不是與鳳母同歸于盡了嗎?”
    這些天相處下來,蒼甲真人也知道陳九公閱歷淺薄,怕他真的要去硬闖水晶宮,就為其解釋道:“祖龍雖死,但九子尚在。”
    “祖龍九子?”這陳九公倒是知道,在后世無數典籍之中,都有對祖龍九子的介紹,可是不知這祖龍九子都是什么修為。
    想到此處,陳九公向蒼甲真人詢問,“那九兄弟很厲害?”
    “豈止是厲害。”蒼甲真人搖頭道:“想當年兩位妖皇立天庭,欲一統天下妖族。雖有少數不愿上天庭的,但也都東躲西藏。”
    這些陳九公都知道,就你蒼甲真人不也是被攆得四處躲藏,才來在北俱蘆洲的嗎?
    “帝君試想,若是那龍族無有依仗,豈會盤踞四海,縱使當年的妖族二皇也奈何不得?”
    “這……”陳九公有些驚訝,“難道那九龍比東皇太一還要厲害?”
    要知那東皇太一號稱自古至今圣人之下第一強者,能以一力攻破自己大哥鎮元子調集整個地仙界地力布下戊土大陣,并擊傷人參果本源。而且在師祖通天教主現身后,東皇太一又與通天教主斗了一十五招才收手認輸。
    要知圣人之下俱是螻蟻,混元圣人舉手投足,一招一式之間莫不帶有無盡威能,況且是那殺伐無雙的通天教主。如此足見上古妖皇之威。
    “貧道卻是不知那九龍有何手段,不過東皇親征東海,卻不勝而歸。”
    “這么厲害?”
    蒼甲真人點頭道:“自那之后,再無人敢打四海龍族的主意。”說著,蒼甲真人暗暗觀察陳九公臉色,看看是否能讓這位紫薇帝君放棄前往龍宮搶寶的想法。
    淡淡一笑,陳九公道:“我并不是要去東海生事,是要去求寶。”
    “求寶?”蒼甲真人聞言一怔,“那龍族會給?”
    “應該會吧。”
    ……
    再一次來在東海之濱,遙想當年師伯龜靈圣母在此處救得自己一命,陳九公就無限感慨。本來當初還想要想著辦法救下這師伯一命,就是上封神榜,也比讓蚊子吃空了好啊。誰知最后雖無黑蚊吞噬,但卻在萬仙陣中自爆三魂七魄。
    帶著蒼甲真人來在水晶宮外,陳九公不由得想起了當年那個小蘿莉,也不知道她這幾年可否長大。
    “且去通稟龍君,就說陳九公求見。”
    “陳九公?”守門的蝦兵一聽陳九公之名,頓時大驚,“可是紫薇帝君。”
    “汝去通稟龍君只可說我陳九公之名,卻不要提什么帝君。”
    “是。”雖然不知道這紫薇帝君想要干什么,但蝦兵不敢怠慢,和同伴招呼一聲,自己往宮內跑去。
    今日龍王正在宮中與龍母閑談,突然見蝦兵慌慌張張進來,有些不悅,“何事驚慌?”
    “王上,宮外有一人,自稱是陳九公,要見王上。”
    “陳九公?”騰地一下站起身來,龍王快步往宮外走去,邊走還便道:“龍母,速速召集我東海龍族準備迎接貴客。”
    來在水晶宮外,只見陳九公還是當年那一身白色道袍,但那個金仙級別的小修士如今卻是洪荒中少有的高手。
    心底慨嘆世事無常之余,龍王緊走幾步,向陳九公一拜,“拜見帝君!”
