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4)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4)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4)     

截教仙147 祖龍骸骨(五票加更)

北俱蘆洲之東有一山,此山名大為荒山,山如其名卻是荒涼無比。“大天尊,此山中似乎無人啊。”
    按著鎮元子所指的方位,陳九公和玉帝來在上古強者蒼甲真人昔日的洞府大荒山。
    今日的玉帝沒穿滾龍袍,只是尋常道家裝扮,金色的道袍,頭戴方巾,雙手負立于云端。
    神識在這大荒山上一掃,玉帝眉頭一皺,“帝君,你看這大山地脈都被掏空了。”
    “嗯?”陳九公仔細探查,發現這山正如玉帝所說,不但地脈都被掏空了,而且山體之中,七橫八豎的山洞縱橫,一個連一個,一個套一個。
    想起這蒼甲真人似乎是妖族出身,陳九公心頭一動,頂上現于慶云,慶云之上一桿星辰幡凌空一轉,化作一矮小道人,飄入山中。
    “帝君這是?”
    眼中精光一閃,陳九公笑道:“貧道猜這蒼甲道人應該是躲在地底。”
    “地底?”聽陳九公之言,在看著此山現狀,玉帝輕輕點頭,“帝君好眼力。”
    子鼠道人入得大山底部,發現地下更是一個個的地穴密密麻麻。子鼠道人雙手連動,一道道上清神雷沒入一個個地穴之中。
    “誰!”一聲怒吼從一個深不見底的地穴中傳出,子鼠道人嘿嘿一笑,化作一道黑光直奔那地穴之中。
    這蒼甲真人乃是開天辟地之后第一只穿山甲得道,因得天獨厚,善土行之術,亦善鉆山打洞。不要看這大荒山被他糟踐成這樣,此山早已被蒼甲真人以秘法祭煉,使得山體堅硬無比,即使準圣不耗費些力氣,也絕難破開。而蒼甲真人可以趁著敵人毀山之時,借地利之勢脫身。
    可讓蒼甲真人沒想到的是,今日自己算是遇到對手了,碰到了這打洞的祖宗。
    看著一道烏光和一道黑光,一前一后,在山中無數洞穴之中穿梭。玉帝有些不耐,隨手一招,一把血色長劍現于掌中,劍上散發濃濃的兇煞之氣,饒是陳九公也心頭一震。
    雙手持劍用力一劃,一道劍光閃過,但讓玉帝驚訝的是,那千瘡百孔的大荒山竟然絲毫未損。
    見玉帝有些尷尬,陳九公連忙開口道:“大天尊,此人早已將這大荒山地脈全部熔于山中,在經數萬年祭煉,早已堅硬無比,大天尊無需介懷。”
    點了點頭,望著那道烏光,玉帝將手中劍一晃,“帝君可知此劍何名?”
    感覺此劍威力巨大,甚至不在師祖成道至寶青萍劍下,陳九公心里也是好奇,但怎奈閱歷太低。“還請大天尊指教。”
    “此劍名喚屠巫。”
    “屠巫劍!”陳九公聞言一驚,這上古妖皇佩劍之名,陳九公絕對聽過,這連斬祖巫的絕世神劍威名可是去不在誅仙四劍之下。
    回頭望著那大荒山,陳九公淡淡開口道:“這蒼甲真人不愧是上古大神通,單憑他這大荒山,足以見其不凡。”陳九公知道剛才玉帝一劍并未盡全力,但這山能擋斬去二尸的準圣隨手一劍,也不一般了。
    就在這時,一直在后追趕的黑光終于將那道烏光截住,兩道光華攪在一起。
    “大天尊!”
    “嗯。”玉帝將昊天鏡祭起,這昊天鏡凌空一轉,發出道道玄光,將那相爭的兩道光華籠罩其中。
    “誰!”烏光一轉,化作一黑袍道人,頂上黑云翻騰,一只巨手直奔昊天鏡抓去,卻被昊天鏡發出的一道玄光擊散。
    這時子鼠道人也現出身來,左手持星辰幡,右手以一根小杵向蒼甲真人打去。
    “滾!”周圍空間被昊天鏡禁制,現在蒼甲真人急著離去,見子鼠道人如此糾纏不休,頓時大怒,渾身妖氣勃發,頂上妖云之中,一只巨大的穿山甲真身撲起,任子鼠道人手中杵打在自己身上,揮舞著四爪破開星辰幡防御,一爪將子鼠道人打翻在地。
    上古巨妖最強橫的不是妖法,還有近身肉搏之術!
