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3)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3)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3)     

截教仙151 乾坤

“功德至寶?”陳九公聞言一驚,“大天尊確定沒有看錯。”雖然知道以玉帝的修為,應該不會斷定錯,但陳九公還是有些不敢相信。因為功德至寶雖是后天之物,但卻比頂級先天靈寶還要稀少。除了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六圣成道之物以外,就只有上古人皇法器可以稱得上是功德至寶。
    若想凝聚功德至寶,必須得是大功德之事。洪荒雖大,但哪有那么多大功德之事?而且對于大神通者來說,能有功德斬尸就不錯了,根本不會以功德來凝聚寶物。
    “絕不會有錯。”玉帝正色道:“剛才那些火鴉在帝君紫電錘一擊之下粉碎,吾親眼見那道人袖中閃現一絲玄黃之氣,那些火星又重新化為火鴉。”
    “怪不得那火鴉近乎無窮,看來這道人不好對付啊。”
    “帝君。”這時王母臉色稍微好轉,開口說道:“此道人精于用火,不如帝君將你那大陣布下,使其那火山處于陣中水位之處。以水克火,任他有何手段,也難逃五行相克。”
    聽王母之言,陳九公眼前一亮。天下萬物莫不在五行之中,五行相生相克又乃天地至理,縱使混元圣人也無法改之。任你神通再大,也脫之不去。如此的話,也不用十二元辰四象陣這么麻煩,只要以玄武門三桿星辰幡即可在那火山周圍布下玄水陣。
    “娘娘之言大善!”陳九公撫掌稱善,但要直接前去布陣,恐那道人知曉,心里有了防備。若是能不知不覺得以玄水陣將其火山圍困,來個水漫火山口,定要他一身本事先去三層。只是如何才能在不驚動那道人的情況下,將玄水陣悄無聲息地布下呢。
    這時地面一陣翻騰,那蒼甲真人破土而出。
    “嗯?”一見這蒼甲真人,王母頓時震怒,“哼!大天尊、帝君尚在危難之間,真人你怎可獨自逃生?”
    “額……”蒼甲真人聽玉帝一聲走,一路狂奔回到光明山,等了許久卻發現陳九公和玉帝尚未歸來,不由得暗自擔心。如今自己一縷元神在那聚仙旗中,生死都掌控在人家手中,想連自爆都不能,這要是玉帝和陳九公出了什么事,剩下的那個絕不會放過自己。所以蒼甲真人才來至王母設伏之處,但見玉帝和陳九公無事,安下心來。不過面對王母的呵斥,蒼甲真人自知理虧,唯唯諾諾不敢多言。
    看到蒼甲真人,陳九公心頭一動,計上心來。當即微微一笑,攔住王母,對蒼甲真人道:“真人,大天尊尚在險難之中,你這做臣子的自顧逃命卻是不對。”
    “是,是。”蒼甲真人聽出陳九公有要為自己脫解的意思,連忙順著應是,并來在玉帝面前拜道:“蒼甲久居荒山,不通禮數,還望大天尊莫怪。”
    看了陳九公一眼,玉帝雖然不知道陳九公想要做什么,但是能夠感覺出陳九公有所謀劃。
    “真人,大天尊雖宅心仁厚不會怪你,但真人是否要做些事來將功補過。”
    “將功補過?”蒼甲真人明白了,這位紫薇帝君不是又想出什么鬼主意。但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頭。“不知帝君有何吩咐。”
    “還請真人再往那火山一行。”
    “啊?”蒼甲真人聞言陳九公之言,不由得欲哭無淚,你們兩尊大神都降不住那道人,現在竟然還叫自己去。
    頂上現出慶云,三桿星辰幡飄落,將這三只星辰幡遞在蒼甲真人面前。“只需真人將這三桿星辰幡置于火山之底便可。”
    蒼甲真人當初沒有和陳九公、玉帝、王母說實話,當年他路過火山,發現山中有一火棗靈根。洪荒大地靈物、靈寶雖多,但靈根極少,大多都是有主之物。看到這火棗,蒼甲真人甚是眼饞此物,可自己大荒山偏僻,卻是不能將此靈根移至大荒山。不過即使如此,將樹上棗子全部摘走還是沒問題的。可不想自己剛一現身,就被那道人發現了。感覺那無比強大的神識在身上掃過,蒼甲真人也顧不得偷棗轉身就跑。
    當年可能是因為偷盜未遂,那道人沒有追殺。可今日蒼甲真人跟著陳九公一起殺上門去,若是再去布這旗陣,被那道人發現,肯定是千里追殺啊。
    見蒼甲真人默而不語,陳九公輕聲勸慰,“真人放心,九公絕不會害你。只要你到了火山之下,迅速將這三桿星辰幡一扔,吾那大陣自立,到時真人脫身便是。”
    “這……”
    還要到火山之下?以蒼甲真人的閱歷來看,只要在那火山之外方圓百里之內,雖無火焰,但卻有無數火氣。而只要有火氣之處,就在那道人神識范圍之內。別說是到火山之下,只要自己踏入火山百里之內,那道人就會立刻知曉。
    見蒼甲真人還是膽顫,陳九公不由得有些無語。這蒼甲真人也太膽小了,也不知道是怎么修成準圣。無奈之下,陳九公只能取出離地焰光旗交在蒼甲真人手中,“真人且持此寶前去,定能保你無憂。”
    剛才蒼甲真人走得快,卻是不知道那道人的火鴉連破離地焰光旗和素色云界旗。現在只見離地焰光旗擺在自己面前,作為紫霄宮中聽道之輩,知道先天五方旗之名的蒼甲真人,頓時放下心來,接過離地焰光旗向三人一禮,唱了個大喏,“貧道去也。”說著,腳下一沉,就已經陷入底下。
    看著蒼甲真人離去,玉帝有些不放心,“帝君,此事可穩妥否?”雖然離地焰光旗擋不住那道人火鴉,但玉帝不怕蒼甲真人出事,這位比誰都怕死,肯定不會為了陳九公和玉帝而把自己命搭里。
    聽玉帝這么問,陳九公搖頭笑道:“若是單憑這蒼甲自是無法成事,不過我也不指望著他。”
    “那帝君是要……”
    “調虎離山!”
