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8)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8)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8)     

截教仙150 祖巫將出

“真人,除了這三位,你所知道的,這北俱蘆洲上還有何強者?”原本按陳九公的打算,是收拾了蒼甲真人,就去找盤庚老祖。現在看來,如果能將那三人一網打盡的話,目前可以換個別的目標。而且,如今距離下一次金沙凝聚,至少還有十多年的時間,不如趁著這十幾年,再降服一二強者。聽陳九公之問,蒼甲真人思索片刻,“貧道還知道青蓮道人洞府。”
    沒想到蒼甲真人說的會是此人,陳九公急忙問道:“此人可是在北俱蘆洲西南?”
    “不是。”蒼甲道人的回答讓陳九公一愣,但轉念想到,大哥鎮元子的消息還是萬余年前得來的,這青蓮道人此后換了洞府也未必。
    從蒼甲真人口中問清楚了青蓮道人的下落,陳九公暗暗記下。現在恐怕沒有實力去找青蓮道人麻煩,但自己實力強大了。陳九公不介意給他來一個十面埋伏,任他手段通天,也難逃天羅地網。不過現在嘛,陳九公只能祈禱這位青蓮道人不會閑著沒事兒出來走動。
    見陳九公聽到青蓮道人之名,臉上有些不自在,王母忙向蒼甲真人問道:“不知除了青蓮之外,真人可還知其他人否?”
    “這個……”
    半響之后,蒼甲真人開口道:“就在帝君這光明山以東三萬里外,有一火山,當年貧道路經那處,只感覺有人以神識在我身上掃過。”
    “火山?”
    一提起火山,陳九公突然想起一人,脫口問道:“可是鳳凰?”
    “鳳凰?”
    見三人一臉驚訝的看著自己,陳九公心里不由得泛起了嘀咕,難道是自己又說錯話了。
    “想來帝君說得是鳳母吧?”
    “鳳母?”聽王母之言,陳九公一怔,什么鳳父鳳母的。
    知道陳九公閱歷比較低,還不如自己和王母,玉帝道:“世上有鳳凰千萬,帝君說的應該是那開天辟地第一只鳳凰,也就是曾在紫霄宮聽道的萬鳳之母。”
    “對,對。”前世總聽人說師叔孔宣乃鳳凰之子,并且和大鵬是兄弟。可在陳九公看來,這純粹是胡扯。不過現在看來,這位鳳母還是真實存在的,而且還是曾在紫霄宮聽道的大神通者。
    搖了搖頭,玉帝答道:“帝君有所不知,當年鳳母與祖龍一戰,雙雙同歸于盡,早已魂飛魄散了。”
    “原來如此。”陳九公微微點頭,“大天尊、娘娘,不管那火山中人是誰,你我都當去會其一會。”
    “帝君之言大善!”
    見這三位主意已定,根本都不給自己插話的余地。當然,蒼甲真人也知道,自己也沒有插話的資格,他們說怎么行,自己就得怎么做。
    三萬里的距離并不遠,在蒼甲真人帶領下,陳九公來在這火山上空。
    感受著撲面而來的熱浪,陳九公與玉帝相視一眼,見玉帝點了點頭,陳九公轉身對跟著后面的蒼甲真人道:“還有勞真人前去叫門。”
    “好!”得了陳九公親自許諾,日后擒住了那長兲老祖,定要為蒼甲真人取回開天錘,此時雖被差遣,蒼甲真人心里也毫無怨言。
    飛身上前,取出陳九公暫借給自己的定海珠祭起在空中,直向那山口擊去。
    砰!
    亂石紛飛,這種叫門的方法,只有在大神通者互相砸場子的時候才會用。不過效果倒是極佳,不管你在洞里閉關還是煉氣,這一下都會讓你清醒過來。
    只見半山之處一聲巨響,憑的多了一個黑幽幽的洞口,道道火光噴出,直來在蒼甲道人身前。
    “啊!”只感覺一陣陣的熱火仿佛就在身邊燃燒,蒼甲真人隨手一甩,五彩豪光大作環繞在自己身旁,擋住撲來的熱氣。
    霎時間無盡巖漿自山口噴出,一道道熱浪,一陣陣火光,夾在巖漿之間在火山百丈之內炸散開來。
    三人都是已經斬尸的準圣,這熱浪雖聲勢威猛,但卻難傷三人分毫。
    只見一道人現于火光之中,紅發紅眉紅胡須,紅色的道袍,從頭到腳全部是紅的。
    看到這道人,陳九公就感覺自己看到的仿佛就是一團火焰在那里燃燒。
    “帝君小心,這道人道行不在吾之下。”
    “嗯。”聽玉帝之言,陳九公面如沉水,不在玉帝之下,那就是斬去兩尸的準圣。不過不要緊,想來以自己和玉帝聯手,再有王母隱藏在暗,蒼甲真人在一旁放冷箭,應該能將其拿下。
    上前一步,陳九公向這道人打一稽首,“不知道友如何稱呼?”
