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5-29)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5-29)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5-29)     

截教仙14 公明話緣由

一戰分勝負!
    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的本意還是好的,但最后發展成什么樣,他們怎么樣也不會想到。
    可是不管怎樣,此時的通天教主還是非常高興的。無他,只因陳九公給力,將闡教最出色的三代弟子斬殺,這無疑是狠狠的削了闡教圣人面皮。
    雖然心里高興,可通天教主卻知道什么叫過猶不及。今日已經賜了一件頂級先天靈寶了,若是再有賞賜那就不是對陳九公好,而是害他了。即使截教之中,同門之間再過和睦,但若是太過偏向,日后必有禍端。
    不過通天教主卻是打定主意,這個三代弟子要好好培養,作為傳承截教道統的種子好生教導。
    “九公,汝殺劫已了,若是愿意,可留在金鰲島上修行。”
    “謝師祖。”
    通天教主說此話的意思就是告訴陳九公,你和玉鼎真人的因果,我替你接下來了。
    按通天教主的身份,一般是不會說這樣的話,做這樣的決定。但通天教主卻有自己的打算,那就是此次量劫之后,天數輪轉仍然正常,各教仍要繼續在人間傳揚道統。而截教三代之中,最有希望傳承截教道統的就是火靈圣母與陳九公,這二人中,火靈圣母雖是女子,但生性剛烈,反倒是陳九公剛柔并濟,有勇有謀,甚得通天教主之心。
    ……
    拜別了通天教主,跟在老師趙公明身后出了碧游宮,師徒二人向趙公明在金鰲島上的洞府走去。
    雖然趙公明在峨眉山開辟了到場,但作為通天教主親傳弟子,趙公明在金鰲島上有自己獨立的洞府。
    “師兄!”
    剛一進洞,就聽到姚少司驚喜的聲音。
    “師兄!”扶著陳九公雙肩,姚少司喜極而泣,“小弟還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呢。”
    這是什么話啊!
    陳九公一拍姚少司的肩膀,“你師兄福大命大,一時還死不了。”
    看著說笑的兩個弟子,趙公明微微一嘆,想自己不聽老師誡命,下了山被卷入殺劫之中。若不是門下兩個弟子,恐怕自己就死在西岐了。而且若是自己一死,恐怕陳九公、姚少司也要受到牽連。
    想到此處,趙公明心里對陳九公、姚少司感激之余,還生出一絲愧疚。
    “徒兒。”
    “老師!”
    光顧著自己高興了,還忘了老師在一旁。
    若說陳九公、姚少司從小便一起在趙公明身邊學藝,這么多年來師兄弟二人感情本就極好。況且這一次還同生共死,師兄弟二人感情更是融洽。
    取出捆仙繩遞在姚少司面前,陳九公道:“師弟,此寶中懼留孫的真靈已被師祖斬殺,快快將此物祭煉。”
    “這是……”雖然道行不高,但姚少司眼力可是不差。當日共在懼留孫手中奪下兩根捆仙繩,但這兩根捆仙繩一為先天靈寶,而另一根卻是后天之物。雖同是捆仙繩,但卻有天壤之別。
    在姚少司看來,當日一場,自己只不過是從旁輔助。雖然師兄說日后將捆仙繩分一根給自己,但姚少司感覺自己能的一件后天靈寶已經是師兄大量了。沒想到今日師兄竟要將那件分屬先天的捆仙繩贈予自己,姚少司哪里回收?
    “師兄,此事萬萬不可……”
    姚少司還未等說完,就被陳九公打斷,“你我兄弟又有何不可!拿著!”
    “這……”
    看著互相謙讓的兩兄弟,趙公明心里甚是欣慰,這才是截教同門之間應該有的。
    “少司。”
    “老師。”
    “你師兄既然要給,你就拿著吧,你師兄如今有落寶金錢在手,日后寶物不會少了他。”
    “這……”雖然知道師兄那古怪的金錢威力極大,但無功得重寶,姚少司感覺對不起師兄。
    見姚少司如此,陳九公故作不悅,“怎么?師弟當日不是說事事以愚兄為主,怎么今日又反復了呢?”
    “啊?”姚少司一愣,抬頭一看,只見陳九公面帶笑容的望著自己,眼中盡是真誠。姚少司心中一暖,將捆仙繩接在手中。“師兄之命,小弟不敢不從。”
    師徒三人哈哈大笑。
    雖然三魂七魄受了些損傷,但畢竟是大羅金仙,趙公明此時狀態還是很不錯的。經此一難,趙公明心性也所有增進,趁著閑來無事,師徒三人在洞中聊聊家常,氣氛極為融洽。
    當陳九公提起長耳定光仙贈予自己三光神水之時,趙公明長嘆一聲,搖頭不語。
    見自己師兄一個顏色,姚少司小心翼翼的輕聲問道:“老師,您與那定光師叔交情深厚?”
    聽姚少司之問,趙公明雙眼微閉,似乎在回憶著什么。“哎……四千年了。”
    原來當年通天教主廣開山門,凡有緣者皆可上金鰲島聽道。趙公明本是一縷清風得道,只因當時未化形時與三朵云霞相伴,這才有了現如今趙公明與三霄的兄弟情誼。
    記得那乃是巫妖分掌天地之時,當聽到通天教主開壇講道的消息后,無數生靈向金鰲島趕去。
    雖然不像元始天尊那樣設置重重幻陣考驗拜師之人心性,但是金鰲島在東海之上,想要達到可不是簡單的事。
    不過這對于趙公明兄妹來說,倒是不難。而當趙公明兄妹趕到東海之濱,就是當日龜靈圣母救陳九公的地方時,趙公明發現一只兔子蹲在海岸上哭泣。
    上前一問,才知道這兔子是因無法前往金鰲島而悲傷。
    同是天涯聽道人,相逢豈不拉一把?
    抱著這樣的想法,當時還是一縷清風的趙公明裹著兔子往金鰲島飛去。
    因為怕不留神把兔子掉入海中,一路上清風飛的極慢,并且在三朵云霞的幫助下終于趕到了金鰲島。
    當一行五“人”來至金鰲島后,卻發現碧游宮中第一排座位已經坐滿了“人”,他們只能坐在第二排。
    宮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
    在金鰲島上修煉千年,當年的清風、云霞還有兔子已經化形成人,并拜入盤古上清圣人通天教主教主門下,從此逍遙世間。但是在兔子心中,一直對清風有愧,當年若不是帶著自己,他肯定能坐在碧游宮第一排。
    一日,通天教主與門下弟子閑談時說,若以法力在東海海眼之處汲取,可得造化之寶三光神水,此物妙用無窮,可使修士直達金仙果位。
    當時截教門人之中,修為最高的多寶道人僅是玄仙頂峰,而趙公明才僅僅剛從天仙突破至玄仙。
    定光仙不會忘記那一次趙公明與同門論道時談起三光神水時,眼中的渴慕,這才只身前往東海海眼足足耗費三千年光陰收集到三滴三光神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