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9-22)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9-22)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9-22)     

截教仙146 魔道祖師

“弒神槍?這件寶物當真存在?”原本陳九公還以為這件寶物不過是自己前世那些網絡作者們編造出來的,而且自穿越以來,也從未聽過此寶,誰想竟然是因為自己修行日短,孤陋寡聞的緣故。
    鎮元子不知陳九公為什么這么問,但卻點了點頭答道:“卻有此物。當年道祖讓所有聽道之人前往分寶崖,各憑機緣收取寶物。輪到那青蓮道人之時,一股殺氣驚動在場的所有人。當看到青蓮道人手里那通體黝黑的長槍后,通天圣人親口承認此槍論及殺伐,不在誅仙四劍之下。”
    “竟有這等事?”
    “不錯。”這時,玉帝接過話來,“正是因為如此,那冥河教主自紫霄宮停講之后,就不敢再現洪荒。”
    “這下麻煩了。”現在陳九公知道事情已經超乎了自己的預料,若是這青蓮道人只有十二品青蓮的話,那還好辦,可是再有弒神槍這等殺戮至寶。那這青蓮道人無論攻防,皆屬頂尖,就算他沒有悟出靈寶中的大道法則,恐怕也不是陳九公能夠對付的。
    這青蓮道人可與藥師王佛不同,按鎮元子說言,此人應該是斬去二尸的準圣。而且將那十二品青蓮論及防御只在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和混沌鐘之下,更在先天五方旗之上,又被青蓮道人祭煉數萬年。數萬年前的冥河老祖持殺伐至寶遠比、阿鼻都無法傷其分毫,這應該不是自己能夠破開的。
    那弒神槍更不用多說,自己師祖那般高傲,尚且親口承認弒神槍不在誅仙四劍之下,估計不是自己和玉帝、王母能夠抵擋得了的。
    而且依當年那青蓮道人拒絕西方二圣時,所說的話來看,這青蓮道人已經悟出了青蓮中的大道法則。而且與冥河老祖一戰,也不會連青蓮都不現,就擋住了冥河教主的元屠、阿鼻雙劍。
    若只是防御強也就算了,大不了不找他麻煩便是,但這青蓮要是已經領悟了弒神槍中的殺伐之道,萬年參悟,可就麻煩了,弄不好會死人的。
    見陳九公默而不語,鎮元子知道他心存顧忌,便開口輕聲安慰道:“賢弟莫要擔憂,那青蓮道人隱居北洲卻是為了參悟大道,可能千百年都未必會現身洪荒。”
    陳九公聽出來鎮元子言語之中的安慰之意,準圣級別的強者閉關千萬年也是正常,但卻是想什么時候出關就什么時候出關。而且相比人、闡二教和佛門,那青蓮道人更是陳九公心頭的一根刺。當日在五莊觀中,見識過兄長鎮元子的手段,陳九公知道以自己悟出的那一絲毀滅之道,也絕難破開其地書的防御。而那幽冥血海的冥河教主有數件靈寶在手,還將造化之道與玄水之道融合,如今尚在青蓮道人威脅下,萬年不敢踏出血海半步,足以證明那青蓮道人的厲害。
    無論是當年師祖通天教主一招敗青蓮,還是陳九公手中的三品蓮臺,都可能會使青蓮道人找上門來。就算青蓮道人知曉厲害,怕日后通天教主找他麻煩,熄了報仇之心,也無有奪寶之意。但當年在紫霄宮前,準提出手將其從通天教主手中救下,這圣人因果青蓮道人要不要還?如果準提佛母請他出手對付陳九公,就好像當日通天教主遣童子前往萬壽山一般,與不死不滅的混元圣人結下因果,是躲不掉的,只能想辦法償還。若是僅對付一個只斬去一尸的準圣,就能償還昔日圣人救命之恩,相信青蓮道人不會有絲毫猶豫。
    鎮元子也不敢說自己的戊土大陣就一定能阻擋青蓮道人,再說了就算能在弒神槍下保住陳九公性命,陳九公還能一輩子都呆在鎮元子的五莊觀中?如果這樣還不如直接前往禹余天,待在圣人身旁更加安全。
    這時,王母開口向鎮元子問道:“若是大仙與帝君將戊土大陣和十二元辰四象陣相合,我與陛下再調集星辰之力相助,不知可擋得那青蓮否?”
