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3)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3)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3)     

截教仙152 有客至

也不知這無名道人是何來頭,不但道行高深,一手控火之術精妙無比。又有功德至寶在手,生出的無盡火鴉竟能焚燒離地焰光旗和素色云界旗的防御。不過,這道人卻不通人情世故,甚至連個道號都沒有。
    沒有絲毫防備之心的無名道人破土而出,就迎來了四人猛烈的攻擊。
    電閃雷鳴!劍光簪影!還有那億萬五彩豪光閃爍!一起狠狠的打在那火紅的身影之上。
    “啊!”一聲慘叫聲響徹方圓百里之內,血光飛濺。
    “走!”玉帝和陳九公齊齊一喝,四人一起飛身暴退,只留下那渾身熊熊火焰燃燒,火紅須發皆張的無名道人。
    一口鮮血噴出,這無名道人的血液也被火光包裹,一現于外,就立即焚燒得一干二凈。
    這道人卻是厲害,四大準圣齊力一擊,卻只受了輕傷,目光狠毒的望著四人離去的方向,化作一道火光往自己洞府飛去。
    可就在無名道人剛入得洞中,只覺得往日熱浪滾滾的洞府中,卻感覺到一絲陰涼。
    “嗯?”無名道人猛然站起身來,飛身出了洞府,只見外面水浪滔。而這火山散發著無窮火光抵御著漫天洪水,不過卻漸漸的消散。
    一道道血色劍芒來在無名道人身前,火光從無名道人身上沖起,化作只只火鴉迎上血色劍芒,將劍芒焚燒得一干二凈。
    “帝君。”
    “嗯。”見這道人的火鴉甚是厲害,幾乎到了可焚萬物的地步,陳九公心頭一動,三桿巨大的星辰幡在火山周圍顯現。在百丈星辰幡下,三個道人挺立,正是那子鼠、丑牛、亥豬三人。
    三道人一起施法,星辰幡招展,水聲陣陣,驚濤駭浪。
    有星辰之力為輔,無盡玄水自星辰幡上涌出,將整個火山陷于一片汪洋之中。原本山中火焰在水中熄滅,巖漿遇水發出嘶嘶的聲音,但也溶在無盡的水浪之中。
    “你們都該死!”無名道人咆哮一聲,袍袖一卷,一道火光繚繞的玄黃之氣沖天而起,化作一一掌來長的通體火紅的壺落在無名道人手中,壺身上有萬鴉飛騰之相。
    “靈火萬鴉壺!”見這寶物,玉帝不由得瞳孔一縮,喚出一個名字。
    “萬鴉壺?大天尊,那不是我羅宣師叔之物嗎?”
    搖了搖頭,玉帝面顯凝重,“火德星君的萬鴉壺只是仿制,這道人手中的才是正品。”
    “不知大天尊可知此人是誰?”看著那壺中飛出的無數火鴉也被玄水死死的壓制,每隔數息就有幾只火鴉飛回壺中,陳九公對此甚是滿意。
    “帝君也是人族出身,不知可曾聽過上古人族大賢燧人氏鉆木取火之事?”
    “鉆木取火?”陳九公聞言一愣,驚道:“難道這道人是……”
    還未等陳九公說完,就已經驗證了自己的答案。只見那無名道人將身一晃,萬丈火光沖天而起,火光之中一棵巨樹自火中而生,只見此樹屈盤萬頃,有枝無葉,卻渾身通紅。正是那上古人族大賢燧人氏取火之時,所鉆的燧木火樹。
    上古人族三皇之前,有大賢燧人氏出世,結繩以立準則,記事錄聞,開化人族智慧。明天、地、人三道,作天干紀年,名地理山川,制婚姻倫理。但那時的人仍舊是吮露精,食草木實,山居則食鳥獸,衣其羽皮,近水則食魚鱉蚌蛤,未經火燒,不通熟食,物生食腥臊多,害腸胃,不免疾病衍生。
    對此事,燧人氏苦思不得其解決之道。但一日出行,見一株通體通紅的參天古樹,又有火鴉飛過,落于樹身之上,以喙啄樹,發出火光。
    這燧人氏天資聰穎,平日又憂心人族大事,見到這般情形有感于心,不由大喜,站起身來狂奔回部落之中,藉此發明那鉆木取火之術,從此人族通曉熟煮而食,養人利性,避臭去毒。天道感應自是降下功德,一分為三,大部分落到燧人氏身上,剩余兩份燧木得其一,而另一份本應被那火鴉所得,但那火鴉身死,功德降在死去的火鴉身上,化作一壺,壺中衍生萬數火鴉,口內噴火,翅上生煙,聒噪天地間。
    那燧木本是先天木體,早已開了靈智,但和那高明、高覺一般,早時錯過了化形時機,使得身軀越發龐大,就越無法化作人形。機緣之下,得天降功德,不但化形,而且以本體寄托善念斬出。
    數萬年苦修終于化形,燧木也無欲無求,只想證那混元道果,這才前往北俱蘆洲隱居至今。
    當知道了這道人到底是何出身之后,陳九公大呼不妙啊。這燧木火樹與那扶桑樹一般,都是火中木,乃火木雙性靈根。而且這燧木火樹已經斬去二尸,又掌靈火萬鴉壺這等至寶,可是比那大日如來要厲害的多。當日大日如來都可以以火中木破自己四象陣的玄武門,今日這玄水陣就更擋不得這燧木火樹。
    驚訝的看到水浪沖刷在火紅的樹身,可那巨樹之上的火光卻越來越旺,玉帝也感覺到不妙,這再打下去就是給人增加實力了。連忙呼喊道:“帝君,快撤了大陣。”
    就是玉帝不說,陳九公也得這么做。那善尸分身所化的子鼠、丑牛、亥豬三人早就施法,打出道道法決在三桿星辰幡上,無盡的洪水緩緩退去,三桿星辰幡迅速縮小,回到三人手中。
    “想走!”洪水一撤,那巨樹之上火光流動,燧木道人現出身來。睜開火紅的雙目,望著疾馳而去的陳九公等人,嘴角露出一絲冷笑,手上托著靈火萬鴉壺,默念法決。只見那紅色小壺在燧木道人掌中憑空消失,只剩下鋪天蓋地的無盡火鴉直奔陳九公三人追去。
    “師妹快快相助!”