    打退了子鼠道人,蒼甲真人望著頭頂昊天鏡,眼中閃過一絲忌憚。這蒼甲道人比較命苦,當年在分寶崖上只收取了一件三流先天靈寶太虛鏡。多年來憑借天生優勢,在這大荒山也算是安寧,而且躲過了巫妖大戰。巫妖之戰,兩族強者的下場更堅定了蒼甲真人避世之心。不惜耗用萬年光景將這大荒山打造的如同鐵桶一般,其中條條地道,足以讓蒼甲真人遇強敵而脫身。
    但是讓蒼甲真人怎么也不會想到的是,今日自己是碰見克星了。那子鼠道人在山洞、地道之間穿梭行走,竟然比自己還要迅速。以前也不是不知道鼠類妖族有這般神通,但洪荒雖大,蒼甲真人卻沒見過哪只老鼠能修成準圣。
    心底一嘆,雖然不知道是誰人難為自己,但絕對是來者不善,善者不來。蒼甲真人用手一指,一巴掌大小,通體赤紅的鏡子沒入妖云之中,霎時間蒼甲真人頂上妖云翻滾,一道紅光沖起,直奔昊天鏡撞去。
    見紅光襲來,山外的玉帝嘴角露出一絲冷笑,連連打出法決,那昊天鏡發出道道玄光,不但將蒼甲真人發出的紅光擊散,還向蒼甲真人照耀在玄光之中。
    “帝君,這蒼甲真人似乎不是很強。”
    “如此最好。”陳九公看明白了,這蒼甲真人不但修為不高,僅僅斬去惡尸。而且手中沒有什么寶物。本身優勢又在子鼠道人面前蕩然無存,如今的蒼甲真人就如砧板上的魚,任玉帝和陳九公宰割。
    突然想起一事,陳九公對玉帝道:“陛下,還要小心這蒼甲真人魚死網破。”不管怎么說,這蒼甲真人也是準圣,還真不能大意。
    手上一翻,素色云界旗現于頂上,玉帝哈哈一笑,“上古大神通者存活至今,若有一線生機,誰也不愿魂飛魄散。”說到此處,玉帝話鋒一轉,“不過你我還是有所準備為妙。”說著玉帝催動素色云界旗,發出道道白光將玉帝護住。
    見玉帝如此,陳九公也現出離地焰光旗護身,二人一起飄入山中。
    飛過七橫八豎的山道,來到蒼甲真人身前。
    此時的蒼甲真人一臉忿憤之色,“不知兩位道友為何與貧道開這般玩笑?”
    “玩笑?”玉帝和陳九公聞言哈哈一笑,陳九公上前一步,指著玉帝道:“貧道乃中天紫微北極太皇大帝陳九公。而這位昊天金闕無上至尊自然妙有彌羅至真玉皇上帝,乃道祖欽命三界之主,今日特來此處請道友前往天庭,同為天下蒼生謀福。”
    “什么?”本來見陳九公和玉帝發笑,就知道這兩人絕對是來找麻煩的。但不想這二位竟然是等來歷,是這般目的。蒼甲真人不由得暗惱,這兩位雖然道行高深,但也比不得昔日的兩位妖皇啊。而那天庭實力再強,還能比的上上古妖族嗎?上古天庭自己都不入,還會攙和你們的渾水?
    蒼甲道人知道以自己的手段,絕不是這二人對手。正如玉帝所說,這修煉數萬年的老妖,心里都有那么一絲證道成圣的想法。若是能不死,誰也不會自爆三魂七魄。而光自爆肉身的話,恐怕元神也難以走脫。所以,蒼甲真人想到此處,眼珠一轉,連忙向玉帝和陳九公打一稽首,朗聲道:“原來是兩位帝君駕臨,貧道有失遠迎,萬望帝君莫怪!”
    “真人多禮了。”玉帝也不還禮,只是開口道:“不知對紫薇帝君之言,真人如何打算?”
    “如何打算?”蒼甲真人心念急轉,“紫薇帝君金玉良言,貧道怎能不知。但蒼甲畢竟是妖族出身,若要前往天庭為官,還得先往媧皇天拜過我妖族圣人,得到娘娘許可,方能前往天庭在大天尊面前效力。”
    要是沒有鎮元子的一番話,玉帝和陳九公還真被這蒼甲道人騙了。你都不受招妖幡差遣,連上古妖族天庭都不去,還尊什么妖族圣人之命,這不是睜眼說瞎話嗎?
    陳九公看著蒼甲真人,淡淡一笑道:“真人有所不知,當日道祖重立天庭之時,六圣也在紫霄宮中。道祖親言天庭乃三界至尊之處,還需六圣相助,才可穩固。想來有道祖此言,女媧娘娘也不會阻攔真人上天為官。”你不是拿女媧娘娘說事兒嗎?那我就把道祖搬出來。這些話也不是陳九公瞎編的,道祖當年就是這么說的,但六圣怎么做,他老人家是不會管的。而六圣也知如此,才一直將玉帝當做傀儡。
    但這些蒼甲真人不知道啊,一聽這里面還有道祖的命令,蒼甲真人知道女媧娘娘是鎮不住這兩位了。“既然是道祖之命,貧道不敢不尊。還請兩位帝君先。帶貧道收拾一二,便前往天庭拜見。”
    知道這蒼甲真人的盤算,玉帝也不以為意,從袖中取出一物,正色道:“既然真人愿意,那就請分出一縷元神,入此旗中。”
    “什么!”蒼甲真人聞言暴怒,這也太欺負人了,就連上古天庭也沒有這么強勢過。本欲翻臉,但身旁有昊天鏡禁制,又有玉帝、陳九公虎視眈眈,蒼甲真人強忍住怒火,臉上硬擠出一絲笑容,“好。”
    說著蒼甲真人頂上妖云聚散開來,一只三尺來長的妖獸出現,陳九公認得,這卻是一只穿山甲獸。
    元神一現,那穿山甲元神猛然間一顫,一股銳利的妖氣猛然間直沖而起,在玉帝和陳九公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那穿山甲元神一下子將昊天鏡的禁制沖開。而蒼甲真人趁此機會,脫身而出,直奔遠方遁去。
    ~~~~~~~~
    感謝myzmyz1、游U游、0feiyafei0、車頂上的魚魚四位大大的打賞,我會加倍努力,絕不辜負各位大大的厚愛!
    起點原版唯一《吞噬星空》端午天天“送”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