    “應該可以。”鎮元子不假思索的點頭。戊土大陣調集整個地仙界地力,又有地書為基,人參果鎮壓,再輔以陳九公的十二元辰四象陣與星辰之力,圣人之下,除非是東皇太一復生,恐怕當今世上再無人可破。
    但就在玉帝、王母面露喜色之時,一旁陳九公卻不住地搖頭。即使如此能夠抵擋青蓮道人,但自己能永遠躲在萬壽山嗎?如果這樣,不出三年,北俱蘆洲就將被那三教瓜分一空,到那時自己能夠活下性命又有什么用的。再者說,要真是想一味的躲避,又何必勞煩鎮元子。自己直接前往禹余天,在圣人身旁不是最安全的嗎?
    心里輕嘆一聲,也知王母是好意,但陳九公不會以逃避的方式來面對強敵。正如陳九公面對三教準圣所說,昔日截教萬仙迎戰四圣尚且不讓半步,不退分毫。今日不管怎樣,陳九公都不會退縮。
    雖這般想到,但陳九公不愿辜負三人好意,只得開口轉移話題。“兄長,且先不說這青蓮道人,不知其他幾位,都是何出身?”
    聽陳九公之問,鎮元子道:“盤庚老祖,所修雖乃左道之術,但一身法術高深莫測,賢弟若遇此人一定要多加小心。”
    “左道之術?”在陳九公印象里,左道之術一般都是不入流的人才會去修煉,就像季康未入自己門下之后,那念咒后頂上就生出黑云,黑云中會撲出黑狗咬人。正常來說,只要是能修成仙道的,就不會去琢磨那些東西。旁門左道,指的都是難登大雅之堂的,怎么這上古大神通者還專好這個。
    “還有蒼甲真人,似乎是妖族出身,但因避巫妖之戰,躲在北俱蘆洲之上。”
    凡有九竅者皆可成仙,凡草木精靈皆可成妖。上古之時,若論種族數量,當屬妖族為最,妖族也遍布四洲四海,幾乎無窮無盡。不過整個妖族也并非全聽命于妖族圣人和兩位妖皇,這蒼甲真人就是其中之一。但是,能在紫霄宮中聽過道的,就少之又少了。
    這時,鎮元子想了想,“當年我那老友似乎還說過曾在北洲見過長兲真君蹤影。”
    “可是那號稱道祖之下無人可尋的長兲老祖。”與前兩人不同,一聽鎮元子提起這個名字,那玉帝脫口問道。
    “正是此人。”
    玉帝的一句話使陳九公聽的一愣,道祖之下無人可尋,這簡直是將混元圣人都給否定了,這人敢這么大口氣,肯定是有其依仗之處。
    “當年我那老友也只和我說起這四人,除了那長兲之外,其余三人只要未換洞府,吾都知曉。”
    聞得鎮元子此言,玉帝、王母的目光一起落在陳九公身上。
    當年紫霄宮開時,道祖一句“有緣者皆可來紫霄宮聽道”。什么是有緣?道祖傳三千大道,紫霄宮就聚集了三千大神通者,這不就是緣嘛。而且能到紫霄宮的,都絕非尋常,肯定都是過人之輩。這數萬年苦修,卻是不知這些人都到了什么程度。
    鎮元子說這幾人中這有青蓮一人在自己之上,可那不過是以數萬年前來看,誰知這幾人中是否有人后來,居上超過了鎮元子也是未必。
    當年的北俱蘆洲雖比西牛賀洲要繁華一些,但比起東勝、南瞻二洲卻是差得很遠。有無圣人在此,北俱蘆洲也就成了大神通者們最喜歡的隱居之所。
    雖然女媧娘娘補天之時將玄龜尸首隨手丟棄污了這北俱蘆洲,但那煞氣對這些人來說根本算不得什么,反倒使北俱蘆洲更加安寧,成了絕佳的隱居之所在。
    要問鎮元子北俱蘆洲之上到底有多少強者存在,光知道的就有三個,那不知道的呢?
    半響,陳九公輕嘆一聲,起身對玉帝、王母道:“大天尊、娘娘,事已至此,已容不得你我退去了。”還是那句話,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不管這些人為何居于此處,是否會對陳九公和天庭產生威脅,都不能容他們在此。
    現在陳九公能夠做的就是盡量和玉帝、王母將北俱蘆洲上的強者降服一二,若是那青蓮道人日后找上門來,數位強者聯手,或許能與其斗上衣兜。
    “吾意已決,待明日吾那徒兒與公主成婚之后,便前往北俱蘆洲,先去會會那蒼甲真人。”說著,陳九公向玉帝、王母打一稽首,“還需大天尊、娘娘鼎力相助!”