    “伯父折殺小侄!這怎使得?”大呼一聲,連忙閃身讓過。
    聽陳九公還是如當年一般喚自己為伯父,敖廣心中一喜,這時見陳九公向自己行李,更是哈哈大笑,走上前去扶住陳九公雙臂。“賢侄速速與吾進宮。”
    “嗯?”說到此處,敖廣才注意到,在陳九公身后還有一黑袍老道,而且次老道的修為自己也看不透。
    “準圣!”當年只聽聞陳九公西岐城下大敗闡教十二金仙,又踞北俱蘆洲之地,聯手天庭據佛門,威震天下。今日一見,陳九公出行,竟有準圣相隨,再想想陳九公還是稱呼自己為伯父,敖廣不由得暗嘆自己當年將定海神針送出卻是無錯。
    見敖廣的目光落在蒼甲真人身上,陳九公為其介紹道:“伯父,這位是蒼甲真人,如今亦在天庭當差。”
    “哦?”東海龍王那是洪荒龍族之長,只聽陳九公此言,就聽出了許多門道。“真人請。”
    “龍君請。”隨敖廣來在宮中,見東海龍族以龍母為首,眾皇子一起出迎。陳九公忙道:“不想九公此來,卻是叨擾伯父了。”
    “賢侄哪里話。”敖廣拉著陳九公直入殿中,分別落座,就要命人準備酒宴。
    可這時卻聽陳九公開口說道:“伯父,酒宴就不必了,九公還有要事在身,此來卻是向伯父求取一物。”
    “哦?不知賢侄想取何物?”
    平白開口管人索要東西,確實有些不好,但這三光神水不得不取,陳九公面上有些發紅,“九公想求幾滴三光神水。”
    “賢侄想要多少?”聽陳九公是要求三光神水,敖廣想也沒想,直接開口詢問陳九公要多少。
    “三滴足以!”向三光神水這等造化之寶,一滴就是相當于一河之水,正常來說一滴就足夠了,但陳九公想既然自己開口要一次,就多要上一些。反正都是欠人情,且多要幾滴,留著備用也好。
    敖廣聞言,對身旁龍母說了幾句,龍母起身離去,片刻之后歸來,手中多了一個白玉瓷瓶。
    “賢侄,這里面共有十滴三光神水,就送予賢侄了。”
    “這么多。”陳九公聞言心中狂喜,連忙起身向敖廣拜謝。
    “賢侄無需客氣,且在宮中稍坐,吃些酒水再走也不遲啊。”
    搖了搖頭,陳九公面帶歉意,“伯父,大天尊、娘娘尚在北俱蘆洲上等著九公歸去,他日必再臨龍宮與伯父暢飲。”
    “如此伯父就不留你了。”說著敖廣起身,帶龍母、龍子將陳九公和蒼甲真人送出宮去。
    見陳九公和蒼甲真人分水離去,龍母來在敖廣身旁輕聲道:“就憑他,能救出九位兄長嗎?”
    “不知。”敖廣也是一臉茫然,“此子畢竟出身截教門下,相比那佛門,我更相信截教。”
    “哎……”聽敖廣此言,龍母長嘆一聲。
    見老妻嘆氣,敖廣面露苦笑,回身輕拍龍母后背,“放心吧,我相信這陳九公會強大起來的。”
    ……
    “帝君,沒想到你跟龍族也有交情。”
    “那是當然。”陳九公笑著答道,但心中卻難免疑惑。若是不知道祖龍九子的實力,陳九公尚且不會有什么疑慮,但現在就不一樣了,既然龍族有這等實力,為何還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向自己示好。
    可不管如何,之前的定海神針,還有這一次的三光神水,陳九公都記在心底。無論日后龍族有什么事,陳九公都不會脫身在外。
    一路飛過黑云山,陳九公回身望了東勝神洲一眼,這一次人、闡二教沒來找麻煩,但絕不是害怕自己,應該是另有什么別的算計吧。。
    再次和玉帝、王母聚首,聽陳九公說已經取來了三光神水,玉帝、王母大喜。
    這一次,陳九公決定直接前往火山,就在那燧木道人眼前布下玄水大陣,以絕對的實力將其壓服。
    可就在這時,玉帝突然眉頭一皺,開口道:“帝君,出事了!”
    “怎么!”見玉帝臉色大變,陳九公頓時感覺到,應該真是出了大事了。
    ~~~~~~~~~~~~
    感謝07101954890大大的打賞,恭喜07101954890大大成為本書第一位舵主,為了本書的第一位舵主,我得表示表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