    隨著玉帝一聲呼喊,陳九公、玉帝、蒼甲真人身旁空間巨顫,再看三人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水生木,木生火。經過陳九公用玄水陣這么一折騰,燧木道人不但未有任何損傷,而且連剛才被四人伏擊時所受的傷也恢復了。
    現出身來,看著那臉色更加蒼白的王母娘娘,陳九公心中暗暗自責。當即來在王母身旁,躬身一禮,“都是九公疏忽,卻是讓娘娘受累了。”
    “帝君嚴重了。”玉帝輕輕搖頭,來在王母身后,盤膝坐下雙手運起玄功抵在王母背后,以同源的仙氣為王母補充元氣消耗。
    半響,玉帝收功,只見王母的臉色雖有些蒼白,但卻比剛才好了一些。
    淡淡一笑,在蒼甲真人羨慕的目光中,王母取出一枚紫紋蟠桃服下,然后開口對陳九公道:“帝君所為無錯,只是這道人根腳不凡,才有此敗。”
    聽王母之言,陳九公輕嘆一聲,“娘娘不必安慰九公,都怪我大意,小瞧了這些大神通者。”說著陳九公還暗暗看了蒼甲真人一眼,本以為這些大神通都是這般貨色。如果要都像燧木道人這樣,那自己和玉帝定下的圍困金沙河之事,恐怕就得從長計議了。
    王母看見陳九公暗暗望向蒼甲真人,頓時明白了陳九公的想法,不由得捂嘴輕笑。
    好像也清楚陳九公的心里所想,蒼甲真人臉上一紅,心里暗惱:“要不是那可惡的長兲劫走了貧道開天錘,豈會輕易敗在你們手里。不過,我還得做出些事來,也顯得我蒼甲手段,免得被汝等小看。”想到此處,蒼甲真人心念連轉,沉聲道:“大天尊、娘娘、帝君,貧道有一法子可敗那燧木!”
    “哦?”看著這雙手負立,一臉傲氣的蒼甲真人,陳九公神色一正,這些上古大神通者決不可小視。當即,陳九公學著前世電視里,劉備問計諸葛亮的樣子,來在蒼甲真人面前拱手一禮,朗聲問道:“請問真人有何妙計助我?”
    見陳九公如此,蒼甲真人心里甚是開心,微微一笑,自信地說道:“想敗那燧木,還需帝君的玄水大陣!”
    “嗯?”說出心中之計的蒼甲真人本來還等著陳九公叫好,可一抬頭卻見陳九公面色鐵青,目光冰冷的望著自己。
    “真人不是在開玩笑吧?”這時玉帝也有些不滿,玄水陣剛被那燧木道人所破,陳九公就有些自責,你蒼甲真人還這么說,這不是給他添堵嗎?當即玉帝將心一橫,若是這蒼甲真人說不出個子丑寅卯,就要他吃些苦頭。
    見玉帝語氣也有些不善,蒼甲真人頓時明白自己說的有些直接了。不過似乎是真有辦法,而且足在胸的蒼甲真人絲毫不懼,翻手取出一物,“帝君,有此寶在,你還怕那燧木道人借水生木嗎?”
    “真人大才。”看著蒼甲真人手中之寶,陳九公心頭一顫,臉色頓時緩和,躬身向蒼甲真人一禮,“九公失禮之處,還望真人莫怪。”
    “使不得,使不得。”連忙閃身讓過,蒼甲真人要的只是陳九公一個態度,絕不會做出居功自傲之事。
    ~~~~~~~~~
    感謝我才是豬頭三、仲景方劑、我狂故我思三位大大的打賞,我會繼續努力,絕不辜負各位大大的厚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