    ……
    卻說那蒼甲真人一路直往火山而去,摩挲著手中離地焰光旗,蒼甲真人心幕至寶的同時,還不斷的揣測陳九公的身份。當年在紫霄宮聽道的雖有三千人之多,但坐在頭一排前三位的盤古三清,就相當于一個班里的班長一般,特別引人注目。看到陳九公背上背著的青萍劍,再看看這原本應該在老子手中的離地焰光旗,蒼甲真人下定決心,既然事已至此,自己當抱上一棵大樹。那玉帝、王母雖是道祖親封三界之主,但蒼甲真人怎能看不明白?上古妖族兩位皇者何等蓋世無雙,最后不也魂飛魄散了嗎?在蒼甲真人看來,陳九公修道百余年就可斬去善尸,又有兩位圣人至寶在身,卻是只得自己效忠。
    可是不管蒼甲真人怎么想,都是為了自己考慮。現在陳九公讓他身犯險境,蒼甲真人不得不小心翼翼。這不,早在離火山千里之處,蒼甲真人就將離地焰光旗催動。只見那一片焰光包裹著一道烏光,直在地下飛速行走。
    蒼甲真人沒想到,正是他催動的離地焰光旗才讓那道人提前發現了他。無名道人本就是火精成道,而離地焰光旗又先天屬火,頓時引起了無名道人的察覺。
    紅色的雙目噴射著火焰,無名道人身形一動,消失在洞中,出現在火山底部的巖漿之中。
    “啊?”再往前行,只覺得前方熱浪滾滾,蒼甲真人抬頭一看,卻見前往一片通紅,無盡的地底巖漿向自己涌來。
    蒼甲真人不傻,知道這巖漿有異動,定是那道人催使,連忙轉身就跑。
    “賊子!哪里走!”一聲怒吼傳來,驚得蒼甲真人魂飛魄散,連忙在地底疾馳奔逃。
    本就對這當年試圖偷棗的賊有些厭惡,今日陳九公、玉帝又打上門來,無名道人就以為是這蒼甲真人唆使那二位一起來偷自己棗子。這次又見蒼甲真人潛伏而來,不由得暴怒,也顧不得別的,直接在地下狂追蒼甲真人。
    這二人一個一心逃命,一個怒火沖天,一前一后。卻沒有發現,在那蒼甲真人袖口處,三道流光飛出,直入地底泥土之中,待無名道人過去之后,才從土中鉆出。
    三道流光化作三桿星辰幡,其中一幡上星光閃爍,一個矮小的道人現出身來。望著那蒼甲真人和無名道人離去的方向,捋著自己八字胡,臉上露出了一絲猥瑣的笑容。
    一把將三桿星辰幡抓在手中,子鼠道人以比蒼甲真人還要快的速度直往火山而去。
    “陛下!帝君!救命啊!”
    聽到遠處地底之下傳來微弱的呼救聲,陳九公眼中精光閃爍,“大天尊、娘娘,你我準備好全力一擊,若是那道人一會兒隨著蒼甲出來,你我就給他一擊。”
    “好!”
    陳九公雙手捧紫電錘,玉帝手持屠巫劍,王母指掐金簪,三人按三才而立。
    “啊?”蒼甲真人一冒頭,只見陳九公三人如此,嚇了一跳。但瞬間就明白了,連忙縱身而出,拿出定海珠,死死盯著地面。
    感謝七界偉偉、車頂上的魚魚、六O一三位大大的打賞,三位都是老朋友了,幾乎每日都會打賞。我也不會辜負大大們的厚愛,爭取每天都寫出精彩的故事
    起點原版唯一《吞噬星空》端午天天“送”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