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40章玄黃世界(11-22)      第939章封印倚帝(11-22)      第938章因果(11-22)     

截教仙134 群仙臣服

見度厄真人臣服,陳九公淡淡一笑,將目光放在度厄真人右手邊座位上那身穿藍色道袍的道人身上。“不知這位道友如何稱呼?”
    “貧道薩福。”
    “薩福?”這名字沒聽說過,不過看此人大羅金仙修為,陳九公突然想起一人,開口問道:“可是薩真人?”
    聽陳九公之言,薩福一愣,心中暗想這紫薇帝君怎么識得自己。“在帝君面前,薩福不敢有真人之稱,那都是道友們抬愛,才有此稱。”
    “果然是他。”這人陳九公可是聽說過,在前世記憶里,這薩真人是天庭之中少有的聽玉帝之命行事的高手,而且門下有個好徒弟,就是那孫悟空大鬧天庭之時,唯一出手將其攔下的王靈官。想來此人不會拒絕上天為官。
    “不知真人可愿與度厄道友一般上天為官。”
    果然,陳九公話音剛落,薩真人便直接向玉帝拜道:“貧道薩福愿為陛下差遣。”
    明白玉帝、王母此次召開蟠桃會的目的,陳九公不介意幫他們一把。雖然這樣做不會使自己實力增加分毫,但如今截教和玉帝、王母氣運相連。而且無論是冊封四御,還是將打神鞭送到紫微宮,這里面都有玉帝和王母的善意,陳九公也不是不知好歹之人,今日正好借著斬殺燃燈之事威脅一些這些散仙,多給玉帝、王母增添一下實力也算是投桃報李。
    “好!好!真人免禮。”玉帝豈能不明白陳九公的意思,心中對陳九公此舉大為感激,能得兩個大羅金仙級別的高手,是玉帝求之不得之事。此時玉帝只覺得陳九公這個盟友真的是沒有選錯,也不枉自己和師妹當日親自下天庭去援助于他。
    兩位大羅金仙一個自愿,一個被逼,但無論如何全部愿意歸順,現在就剩下那一眾散仙,陳九公目光掃視群仙,朗聲道:“諸位,何不一起上天為官,也好過在地上多災多難。”
    多災多難?群仙一聽這話頓時傻眼了。這哪里是蟠桃宴,簡直比鴻門宴還鴻門宴啊。當日收到天庭請柬,群仙卻是不知道天庭之上還有這么一號強勢的人。只以為那玉帝、王母乃三界至尊,地位超然,卻是不會強求。能上天轉悠一圈,還有蟠桃鮮果享用,就都來了。誰想突然冒出這么一位,渾身是血,兇神惡煞的紫薇帝君。剛剛聽他那最后一句話,明明就是威脅嘛。
    可是就連度厄真人這樣的大羅金仙強者都屈服了,那些金仙、玄仙之流誰敢不從,不從就不是找死嗎?
    “等愿為陛下效命!”
    ……
    一個接一個的效忠的聲音在瑞瑤宮中響起,眾仙沒想到的是蟠桃還沒吃上,就把自己搭里了。不過,上天為官也好過死路一條啊。那燃燈入佛門為佛之時,群仙也有耳聞,連這樣的人都死在陳九公手中,在場的哪個心里不得好好掂量掂量啊?
    “好!好!”開始之時玉帝也沒想到會是這般結局,本想能有少數留在天庭為官,此次蟠桃會就算成功了。但現在看來,陳九公這一手卻是妙不可言啊。到現在為止,這一次蟠桃宴雖然尚未開始,但已經成功了,而且還是非常成功。
    這時的陳九公坐回鎮元子身旁,一改剛才的面孔,時而與結拜兄長鎮元子談笑風生,時而與玉帝、王母舉杯共飲,氣度雍容,風采別樣。見這位大帝渾身煞氣消散,下首群仙也漸漸的放開了,亦是言說趣事,頗顯熱絡,氣氛怡然。過不多時,有女仙提籃奉上新鮮蟠桃,置于碧玉盆中,眾皆稱善。
    瑞瑤宮中氤氳飄渺,仙靄繽紛。自參拜了玉帝、王母,定下了君臣名分,群仙也就認命了。而且上天為官,享天庭氣運,蒙天庭庇護,也算不錯。
    再看著面前蟠桃,感受著其上散發的靈氣,眾仙之中大部分人都感覺上天庭也不失為一個好的選擇。
    盛宴再好,終有完時,蟠桃盛宴午時初刻開始,待到未時將至,便是曲終人散之時。群仙起身答謝玉帝、王母,作辭告別,在天庭一仙官引領之下,紛紛下了天庭,卻是各回洞府收拾東西準備上天為官。
    如今名分已定,若是下界之后有人反悔,玉帝定會派兵捉拿,到時斬仙臺上難免一刀。
    待瑞瑤宮中群仙散去,鎮元子袍袖一揮,取出一個龍紋翠玉盤,又道:“娘娘的蟠桃確是不凡,貧道不才,還存有些許人參果,且讓作為賀禮送予我那師侄和公主嘗個鮮。”
    “大仙如此客氣,恁地顯生分了。”雖是三界至尊,但玉帝在鎮元子面前,卻是沒有絲毫玉帝的架子。這位大仙雖是洪荒有名的老好人,但實力絕倫,縱使玉帝、王母聯手也未必斗得過他。況且還有陳九公這層關系在,雙方絕對是友非敵。
    這時,一旁的陳九公開口說道:“兄長,你與小弟定下十年之期,可是讓我等得好苦。”
    鎮元子聞言一笑,沖著陳九公晃晃袖子,“為兄這不是來了嗎?”