    “你我同氣連枝,帝君何須如此。”
    剛才鎮元子所說的四個人里,青蓮道人不用說了,他不來找陳九公麻煩已經燒高香,自是不會主動送上門去。而其他三人中,陳九公發現當鎮元子提起蒼甲真人和盤庚老祖,玉帝、王母一臉茫然,就知道這兩人比起另外兩位會好對付一些,就且先拿那蒼甲真人開刀。
    這時,陳九公突然想起一事,“大天尊,請你將昊天鏡祭起。”
    “好。”聽陳九公之言,雖然不知道他向干什么,但玉帝也不多問,用手一直,一道玄光閃過,昊天鏡飛在宮內。
    取出落寶金錢,陳九公將其祭起,正與昊天鏡相撞。
    “嗯?”見自己昊天鏡憑空落地,玉帝一怔,心頭一動,但地上的昊天鏡卻紋絲未動。
    驚訝的站起身來,玉帝喝了聲“起”,那昊天鏡猛地從地上彈起,凌空一轉飛回玉帝手中。
    “大天尊看九公此寶如何?”
    望著陳九公手中那枚長著翅膀的古怪金錢,玉帝正色道:“端得是好寶貝,剛才與我昊天鏡相撞之時,鏡中真靈竟然陷入沉睡。”說到此處,玉帝心中念頭急轉,“帝君若是想以此寶建功,還需你我謀劃一番,才可盡得全功。”
    “正需如此。”陳九公知道這些上古準圣手中的寶物早已祭煉無數元會,真靈得靈寶萬年溫養,早已強大無比。就像當日與鯤鵬妖師交手時,落寶金錢雖暫將河圖落下,但隨后就又回到鯤鵬手中。
    三教中人都知道自己有這落寶金錢,那北俱蘆洲上那些上古強者肯定不知。若是對戰時以落寶金錢將其寶物落下,再由玉帝出手以昊天鏡將其寶物禁制,讓其寶走脫不得,對方戰斗力立減三層。這樣即使那人逃脫,能得到一寶,也算不白打這一仗。畢竟寶物這東西,誰也不嫌多啊。
    雙方商議妥當,只等明日洪錦、龍吉完婚之后,便一起前往北俱蘆洲。
    看著那摩拳擦掌的玉帝和陳九公,鎮元子一陣無語,以這位大仙的性格,能不沾染是非,還是盡量避開的好,像玉帝和陳九公這樣的想法,鎮元子根本無法理解。豈不知清閑避世,也不是上上之策,終有是非纏身之日。
    不過既然與陳九公結為異性兄弟,若是陳九公真的有事,鎮元子也不能不管。“九公,為兄將吾那萬壽山置于你光明山之北,若事不可為,就前來吾觀中,吾自會保你周全。”
    感受著鎮元子言語之中的情誼,陳九公心里一暖,“多謝兄長!”
    ……
    雖然那青蓮道人如懸在陳九公頭上的一把利劍,不知何時會劈下來。但該做的還的做,該行的還得行。第二日,在斗牛宮中,也無有外人,就是天庭玉帝、王母一家,陳九公一脈,再加上鎮元子,一起聚在宮中,為洪錦和龍吉公主舉行婚禮。
    陳九公的輩分是不高,但憑他和玉帝、王母的關系,玉帝讓自己其他六個女兒和一個兒子稱陳九公為叔父。
    “快快免禮。”受了這些公主們一禮,陳九公不由得暗自苦笑。這幾個公主可是沒一個省油的燈啊。相比之下,龍吉公主還算乖巧的呢。想那后世傳說中,牛郎織女銀河會、董永和七仙女,這一個個家喻戶曉的神話故事,就是自己現在面前這些丫頭片子搞出的來的。要是以后她們真出了什么事兒,恐怕還得自己出手給玉帝收拾爛攤子。
    ~~~~~~~~~~~~~~~~~
    感謝車頂上的魚魚、夏天D逸飛兩位大大的打賞,我會加倍努力,絕不辜負各位大大的厚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