    看了陳九公一樣,又看了看蒼甲真人,當目光落在玉帝身上時,這道人紅色的瞳孔一縮,“原來天庭之主到了。”
    “嗯?”見這道人認得自己,玉帝一愣。但這道人如何認得自己不是主要,主要的是怎么將其鎮壓、降服。
    見這道人對自己有不屑之意,陳九公心中暗暗惱怒,這道人知道玉帝,竟然不知我陳九公威名,一會兒若是將其降服,定先叫他吃些苦頭。
    心里想著,陳九公冷聲道:“不知道友如何稱呼?”
    “無名。”
    “原來是無名道友。”
    這道人眉頭一皺,自己并不是叫無名,而是根本就沒有名字。
    可這道人剛要開口說話,卻被陳九公打斷,“沒想到無名道友竟然認得大天尊,這真是太好了,今日大天尊正是特意為道友而來。”
    “為我?”陳九公的話讓這無名道人有些摸不著頭腦,自己自當年得功德化形之后,就前來北俱蘆洲,一直隱居在此,這怎么還有人找上門來。難道真應了那句:常在山中坐,麻煩天上降。
    冷哼一聲,無名道人直視陳九公,紅色的雙眸中火焰噴射,“你們走吧。不管你們想干什么,吾都不會答應。”
    “無名道友且聽貧道一言。”
    聽陳九公管自己叫無名道友,這無名道人心中就有火,而且剛才那打擊自己洞府之人,無名道人也記得。就是他當年來山中,還賊溜地想偷自己栽種的火棗。
    “滾!”眼中火光爆射,這無名道人見陳九公還要說什么,怒吼一聲,袍袖一揮,腳下巖漿撲天而起,向陳九公席卷而去。
    見這道人說動手就動手,陳九公不慌不忙現出離地焰光旗,將其催動散發焰光護身,再翻手取出紫電錘,向無名道人打去,霎時間無數紫電在火光中游走,道道直奔無名道人而去。
    “好手段!”感受著道道紫電中蘊含的毀滅氣息,無名道人眉頭一挑,雙手連連揮動,緊接著無窮無盡的火焰騰空,將方圓百里全部籠罩在火光之中,一眼望去,似乎連天都燒著了一般。
    伸手連點,一只只火鴉出現在火焰中,迎上道道紫芒。
    看見自己紫電錘化作的道道紫芒被火鴉一撞,陳九公只覺得心里一突,這是寶物攻擊受阻之后才會有的感受,卻是讓人不舒服。
    手掐法決,道道紫芒沖起,化作道道天雷轟下,正轟在那只只火鴉之上,將那無盡火鴉轟得粉碎,化作點點火星飄散。
    “不好!”見那些火鴉在陳九公紫電錘下覆滅,玉帝卻大呼不好,“帝君!真人!我們走!”
    “走?”說實話那蒼甲真人早就想走了,雖然有陳九公借給自己定海珠護身,但是面對這位詭異道人,蒼甲真人打心里往外的恐懼。聽玉帝一個走字,蒼甲真人二話不說,轉身化作一道烏光沒入地底,使出地行之術回光明山去了。
    而陳九公不知玉帝為什么突然讓自己走,但憑著對玉帝的相信,陳九公不敢怠慢,隨手一招,紫電錘回到手。
    可這時已經晚了,只見那些原本是火鴉,后因紫電錘一擊,散開的無數火星竟然又變成了一只只火鴉,而且比上次還要多,漫天飛舞一起向陳九公、玉帝撲來。
    這回知道玉帝為什么讓自己走了,這越打越多,打碎一個就化作千百個,這怎么打?可這時那幾近無窮的火鴉已經全部撲至身前,陳九公和玉帝想走是來不及了。
    催動離地焰光旗發出焰光,而一旁玉帝沒有像蒼甲真人那樣先行離去,而是與陳九公并立空中,展開素色云界旗。
    呼~~
    無數火鴉撲來,讓陳九公震驚的是自己離地焰光旗發出的焰光和玉帝手中素色云界旗發出的白光,在遇到火鴉之后竟然一點就著,眨眼間竟然燒的一干二凈。
    這是什么火?
    “師妹!”玉帝呼喊一聲,將昊天鏡祭起,散發道道玄光擋在自己和陳九公眼前。
    這時一道金光閃過,空間一震,陳九公只覺得眼前一花,自己和玉帝已經來在了三千里外的王母身旁。
    看著臉色蒼白的王母,陳九公知道剛才這一招挪移之術乃是王母壓箱底的功夫,卻是大耗法力。
    “大天尊,剛才那些火鴉是什么寶物?”這些火焰似乎皆乃無形之物,自己落寶金錢是不好使了。而且那些火鴉似乎都是從那無名道人身旁火焰中自生而出,幾乎無盡。
    “不知。”面露凝重之色,玉帝搖頭稱不知,但卻道:“我只看出那是一件后天功德至寶,才叫帝君速離。”
    “后天功德至寶?”
    起點原版唯一《吞噬星空》端午天天“送”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