    “哦?”陳九公眼前一亮,知道自己兄長手段,定是將他那整個萬壽山都收入了袖中。
    “當日為兄本想前往北俱蘆洲尋你,但突然收到大天尊、娘娘請柬,這才決定先上天庭赴這蟠桃盛宴,然后再與你一同前往北洲。”
    “原來如此。”
    這時,王母指著那片座位上那顆孤零零的人頭問道:“不知帝君怎么遇到這佛門之人?”
    “呵呵……”冷笑一聲,陳九公一揮手,那頭顱化作一道光華消失在瑤池之上,飛下界去了。“吾和……”剛想說自己和徒弟們來赴宴,陳九公這才想起自己三個徒兒和一個師侄尚在袖中,連忙將袁洪四人放出。
    “老師!”眼前一花,整個人就出現在瑞瑤宮中,看著宮內只有四人,再看看四周杯盤狼藉,袁洪就知道是老師把自己給忘了。
    “還不速來拜見你們師伯。”
    “師伯?”袁洪聞言一愣,突然想起老師上次回山拿回來的人參果,就知道坐在陳九公身旁那位是誰了。
    四人一起上前拜過鎮元子,鎮元子望著袁洪心頭一動,“賢弟門下盡是美玉良才啊。”
    “紫薇帝君不但長于神通道行,這無雙慧眼,著實令人嘆服。”
    聽鎮元子與玉帝之言,陳九公哈哈一笑,自己的本事自己知道。若不是憑借這前世記憶,說不準早就上了封神榜了,哪有今日坐在這里開心快活。
    看著師伯鎮元子桌上的蓋有錦繡地理圖的龍紋翠玉盤,袁洪不由得心里暗暗癢癢,這下面蓋的無疑就是那人參果,可惜長輩在旁,袁洪不敢亂來。
    見這猴兒饞成這樣,陳九公暗自無語。只聽鎮元子苦笑道:“今日見面,我這當師伯的無有見面禮卻是不美,只是我那樹上的果子除了當日送你師父外,就都在這里了。”
    袁洪卻是不傻,知道明日就是師弟大婚,師伯這些人參果定是賀禮。不過到了洪錦的手里,想來他們夫婦也吃不了這么多,到時還不得孝敬師兄兩個?
    心里打得好算盤,袁洪向鎮元子道:“師伯嚴重了,當日老師帶回的果子不就是您給侄兒的見面禮嗎?”
    “孺子可教也。”一時之間,不知袁洪心里怎么打算的陳九公只覺得這猴兒這番話說的卻是得體,不由得心中甚慰。而一旁鎮元子聽了這話也是大為高興,許諾下次人參果樹成熟定多送袁洪兩枚。
    這時,上方的玉帝笑道:“勾陳帝君,朕雖無有人參果這等靈物。但卻有那紫紋蟠桃,現正在青華帝君宮中,勾陳帝君可自行去取。”
    原來今日在此設宴,入宴的主要是地仙界上的一些散仙。畢竟是對外彰顯天庭實力、收買人心,要是在座的全是天庭所屬眾神,那還收買誰啊?不過,玉帝也不會忘了天庭眾神,早就準備了足量的蟠桃放在姚少司那里,讓天庭眾神去取。
    玉帝這一手做的卻是漂亮,要知現如今三百六十五位周天星君可不光都是截教弟子。其中還有一些闡教門徒,或是以前西岐一方將領。將蟠桃放在姚少司處,闡教門徒是絕不會去姚少司那里討要。而那些原來的西岐將領嘛,你要想吃,肯定就要選擇重新站隊。
    三百六十五枚蟠桃放在姚少司處,肯定會有一些剩下,袁洪四人去肯定不會落空。
    見老師點頭,袁洪咧嘴一笑,帶著三個師弟出了瑞瑤宮,直往青華宮而去。
    袁洪離去,玉帝問其燃燈之事,陳九公就將路遇佛門以菩提陣相阻之事道來,直聽得鎮元子眉頭緊皺,玉帝、王母怒氣沖天。
    在御案上重重的一拍,玉帝冷聲道:“帝君,朕欲發兵征討東勝神州,不知帝君認為可行否?”
    聽玉帝之言,陳九公知道他還在為當日玄都、云中子以兩儀微塵大陣困住他和王母之事耿耿于懷,但那東勝神洲雖不像西牛賀洲一樣完全是一個教派的統治,但以現在天庭的兵力,駐守北俱蘆洲尚且捉襟見肘,就算打下東勝神洲也無有兵力駐守。更何況現在北俱蘆洲根基不穩,雖然那些大神通者隱世不出,但誰又能知道他們之中誰與那幾位圣人有舊,說不準什么時候在自己老窩來那么一下,可就麻煩了。
    想到此處,陳九公直言道:“大天尊暫息雷霆之怒,以如今情況來看,尚不如先穩定北洲,先將那些上古強者一一降服,日后再與那三教做過!”
    ~~~~~~~~~~~~~~~~~~~~~~~
    感謝云龍九霄、游U游、國家電力公司、仲景方劑四位大大的打賞,我一定會加倍努力,絕不辜負各位大大的厚愛!
    起點原版唯一《吞噬星空》端午天天“送”粽子
    起點淘金頻道taojin.qidian.com邀您來拿起點幣,體驗免費正版閱讀。